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荷园贵女斗艳比才 晶晶好诗书法扬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很是诧异,有些感激,跟大奴婢道:“没想到秦家姐姐为了我,今个也来了。真是谢谢她。”

    田素素道:“晶娘,你人缘真好,刚来长安才几天,就与盼郡主、静娘交了朋友。”

    “是啊。我还交了你跟芸娘两个朋友。”李晶晶非常自然的说起了长安话。

    此时的长安话就如同前世的普通话,朝廷为了推广长安话,自皇室的人开始就以说长安话为荣。

    李晶晶前世在部队时曾在西安呆了十年,西安话比一些本地的战友说得还好。

    她听秦婉静说以前的诗会只要是不说长安话的小姐都被人取笑,是以到了荷园就转为说长安话。

    田素素、邓芸见李晶晶说的长安话标准没有一点潭州口音,心里猜测她在潭州专门请人教过。看来李家同样想早早的打入长安贵族圈。

    天气晴朗,初夏微风徐徐。

    依着灞河上游建成的荷园面积高达五十六顷,曾是开朝末代皇帝送给贵妃的寿诞礼物。

    荷园从外表瞧着普通的很,用高达丈余的白墙整个围起来,大门上挂着一块由大书画名家题词的门匾,上面用金粉写着“荷园”,里面内有乾坤。

    整个荷园共有一大湖两小池,三座阁楼、四座三进院子。

    一大湖两小池植着一百余种荷花,每到盛夏,碧叶漾,万朵粉、白、红色荷花绽放,姿态万千,美景如画。

    站在三座阁楼上除去望到湖里荷花,还能看到灞河、长安、皇宫。

    四座三进院子里面清一色的紫檀木家具,摆置着珍贵古董,便连在这里的宫女都是美人。

    邓芸一手一个,拉着田素素、李晶晶走进荷园,入眼的就是十几亩飘满碧荷叶的小池,在池子旁边有两座凉亭及几张石桌二十几个石凳。

    凉亭的石桌及池畔露天的石桌上面都置有盛满时令水果、蜜饯、干果的青花瓷盘及清茶。

    邓芸笑道:“皇家派的今个可出了血本,请我们到荷园来开诗会,只是半天开销就得千两银钱。”

    田素素道:“如今不是旺季,荷花没有完全盛开,包荷园的开销没有那么多。不过瞧着水果、蜜饯、干果都是精致的,七、八百两也是要的。”

    李晶晶问道:“荷园可以花银钱包用?”

    田素素解释道:“只限于皇室的人用银钱包用,我们有再多钱也包不了。”

    李晶晶已见识了皇宫,如今在看到荷园,无一不显示着皇家的尊贵,难怪男子人人想着当皇帝,女子人人想当皇后。

    从离得最近的一座雕兽红顶六角凉亭走出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漂亮少女,朝三女招手,走至后笑道:“晶娘,你今个可真漂亮!”

    三女向来者鞠躬行礼道:“见过盼郡主。”

    何盼双手扶起李晶晶,又把两位国公府嫡小姐扶起来。

    李晶晶打趣道:“你今个也很美,可惜某位博士不在场瞧不到。”

    邓芸高声道:“晶娘说的是上界科考的探花郎狄博士吧,那可是一等一的男子,才华横溢又俊美。盼郡主真是好福气。”

    田素素跟着问道:“盼郡主,我家长辈还问呢,何时吃您的喜酒?”

    “看你们一张张的嘴,出来是抹了几层的油,这般的油腔滑调。”何盼心里欢喜,羞得脸颊绯红,伸手打了李晶晶的肩膀一下,因跟邓、田两女的关系可以,就白了两女一眼。

    李晶晶问道:“那亭子里坐得都是谁?”

    “我的两位公主姑姑及两位郡主堂姑。”何盼低声道:“你头回参加诗会,需得跟她们打个招呼。”

    李晶晶正有此意,便由何盼领着去了凉亭。

    何盼牵着李晶晶的右手,给四位少女介绍道:“这位就是皇帝爷爷册封的县主李晶晶。”

    脸圆的穿着米白色长裙坐在石凳上吃了果子的女子,头一个开口,笑道:“远远的就瞧着来了个仙子般的小娘,近了一瞧不认得,我们几个都说是哪个府里的小姐,原来是李太师家的。”

    何盼道:“晶娘,这是我的姑姑梅公主。”

    “晶娘见过公主。”李晶晶见何敬梅大概十七、八岁,梳着垂挂髻,肌肤粉白,五观精致,是个美人,想着她的母妃王淑妃模样肯定是美的。

    何敬梅柔声道:“早就给你准备了礼物,今个不知你会来就没带着。”

    几人当中最为美丽堪称为绝色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起走至,拉起李晶晶左手,定定望着她,微笑道:“前几你到宫里匆忙的很,我们都没见到你。今个终于见着了,肌肤胜雪,睛若星辰,天生丽质,真是极美的人。”

    李晶晶正惊艳白裙少女的容貌,却被白裙少女夸了,忙谦虚的道:“有您这样倾城绝色在此,我哪里能说是天生丽质。”

    白裙少女美目波光流转,笑意浓浓,竟是调戏的伸手摸了李晶晶脸颊一把,道:“瞧这小嘴巴真会说话。我叫何敬莲,下回你进宫,一定要去找我。”

    开朝长安四大家族刘、欧阳、王、胡族。何冬登基时为了稳固帝位,只能跟四大家族联姻,从四大家族各选了一女做为妃子。

    由贵妃降为美人的刘美人出自刘族。王淑妃出自王族。欧阳德妃出自欧阳家族。

    这位何敬莲的生母是胡贤妃,就是出自胡族。

    胡贤妃是庶女份,其生母曾是长安容貌极为美丽的青楼花魁。她出生之由生父交给嫡母养在跟前,待遇都跟嫡女一样。

    胡贤妃入宫时是何冬后宫最美的女人,原以为得宠能超过慕容英及三位妃子,岂料何冬除去对慕容英特别些,对四妃一视同仁,几年过去四妃每人生了一个女儿。

    何敬莲的容貌九成随了胡贤妃,现在是何冬几个公主女儿里面最美的,然而得到的宠不如慕容英所生容貌只能说是中等偏上的何义芸。

    李晶晶没有躲避没有惊慌,就这么让何敬莲吃了一下豆腐,微笑不语没有应下。

    何敬莲撅嘴委屈,吾见犹怜,撒道:“晶娘,你若不去找我,我会伤心哦。”

    “公主,我也盼着去皇宫玩呢。”李晶晶目光瞧向皇宫方向,道:“我上次去皇宫,觉得好大,只是黑呼呼的什么也没瞧到。下次去最好是白天。”

    她对皇宫的向往,引起了两位深居皇宫公主的好感,也觉得她单纯可

    “这两位是我的堂姑芙郡主、云郡主。”何盼又给李晶晶介绍穿着白色长裙及浅蓝色长裙的少女。

    穿白裙的何敬云是何立王爷的嫡女,曾在湖南道到处拉拢人心的胜郡王就是她嫡亲的二哥。

    何敬云容貌清丽,穿着白裙更显得洁净出尘,只是今绝色美人何敬莲穿的也是白裙,相比之下,她就落了下风。

    偏偏何敬云不服气,正好对李家人没有好感,故意问道:“晶娘,你瞧我与莲公主今个哪个更美?”

    何敬莲凑到李晶晶跟前,笑靥如花,目光期盼,声道:“我也想听听晶娘说到底谁美?”

    何盼连忙笑道:“两位姑姑都是一样美的。”

    “我就要听晶娘亲口说。”何敬云抬眉挥手示意何盼一边呆去。

    何盼面色微变,以前何义轩未阵亡时,何敬云岂敢这么对她。

    她与何敬云同样是郡主,品级一样高,若不是敬着何敬云是长辈,今个定要讥讽几句。

    李晶晶手指向离凉亭不远如同姐妹一样的两朵白荷花,反问道:“几位公主、郡主,你们瞧那两朵紧挨着如同姐妹含苞待放的白荷花,在风中摇曳,风姿各异,同样的引人注目。请问哪朵更美丽呢?”

    穿浅蓝裙的何敬芙笑着答道:“我觉得两朵都美。”

    何敬梅跟着点头道:“不错。我看都美。”

    何敬云正要开口,邓芸在亭外等急了,高声道:“小晶娘年龄小,又是头一回来诗会,你们莫欺侮她!”

    何敬云白了邓芸一眼,没有吭声。

    不说何芸本人非常厉害一点亏不吃,就说她家里三十几个嫡出的男丁,不是当军官就是做文官,特别的护她,谁都不敢招惹她。

    何敬云就曾吃过亏。

    何敬莲摊开一双玉手,道:“芸娘,你可不要冤枉我,我喜欢小晶娘还来不及,怎会欺侮她?”

    何敬芙拉着李晶晶的手走出凉亭,柔声道:“我表妹静娘就在前面的凉亭等你。你快去找她吧。”

    何敬芙的生母就是邓王妃。邓王妃与邓氏是姐妹。何敬芙与秦婉静是表姐妹,关系一直很好。

    李晶晶点头道:“谢谢芙郡主。”

    何盼来诗会就是为了陪着李晶晶,这就跟四女打了招呼与李晶晶、邓芸、田素素往前去了。

    凉亭里面何敬莲望着面色郁的何敬云,打趣道:“怎么你当不成李世子的县公世子夫人,就要欺负他的小妹妹?”

    何敬云被何敬莲揭了短,瞪了她一眼,气恼的转背对四女。

    “你真是个呆的,没瞧到小晶娘边都围着谁吗?”何敬莲恨铁不成钢的伸出纤纤玉指轻戳何敬云的额头,低头道:“卧虎先生是不会让嫡长孙李世子娶我们皇室的女子。你就打消这个念头吧。”

    何义芸带着四个大宫女最后到时,荷园里集聚了百余位长安城皇室、高官、名门家未成亲的小姐,两座小池旁边的凉亭及石凳都坐满了人。

    何义芸客气的道:“几位姐姐辛苦了。人都到齐了吗?”

    自何义轩阵亡,皇室的结构也发生了巨变。

    慕容英的两个儿子必有一个要封为太子,成为下任皇帝。

    何义芸就成了下任皇帝嫡亲的长姐,份变得更加尊贵。

    四位公主姐姐对她的态度改变许多,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她。

    何敬蓉点头道:“芸妹,人都来齐了。”

    何义芸特意问道:“先生家的晶娘来了吗?”

    何义莲笑道:“来了。她由邓芸、田素素陪着来的,跟我们都打了招呼,瞧着是个极好的。”

    何义芸不再提李晶晶,和颜悦色的道:“今个天晴,头也不大,那就按之前咱们商量好的,在莲清院院内树荫下摆下桌椅,人人都能坐着,大家伙一起说诗品茶吃果子。”

    荷园的几名宫女得了令快走去知会各位小姐。

    皇室的公主、郡主说笑着率先到了莲清院。

    院内的桌椅、文房四宝、吃食都摆好了,几人这就入座,都坐在了有树荫遮挡阳光的地方。

    何义芸环视几人,微笑道:“母后得知此次诗会是由我们皇室派举办,特意个人出了一千五百两银钱,又将宫里的吃食拨了些,给我们姐妹长长面子。”

    “太好了!”

    “我的袋子里银钱正不多了呢,正想着举行了这次诗会,下次诗会的费用从哪里出。母后伯娘这就出了这么多银钱。真是谢谢她。”

    “芸妹真有本事,一下子让母后将诗会的开销全包了。”

    何义芸低声道:“过了端午节,父皇就出了孝,到时宫里忌就全部解开了。今个咱们跟往一样,不要饮酒落人口实。”

    小姐们陆续进来了,因不是头一会举办诗会,都知道规矩,自动的分为武官派、文官派坐下。

    李晶晶刚才已由邓芸、田素素、秦婉静、何盼引见认识了武官派的所有小姐及文官派的十几位来头比较大的小姐。

    她之前在潭州参加类似的聚会时,因着二品县主的份,品级最高,每回被众位小姐捧着,只需把十几个看着顺眼的小姐记下就行。

    今个的诗会来得小姐,皇室的公主、郡主就不用说了,武官派的小姐都是出自国公、郡公、县公、侯府,文官派的小姐家里有长辈当着从三品以上的官或是出自几百年的名门望族。

    她需得一个个的记下来,别回头叫错人名,让人觉得她呆笨不够真诚。

    何义芸瞧到了被邓芸紧紧拉着手护着的穿着桃红色长裙皮肤雪白的李晶晶,面带微笑抬手向她打招呼。

    李晶晶露出憨的笑容,同样跟何义芸招手。

    旁边的十几个小姐激动的道:“芸公主刚才说了,今个先是诗会,而后去荷花阁楼用午膳,最后是坐皇家画舫游湖。”

    “好几年没有这样了呢。”

    “听说皇室派今个的开销都是皇后娘娘个人出的。”

    “皇后娘娘是大医师,京城最有名气的医馆、药馆是她师父所开,她师父视她为亲生女儿,所有的收益都给了她。她每年得的银钱极多。”

    秦婉静拉着李晶晶坐到了旁边,笑道:“晶娘,那里有阳光会晒着你,你来坐这里。”

    何义芸等着众位小姐入座了,方朝何敬梅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何敬梅显然不是第一回主持,落落大方的站起来,高声道:“今个跟以往的比试一样,各派各出一个诗题,每个人都做三首诗,各派从中挑选最好的三首诗,由三派举手裁定哪两派获胜。赢的两派再各派出一人来做诗对决。”

    李晶晶事先已知道今个要做三首诗。心说:高门小姐也不是好当的,每个月诗会的三首诗就够费脑细胞的。

    何敬梅环视两派的小姐,笑道:“我们皇室派的诗题是以荷园的荷花做首诗。”

    诗会的举办者,为了彰显大气包容,自是不会出太难的诗题。

    众位小姐一听都暗自窃喜。荷花的诗不是头一回做,再不济也能做得诗句工整不会丢人。

    邓芸站起来高声道:“武官派今个的诗题是以友做首诗。”话毕朝李晶晶眨眨眼睛,而后坐下来。

    坐在不远处被众位文官派小姐团团围住的一个穿着浅紫色长裙的绝色少女正坐着玩着一把刚得的美人图檀木扇子,抬起手来将打开的扇子啪的一合,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道:“诗题是端午节。”

    此女的姿色不亚于何敬莲,行事举止清高傲慢。

    她叫王烟雨,出自长安四大家族之一的王族,其父是户部尚书王森。

    她是王淑妃的嫡亲的侄女,也是何敬梅公主的表妹。

    文官派派内每个月要举行一行琴棋书画比试,获胜者就是首领。

    派里有好几位小姐都是才华横溢,互相不服,彪着劲学习,好比试得第一名压着对方,是以首领没有固定总是换着。

    王烟雨上个月夺了第一,这个月刚月初,文官派还没有举办派内的比试,她就是文官派暂时的首领。

    邓芸面色微变,小声跟坐在旁边的田素素道:“就知道王烟雨不会出什么简单的诗题。你备的诗里有端午节的吗?”

    田素素轻声道:“我倒是有一首端午节的诗,还是两年前做得,做得不好,交出去怕丢人。”

    邓芸秀眉微蹙,道:“等会赶紧的挨个问问她们,看有没有人准备端午节的诗。”

    李晶晶听力很好,将两女的对话都听见了,心里暗觉邓芸可

    何敬梅特意将三道诗题重复念了一遍,而后道:“三道诗题已有了,诸位这就开始写诗,半个时辰后三派将选出的三道诗交放到那张桌子。”

    文官派的几十位小姐蔑视的瞧了武官派的众位小姐,又挑衅的打量皇室派的公主、郡主。

    何义芸朝几个公主、郡主挥挥手,面色严肃道:“母后给咱们长足了面子,咱们不能丢了母后的面子。今个咱们可都得好好做诗,拿不了第一,也不能是最后一名。”

    邓芸、田素素开始分头去问武官派的小姐,倒是有两女准备了端午节题目的诗,水平不好也不坏,当即定了尚郡公嫡女尚岚的一首诗。

    邓芸急匆匆走过来,特意在秦婉静耳边小声道:“婉静,你今个来得正好,友的诗我早就做好了,你就好好做那首荷花的诗。”

    李晶晶立刻八卦的问道:“秦家姐姐,你的诗是不是在我们武官派里做的最好?”

    秦婉静谦虚的道:“只能是一般。”

    刚过三刻钟,文官派的三首诗已经选出来了。

    王烟雨神色清傲的拿着三张墨字染黑的白色宣纸走到了挨着大厅的一张无人坐的空桌子,把宣纸反过来用镇尺压好。

    紧接着皇室派的三首诗也在几位公主、郡主激烈的争论过后选出来了。

    邓芸、田素素、秦婉静桌前堆满了所有武官派小姐写了诗的宣纸。

    邓芸按照刚才商量好的,将自己做的关于友的诗、秦婉静做的荷花的诗及尚岚做的关于端午节的诗取出来,交到了空桌子那边去。

    何义芸吩咐道:“先念武官派的诗,再念文官派的诗。”

    她的贴大宫女明珠走过去,在众位小姐的注视下,将三派的九首诗反复念了三遍。

    何盼已有许久未参加过诗会,听完之后,跟坐在旁边的何敬芙轻声道:“武官派的诗大有长进。”

    何敬芙微笑道:“我表妹静娘来了,武官派三首当中定是有她一首诗。”

    何敬云自从看到府里名声极差的秦婉静跟李晶晶非常亲昵就一肚子气,讥讽道:“就是三首都是她做的诗,又有何用?”

    何敬莲唯恐天下不乱,笑道:“有用呢。你也不看看她旁边做的是谁。她会做诗的事今个就能传到卧虎先生府里。”

    很快众位小姐举手表决,三派当中不出所料的武官派仍是垫底,皇室派与文官派胜出,每派各派一人进行最后对决。

    文官派王烟雨亲自出马,皇室派按照顺序这回正好轮到了何敬云。

    偏偏文官派众位小姐不肯放过武官派,叫嚷着让武官派也派出一人来。

    只因近期北地大捷,朝廷里面武官派风头盖过了文官派,是以文官派的官员特意让家里的嫡女此次参加诗会狠狠打压武官派官员的女儿,让她们越丢脸越好。

    “你们不许派秦婉静。”

    “你们不是新来了位小姐吗,瞧着容貌秀美,想必也是聪慧过人,不是草包之辈,就让她出面。”

    “对。按照咱们诗会的规矩,每次新人来了都得上台展示才艺,今个就让新来的晶县主对诗。”

    “卧虎先生乃是国士,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他老人家的嫡孙女必然也是才学过人,比我们这些人都强。”

    武官派里有几个小姐出自与李家不对付的府里,趁机起哄,要李晶晶上去对诗。

    皇室派众女态度一分为二。

    何敬莲、何敬丹、何敬蓉公主与何敬云郡主主张李晶晶代表武官派对诗。

    何义芸担心李晶晶心思都用在制药做不好诗,就与何敬梅、何盼、何敬芙、何秀帮李晶晶拒绝。

    邓芸刚才匆忙的都没顾得上瞧李晶晶做的三首诗,心里没底,怕李晶晶做得不好面子薄被这些说哭了,高声道:“新人上台展示才艺的规矩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你们提这旧事干什么?”

    田素素目光冷视武官派里几个叫的凶的小姐,喝道:“没见过窝里斗的!你们家里长辈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

    秦婉静定定望着李晶晶,道:“晶娘,你不会做诗或是做的不好都没关系,但是一定要上去。不然后她们一见面就会说你是胆怯之辈。咱们府里都是靠着军功得的富贵,子孙做诗不好没有关系,可是绝对不能背负着胆怯之名。”

    李晶晶岂是胆小怕事之辈,给邓芸、田素素、秦婉静做了个放心的手势。

    她站起来,面带自信微笑走到了王烟雨与何敬云中间,道:“我做的诗不好,不过我家人做的诗是好的。刚才我听你们做的关于荷花的诗,我这有一首家里人做的,背给你们听听。”

    她就将前世宋代周敦颐的《莲说》改编了一下,高声诵读出来,而后在众人深深震惊之中走到了桌前,双手握笔同时书写,一气呵成,将这首诗写完。

    她心说:我琴棋画都不会,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双手写大字了。

    这会子她瞧着已具有几分大气磅礴气势的墨字,觉得在潭州苦练多年的大字,下了那么多功夫,流了那么多汗水,值了。

    “这首诗定是卧虎先生所做。先生真是名不虚传。”

    “小晶娘真是有才的,练就双手字,左、右手字迹能写的一模一样的好。”

    众女纷纷上前抢着瞧看李晶晶的字与定朝版的《莲说》,均是赞不绝口,望着她的目光明显不同了,没了轻视,只有震惊与敬佩,还有些许的妒忌。

    原想着出风头的王烟雨、何敬云也不得不承认字好诗更是绝妙。

    秦婉静俯在李晶晶耳边,轻笑道:“你可真是谦虚,害我们白为你担忧。”

    李晶晶低声道:“你说过文官派有两位小娘会双手书画,我想着双手字不如双手书画出彩。”

    秦婉静赞叹道:“你的双手字可比她们双手书画强许多。不然文官派岂会认可你。”

    李晶晶问道:“我这个新人可算过关了?”

    秦婉静笑着点点头。

    文官派几位才女凑在一起商议几句后,由一女出面高声道:“卧虎先生乃本朝太师。太师是文官。小晶娘应归我们文官派。”

    众位文官派小姐纷纷道:“不错。太师是文官。晶县主是我们文官派的。”

    邓芸正正与田素素扬扬得意的说笑武官派终于得了一名“干将”李晶晶,以后诗会武官派不用回回垫底了,听到此话一下子就急了,怒道:“晶娘是我们武官派的,你们可抢不走她!”

    田素素冷声道:“刚才怎么不说晶娘是你们文官派的,这会子见她才华横溢就要她?”

    众位文官派小姐脸不红心不跳,张口就道:“刚才没想起来。这会子想起来了。”

    田素素双眉高挑,声音尖锐,嘲讽道:“你们一个个比猴都精,还有想不起来的事?”

    众位文官派的小姐气得脸蛋通红,纷纷急道:“你骂我们是猴,那你是什么?”

    田素素坏笑道:“我们自是看猴子耍把戏的人啊。”

    王烟雨气得用檀木扇啪啪敲打着桌子,喝道:“你们说什么都无用。晶县主就得归我们文官派!”

    文官派的众位小姐刚才打得好主意,若是今个李晶晶归了文官派,诗会继续能打压武官派。

    后跟她关系搞好了,李炳在朝堂上对她们的长辈文官官员也会客气些。

    何义芸特意高声道:“先生的府上挂得牌匾是李县公府,县公是武官,是以小晶娘是武官派。”

    文官派众位小姐不甘心,央求道:“公主,不如问问晶县主本人?”

    邓芸急道:“小晶娘!”

    李晶晶朝邓芸微笑点点头道:“我是武官派啊。”

    文官派每个月派内都举行才艺比拼,小姐们为了争第一,拉帮结派勾心斗角,就是冲着这个她也不能去文官派,何况跟她家交好的大多是武官家。

    “听清楚了,小晶娘自已说的,不愿去文官派!”武官派众女得意的大笑。

    何义芸把李晶晶拉到跟前坐下,笑道:“母后最喜欢好诗,今个得了你家人这么好的诗,我这就派宫人把你的字与你家人的诗送给母后瞧去。”

    一些小姐原想着让李晶晶出丑,岂料她出了这么大的风头,还宣扬了李府长辈做诗好才高,真是得不偿失,心里更加妒忌。

    李晶晶陪着何义芸看完王烟雨、何敬云对诗,就回到三位国公府的小姐跟前。

    众女让着皇室派的公主、郡主先行一步出了院子,去往荷花阁楼准备用午膳。

    以往诗会至此结束,今个备了午膳,而且很丰盛,除去昂贵的海鲜,还有鹿、燕窝等,堪比华贵奢侈的宫宴。

    在用午膳之前,几个宫女特意跟众位小姐嘱咐体易上火的不要用鹿体易过敏的不要食用海鲜等注意事项。

    王烟雨听到后几个同派的小姐在谈论李家穷用不起正常的下人,便摇着扇子走过去,笑着问道:“晶县主,你在潭州可曾吃过海鲜?”

    李晶晶点头道:“我吃过。潭州每个月都有商人卖海鲜,就是价钱比江鱼贵许多。”

    王烟雨接着问道:“你最喜欢哪种海鲜?”

    李晶晶答道:“我喜欢吃大龙虾,虾头熬粥,虾蒸着吃。你呢?”

    王烟雨拿扇子给李晶晶扇风示好,摇头道:“我没有你口福好。我子对一些东西过敏,吃了就立刻会起疹子,其中就有海鲜。”

    “哦。”李晶晶目光同

    她的回药府里有根治过敏的药丸,平白无故的拿出来给想看她笑话的王烟雨吃,那是不可能的事。

    众女入座坐好,何义芸以茶带酒说了几句促进友的话,而后宣布开用。

    酒足饭饱歇息一会儿,就去坐皇家画舫游荷湖。

    有几个小姐晕船,坐不得轮船,其中一位是武官派刚才做了一首端午节好诗的尚岚。

    她跟秦家世子秦朴康定亲了,是秦婉静的准大嫂。李晶晶瞧着她比较和善,就给她送了一小瓶预防晕车船的精凉香。

    邓芸带着另外两个武官派的小姐过来,恳求道:“晶娘,她们也晕船的厉害,什么药都不管用。你是大药师,你制的精凉香能让她们闻闻吗?”

    田素素笑道:“姐妹们难得一起游湖,今个天气又不,风也不大,最适合游湖。少了谁都觉得遗憾呢。”

    李晶晶见两个小姐不是刚才起哄的人,这就大方的让她们闻了闻精凉香。

    “晶县主谢谢你。”尚岚与两女道了谢就跟众位武官派小姐上了画舫,游湖近一个时辰,有说有笑,一点不觉得头晕恶心。

    武官派的小姐们今个由李晶晶的诗压过了皇室派、文官派,又聚餐游湖,玩得非常惬意,约好过了端午节过后去骊山野山骑马打猎野餐。

    邓芸高声道:“我先申明,此次去骊山打猎都可以带兄弟!”

    她家里的男丁最多,如今还有八个堂兄弟未成亲的。每次武官派搞活动,她都会把八个堂兄弟带上,有让堂兄弟相看小姐妹的意思。

    众女欢呼雀跃。

    李晶晶心里也非常高兴。这样的活动是要叫上李云霄、何义扬。让他们跟武官派的小姐接触一下也是好事。

    众女意犹未尽下了画舫,却是瞧到岸边青青草地上文官派的小姐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什么议论纷纷。

    紧接着皇家派的公主、郡主乘坐的画舫靠岸。何义芸跟前的明珠率先下了画舫,快步走到文官派众位小姐跟前,问道:“芸公主询问这里出了什么事?”

    ------题外话------

    直接发了一大章,请亲们把票票投给本文,本文本月能不能在月票榜上,就全靠亲们了。

    再次感谢订阅、送钻花票打赏留言的亲们。

    炎炎夏,我已是极为努力的码字回馈亲们。

    亲们注意防暑,夏季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