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继子贪财毒弟媳 晶晶奇药救两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院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赶车的老车夫穿着八成新的深蓝色棉衣黑裤,一脸焦虑,腰板得笔直站在马车旁边,瞧着是富贵人家的奴仆。冰@火!中文

    从院子里传来几个妇人呜呜的哭声,守院门的两个御林军向李晶晶鞠躬行礼请她进去。

    “李大药师,今个实是没有办法了,这才未经过你同意,就把患者直接带了过来。”子风观主仍是穿着五成新的道袍,蹙着眉头迎了上来。

    李家今非昔比。李炳堂堂正一品太师,又是闻名天下的大英雄。

    她连个贴子都不递就带着将死的孕妇过来,实是不妥,刚才已经向曲氏、贺氏赔礼,见到李晶晶,再次解释赔礼。

    桔子树边站着的五个陌生人,一个头发银白满脸沧桑柱着拐杖的老头子,一个头发灰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婆子,三个中年穿着深蓝色衣裙奴婢模样的妇人。

    桔子树旁边的置着一把太师椅,瘫坐着一个穿着绸缎衣裙脸上起了一团团铜钱大暗红色斑块昏死过去的少妇。

    五人瞧到李晶晶年龄这么小,目光里均是疑惑,这个细妹子制的药能解了蛇毒、尸毒?

    李晶晶道:“观主客气了,说说患者况吧。”

    子风观主把李晶晶带到少妇跟前,急道:“患者是观里的一名女香客,腹中肚儿已有九个月,再过几天就要临盆,却是被歹毒的亲戚下了蛇毒、尸毒。”

    这回她只带着曾经来过曲家村跟望月、望莲关系极好的望英武道姑。

    望英跟望月站在不远处,一直小声嘀咕说着孕妇中毒的事,也不避讳站在旁边的何义芸、曲氏、贺氏。

    原来此事说来话长,要从今个来的老头子说起。

    这个老头子叫余大虎,是望城县有名的大富商。

    他年青时靠着卖布置下了家业,家里富了起来,就把还在过苦子亲弟弟余大牛叫来一起做买卖。

    余大牛不是做生意的料,偏偏特别蠢,认为总是跟着余大虎干活,只赚个辛苦银钱,发不了大财,就向余大虎借五百两银钱,说是出去单干。

    余大虎几次相劝,余大牛死活听不进去,只有把银钱借给他。

    余大牛做生意不但亏了,还欠了一股债,被无奈就去求余大虎帮忙还债务。

    余大虎正好不在家,他的夫人就是老婆子余夫人在,一听是三千两银钱,做不了主,让余大牛等几天再来。

    余大牛以为余大虎故意躲着他,觉得走投无路就自尽死了。他死了留下了堂客跟一个八岁的儿子余海。

    余大牛堂客改嫁,把余海丢给了余大虎。

    正好余夫人一直未怀孕,余大虎就把余海过继到自己名下,侄儿变成了儿子。

    谁料到余夫人老蚌含珠,四十二岁时怀上了孕,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余大虎大喜,给亲生儿子起名余承业。

    那时余海已经十八岁成家娶妻,听到小弟弟的名字是余承业,就知道余大虎要把家财都留给小弟弟,根本没有他的份。

    余海倒是没有心生恨意,仍是帮着余大虎做生意。他虽然没有余大虎那般有头脑,但是沉稳讲信用,口碑很好。

    余承业十六岁时,娶了堂客刘氏。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余承业带着奴仆外出游玩时遭遇山林泥石流死了。刘氏怀着他的遗腹子,经过太明观的道姑医师诊断是个儿子。

    余海堂客跟他说若是刘氏的儿子死于胎中,余大虎就没有嫡孙,余家的财产就全部归了他这个继子兼侄子。

    余海开始没有这份心思。

    可是有一回他听刘氏的奴婢说,生下的是女儿,也要把余家家财全部变成女儿的陪嫁。

    他一下子心里不平衡了。

    他是余家第二代唯一的男丁。他的生父就算死了,也曾经为余家生意受过累。他更别说了,从十二岁开始就打理余家的生意。

    凭什么刘氏肚子里的孩子什么都没干,就得了余家全部的家产?

    人一旦贪财起了恶心,就像是鬼迷了心窍。

    余海全然忘记余大虎对他的养育之恩,也忘记余大虎年年给他分红银钱累积高达几万两。

    他知道买砒礵会有记录,就去找了江湖黑道中人买了毒药。

    他买了毒药之后,寻不到机会下毒,直到昨余大虎过寿,才趁着府里忙乱,打着视察厨房吃食的旗号,进了厨房,往特意给刘氏炖的羊汤里下了毒。

    刘氏毒发后,余夫人很快就查出来余海去过厨房,便派管家带着家奴去叫余海过来问话。

    余海见东窗事发,说是要去书房取样东西。

    管家在书房外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余海出来,不得已进去瞧看,竟然发现余海吞金块死了,书桌上有他的遗书,承认做了错事,愿一命抵一命,不要牵连妻儿。

    这个中了毒的孕妇就是老头子、老婆子的亲生儿媳妇刘氏。

    何义芸义愤填膺,握紧拳头。

    她的母后当年就是因为生产之前中了奇毒,虽是解了毒,可是生产后体大亏,亲弟弟极为孱弱得了怪病只能活到十二岁。

    她最恨得就是对孕妇下毒手的恶人。

    余海自尽倒罢了,若是没有死,她定会派人给他下毒,让他也尝尝毒发的痛苦。

    李晶晶诧异道:“亲戚下的毒啊?”

    “这里面牵扯着一桩夺财大案,一时半会说不清。孕妇是受害者,她腹里的胎儿更是无辜。”贺氏快步走上前来,急道:“晶妹子,你快瞧瞧孕妇跟胎儿还有没得救?”

    子风观主张开双臂把贺氏拦住,不让她上前,道:“贺夫人,尸毒传染,你往后站。”

    贺氏一听急了,叫道:“那我的晶妹子也会传染到尸毒。”

    “娘,我是大药师,有药啊,我不怕。”李晶晶走到桔树下,仔细瞧看刘氏,高声道:“望莲,取碗温水,取了小篮子过来。望月,取一坛药草酒、两小块薄棉布。”

    子风观主跟过来,道:“患者姓刘,今年十八岁七个月,过敏体质,夏季闻了花粉过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病,体康健。”

    李晶晶连连点头,问道:“她什么时候中的毒?”

    子风观主答道:“她昨晚酉时初吃的羊汤里有毒,子时三刻毒发作,做恶梦惊醒吐了一口黑血。”

    李晶晶疑惑道:“她中的蛇毒这么厉害,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子风观主解释道:“她府里有我送的两粒解毒丸,府里人当时就给她都吃了,这就把蛇毒生生的压了下去。可是压不住尸毒,送到我们观里时,尸毒已经爆发,浑出尸斑。”

    “尸毒没来没那么厉害,因为混合了蛇毒,两种毒互相催发就很厉害了。”李晶晶轻叹一声,道:“瞧着患者不喊不叫的,其实特别的痛苦受罪,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何义芸一听目光放异光,李晶晶竟然还懂医术里最难的毒术。

    何敬焱低声道:“我师父懂医药术。”

    何义芸自语道:“原来小晶娘药术乃是家传。”

    何敬焱轻声道:“我师父只传了晶娘。”

    他知道李晶晶上肯定有秘密,为了帮她保守这个秘密,只有抬出李炳来。

    子风观主目光凝重,道:“我用银针把患者体内的毒都到了四肢,赶紧送到你这里来。”

    “观主,你这就银针把患者扎醒,给她服用我制的内用解毒丸、安胎粉,先解了毒保住她跟胎儿的命再说。”李晶晶轻叹一声,本来是要先把脉再用药,况紧急,只能破例先用药了。

    子风观主随带着银针盒,立刻取出银针给刘氏扎针刺

    她是大医师,最为精通的是妇科,银针术虽比不得王大医师,也比普通医师强。

    刘氏求生的特别强,醒过来泪眼乞求望着子风观主,声如蚊音道:“求求您,不要管我,只要保住我的孩子,他是承业唯一的骨血。我来世给您做牛做马报答您。”

    子风观主道:“刘施主,你坚强些,我给你请到了李大药师。她制的药药效极好,能保住你跟胎儿的命。”

    曲氏、贺氏不会武功,又站得远,听不到刘氏说什么。

    望英将刘氏的话重复一遍,虽然说得干巴巴不带任何感,可是让院子里所有人听着都十分心酸难过。

    余大虎听了儿媳妇这番话,忍不住老泪纵横,拐杖重重的杵地,哭道:“我晚来得子,承业是个极聪明的,不经商读书,去年县试考了第一名。”

    众人一听余大虎死去的儿子竟是个有学问的秀才,更加怜悯他。

    余大虎道:“我儿媳妇是承业在望城县书院先生的独女,识字明理,也是个极好的。偏生承业去了,儿媳妇怀了我孙子又遇此大难。老天爷,你睁睁眼。”

    “我是前生造得什么孽,儿子泥石流横死,儿媳妇、未出世的孙儿又中了过继侄子下的剧毒。”余夫人哭得要昏死过去。

    李晶晶接过望莲递过来的小篮子,揭开蓝布的一角,从里面拿出两个小瓷瓶,往碗了倒了半瓶药粉、一粒药丸。

    她以为众人都关注着可怜的刘氏、余大虎夫妻,赶紧把一粒保粒丸、一粒续命回气参丸放进去。

    哪知何义芸不错眼珠的瞧着李晶晶,问道:“小晶娘,你往碗里放了三粒药丸?”

    三粒药丸的颜色不同,是不同的三种药丸。

    刚刚李晶晶明明只说了一种内用解毒丸,另外两粒药丸是什么药?

    何敬焱干咳一声,道:“患者是孕妇,又中了两种毒,一种内用解毒丸自是解不了毒。”

    何义芸恍然大悟点头。

    李晶晶装作没听见,把碗端给子风观主,道:“观主,你给患者喝了。”

    望英走肃容上前,伸手去拿碗,道:“观主,让我给刘施主喂。”

    子风观主摇头,柔声道:“无妨。有李大药师在此,我不会传染上尸毒。”

    李晶晶自已双手沾了药酒,就去给刘氏把脉,等着子风观主给刘氏喂完药水,就上前翻看刘氏眼底,还让刘氏张开嘴巴看舌头、舌根。

    药酒杀菌,防止染上尸毒。

    李云霄跑回堂屋,给余大虎夫妻端了两把座椅,劝道:“爷爷、,莫哭了,坐着吧。我妹妹可厉害了,她的药一定能解了婶婶中的毒,把婶婶跟未出世的小弟弟都救活了。”

    余夫人瞧着李云霄虎头虎脑十分可,想到了刘氏肚子里未出世的大孙子,要是能够活下来,几年后也能长成这么大。

    余大虎悲怆的哭道:“我的大孙子就算能活着出世,体也好不了。”

    子风观主长叹一声,道:“余施主,你的儿媳妇中了这么狠烈的尸毒、蛇毒,你的孙子在她腹中肯定跟着中了毒,能够顺利出世就是万幸。你就莫再苛求孙子体康健。”

    刘氏悲痛无比,抬起生着几块恐怖尸斑的双手,颤抖抚摸肚里的胎儿,嘤嘤哭泣道:“继业,我们的孩儿本会跟你一样聪慧,跟我一样康健,可是他命不好不未出生就中了毒。”

    何义芸忍不住扭头到一旁抹泪。

    那边曲氏早就哭起来了,李炳不知何时走过来,在她边低声安慰。

    刘氏目光幽幽,泪流如雨,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道:“他或许是个痴儿,或许是个残疾人,可是他是我们的孩儿,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养大成人。”

    余夫人走过来将刘氏的头搂在怀里,哭道:“好孩子,不止你一个人,还有我跟你爹。我们一起把他抚养长大。”

    刘氏急道:“娘,你快离我远些,我上的尸毒会过给您的。”

    余夫人摇头泣道:“我不怕染上尸毒。”

    不远处的一个余府奴婢道:“夫人,昨个您吐血污了衣裙晕过去了,老夫人亲自给你换得干净衣裙。”

    刘氏抱着余夫人呜呜痛哭。

    李晶晶大声道:“婶婶,你中的毒未超过十二个时辰,你肚子里的小弟弟中的毒并不深。我刚才给你吃的药,把小弟弟中的毒也一并解了。你再哭,小弟弟生气了!”

    众人都听着一愣。

    子风观主连忙给刘氏把脉,很快惊诧道:“大人脉象平和,胎儿生命力旺盛。实是奇迹!”

    何义芸强忍着没有上前去。她的小弟弟已经那样了,她的体不能再有半点闪失,绝对不了沾上尸毒。

    李晶晶从篮子里取了一个黑色小陶瓷坛子,道:“观主,这里面是外用去毒粉。你用药酒净了手,就把外用去毒粉给患者上出现的尸斑地方涂抹了。患者就痊愈了。”

    余夫人老眼闪烁泪花,难以置信问道:“李大药师,你说得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李晶晶心说:我大出血,给你儿媳妇吃了一粒保命丸、一粒续命回气参丸,她的胎儿能不好吗?

    子风观主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让李家给刘氏腾出一间房来,就让刘氏进了马车,在车里给她涂了外用去毒粉。

    半个时辰之后,刘氏尸斑消失了,体内体外的毒都除尽了,体恢复如初,胎儿在腹里非常健康。

    她从中毒到解毒,经历了九个时辰,仿佛做了一场长长的恶梦,感慨万端的哭道:“继业,一定是你在天上保佑我们母子渡过此劫。”

    余大虎、余夫人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喜极而泣,再次求见,进了院子,跪地磕头拜谢李晶晶。

    众人得知这个好消息,跟着一起欢喜。

    何义芸心道:我母后曾说过,最开心的子就是未入皇宫之前在民间出诊,医治病人,看世间百态。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有些懂了。

    何庆特意跟李老实道:“你闺女就是天上仙姑下凡,专救治人命。”

    李老实憨笑道:“何叔叔,敬焱就是军神转世,专打胜仗。”

    两人都是老实人话少,这回互相夸赞起儿女,话竟是多了。

    余大虎激动无比道:“李大药师,您保住了我们余家的血脉,是我们余家的大恩人。我要把余家一半的财产送给您。”

    李晶晶跑到子风观主后,把她往前推,道:“你要谢就谢子风观主吧,是她把你们带来找我玩的哦。”

    子风观主敏捷的转,将李晶晶抱了起来,目光充满敬佩与喜

    何义芸不由得跟贺氏笑道:“小晶娘真是单纯可,她把救人当成了玩,根本不要酬劳。”

    李晶晶走过来,仰视着何义芸,眨眨眼问道:“公主,你的眼睛里怎么泪水啊?”

    “我没有哭。”何义芸感觉到众人目光都望过来,害羞的低头,伸手牵着李晶晶到一旁去,问道:“小晶娘,你刚才给患者吃得都是药效的内用解毒丸?”

    李晶晶耸耸小肩膀,不以为然的道:“就是解各种毒的药丸啊。”

    何义芸问道:“你说的详细些,好吗?”

    李晶晶狡黠的一笑,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不喜欢跟我业哥哥说话?”

    ------题外话------

    月票、月票、月票,亲们懂的!

    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