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 苦命妇人险被逼疯 邓国公痛失两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邓氏瞧完信,怕在外人跟前失态,牙齿咬着嘴唇,强行压抑着没有痛哭出声。

    “多谢吕将军。”秦婉静泪流满面抚着的邓氏瘦骨嶙峋的背,把信交给了贺慧淑。

    “天佑我朝,北地大捷。爹爹与大哥平安无事。”贺婉静泪盈眶。

    国公府立刻撤下了白布,秦家人都脱了孝服,又让奴仆去郊外把坟墓毁了、棺材烧了,再去公鸡血浇了坟墓去去晦气。

    贺慧淑跟小儿子秦子峰道:“峰郎,你去跟你传两句话,想当国公府的主母,等爷爷回来问他。”

    前些天米氏大闹灵堂,当着众人的面大骂儿子、儿媳,打了两个儿媳妇,还要夺回管家权,被秦雄晃捂着嘴原自送回后院,不让她出来。

    后来秦红、秦娟把嫡女送去立王府当贵妾、侧妃。

    何敬云故意带着立王府百名侍卫来给邓氏送喜帖,要冲进后院见米氏,邓氏、秦婉静以死相抗,这才没有见成。

    米氏得知后装死,趁着府里给她请太医的乱劲,要溜出府去告御状休掉两个儿媳未果。

    三岁的秦子峰蹬蹬蹬跑到后院,站在院门口,见哪个屋门关闭着就跑进去,正好瞧到米氏在狼吞虎咽吃着烧鸡。

    米氏赶紧把烧鸡藏在后,笑眯眯道:“你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对不对?”

    秦子峰气的道:“,我爷爷没有死,你继续吃*。”

    米氏一怔,瞧到秦子峰后站着的秦婉静,目光厌恶。

    秦子峰把贺慧淑的话一字不差复述一遍,转拉着秦婉静就跑了。

    米氏手一松,藏于背后的烧鸡落地,半晌又哭又笑起来。

    秦家因感激李炳提携,三位国公这回只带了秦雄晃去北地,让秦雄晃祖孙跟着一起立下赫赫战功,这就都去庆王府拜谢曲氏。

    曲氏见邓氏满头白发仿佛老了二十岁,忍不住落泪哭道:“邓夫人,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邓氏红着眼道:“一言难尽。”

    邓氏是寡妇,前些天传言公公、长子都死了,一下子失去了两座靠山。

    秦国公府与立王府、欧阳家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立王父子三人回来之后,何敬群、何敬胜为给欧阳王妃报仇,派人砸了秦家的商铺,打秦家的下人,扬言邓氏不把秦婉静抬进立王府当侧妃,就把在长安书院当军官的秦安林暗杀了。

    邓王妃调动人马反击立王府,无奈融王父子远在边防震摄不了何敬群、何敬胜。

    外有立王府、欧阳家族欺压暗害,内有米氏做怪,再加上国公府将倒、丧子之痛、担忧女儿嫁不好,这些子邓氏受的压力比贺慧淑、贺氏多得多,都快要疯了。

    贺氏上前来跟邓氏道:“邓姐姐,上次邓王妃话里有话,我就想着是不是你那边有事。果然如此。”

    “那些都过去了。我们今个来是多谢先生给了我爹爹、康郎立下战功的机会。”邓氏带着、秦慧淑、秦婉静给曲氏跪下。

    曲氏、贺氏、李晶晶赶紧扶起来。

    曲氏拍着邓氏的手,道:“可使不得。”

    贺氏扶着秦慧淑,道:“姐姐,我爹爹不止一次说过,李、秦两家要相持相扶。你们家对我们家的义,我们铭记于心。”

    危难时刻见真

    李家陷入绝境被文武百官弹劾时,邓氏当时已得知秦雄晃祖孙阵亡的噩耗,仍是在第一时间上了奏折力保李家。

    秦慧淑诰命品级不高,写了几千字的奏折呈给何冬,又写了诗散发到民间去为李家说话。

    秦跃、秦安林有官职,分别写了奏折。

    秦敏业是举人份,写了万言书上报朝廷与长安书院。

    秦家为李家做了这些事,都是后来李立禀报给李家人。

    李晶晶亲昵的搂着跟她一样清瘦了许多显得更漂亮的秦婉静,含泪笑道:“静姐姐,我们两家都过风雨迎来彩虹。”

    “我一直在府里呆着陪着我娘,寸步不离。”秦婉静目光里带着歉意。

    李晶晶点点头道:“我懂。我与我娘也是守着我。”

    前几天李晶晶听说立王府秦婉静去当侧妃,真想给林海一点药去把立王父子毒成废人。

    李云飞叫道:“别哭了,怎么还哭呢?羞!”

    秦家浩嚷道:“你们哭得我们都没心玩了。”

    秦家三个小熊孩子跟李云飞、贺继业好久没见面了,这下欢喜的搂在一起亲。

    众女均是乐了,忙抹去了眼泪坐下来说话。

    李去病笑问道:“敏业,我会试考了第二,你第几名?”

    秦家三个小孩子不约而同自豪的叫道:“我哥哥考了第一。”

    秦敏业目光含脉脉,正望着跟秦婉静说话的李晶晶,听到三个弟弟的大喊声收回神,拱手笑道:“恭喜小叔叔。”

    李去病神采飞扬,朗笑几声,道:“同喜。我就知道你是第一名!”

    秦敏业道:“我去瞧了榜,尚亮排名第三,梁旭升第四,邓十七郎第二十三。四大家族除去王族的四人榜上有名,其余三族子弟全部落榜。”

    李晶晶笑道:“你们几个都考中了,真是大喜事。”

    李云霄叫道:“我出银钱请你们到长安第一酒楼吃酒宴。”

    李家危难时,尚、梁家都上了奏折立保李家。

    李家的下人出不了府无法采购物品。

    梁旭升得知后,带着奴仆赶着马车给李家送物品,被几十个疯狂的佛教香客拦住,将马车烧了,把他脸打伤差点破相。

    这件事李家人也是后来才从李立嘴里得知的。

    何义扬邪笑道:“我父皇真是越来越英明。”上前拉起了李云霄,道:“小胖子,酒宴的事等过几天试之后再说。你陪我进趟宫,听我父皇说说北地的况。”

    “皇帝叔叔知道的肯定比吕叔叔知道的多。”李云霄激动的点头,经贺氏同意了就跟何义扬去了皇宫。

    不多时,李立从外面回来,见何庆、孔叶都不在场,这才低声道:“陛下派御林军封了立王府,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又派邓国公大人领兵去骊山将立王父子带回皇宫。”

    邓氏以为耳朵听错了。

    贺氏冷声道:“立王父子早有谋反之心,在青城放火焚烧粮草库,返回长安在早朝散布谣言,置我们李家与北地十几万大军于死地,骗陛下亲征北地,好与欧阳家族联合趁乱夺下皇位。你立即将这几事传出去。”

    李立领命出去布置。

    邓氏带着秦婉静离开庆王府,急匆匆去了融王府。

    “妹妹,这回我们一定抓住要痛打落水狗,让何立全家丧命、欧阳家族覆灭才行!”邓王妃站起来在偏厅里来回踱步,思索着策略。

    邓氏道:“如今立王府已被御林军封着,任何人不得出入。”

    邓王妃反问道:“你家二弟不就是御林军副队长吗?他可以进出立王府。”

    邓氏摇头道:“不行。跃郎子太直又呆,可做不得这样的事。”

    秦婉静低声道:“姨、娘,我觉得贺姨对立王府、欧阳家族肯定有后招,我们不如……”

    邓王妃目放杀光,冷声道:“我们跟李家联手把立王全家、欧阳家族除掉。”

    当邓镜带兵去了骊山,已是人去山空,何立父子三人带着三千军队逃进了秦岭山脉。

    何冬大怒,连夜加派两万军队搜索秦岭山脉。

    邓镜的三万大军在秦岭山脉展开拉网式搜索,不到半就发现了何立父子的军队。

    黎明,双方在峡谷交战。

    何立的军队曾在北地常年作战,战斗力远胜过邓镜在长安安逸多年的军队,但是人数只有邓镜军队的一成。

    何立见三千军队死了一半,大势已去,弃兵器投降。

    何敬群与十几个亲兵已然杀红了眼,收不住手。

    何敬群两箭穿邓老四的脖颈。一个亲兵一箭中邓老七的印堂。

    邓镜痛失两个儿子,老泪纵横,手刃何敬群与那个亲兵,押着何立、何敬胜返回长安皇宫复命。

    何立被绳索五花大绑,跪倒在地磕头,鼻涕眼泪一大把,哭道:“大哥,我鬼迷心窍被欧阳凡水那个人骗了,是她说你要杀我,让我赶紧逃命。我没有犯什么大罪,只是误传先生的死讯、不该逃命而已。”

    何敬胜同样是被拇指粗的绳索五花大绑,十分委屈的叫道:“大伯,侄儿至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邓镜带兵杀我们,还把我大哥杀死?”

    邓镜此时心无比悲痛,跪在一旁不吭声。

    何冬只看了何立、何敬胜一眼,便扶起了邓镜,痛声道:“邓卿,节哀顺变。你累了一夜,这就回府去,好好安慰凤嫂子。朕会派义扬参加四郎、七郎的丧事。”

    邓镜磕了三个头离开。

    何冬开口道:“何立,轩郎给我托梦,说他五年前大军惨败的原因是你故意将粮草送错地方,还将大军的行踪透露给匈奴人!”

    何立像见了鬼一样吓得大叫道:“不是我干的。不是我。”

    何冬虎目圆瞪盯着何立,道:“轩郎就在你后。”

    何立扭头看去,什么都没有,仍是惊惶失措尖叫道:“不要找我,不是我干的。”

    何冬摇头道:“你幼时胆子是小,只是在战场杀过那么多人,胆子怎么还会小,莫再装了。”

    何立神色恢复了常态,竟是带着苦笑,道:“你不也是装吗?哪里有什么鬼神,不过是李炳查出来真相,你故意耍我而已。”

    何冬表痛苦,拍桌怒道:“四个叔叔里面,轩郎最亲近的就是你,我不愿相信是你。可是偏偏是你害死轩郎,还害死了龙腾军、狮啸军数万将士!”

    何立没有一丝悔意,闭上眼睛似在回忆此生,缓缓道:“我武功比你高,比你早遇到她,也比你懂她,凭什么她看上你,而不是我?”

    何冬蹙眉道:“你说的可是英娘?”

    当年慕容英是道教的大医师,何冬、何立兄弟受了重伤,先后去找丁素然救治,丁素然与赤灵子不在,慕容英救了他们的命。

    当时何冬的原配已经病逝,边没有夫人,也没有通房。

    何立跟欧阳氏成亲,与邓氏毁亲,还向慕容英表达慕,直接被拒绝。

    慕容英选择了何冬,两人成亲没几年,何冬登基封她为开国皇后,为了巩固江山,让长安局势迅速平稳下来,同时册封了四妃及九嫔。

    何冬自控力非常强,并非好色之人,后宫佳丽三千,至今仍专宠慕容英,在历代帝皇当中算是长之人。

    何立睁眼冷笑道:“你别明知故问。我的心上人就是她!”

    “你死到临头提到英娘,想在我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我岂能中你的计厌恶英娘?”何冬摇头道:“你不任何人,你只你自己。”

    何立闭上嘴巴。

    他真正动过心的是那个拒绝当他平妻拥有大智慧的女子。

    他在想当年如果没有娶虚荣愚蠢只有一幅好看臭皮囊的欧阳氏,今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当年那个女子要与人成亲时脸上灿烂的笑容,他记忆犹新。

    五年前何敬轩的副将就是那个女子的夫君。

    何冬俯视眼睛流出眼泪的何立,冷声问道:“为何要背叛我?”

    何立目光极深的抱怨狠毒,呸了一口,突然间愤声道:“就因为你是老大,除去老五,二哥、三哥、我都在为你卖命,不,老五的儿子敬焱也在为你卖命。”

    何冬面色冷峻。

    何立叫道:“你坐拥江山美人,我们四个得到了什么,只有一个王爷的封号,连块巴掌大的封地都没有!”

    ------题外话------

    推荐我的完结一对一文嫡女玲珑,风格跟本文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