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 三小联手算计李炳 海王断女手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眯眼一本正经道:“李北如今的官职是正六品下,我的亲兵队队长官职是正五品上的典军。李北是你的人,可是以后没有战事,官职提不上去。他只要担任我的亲兵队队长超过三年无大过错,就能提为正五品上。”

    李炳气得瞪眼道:“这就是你对我的补偿。”心里早就想着把李北给李晶晶用,谁知这么着被李晶晶算计要去,这个气哟。

    “对啊。不然你还想怎样呢?我可是等着用李北叔叔,明个你让他来找我。”李晶晶起朝李炳做了个鬼脸。

    李炳气得打碎牙咽进肚子里,看来只能找何敬焱算帐去。故意用李晶晶能听到的声音道:“女生外相,还真是如此。”

    李晶晶得了李北很高兴,听到李炳这句话,走到门口猛地的停下脚步,扭头似笑非笑的问道:“爷爷,您知道的,我养了亲兵队,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给我七、八万两银钱使使?”

    “你有好东西时没想到我,缺银钱了就想到我?你去找敬焱。”

    “天呀,爷爷这么说我就伤心了。这些年我给你那么多好东西,可不是给的焱哥哥。要不我去药院把十几个帐本拿来给您瞧瞧。”

    李炳忙挥挥手道:“那倒不用了。”心里又有些平衡了。

    李晶晶得意的道:“原来您还记得啊。”

    李炳没好气道:“敬焱这小子被你带坏了!”

    李晶晶笑道:“爷爷,我可是被你带坏的,根源在你这里。”

    李炳召见李北,令他自今个起跟随李晶晶。

    李北一家子已迁到长安,曲义在长安书院上学,开销比在潭州时多了,曲怀恩明年六岁也要上学堂,又是一笔开销。

    李北在李府呆了几年,知道李家儿孙辈出手最大方的是李晶晶,而且李晶晶曾经救过曲义的命。当下痛快答应。

    李炳又把李立召来,打听到李晶晶在几家银庄分别存了很大数目的银钱,还置了很大的地及宅子,便打消帮她养亲兵队的念头,气呼呼道:“晶娘实是过份,竟是一而再的算计我这个老人家。”

    李立仰视着墨发玉面的李炳,心说:老老爷,您可真心不老。谁叫您老算计小姐来着。小姐五岁跟您斗法就不吃亏,如今小姐都十一岁了,又有您那吃里趴外的三徒弟相助,您再跟小姐斗法,不吃亏才怪。

    过了几天,李炳得到一个好消息,他的二弟子何敬海已带着世子嫡长子何武从南地启程赶回长安。

    李炳视徒弟如同亲生儿子,已经十几年没见到何敬海,平素不觉得,现在知道何敬海马上要回来,一下子特别想念,不由自主的在何敬焱跟前常提何敬海的名字,还提到了何武。

    何敬焱没有见过堂侄何武,只是听南地过来的几位军官夸奖何武小小年纪功夫了得,智勇双全,深得将士戴。

    “我回想了一下,敬海家的小武过了年就十四岁成年了。敬海几年前就给我写信,想让小武当我的孙女婿。”李炳说这话时,余光瞟到何敬焱瞳孔睁大握紧了拳头好像要去打仗,心里得意的笑。

    转眼进入腊月初,从潭州清云观、太明观来的五十名武道姑来到长安。

    原来何敬焱给清云观的子静观主、太明观的子风观主写信,向她们要了五十名武道姑。

    子静观主、子风观主二话不说在凑齐了人,而后给白云观写信禀报五十名武道姑还俗的事,等得到白云观同意之后,就让她们立刻赶往长安李府。

    李晶晶任命亲信望月为亲兵女队长,把五十名还俗的武道姑安置在郊外将要峻工的庄园,又亲自设计女兵轻便型盔甲,仍是让何敬焱呈报给朝廷,条件是兵部免费给每名女亲兵打造两

    何敬焱这次仍是直接给了何冬,而后送到兵部,最后给李炳禀报了此事。

    李炳抱怨道:“怎么晶娘又不把图纸给我?”

    何敬焱笑道:“师父,晶娘说以前都是给您,您得了之后没有动静了,连做成的样品都没有送给她。”

    李炳有些心虚,仍是嘴硬的没好气道:“她一个小娘家家的,要那么厉害的兵器做甚。我是为了她好。”

    何敬焱特意道:“我听晶娘透露,开之后要给亲兵队讥计新型武器。”

    李炳立刻眼睛贼亮,激动的嘱咐道:“敬焱,这回你把图纸先给我,由我跟陛下去说,让兵部给你的虎奔军也配上这些武器。”心说:晶娘,老人家我自有妙计得了你的图纸。

    何敬焱摇摇头道:“师父,我这样做违背了晶娘的意思,太不厚道。”

    李炳笑道:“你这个傻小子,晶娘天天呆在宅院里不接触兵部,我不说你不说她知道什么?”得意的哼起了北地的民间小曲,全然没瞧见何敬焱眼睛里的狡黠。

    他又怎会知道这次是何敬焱、李云青为了给虎奔军换新装备相求于李晶晶算计他与何冬。

    北风大起,忽来一夜天降白雪,千里银色,长安披上了厚厚的雪衣。

    一队二百人穿着轻甲的军队自通往南边官道奔来,中间一名材短粗脸色黝黑的将士高举着印有张开尖锐牙齿野狼图案的旗帜。

    守着长安南城正门的将士自是认得这面旗帜是南地的狼杀军的军旗,那么这一队军人就是狼杀军的将士。

    狼杀军是定朝四支最厉害的军队之一,常年驻守山高陡险的南地,跟定朝的邻居几个小国时常发生战事,胜多败少威名远播四方。

    领队的军官高喝道:“狼杀军大将军海王及世子入城,快快放行!”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海王与世子,快请入城。”守城门的将士赶紧鞠躬行礼,立刻将南正门大开。

    何敬海充满疲惫的脸表非常凝重,带着十三岁的嫡长子何武及二百名亲兵冒着风雪进了长安城,直接去皇宫面圣。

    宣政内,何冬双手扶起为定朝守护南大门嫡亲的侄儿,目光感激,道:“敬海,一路辛苦!”又笑着让嫡侄孙何武起来说话。

    何敬海却是再次跪下,道:“大丈夫安家兴邦,如今侄儿的家事乱成一团麻,给您与皇后伯娘添了许多麻烦,请受侄儿一拜。”

    何冬轻叹一声,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在路上想必已经知晓了你那媳妇与闺女做的一些事。”

    何敬海羞愧无比点点头。

    何武站在一旁根本没有插话的资格。

    何冬把何义扬召来,给他引见何敬海父子。

    何义扬因是对李娟叶、何秀意见非常大,连带着对他们态度也很冷淡。

    何冬当场发作骂道:“臭小子,敬海即是你堂哥,还是你二师兄!”

    何义扬扭过脸去不吭声。

    何敬海微笑道:“此次我们回来,正好能参加太子的大婚,也是一件幸事。”

    何义扬瞪眼毫不留面的嘲讽道:“我可怕大婚上又闹出凶杀案。”

    何武面色非常尴尬低头不语。

    何敬海心里早就做了决定,倒是不觉得何义扬说话难听,笑道:“我从南地运了两对大象。一对送给你,一对送给云青。如今天降大雪,两对大象要晚些天进长安。”

    何义扬倒是不稀罕大象,只是想到李晶晶肯定喜欢,便道:“你把我那对也送给师父那里。我去师父家瞧看就是。”

    何敬海请了何冬单独去了御书房说事。

    何义扬不耐烦跟容貌长得像李娟叶的何武说话,就回了东宫。

    他马上就要大婚,一想到何冬的嘱咐,一夜要先后去跟三个小娘圆房,心里就非常烦恼。

    何敬海、何武出了宣政,又去立政拜见慕容英,在那里见到了对亲事不满意满脸郁何义芸及在皇宫女扮男装五年名声都传到南地去的何义珏。

    慕容英语重心长的道:“敬海,你娘不容易,你在长安多待些天,好好陪陪她。”

    何敬海心里更是愧疚。

    一个时辰之后,何敬海、何武由何冬跟前的李公公领着去了天牢。

    皇宫的天牢关的都是十恶不赦罪犯。

    那何冬喝醉酒气得发狂,就下令把何秀打入天牢,事后想着让她吃些苦头把狠毒凶残的子改了,就没让人把她放出来。

    何秀住的是单独的一个间囚室,里面有换洗干净衣服,每天一两餐的吃食一荤两素,这样的待遇比其他的囚犯高太多了,只是她内心有魔,不但不悔过,反而连何冬也恨上了。

    她的生母李娟叶被慕容英幽在王府不能出来,托人给她递来话,让她想尽办法要求何敬海恢复她的郡主封号。

    眼下何秀终于见到了何敬海,可是最想做的事是出了天牢。

    何敬海目光复杂,问道:“你可知错?”

    “父王,女儿知错了,求您带女儿离开天牢。”何秀痛哭出声,跪下磕头,畏于何敬海威严,不敢去抱着他的大腿。

    何武跪下道:“爹,我姐姐已知错了,又没了郡主封号,您就饶了她这次。”

    何敬海想到一路上听到关于海王府种种不好的传闻,硬着心肠铁青着脸丢出一把匕首,冷声道:“自断右手两指,我便带你离开。”

    何秀哪里想到何敬海会如此绝,哭得死去活来。

    何武求道:“爹,妹妹已是平民,若再失去右手的两根手指,后怎么嫁人?”

    何敬海沉声道:“你姐姐当用我赠的匕首淬了蝎毒刺杀梁旭玉时,就该想到会有今。”

    何武急道:“爹,梁旭玉未死已经痊愈将要大婚。”

    何敬海怒目相视,厉声道:“梁旭玉未死,然体大损,受到惊吓一生都有着影。我师弟大婚沾上污点,我师父与皇室颜面尽失。”

    何秀自是知道何敬海说一不二,捡起匕首,咬牙削断右手的尾指,痛得晕过去。

    何敬海俯拿起匕首又削了何秀的右手无名指,而后从怀里取出药瓶把止血粉给她伤口涂上止血,又拿出一块帕子把两根指头包了起来。

    何武瞧到何敬海眼角有泪水,必是非常痛心。

    何敬海抱着何秀出了天牢,将何秀的断指交给何武,嘱咐道:“你去梁府将此物交给你梁爷爷,他肯定懂我的意思。你跟他说后我会当面向他赔罪。”

    梁国公梁定山曾与何夏是挚友,是何敬海的长辈。

    何武点点头。

    何敬海肃容道:“你出了梁府便直接去瞧看你。”

    何武抹干眼泪拿着何秀的断指去了梁府。

    梁府张灯结彩正准备梁旭玉大婚,一派喜气。

    梁旭玉子养得差不多了,便连口的伤疤也因涂了李晶晶赠的去疤膏消失了。

    在这样的况下,梁定山收了何秀的两根断指,对海王府的怨气基本上消了,派梁旭升拿了喜帖跟着何武去了夏王府。

    牛老王妃见到了嫡长孙何武,欢喜不已,又得了梁家的喜帖,更是高兴,要留梁旭升用饭。

    梁旭升婉拒道:“今个您与王爷、郡王团聚,晚辈就不打扰了。”

    何武待梁旭升走后,这才说了何敬海用何秀的断指化解与梁家仇恨的事。

    牛老王妃心难过落泪道:“你爹的心只会比我这个老婆子更难过。”

    何武好言相劝,道:“我爹带着我姐姐去见我娘,应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来瞧您。您快莫哭了,不然我爹见着更难过。”

    牛老王妃这才抹了泪,让下人立刻准备饭食,先让何武好好吃一顿。

    何武心不好,自是吃不多。

    祖孙在偏厅说话,分隔几年也不觉得疏远。

    牛老王妃目光慈祥,道:“你爹此次特意带了你回来,定是为了你的亲事。”

    ------题外话------

    昨天回来了,看到本文7月上了月票榜第6名,特别的高兴,我去看了一下月票榜,只比第7名高17票。我又去看了从7月26至31的投票记录,亲们在我出境的几天,投票太给力了,真的很感动!

    感谢亲们订阅、送钻票花打赏留言的大力支持!

    这几天我得缓缓,更新字数略少些,见谅。我肯定保持更新!

    祝亲们周末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