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去病拒救假小姐 秦跃怒打背主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这几李炳派人将何义轩、秦楠及将士的尸骨送到长安,因分不清哪具尸骨是太子、秦楠的,国公府与轩郡王妃胡静决定弄一个大坟,将他们都丧在长安远郊的山脚下。

    国公府之前一直由秦雄晃的元配嫡妻米氏主事。

    米氏原是猎户之女,少女时无意中救了秦雄晃一命,成就了姻缘。当时秦雄晃是强盗头子,米氏娘家死活不同意。米氏竟是与娘亲断绝关系,跟着秦雄晃去山里住了。

    后来秦雄晃被李炳说服带着底下的几队强盗归顺何冬成了气候。

    何冬登基,秦雄晃跟众位武官争夺爵勋,由于他最早跟随何冬,封了最高的从一品国公。

    米氏成了国公夫人,到处跟人说自己旺夫,明明大字不识一个,非要管着整个国公府。

    她是个好面子又愚蠢的人,偏听偏信,谁奉承她就用谁,除去三个大管家是秦雄晃定的不能换了,其余重要位置用的都是拍她马拍得好的人。

    秦雄晃早有此意,年年都跟米氏说几回,回回都被米氏哭哭啼啼拒绝了。

    国公府有大的宴会时,米氏就把差事都交给邓氏打理。

    这回国公府办理秦楠的丧事比秦雄晃过寿场面都要大,事非常的多,邓氏丧夫悲痛绝没有心管,于是米氏管家不当的许多弊处全部暴露出来。

    前来吊唁的贵人们喝的竟是劣茶,只此一件事就把国公府的脸丢尽。

    秦跃回府从宾客的抱怨声里听到了前几天国公府下人出的差错,这在潭州国公府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深感贺慧淑管家是多么的不容易,能力比米氏强百倍。

    贺慧淑交给他的事里头一件事就是让他跟秦雄晃提出取消米氏的管家权由邓氏接管。

    于是他到了长安国公府的当就办了此事。

    秦雄晃实在是不想国公府再乱下去让外人看笑话,这次连秦跃也提出来了,就直接下令由邓氏管家,把米氏的令牌全部收回。

    邓氏正为秦跃丧事办得乱七八糟气愤无比,接了令牌立刻整顿全府,将贪污府里银钱的十几个管事婆子、管事全部打断腿没收财产丢到远郊的庄子去,把这几天犯迷糊办错事的三十几个奴仆、奴婢全部打二十大板,若再犯直接打发卖掉。

    邓氏雷厉风行颇有手段,一般人都骗不了她。

    下人们见她比米氏厉害的多,根本糊弄不了,全部打起十二分精神办差事。

    不过半天时间,国公府明明少了几十人,却是只出了几个小纰漏,比前几天隔一会儿就出大事闹笑话强多了。

    米氏原想着要回管事权,听到曾经重用的管事婆子、管事贪污了府里万两银钱,惊愕之余只能暂时息了心思。

    几个姨娘带着庶子女来给米氏请安,挑唆米氏与秦跃的关系。

    米氏正为失了管家权烦闷无比,这才知道原来是秦跃跟秦雄晃提议。

    她竟是愚蠢的中了姨娘与庶子女的计,认为秦跃跟她离心是明氏与贺慧淑指使,气得病倒了。

    她的两个嫡女秦红、秦娟闻讯赶来,听到她失了管家权,为她打抱不平,不敢去骂曾经为了贺慧淑打过她们的秦跃,就当着宾客的面骂邓氏狼子野心不孝。

    邓氏始终着忍着不吭声,等秦红、秦娟骂完了,派奴仆给她们的夫君送信,说是娘家的事以后不劳她们心。

    众位宾客看过秦国公府的笑话,出了府就说秦红、秦娟嫁出去的女子还插手娘家的事,米氏家教无方,秦家女及秦红、秦娟的子女不能娶。

    米氏得知后更是埋怨上明氏与贺慧淑,认为若不是她们教唆秦跃帮邓氏夺了管家权,她岂会跟两个嫡女诉苦,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秦跃是国公府里唯一的嫡子,份比两个庶子尊贵的多,三品以上官员及皇族的人都由他陪着国公爷秦雄晃来接待。

    他天天忙得要命,仍是早晚都去探望米氏,便是如此,仍未得到米氏的原谅。

    太子、秦楠及将士的尸骨合葬入土后,秦跃便办了贺慧淑所说的第二件事,跟秦雄晃提出立大侄儿秦朴康为世子。

    秦雄晃失了嫡长子,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腰也有些驼了,如今听到嫡二子这般明理大义主动放弃继承爵位,十分欣慰,泪盈眶道:“跃伢子,你真是个好的,为父没有看错你!”

    次父子同上早朝呈上奏折,何冬叫太监念出奏折并当即了册封秦朴康为国公世子,又亲口夸赞秦跃仁义。

    大房得了管家权又得了世子位,自是对二房感激不尽。

    邓氏让已当了世子的秦朴康及二子三女给秦跃磕头下跪谢恩。

    “我哪里想得这么深远,都是你们婶婶提点我的。”秦跃一说到怀着两个儿子的贺慧淑,心里想念担忧。

    他急匆匆的跟秦雄晃与米氏说了贺慧淑交待的第三件事,准备次就离开长安返回潭州。

    米氏心里暴怒,哭道:“老娘正病着,你不在跟前侍疾,竟是要回潭州去?”

    秦跃当着秦雄晃的面粗声粗气道:“娘,我问过太医了,你是心结郁结气得,不是大病。”

    米氏气急拿起枕边放的拳头大猴子摘桃图形的玉玩砸向秦跃的脑袋。

    秦跃见米氏气得脸红子粗,不敢躲避,玉玩把额头砸出血来落地碎了。

    秦雄晃怒道:“你疯了吗,连跃伢子也要打?”

    米氏心疼秦跃又哭自己命苦跟儿子无缘。

    秦跃最烦米氏无缘无故的痛哭,叫道:“你怎地只有两个儿子?这些天你跟前天天都有人围着说话,我见你跟他们有说有笑,他们叫你娘,你应得那么欢。你有那么多儿女,不少我一个。我这就回潭州!”

    上次二房离开长安的前一天,米氏就曾气得拿碗砸过秦跃,这回直接拿玉玩把他额头砸出血。

    他顶着流血的额头出了屋,外面站的随从赶紧的请他去大厅坐着,把府里的医师找来给他包扎。

    “一群老虎扑上来咬老子,老子都不怕,这点小伤算什么。”秦跃拿帕子直接把额头的血擦掉,仔细一摸竟是鼓起一个核桃大的包来,极为烦闷,叫道:“快去跟去病侯爷说,我跟他这就回潭州!”

    “二老爷,马上就用午饭了。”

    “不吃了!”

    奴仆去了返回禀报道:“二老爷,侯爷上午被陛下召到宫里还未回来。”

    且说李去病去了皇宫见到了何冬、慕容英及熟识的何义芸,用了午饭便出宫去了趟李家在长安开的几家商铺,从里面挑了些玩艺,准备带回去给家人。

    他出了最后一家商铺的大门,正准备上马车,突然间从前方人群里跑来出一个穿着光鲜年龄十三、四岁的美貌少女,后面跟着两个青年男子叫嚷着要抓她回府。

    美貌少女慌乱之中瞧到了鹤立鸡群的李去病,像看到了救星,隔着两丈远就招手并大声叫道:“公子,救救奴婢!”

    街道上的百姓以为要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岂料李去病跟别的贵公子不同,往后退了一步,兔子似的蹿上了马车。

    以前曲家村一出事,村民就躲进家里关上门不出来。

    李去早已形成习惯。今个在大街上离府里太远,就躲进了马车,把车帘放下。

    “公子,你怎地如此狠心不救奴婢?”少女哭得无比凄惨,只是还未冲到马车跟前伸手拍车窗,便被李北释放出的杀气吓得打了个激灵,声音也弱了些,仍是哭道:“公子,奴婢被两个恶人瞧上了,有家归不得,求您发发慈悲,收留奴婢。”

    李去病生怕少女会冲进来,急忙叫道:“你有冤屈去官府击鼓,自有官员为你主持公道。”

    李北喝道:“我家公子让你去官府报案!”

    两个青年男子追了上来,手里拿着绳索,骂得很凶,还扬手要打少女,可是始终没有打她,更是拿绳子没有捆她。

    “吵什么,过了这条街就是官府,你们官府吵去!”

    “这小娘眉毛开了不是黄花大闺女,瞧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

    “这几条街道常有骗子做下圈讹诈富贵家子弟。这三人定是骗子。”

    李去病坐在马车里将老百姓的议论声听在耳里,暗幸刚才躲进了马车。

    “滚开!”李北冷眼瞧着三人漏洞百出,转跟李去病的随从李开、李心低语几句,便让马夫赶着马车离开。

    李家在长安有好几处宅子,李去病对秦家庶子女非常厌恶,根本不想住在长安国公府,只是经不住秦跃再三恳求加上来之前贺慧淑的托付,就住下了。

    他在长安这些天完成了李炳交待的任务,已代李家探望慰问了轩郡王妃胡静母女,去拜访了庆王及庆王妃,又见了许多达官贵人,连皇帝皇后也见过了,长了许多见识,也听了数不胜数恭维的话。

    他是已经订过亲的人,有了要明媒正娶的嫡妻。

    因为份是李炳的嫡二子,又是开国侯,有许多人巴结他,想把府里的嫡女给他做平妻、贵妾,遭他当场拒绝。

    李北琢磨刚才的事是不是被李去病拒绝的官员使的计策报复,可是戏演得太拙劣了。

    李去病坐着马车从国公府正门进入,刚回到独居的小院,留守的李施神色焦虑急忙上前来禀报。

    “侯爷,您可回来了。跃老爷找了您好几回,原本不用午饭就与您离开长安回潭州,见您入宫就用了中饭去午休,在卧房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把国公夫人跟前的一个大奴婢打成重伤。”

    “大奴婢怎么到了姐夫的卧房里去?”李去病惊愕无比,眼神慌乱的瞧着李北,急道:“姐夫把她打成重伤,这可怎么办?”

    李北非常淡定的道:“侯爷,国公府的大奴婢都是签了死契的,秦大人就把她打死也无事。您在此等着,下官去瞧瞧。”

    李去病在厅里如坐针毡,过了半个时辰,不但李北来了,额头上顶着大血包满脸怒气的秦跃也来了。

    “姐夫,你怎地受伤了?”

    秦跃挥挥蒲扇似的大手,无比烦闷的摇头,道:“别提了。咱们这就走。”

    李北跟李去病使眼色点头。

    李去病正不想在国公府呆着,立刻叫随从把行李收拾了,又去跟脸色铁青坐在大厅发愣的秦雄晃说了声,就跟秦跃离开了国公府。

    外头天色已近黄昏,秦跃与李去病出了长安城,在郊外找了个客栈住下吃了点素饭就各自去歇息。

    李北这才有空跟李去病说了中午的事。

    原来秦跃午休时,米氏跟前的一个大奴婢桃香来到卧室前说是奉了米氏的命令有话当面单独问秦跃。

    守门的是秦跃的贴随从,只因桃香是米氏跟前一等贴奴婢,想着是可信的人,就让她进去,不过随从特意开着半扇门在外面瞧着。

    秦跃累了许多天疲惫的很,躺在上鼾声如雷正睡得香,被桃香推醒刚坐了起来,桃香竟是张开双臂要扑到他怀里去,被他一拳打中右飞出去。

    秦跃大怒,赤脚下地又狠狠踢踩桃香上几下,把她的鼻骨都踩断了。

    桃香当时一句话没喊出来,就下流血晕死过去。

    秦跃的贴随从慌乱跪地将事说了。

    秦跃本是穿着里衣出去,被随从哭着说服了穿好了衣鞋,提着桃香的头发,一路把她拖到了米氏的卧房对质。

    米氏是叫了桃香去传话,但没有叫桃香去勾引秦跃,发生了这样的事后悔莫及。

    秦雄晃与邓氏闻讯赶紧奔命似的赶过来。

    府里的医师诊断桃香已怀了两个月的孕,而秦跃刚回到长安,无论如何都赖不到他头上。

    米氏竟是蠢到怀疑桃香怀得是秦雄晃的种,气得放声嚎哭大骂。

    邓氏赶紧把桃香带到偏厅去审问。

    桃香昏迷时听到米氏的话,醒来后谎称是怀着秦雄晃的种,但是秦雄晃赖帐,她便改了主意想当秦跃的姨娘。

    邓氏半信半疑,为了探出真相,便以桃香全家九条人命做要挟相,桃香才供出幕后指使者是秦东。

    原来桃香跟秦东有了苟且之事并怀了孕,秦东自是不会纳她为妾,便说秦跃是个蠢货,让她这几天色秦跃,当了秦跃的姨娘,比当他的强。

    桃香为了腹里的孩子,只能听秦东的话。她正愁没有机会接近秦跃,米氏让她去传话,这就上演了那一幕。

    事水落石出,桃香被邓氏杖死,她的家人全部打发卖掉。

    秦跃把秦东叫来,无论秦雄晃如何拦着,亲自动手打断了秦东的两臂、两腿,让他成了废人后连院子都走不出去。

    秦雄晃叫人去请太医,被邓氏拦住。

    邓氏只说了一句话:“庶子害嫡子按律当斩。”

    秦跃又去把秦东的生母朱姨娘打得断了几根肋骨直接送到观里去,没他的命令不许回府。

    米氏最信任的大奴婢桃香竟是这样背主毒之人,米氏难辞其咎。

    米氏虽是羞愧无比,然碍于面子,未曾向秦雄晃道歉,更别说秦跃了。

    李北面色平静,道:“长安国公府出了这么大的丑事,估计用不了几天就能传遍长安城。”

    李去病听得一个劲的摇头道:“长安国公府实是太乱,下回我到了长安,绝不在那里夜宿。”

    他一下子想到了秦跃常挂在嘴边李晶晶与秦敏业的亲事,原是觉得不错,如今看来李晶晶绝对不能嫁到国公府。

    深夜,李开、李赶到客栈向李北禀报。

    原来那三人都出自长安一家青楼,少女是舞,两个青年是龟奴,收了秦东与秦兰的银钱,特意设,想让李去病中计救了舞,而后污蔑李去病玷污了舞毁了他的名声。

    李北怒不可遏,一不做二不休,立即出了客栈骑马去了国公府。

    他潜伏进去,把给守夜的奴婢打晕,把秦兰的右臂及头发都削了。

    他去了秦东院子,原想着把秦东胯下玩艺割了喂狗,岂料人去院空,便返回客栈。

    他给李炳写了封信,将事前后经过都细说了,而后派人送往北地。

    秦跃躺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次一早见隔壁的李去病同样顶着两个黑眼圈,满脸歉意的道:“去病弟弟,姐夫实是对不住你,让你受惊吓了。”

    李去病轻叹一声,幽幽道:“我们赶紧回家。”

    两人带着随从急匆匆的往潭州赶,并不知晓国公府夜入刺客弄残秦兰的事,更是不知一夜之间秦东的份发生了巨变,由秦国公府庶子变成了田国公府的庶子,田国公夫人亲自带下人砸了秦国公府的事。

    且说潭州府这一天降毛毛细雨。

    李云霄与何义扬做完了狄玉杰布置的功课,原本是要跟书院里的小伙伴去玩,见雨渐大,便坐着马车去潭州国公府看望李晶晶。

    这些天李晶晶一直守在贺慧淑边,李家人轮流的去瞧她。

    李云霄每天都去,何义扬还是头一回去潭州国公府。

    “小瘦子,你说我师父的家人现在到了哪里?”

    “他们走了快半月了,应是快到蜀地了。”

    “马车停了,我背你下去吧。”

    李云霄背起了何义扬下了马车。林海与何义扬的三个贴奴仆赶紧的将轮椅取下来撑起伞。

    李云霄把何义扬放在轮椅上面,关切的问道:“有风呢,你冷不冷?”

    何义扬摇头道:“我不冷。你呢?”

    很快两小见到了正在玉兰院书房接受贺慧淑指导练大字的李晶晶。

    “姨,妹妹!”李云霄跑过来抱住了贺慧淑的大腿,咯咯笑着,又去抱李晶晶。

    何义扬朝贺慧淑拱手行礼,道:“慕容扬见过夫人。”

    贺慧淑瞧着跟慕容英容貌七成相似的小人儿,笑靥如花,柔声道:“好孩子,你子可好些了?”

    何义扬点头不再说话。

    他刚来潭州府时,被病痛折磨的脸都脱相了,浑上下透着死气,狄家三小见着都害怕。

    现在他的紫癫已痊愈,李晶晶从李炳离开潭州开始给他治小儿麻痹,凹陷的脸颊长出来,肤色粉白,已跟正常孩子没有区别,就是个子仍是长得缓慢。

    李晶晶拿帕子擦了李云霄脸上的雨珠,跟他与何义扬笑道:“下着雨呢,你们怎么还来?”

    何义扬挑眉道:“小胖子要见你,我也好久没见你了,就跟他过来了。”

    李晶晶笑道:“你是觉得没有人骂你心里难受吧。”

    何义扬摊开双手道:“我师父可比你骂得凶。”

    “谁叫你刚来我家时脾气那么坏,子也差。活该狄叔叔严格管教你。”李晶晶是领教过狄玉杰的毒言,对何义扬受此待遇却不同。他这样的孩子就得狄玉杰来教。

    何义扬辩解道:“我现在脾气子已经够好了。”

    李云霄立刻道:“妹妹,你别听他说的。他昨个为一点小事生气打碎了一只碗。”

    何义扬小脸通红,扭头望向别处。

    李晶晶问道:“今个我还没去给秦家曾请安呢,你们要一起去吗?”

    李云霄点头道:“我要去。小瘦子,你去不去?”

    李晶晶见何义扬嘟嘴,高声道:“小瘦子,你来都来了,不去见过秦家曾不好。”

    何义扬只有道:“去就去。”

    李晶晶给李云霄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在何义扬耳边嘱咐,让他当着明氏的面万万不能说秦楠阵亡的事。

    贺慧淑先亲自去给明氏透露了何义扬的份,而后请了他与龙凤胎过来。

    明氏一直对慕容英心存感激,见到了她的亲生儿子何义扬十分激动,送给他一块绿色的古玉佩。

    何义扬见明氏长得非常丑陋,可是说话真诚直爽,又是龙凤胎尊敬的老人,就收下了礼物。

    明氏难得高兴,精神头很好,跟几人说着幼时在船上居住打鱼的往事。

    外头的雨停了,明氏便带着三小去瞧府里的兽园。

    兽园养着几十只动物,一年四季无论奴仆如何打扫,总有着尿粪的臊臭气,是设在国公府的偏僻的角落,跟外面的官道只有一墙之隔。

    明氏与三小拿着胡萝卜喂完了梅花鹿,又去瞧十几只孔雀。

    几只雄孔雀瞧到明氏跟前的几个奴婢与李晶晶穿着鲜艳的衣裙,便起了斗艳之心开了屏。

    李云霄拍手叫道:“好漂亮啊!”

    “以前我来十回,它们顶多开一回。你们真是有眼福。”明氏跟着三小一起乐着十分高兴。

    秦敏业额头都是细汗,急匆匆走至,先是跟三小使个眼色,而后跟明氏道:“曾,刚下了雨有湿气地又滑,这就回去。”

    “地不滑,我走的又慢,绝对不会摔着。”明氏正在兴头上不想走。

    李晶晶见秦敏业满脸焦急,赶紧走到轮椅后面伸手拧了何义扬肩膀一下。

    李晶晶用的劲有些大,何义扬疼得差点叫出声,气得扭头瞪眼。李晶晶做了个握拳打人的手势。

    何义扬被李晶晶打过好几次,李晶晶真的是不惜力的打他,打得

    他非常痛,李云霄不但不说李晶晶,还帮着李晶晶一起打他。

    他不得不高声道:“我累得了不想玩要回去。”

    “那回去吧。下次再来瞧看。”明氏一听为了照顾何义扬,只有离开兽园往回走。

    秦敏业吁了一口气。

    明氏刚走出园门,隐约听到远处有凄惨的锣鼓锁呐响声,疑惑道:“隔壁府里动静这么大,可是死了人?”

    众人不但听到了锣鼓锁呐声,还听到了许多人呼叫喊着秦楠名字的声音。

    秦敏业目光闪烁,摇头道:“曾孙未曾听说。”

    明氏喃喃道:“我记得隔壁住得是王大人家,他家的老老夫人岁数比我小,却是病逝好几年了。”

    几个大奴婢都不敢接话。

    李晶晶走上前问道:“业哥哥,你说姨肚子里的两个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好听啊?”

    明氏听到这话立刻笑容满面,高兴的道:“我可要好好活着,等着抱两个小曾孙。”

    李晶晶笑道:“是啊。您子骨这么好,回头帮我姨带两个小弟弟吧。”

    李云霄高声道:“我姨可厉害啊,一下子怀了两个小弟弟。我娘到现在都没有怀上呢。”

    明氏笑道:“你放心吧,你娘是个非常有福的,很快就会怀上。”

    秦敏业将明氏平安送回牡丹院,铁青着脸出院子赶紧叫来管家,气得咬牙切齿道:“让府里的奴仆护卫都带着家伙到府外去,见着穿着孝衣嚎丧的人就重重的打,打完了再去报官,就说他们企图冲击国公府。”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管家满头大汗飞跑着到了牡丹院,叫奴婢把秦敏业请了出来,急道:“少爷,本家的人来得几百个,还雇了几百个潭州的流氓,咱们府里的奴仆护卫倒是把他们都打散了,只是有三个护卫在混乱中被他们打成重伤。他们叫嚣着今晚、明个还来。”

    秦敏业怒不可遏叫道:“欺人太甚!”

    李晶晶行至气道:“业哥哥,你怎地不去跟郝爷爷禀报,让他调都督府的军队把坏人都抓到大牢去?”

    秦敏业脸色羞愧道:“我未料到本家来了那么多人。”

    李晶晶急道:“你在府里守着姨跟你曾,让我二哥带着管家去跟郝爷爷禀报。”

    何义扬坐着轮椅跟着李云霄出来了,听完秦敏业与李晶晶的话,叫道:“小林子,你护着小胖子去都督府。外头的坏人敢阻挡,全部杀了。郝业若不派兵,你就提我,他敢不派兵!”

    ------题外话------

    这章是上周末码的。七千字送上。

    我努力码字回报亲们的大力支持!

    请亲们订阅把票票投下来支持鼓励一下我。

    再次感谢亲们对本文订阅、送钻票花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