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世子阵亡秦跃犯浑 慧淑哭急训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玉兰院灯火通明,大厅里四个长安国公府来的男子说完了秦楠在北地战死尸骨丢失,国公爷叫秦跃回去奔丧的事。

    秦跃愣了好半天神,突然间放声嚎哭道:“大哥,你怎么死在异乡,尸骨都找不到?我要去北地给你找回尸骨!”

    “秦跃,不许你去北地!”贺慧淑蹙眉头高喝,已有四个月孕,肚子隆起来竟像是怀了六个月。

    几天前贺氏曾给她透露了此事,让她做好秦跃前去长安奔丧的心理准备。

    她知道秦跃是敢说敢做之人,今个若是不强势的拦住他,他到了长安被人一挑唆真的会去草原找秦楠的尸骨。

    秦跃牛眼吧嗒吧嗒落着泪,痛声哭道:“大哥尸骨丢了,我怎么能让他的魂魄在匈奴狗的地盘悲惨无依的飘?”

    贺慧淑叫道:“你一回北地都没去过,怎能深入草原?再说了太子的尸骨也丢了,大哥跟太子一起阵亡,那些将士去寻太子的尸骨,定会把大哥的也找回来。用不着你去!”

    秦跃急道:“慧淑,我就一个嫡亲的哥哥。我若不亲自找回他的尸骨,心里愧对这份兄弟谊。”

    贺慧淑气急而哭,怒道:“秦跃,你可曾想想我腹里的两个小郎,你要是去了北地草原,有个三长两短,两个小郎连你的模样都没见过。”

    四个长安国公府来的男子不由得瞟了一眼贺慧淑的腹部,原来她怀的是孪生子。

    何嫂、小睛赶紧的将四男请出了大厅,不想让他们听下去。

    秦跃吓得连忙上前扶住双肩颤抖的贺慧淑,牛眼含泪,失声问道:“慧淑,你怎么不早说怀得是两个小郎?”

    贺慧淑双手放在腹部,气道:“我也是昨个才知道此事的。我说了有何用,你哭天抢地的要去北地草原送死,都不管我们娘三了!”

    “我大哥被万马踩踏死得那般惨,我这个当弟弟的是个废物,竟是不能把他的尸找回来。”秦跃左右为难,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嚷道:“大哥,我要去找你的尸骨!”

    贺慧淑气得七窍生烟,突然间失声大哭道:“以前我每回怀孕,你都要闹上一出。我原以为这回你能长进些,谁知你这般浑,竟是命都不要了去北地送死。我贺慧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竟是嫁了这么个浑人,非得把我活活磨死不可。”

    她自小聪慧无比,偏偏家遭巨变,嫁了这么一个没有一点脑子的莽汉,常常跟他说话,等于对牛弹琴,生生的把急脾气磨成了如今的温吞子。

    她如今正怀着孕,气大了绪波动非常大,一瞬间觉得心神疲惫委屈的要命,梨花带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何嫂与小晴跑进来,赶紧扶着有昏倒倾向的贺慧淑。

    何嫂哭道:“二老爷,二夫人怀着两个小少爷,奴婢求您莫再气二夫人了。”

    小晴急道:“二夫人,奴婢叫人去把少爷请回来?”

    贺慧淑哭着挥手道:“派人叫业郎回来亲眼瞧瞧他爹有多么浑。我跟他爹实在过不下去了,这就析产分居,明我就搬出府去。”

    秦跃一听“析产分居”,脸色巨变,牛眼立即收了眼泪,起冲至,抱着贺慧淑的右臂放在怀里,急道:“慧淑,你怀着我们的两个孩儿,子这么虚弱,岂能搬出府去?”

    贺慧淑把右臂从秦跃怀里抽回来,摇头哭道:“我不用你管。我离了你,再不会担惊受怕伤心难过,子肯定比现在好过。”

    秦跃原自把贺慧淑的右臂放回怀里紧紧搂着,愧疚道:“我不是故意气你,我刚才听到大哥的死就失去理智。”

    贺慧淑见秦跃能听得进话了,哽咽道:“大哥已死,魂已在天上,他如今放心不下的不是爹娘跟你,而是大嫂、康郎、林郎与静娘。你想要尽兄弟谊,护住他的妻儿便是,何苦要去草原送死,非得到天上去陪他?”

    秦楠只有一个妻子就是邓氏。

    他们的长子秦朴康今年十六岁,只是个七品上的武散官,二子秦安林今年十四岁,前年科考落榜,连秀才都不是。三女秦婉静今年十三岁。三个儿女都未定亲。

    秦楠阵亡,邓氏守寡,三个儿女三年之内不能谈婚论嫁。

    虽说邓氏是融王妃嫡亲的妹妹,但是一下子失去了正当年的世子爷夫君,儿女没有一个独立,国公府几个姨娘、庶弟庶妹子趁此机会岂会下绊子,子岂会好过?

    这几天贺慧淑站在邓氏的角度想了许多回,觉得大房如今最需要的就是二房的支持与帮助。

    偏偏秦跃这个莽夫,压根想不到这些,冲动的要去草原寻找秦楠的尸骨。

    贺慧淑在大哭了一场之后,只有把这个道理直说给秦跃听。

    秦跃恍然大悟,深觉妻所言极是,只是有个疑惑,当下问道:“此次我去奔丧,只在长安呆些子就回来,以后就护不得大哥的妻儿。”

    贺慧淑长叹一声,无奈的挥手叫何嫂、小晴退下,待大厅里再无旁人,抬头盯着秦跃问道:“你给我说句心里话,可曾想过当国公世子爷?”

    秦跃牛眼圆瞪,头摇得似拨浪鼓,坚决果断的道:“我从未想过。”

    贺慧淑望着秦跃,心里暗生敬意,天下间能像秦跃这样光明磊落没有贪念的人到底是少的。

    “慧淑,你可会怪我?”

    如今李老实是从三品的开国侯,又在潭州书院任着极肥的差事,比他这个当姐夫的官大权大的多。

    他若是当上国公世子,贺慧淑就是国公世子夫人,许多年后,都将是非常显赫的从一品。

    “我根本不在乎国公世子夫人的位置。”

    秦跃感激的道:“慧淑,我就知你与众不同。”

    贺慧淑肃容道:“你到了长安跟爹说,娘年事已高不易劳,让爹把国公府交给大嫂管,这是其一。大嫂管着家就有权,府里那些牛鬼蛇神谁都欺负不到她头上去。”

    “你与爹同时写个奏折求陛下册封康郎为世子,这是其二。康郎成为世子,大房所有人的心都定了,大嫂也有了盼头,绝对不会被人挑拨误以为我们二房有夺勋的野心。”

    “你说服爹娘后不要插手三个侄儿女的亲事,都交给大嫂来定,这是最后一件事。大嫂一直以来的心事就是三个儿女的亲事,只有让她自已定,才能让她满意。”

    她恨不得把看似简单实则含有许多深意的事掰开了揉碎了说,让秦跃听懂了放在心上,去了长安不要犯浑办砸了。

    秦跃听着只有点头的份。

    贺慧淑轻叹一声,道:“我怕你到了长安,看到大哥的灵牌,悲痛伤心就忘了,还是我说着你写下来,背记住再把纸贴带着。”

    秦跃扶着贺慧淑去了书房。

    过了一会儿,秦敏业来了,同来的竟是还有李老实夫妻及李去病。

    秦敏业泣道:“爹,大伯阵亡,你莫伤心过度。”

    李老实神色焦虑,开门见山道:“姐姐,我爹临行前,特意嘱咐过,让去病跟着姐夫同去长安吊唁太子及世子爷。”

    李去病穿着一袭黑衫,长发用一根白玉簪束起,越发衬得容貌俊美,气质贵雅,朝秦跃鞠躬,诚恳的道:“劳烦姐夫带我去长安,一路照顾我。”

    “都是一家人,不用说客气话。”秦跃连忙扶起李去病。

    贺慧淑已写好了信,交给了贺氏瞧看,望着李去病道:“他不晓事又犯浑,你跟他去,这一路还不知是谁照顾谁。”

    贺氏挑眉问道:“姐姐,你眼睛都哭肿了,刚才可是秦跃气着你了?”

    贺慧淑见秦跃仍沉浸在失兄深深的悲痛之中,不想让他被贺氏骂了,摇头道:“我是为大嫂哭得。”

    贺氏才不相信是这样,问道:“秦跃,你可是一听到世子的死讯,就跟我姐姐闹着要去匈奴草原寻他的尸骨?”

    秦跃牛眼落泪点头。

    贺氏目光冷峻,高声道:“我就知你不会出半点主意,还会说出这样的浑话,乱上加乱。”

    秦跃目光愧疚望向哭得跟泪人似的贺慧淑。

    贺氏冷声道:“你以为你比几万龙腾军、狼杀军还厉害,去匈奴草原如去潭州大街一样容易?你也不动一丁点脑子想想,那里有匈奴皇帝亲自挂帅的几十万匈奴大军,几万个你都不够他们杀的!”

    她就是放心不下贺慧淑,是以得知秦楠阵亡的消息后就给秦敏业说了,让他只要长安国公府一来人就知会她。

    秦跃黑脸面色微变,惊诧问道:“此次竟是匈奴皇帝亲征?”

    贺氏不再理会秦跃,拉着贺慧淑到一旁说话。

    李老实蹙眉跟秦跃道:“姐夫,匈奴皇帝十分狡猾,去年大败之后假装重病,今年开将西北几个城府让了不战而逃,麻痹我们军队。太子不按我爹的命令行事,私自带着龙腾军、狮啸军深入草原,正好中了匈奴皇帝的计。”

    秦敏业跪下哭着恳求道:“爹,孩儿求您就是不为了娘肚子里的两个小弟弟,也得为了着想,万万不能去匈奴草原。大伯已经阵亡,你再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受得了一年两回白发人送黑发人?”

    李去病道:“秦大哥,我爹已经去了北地,他定会用尽全力寻找太子与世子的尸骨,你难道不相信我爹?”

    贺氏突然间高声道:“他前脚去了匈奴草原,不管生死如何,后脚我就向陛下递折子,请陛下下旨让姐姐跟他和离。”

    秦跃见贺氏一脸决绝,知道她说到做到,终于在秦敏业哭声中下了决定道:“我不会去匈奴草原送死。”

    贺氏不再看秦跃一眼,道:“去病,你这回跟秦跃去长安,他只要去匈奴草原或是做了对不起我大姐的事,你立刻写信回来,我绝对不会让我大姐怀着孕还受委屈。”

    “是。”李去病恭敬的点头。

    秦跃摇手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不会去匈奴草原,更不会做对不起慧淑的事。”

    贺氏用极低的声音道:“姐姐,陛下已将太子降为郡王,棺木不得入皇陵。太子妃被降为郡王妃,已带着郡主搬出了东宫。”

    贺慧淑异常震惊。

    贺氏面色凝重,道:“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声讨太子,要将他废为庶人。我爹亲笔写的奏折派亲信送到长安,以太子师父的份将他犯的大罪揽了一些。”

    贺慧淑担忧的问道:“叔叔可曾受到什么牵连?”

    贺氏面不改色道:“陛下不得不罚了我爹足足两年的俸禄。”

    贺慧淑冷哼一声,不屑的道:“那些官员以为你家贫穷,故意让陛下罚叔叔的俸禄。真是卑鄙!”

    贺氏点头,继续道:“轩郡王一死百了,连累了你家大哥及那么多的将士丧命异乡,毁掉了多少个幸福的家。”

    贺慧淑万分感叹道:“也毁了他自个的家,轩郡王妃母女今后子不过好过,永远都活在他战败的影里。”

    贺氏紧紧握着贺慧淑的手,关切的道:“姐姐,明个我让晶娘过来住下,直到秦跃回来。”

    贺慧淑感激道:“妹妹,多谢你。”

    贺氏特意把秦敏业叫到一边去,十分慎重的道:“你娘如今怀着你的两个小弟弟。你大伯已经没了,你曾再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本家的人嘴毒,怕是要说些对你的两个小弟弟成长不利的话。”

    秦敏业岂能想得这么深远,连连点头。

    贺氏嘱咐道:“自今起,你就在府里呆着不要去书院,不让任何本家及外头的人接触你曾。你大伯是你曾的嫡长孙,你大伯的事能瞒她多久就瞒多久,最好一直瞒下去。”

    秦敏业深深鞠躬,非常动容的道:“多谢姨提点。”

    贺氏虚扶起秦敏业,夸赞道:“你是个好的,比你那浑爹强十倍。你娘跟两个小弟弟以后只能靠着你。”

    天未亮,秦敏业、李去病带着随从骑马赶往长安。李北奉命保护李去病。

    贺氏给贺慧淑说的几件大事在几天后刊登在长安每隔一旬发往各城府的官报。

    侯府及潭州书院李府都收到了官报。

    自李家搬到潭州,贺氏就要求子女看官报,起初别说李云霄,就连李晶晶都有些瞧不懂,如今却是看得习惯了,已经熟记朝廷官职及一些大臣的名字。

    书房里面李云霄双手握着官报,两道黑而粗的眉毛紧蹙,小大人似的长叹一声,自语道:“难怪我娘这几天总是心不好呢,原来我们家的银钱被陛下扣了啊!”

    “出了什么事?”何义扬在临潼深山居住没有官报可看,自从到了李家跟李云霄形影不离,也开始看起官报。

    李云霄嘟着嘴不悦道:“我爷爷上了官报的第一条,不是件好事,是被陛下罚了两年俸禄。我爷爷从去年秋天到前些天,好几个月一直在湖南道养病,远离北地几千里,那里的军队打了败仗,陛下仍是罚了我爷爷。”

    何义扬由林海推着轮椅过去,接过官报一目十行看完,竟是直接撕了,气道:“子不教父之过。太子犯罪凭什么罚卧虎先生?”

    “太子的父亲是陛下。陛下总不能自己惩罚自己啊。”李云霄见何义扬瞪眼生怕他又说出大逆不道的话,赶紧的上前把他嘴巴捂住。

    十后,何冬在朝堂上自责,皇族所有人俸禄减三成、皇宫开销减半,把这笔银钱捐给龙腾军、狮啸军烈士的遗属。

    皇族的人没有封地,俸禄又减了三成,均是心生抱怨。几个郡王、郡主去庆王府给皇太后祝寿时特意说了此事。

    皇太后这才知道嫡长孙何义轩阵亡被降为郡王,当场就哭得晕死过去。

    何冬口谕罚了几个侄子、侄女抄百遍孝经,足一个月。

    皇帝何冬的亲太皇太后担心儿媳妇去世,去寺院烧香为她祈福,在回来的路上遇到雷雨,被惊天动地的雷鸣吓的崩了。

    开朝朝规皇室三年一次选秀。何冬建立定朝之后,改为皇室五年一次选秀。

    何冬自登基后曾选了三次秀,此次是第四次,遇到长子阵亡、大军大败、嫡亲去世,直接取消。

    何冬下旨皇室所有人三年内不能嫁娶,为太皇太后守孝。

    那几个郡王、郡主正值婚配年龄,有的已被何冬赐婚今年就要完婚,有的还未被赐婚,这样就全部拖到三年后去。

    长安国公府的庶女秦兰去年被册封为何敬青郡王的侧妃,原本今年成亲,同样推迟到三年后去。

    她心烦闷无比,也不想让别人好过,胆大包天竟是联合秦东报复二房的人,准备设毒计陷害叔叔秦跃及千里迢迢来到国公府吊唁的李去病。

    ------题外话------

    半年要过去了,单位一堆的总结要写,还有许多常工作要干,工作压的我喘不过气。

    我这个兼职作者已经很努力的更新了。

    请亲们把月里的票票投下来,助本文登上月票榜,名次靠前些。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