正文 45 众少年待向晶晶求亲 国公府嫡女急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弥勒佛一样的何庆穿着湛蓝色的袍子,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孔叶梳着斜髻,戴着两支金钢石钗子,穿着深紫色绣有金色云朵图案的华美长裙,打扮的非常正式,一双目光温柔的眼睛透着浓浓的期盼。

    两人的后跟着容貌普通目不斜视的四个大奴婢、奴仆。

    自从何敬焱回到长安之后,两人就成了李家的常客。

    特别是孔叶,基本上每隔一天就会来一次,比牛老王妃来得勤,更是比曲氏正经的嫂子邓氏都来得次数多。

    曲氏不管家,手上的事没有多少,除了做一些针线活,平时都是闲着的。

    不巧的是,曲氏刚刚带着李云霄、李晶晶及孪生子出了李府去了曲家瞧看兄嫂。

    何庆、孔叶便在正院的迎客厅里坐着,由李炳、贺氏接待。

    何庆拱手笑道:“李大哥,恭喜你家的云霄与我大哥家的义珏订了亲事。”

    李炳哈哈大笑几声,道:“你们的消息可真灵通。”

    宫里的圣旨已经到了李府,贺氏心里早有准备,也不觉得突然,就是不知道李云霄从曲家回来得知此事会不会生气。

    李炳问道:“年前你们府里忙不忙?”

    何庆憨笑着点点头,自豪的道:“俺府里比平时要忙些,以前都是总管张罗,今年俺儿子在,就由他张罗。”

    在他心里,何敬焱是全能,打仗、家事、应酬样样都精通。

    孔叶斟酌着语句,打量着李家人的表,小声道:“俺闺女过几天生,俺做了鞋子、衣服送给她,不知她能不能穿上。”

    原来她们夫妻今个来是带着孔叶亲手做的鞋子、衣服让李晶晶试穿。

    贺氏道:“爹,您看我派人去把晶娘叫回来,可好?”

    孔叶忙摇手,急道:“不用了。我们等闺女回来。”

    李炳目光真诚,道:“你们可真是有心了,给晶娘送这么贴心的礼物。今个就留在这里用饭。”

    何庆与孔叶便在李府吃着茶坐等。

    一会儿,田庆、洪老夫人带着、田素素及嫡孙田锦来了。

    “先生,听说过几天是晶娘的生,我们家素娘与晶娘最是要好,我们也是极喜欢晶娘,这就提前送来生贺礼。”田庆国公爷高七尺,国字脸长眉高鼻,一表人才,便是老了也是风度翩翩。

    他是前几天奉何冬圣旨被召回长安,已经来过李家见了李炳两次,送了许多礼物,今个是第三次,带的古董、饰品更是非常的珍贵。

    洪老夫人穿着铁绣红色的长裙,苍老的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却是掩饰不了抑郁烦闷的愁容。

    原来李家陷入绝境时,洪老夫人做了个恶梦,梦到李家人全部上了断头台,天地之间都是血淋淋。

    洪老夫人很信梦兆,坚决不让嫡长子田华上奏折保李家。

    后来李炳被封为一字并肩王,洪老夫人后悔未及,再见曲氏时说话的声音都比以前低了好些。

    田庆与洪老夫人的感早不如当年,特别是几年前秦雄晃帮田庆抚养私生子田东的事泄露,洪老夫人带着一群家奴冲进秦府乱砸,还把秦雄晃、米氏打了,将残废的田东丢到破庙里饿死之后,就有了很深的裂痕。

    洪老夫人如此彪悍,多少影响了田素素的亲事。

    何冬是洪老夫人的义弟,却没有封田素素为太子妃。

    何融、何庆、何敬海三位王爷,都无意让儿孙娶田素素。

    这次田庆回来,因为这些事跟洪老夫人生气,直到昨晚都没跟她同房,若不是今个有要事到李家,需要她跟曲氏说话,都不会带着她。

    田锦跟着田素素一起跪下磕头,恭敬的道:“晚辈拜见先生爷爷。”

    田锦过了年就十四岁成年,是田素素的嫡亲的大弟,容貌清秀,文武双全,已有秀才功名,还被何冬封了一个从七品上的翊麾校尉武散官。

    之前骊山打猎,田素素曾带田锦去过。

    贺氏笑着问候田庆夫妻,和颜悦色的跟田素素说了些话。

    田素素的亲事还未定下,相比起已是正一品准太子妃的邓芸,就算嫁给郡王成为郡王妃,品级还是低了些,何况皇室的几位王爷都对洪老夫人有看法,不可能让子孙娶她,是以她最多嫁到国公府,夫君是不是国公世子还难说。

    田家人股还没坐,梁定山国公爷、董氏、梁通带着梁旭升就来了。

    梁定山是李炳的老部下,非常敬重李炳,每回见他都要行跪礼,今个也不例外。

    梁家前不久刚嫁了嫡长女梁旭玉办过喜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李晶晶救了梁旭玉的命,又曾治好梁旭玉夫君尚亮的瘫痪,是梁家的大恩人。

    梁定山开门见山的笑道:“先生,过几天是晶公主诞生,我们全家来给她送贺礼。”

    “晶娘只是过个小生。你们太破费了。”李炳让贺氏安排奴仆把梁家送的整整六大箱贵重礼物抬到偏厅去,稍后等李晶晶回来让她过目拿走。

    贺氏见梁旭升穿着宝蓝色长袍,精神抖擞,异常俊美,再见梁家人口简单,心思纯正,若是没有那个人,他便是李晶晶的良配,心里暗自祝愿他能娶到一个能与他共同撑起梁家的好妻子。

    过了一刻钟,洛阳云族的白族长带着嫡长孙白凡鹏来了,同样带来许多贵重的礼物。

    白族长过了年就是五十三岁,瘦高个子,长脸浓眉大眼,说话声音沙哑,大眼目光透着睿智。

    这个在北地乃至整个定朝名号都非常响亮的白族第一号人物,便是何冬见他都有些困难,今为了给李晶晶贺生,特意来到李府,还带着未定亲事的嫡长孙,其目的显而易见。

    白凡鹏是白凡依的堂弟,过了年十五岁,容貌随了生母,五观精致,非常清秀,皮肤古铜色,很有阳刚的男人味。

    前些天王烟雨跟着白氏回到白族,白氏原想着让王烟雨嫁给白凡鹏,直接被白族长拒绝了。

    白族长特意指着白凡鹏跟李炳介绍道:“先生,我这个嫡长孙儿鹏郎,你在北地见过。他曾在军队当过兵,也在衙门里帮着他兄长凡依做过事。”

    李炳笑着点点头道:“嗯。我对他有些印象。”

    大家族的继承者除去品端正文武双全,在少年时期必须要去军队与衙门历练,了解朝堂局势。

    白凡鹏在北地亲经历大战,知道李炳简直是如同神一样的人物,非常恭敬的给李炳磕了三个响头,站到了白族长的后。

    白族长目光扫过满厅的人,在田锦上停留了一秒,在梁旭升上停留了三秒,拍拍白凡鹏的手臂,让他俯下来,在他耳边低语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鹏郎,先生家唯一的嫡孙女,可不是那么容易求娶的。”

    白凡鹏低声道:“爷爷,先生家已跟皇室联姻。庆王府可以不用考虑。我觉得梁国公府的梁旭升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白族长是何等人物,从李炳跟何庆夫妻说话的语气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摇摇头道:“你莫忘了焱王是先生的徒。”

    白凡鹏听到焱王的名字,顿时心里没有了底气。

    他亲眼目睹何敬焱在抢夺匈奴城府时的英勇无敌,简直是战神临世,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根本不是他这样的少年能够比的。

    过了一个时辰,牛族族长带着嫡孙牛正锋,包枫郡公带着妻子刘氏、嫡长孙包代浩,长安书院云院长带着嫡孙云飞跃,陆续了来了。

    何庆、孔叶因品级高,坐在李炳的下首,面对这么多人本就有些怯场,再看到他们送给李晶晶的宝物那般昂贵稀有,比孔叶亲手做的鞋子衣服强万倍,羞愧的都抬不起头来。

    贺氏瞧着孔叶垂着脑袋,双手将衣角捏了又松开,反复了几十回,就是不说告辞的话,心里有些怜悯,无奈李炳一直不发话叫回李晶晶。

    大厅里主客说笑声不断,李炳请了这些人用了午饭,不提送客的话,仍是不许贺氏派人叫回李晶晶。

    将近申时,李府又来了好些客人,都是长辈带着儿孙及重礼来给李晶晶贺生

    这些长辈不是朝中二品以上的文官武官,就是出自几百年的大家族。

    他们的儿孙均是生得一表人才,能文能武,在长安小有名气。

    正院宽畅的大厅、偏厅竟是人满为患,不晓得的人会以为今个李家办喜事。

    北风呼啸,天地被寒气笼罩,因着今年定朝大胜,匈奴皇朝降为匈奴王朝,腊月的长安城比往年这个时候都要闹,最算再穷的老百姓也要掏银钱买鞭炮,要在守年夜那天好好放放闹新

    每年朝廷会在这时由皇室成员出面慰问在战场上牺牲的高官家眷。

    何义扬、何敬焱带着比往年都多的礼物,分头行动去了长安郊外、城内的近百户将士遗属府里慰问。

    何义扬从一大早忙到下午,而后去皇宫复命时,得知李云霄与何玉珏定亲,狂喜之下立刻前往李府。

    站在李府正院大厅走廊里缺了半只耳朵的奴仆眼睛很尖,一看到穿着明黄色长袍的英俊少年,立刻高声道:“太子下驾到!”

    大厅里的众位官员出来相迎,簇拥着满脸笑容的何义扬进去。

    何义扬得知众人来意,心莫明烦闷,挑眉没好气高声道:“原来你们不是来给我妹妹与妹夫贺喜,而是给晶娘送生礼。”

    众人忙陪着笑脸道:“当然也是恭喜霄少爷成了八驸马。”

    “八公主聪慧美丽、高贵大方,霄少爷是本朝少有的俊才,真是天作良缘。”

    何义扬听了一堆的好话,也没有露出笑脸,突然间抬头见李炳用探究的目光盯过来,心里有些慌乱,好像最大的秘密就要被识破,连忙干笑了几声,跟众人说起话来。

    一个奴婢特意进来禀报道:“老夫人、二少爷、小姐、四少爷、五少爷回府了。”

    不一会儿,曲氏、龙凤胎、孪生子就出现在大厅。

    李云霄被一群俊美少年围上来,高声祝贺他当了八驸马。

    “爷爷,怎么变成我了,不是我五弟尚珏公主吗?”李云霄睁着一双圆溜溜黑白分明目光充满疑惑的眼睛,透过人群望向正朝他微笑的李炳。

    李云飞非常清秀的小脸,唇红齿白,漂亮的像个小仙童,跺脚气呼呼叫道:“前些天你们还说把珏公主给我做堂客呢。怎么变卦了啊!”

    他向来胆子大,什么话都敢说。这次大人竟然骗他,让他白高兴了几天,非常生气。

    曲氏在曲家说了好多的话,神早就耗的差不多了,听到这件大事,一下子就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贺氏忙过来道:“娘,陛下已经下了圣旨,给霄伢子与珏公主赐婚。”又跟李云霄使了眼色。

    李云霄肩上挨了脸上带着邪笑的何义扬一拳,板着脸问道:“是不是你让陛下下的旨?”

    李炳怕李云霄说出大逆不道的话,高声道:“放肆。你的亲事是我向陛下求的!”

    李云霄低头瞧到李云飞开始小手抹着脸上泪水哭泣,连忙去哄,道:“五弟,咱们的亲事自己都做不了主,得由长辈做主。你莫哭了。”

    李云飞被李云霄抱着,眼泪像珍珠一颗颗往下落,气愤的小脸表生动,叫道:“你们大人说话不算数,把珏公主还给我当堂客!”

    众人打趣问道:“堂客是什么意思?”

    李云飞急道:“就是媳妇、老婆、妻子、拙荆、内子、内的意思啊。”

    “你懂的可真多。”

    何义扬跟众人一起哈哈大笑,而后双手叉腰,非常的得意道:“小胖子,你可以好好对我妹妹,不然头一个对不起的人就是飞郎!”

    这边众人逗着可的李云飞,那边李晶晶已跟何庆、孔叶说上话了。

    何庆夫妻如同见到了亲人,特别是孔叶竟是红着眼要哭了起来,满脸羞愧的道:“闺女,我与你庆叔想来想去,不知给你送什么礼物好,就瞒着敬焱给你做了衣服、鞋子。”

    李晶晶的里衣、鞋子都是亲人做的,自是不会嫌弃,忙笑道:“谢谢您总是想着我,给我送这么贴心的礼物。我瞧瞧在哪里呢?”

    孔叶仔细瞧着李晶晶,见她笑容真诚,绝非敷衍,一下子高兴起来,道:“闺女,衣服、鞋子都让你家的下人收起来。我怕大小不合适。”

    李晶晶笑道:“您的针钱活连我都夸赞,您给我做的衣服、鞋子肯定都合。”

    孔叶喜滋滋,眼泪立刻收了回去,跟何庆一起与李晶晶说话,内容自是跟何敬焱分不开。

    何庆笑眯眯道:“闺女,这几天我大哥交给敬焱几件差事,他天天忙着去办差事。”

    李晶晶在李炳跟前已经听过同样的话。她二世为人,不是小女孩,自是看出了两家长辈在搓合她与何敬焱。

    她从潭州至长安,边的追求者就没少过,如今就算是当了护国公主,那些少年明知要尚主,也让家里长辈带着来提亲。

    她与何敬焱品级相当,如果亲事成了,何敬焱份是王爷,就没有尚主一说。

    她的心思飘得远了,连田素素拍她的肩膀都没有发觉。

    “素素,你怎么清减了这么多?”

    田素素苦笑一下,秀眉轻蹙,低声道:“我前些天玩雪冷着患了伤寒,吃汤药就吐,后来吃了你以前送的调理肠胃的药,这才好了。”

    李晶晶嗔怪道:“你病了也不说一声,我可以去看你。”

    田素素问道:“你马上要定亲了吗?”

    李晶晶摇摇头,道:“我的亲事由我、我娘做主。我不清楚她们的心思。”

    田素素拉着李晶晶的手,小声道:“我怕是过些天就要定亲事,而后就是大婚。”

    李晶晶喜道:“那人是谁?”

    田素素长叹一声,幽幽道:“我不知道他会是谁。”见李晶晶面色疑惑,低头道:“我爷爷昨个说了,他要在离开长安之前给我定下亲事看着我大婚。”

    李晶晶曾经从何敬焱嘴里得知边防主帅的假期最多两个月,蹙眉道:“督促了些。”

    田素素不愿再提此事,抬起头露出一个让瞧着人赏心悦目的微笑,明亮的眼睛眨眨,道:“过了年诗会要继续办下去,芸娘大婚不能来了,我估计也一样,我与芸娘请你当武官派众姐妹的首领。你看如何?”

    李晶晶笑道:“我没意见,不过我觉得文官派不会同意。”

    田素素坏笑道:“我跟芸娘商量好了。皇室派成年的公主、郡主几乎都大婚了,余下的就归到我们武官派。文官派人数多,我们武派人数少。文官派想否了也不行。”

    皇宫里的六位公主已有四位大婚,过几天何义芸就大婚,只剩下八公主何义珏。

    几位王爷所出的郡主,何秀被撤了封号,何敬芳已婚,何敬芙已定亲事明年大婚,何敬云、何敬烟被撤了封号降为五品,何敬淼从不参加诗会。

    李晶晶喜道:“你们真是聪明。好。我把八公主拉到咱们武官派。”

    田素素笑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头跟姐妹们说去,她们一定非常高兴。”

    两女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把诗会武官派新首领的事定了。

    李云飞被众人逗得也不哭了,竟是跟着贺继业一起向李云霄讨要喜糖吃。

    李云霄羞得离开大厅,何义扬哪肯放过逗他的机会,一手一个抱着孪生子,带着一群少年追了出去。

    黄昏,李府正院里竟是传来婴孩嬴弱的哭声。

    ------题外话------

    上旬的第七天,亲们有票就请投给我。谢!

    推荐我的完结超级女强文《军医重生贵女宝瞳》,女主医术无双,有一双识宝的双瞳,男主俊美冷酷。亲们可以去看下哈。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