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李家三侯三县主 焱郡王父子喜重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蓝袍少年的份是何冬的嫡公主何义芸。 她旁的两个青年则是大宫女明珠、银珠。

    黑瘦矮小的老头是与秦国公秦雄晃官职同级的邓国公邓影。

    弥勒佛一样的中年男子是何冬的五弟何庆王爷,也是何敬焱的生父。

    何冬派何庆来曲家村,除去让他陪着何义芸,还让他与何敬焱团聚。

    何庆在马车里头听到长子熟悉的声音,喜得忍不住着鲁地话叫道:“敬焱,俺在这!”

    这一路他不愿意开口对御林军发放命令,除去不知道怎么办,还怕说鲁地话被他们耻笑。

    他到长安住的时间不短,就是学不会长安官话。

    何敬焱连忙下马奔至,掀开马车门帘,朗声叫道:“爹!”又向邓影拱手道:“小侄见过邓伯伯。”

    何庆不错眼珠的瞅着给府里带来无数荣耀的长子,心里欢喜之极,憨笑着应了一声。

    “难怪一年都没听到你小子打胜仗的喜讯,原来你一直跟着卧虎先生呢。”邓影三角眼笑成一条缝,招手道:“我都想死卧虎先生了。你快前面带路!”

    何敬焱忍俊不,放下车帘,上马前头带路,引着四辆马车及二十名御林军进了披上银装的曲家村。

    村里的人从未见过穿着钢甲威风凛凛的将士,稀罕得很,“李家来了好多个军队的将军!”

    “听说贺氏姐夫是潭州的大军官。怕是贺氏姐夫来了。”

    车队停在了李家门口,王志下令御林军下马分站于门口,不让闲杂人等进入。

    昨个便得了消息的李家人已经在堂屋里摆了香案、烛火、水果,全家人包括望莲、望月都换了新衣,整齐的排成站在屋里。

    李炳容貌肌肤呈粉红色,已好了七成,混骨头已经重新生长,可以下地走几步但不能久长,由曲氏扶着站在第一排。

    李老实、贺氏站在第二排。李云青、龙凤胎站在第三排。

    邓影请着何庆先进来,瞧到李炳的短发,微驼的背,露在衣袖外黑红的手,哪还有半点当年的风姿,不由得眼睛湿润,真流露道:“先生,我们替陛下来看望您。”

    李炳微笑道:“邓大哥别来无恙。”

    邓影点头笑中含泪,接过何庆递来的黄色圣旨,见李炳双腿颤抖,怕他站不住,连忙上前扶着他坐下,关切道:“先生,陛下特许您不用下跪,您坐着听旨便可。”

    李炳面朝北边拱手道:“多谢陛下体恤。”

    何义芸跟着何敬焱进来,环视堂屋家具,真如何冬所说,贫穷寒酸,目光落到了李炳上,原来这就是大英雄伟人,与想象中的相差甚远。

    何敬焱在堂妹耳边小声道:“去病弟弟容貌随了我师父。去病在潭州书院读书,昨晚已给他捎了信,今个他就会回来。”

    何义芸瞧着李晶晶,惊诧道:“李大药师真的年龄这般小。”

    李晶晶已从何义芸说话声音听出她是个小女生,朝她做个鬼脸。

    邓影干咳一声,示意声,展开圣旨,肃容朝李家人道:“卧虎先生家人跪接圣旨。”

    曲氏等人都跪下,头低着望地不抬起,只听邓影抑扬顿挫的声音念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炳为国为民,天道酬勤,厚德载物,杀匈奴大功,淳淳口碑。特此封爵开国侯,官位正一品太师。”

    “其妻曲珠温柔贤淑,天昭祺吉,鹣鲽深,则实嘉之。特此封开国侯夫人,正二品县主,正一品诰命夫人。”

    “其长子李长生忠厚孝顺,守家立业。特此封爵开国侯,官位正四品下通议大夫。”

    “其二子文武双全,勤读好学。特此封爵开国侯。”

    “其长儿媳贺丽怡端庄大方,温柔静正,褒嘉纯良。特此封开国侯夫人,正三品县主。”

    “其孙女李晶晶聪明伶俐,宅心仁厚,则实嘉之。特此封为正二品县主。”

    “其长孙李云青特此封为开国侯世子。”

    “其二孙李云霄特此封为开国侯世子。钦哉。”(圣旨词汇部分摘自百度)

    “李家领旨谢恩。”

    定朝开国以来,何冬除去对四个亲兄弟,只就对李炳家男子全部全册封爵,女子全部封称号。

    圣旨里面说的明白,李家三侯李炳、李长生、李去病。

    李云青是嫡长孙,将来继承李炳的爵位。

    李云霄是李长生的第二子,将来继承李长生的爵位。

    后李去病成亲诞下嫡子,便能封为世子,继承他的爵位。

    李家三县主,曲氏与李晶晶都是正二品,贺氏略低一些是正三品。

    曲氏除去是县主,还是正一品的诰命夫人。

    何冬册封李晶晶为正二品,就是感激她救下了定朝最大的栋梁李炳的命。

    李炳泪盈眶,感激道:“陛下龙恩浩,微臣全家领旨多谢陛下厚。”

    曲氏听得有些迷糊,反正知道是大喜事,就跟着子孙一起磕头谢恩,接过圣旨放在香案上供着。

    邓影走上前来,笑道:“恭喜先生,后我称您为太师还是侯爷?”

    圣旨一直放在何义上,这个人真不愧于“闷葫芦”绰号,一路上压根不提此事,也极少说话。

    邓影也是刚才念圣旨才知道何冬这么大的手笔。

    他心知何冬就是怕早朝上宣旨引来一群大臣不满,特意神秘的安排直接将圣旨送到李炳家宣读。

    李炳淡然微笑,道:“邓老哥,这不是在朝堂上,只是在我家里,你叫我一声李老弟,我听着舒服。”

    “我仍是叫您先生。我叫习惯了。您若不让我叫,我浑难受。”邓影感慨李炳这么多年来仍是待人随和可亲,怀大才却从未瞧不起他这种识不得几个大字的人。

    贺氏纵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仍是内心激动,见曲氏浑然不知已当了一品诰命夫人,忙拉着她到一旁低声解释道:“娘,爹被陛下封为太师、开国侯,您被封了太师夫人、开国侯夫人、县主。”

    曲氏喜极而泣,喃喃道:“怡妹子,我不是在做梦?”

    “娘,你不是做梦。”

    “你爹只是做小生意的商人,怎么当了太师、侯爷?”

    贺氏喜气洋洋,笑道:“爹是打着做生意的幌子给朝廷办事,为朝廷立下大功,陛下不但册封他,而册封了咱们家里所有的人,便连我都沾了爹的光被封为正三品的县主。”

    曲氏紧紧握着贺氏双手,喜道:“怡妹子,我们李家得了富贵,你也是县主。太好了。”

    她之前一直觉得李家亏待了贺氏,这回终于补偿了贺氏。

    李云霄开心的拍手咯咯笑道:“爷爷当太师了,爹爹、哥哥当侯爷,、娘、妹妹当县主,哥哥和我当侯爷世子了。”

    李炳招手叫过家人,一一给何庆、邓影介绍。

    邓影早就准备好了,将见面礼拿出来送给李家两个儿子、三个孙子孙女。

    何庆从未见过李炳,也不懂人事故,更未想过拉拢李炳。

    这回他来得匆忙,什么礼物也没带,生怕李家人瞧不起他,等把人认了一遍,就缩着脖子坐在角落里,默默无言,若不是穿着王爷官袍,完全能被人无视了。

    因李家人不是外人,何敬焱就把何义芸的真实份透露了。

    何义芸面带微笑,鞠躬行礼,道:“芸娘见过李叔叔、曲婶婶。”

    曲氏一听是尊贵无比的嫡公主,连忙双手扶起何义芸。

    李炳点头道:“公主的容貌随了陛下,子随了皇后,温和大气。”

    这番话就是长辈夸赞晚辈。

    何义芸很是受用,面露羞色,道:“父皇时常在侄女跟前夸赞叔叔雄才伟略,千古第一人。”

    李炳笑道:“我没有你父皇说的那般好。我此生最幸运的是遇到你父皇这样的明君。”

    李晶晶满脸笑容,站在何庆旁边,听到他肚子里咕噜作响,便走到八仙桌前踮脚端了一盘绿豆糕,拿来让他吃。

    何庆不好意思的摇头。

    李晶晶柔声问道:“何爷爷,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啊。你要不喜欢,那我去取金桔糕。”

    何庆摇手,取了两块绿豆糕,小口的吃,生怕嘴巴发生动静被李家人取笑。

    “何爷爷,你看我家在村子里住着呢,我们家不是在城府里住,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你一切随意就好。”

    何庆点头。

    李晶晶把绿豆糕放回去,又端了茶水放在何庆跟前,道:“你瞧,我家的茶叶都是普通的,不过是井水,后劲甜,你吹吹等不烫了喝。”

    她尊敬何庆,关心何庆,全是因为何敬焱也是这般对待李家人。

    何庆吃了两块绿豆糕,正有点口干,接过了茶杯,朝李晶晶微笑,问道:“你几岁了?”

    “五岁。”李晶晶指着脸蛋胖呼呼正在傻乐的李云霄,道:“那是我二哥,我跟他是龙凤胎。”

    何庆瞧着这对健康活泼的龙凤胎,想到家里见不得光的二儿子、小女儿,心里无比苦涩,缓缓道:“你们都是极好的。”

    曲氏已经高兴的找不到北。李晶晶叫望莲、望月去外头放了九响鞭炮,算是知会村里人,让大家都沾沾喜气。

    贺氏沉稳的张罗着女眷都到昨个收拾出来的左偏厅用饭,那里已摆好了借来的桌椅。

    李老实、李云青在堂屋、右偏厅支起三张桌子,男客在堂屋坐了一桌,李立、洪老三、陈老七、御林军就在右偏厅坐了两桌。

    李家人、望月、望莲、李立、洪老三、陈老七忙前忙后,将酒菜端上桌。

    邓影出匪徒,当了十几年的国公爷,改不了骨子里的粗鲁,初到长安时,被许多文官取笑过,刚开始改来着,结果改得不伦不类,索就这样了不改了。

    他嗓门大又很会说话,堂屋这桌有他在,连何庆也渐渐放开,不觉得拘束,非常闹。

    左偏厅的两桌,曲氏、贺氏、龙凤胎、何义芸坐了一桌。

    何义芸本该坐在曲氏旁边,但是有心接近李晶晶,笑道:“我跟乖侄女晶娘坐一起。”

    李晶晶并不知何义芸专门为她而来,点头道:“好啊。公主坐我旁边吧。”

    李云霄小声道:“妹妹是我的。我要坐在妹妹旁边。”

    本来他应该跟男客坐在一起,仗着年龄小就过来了。

    贺氏以为他喜欢亲近何义芸,这才知道是要粘着李晶晶。

    曲氏端着酒杯带着桌上的李家人敬了何义芸。何义芸回敬曲氏及李家人。没有过多的客,这就开始用饭。

    望月、望莲、明珠、银珠四人在主桌旁边开了一桌,主桌有的菜,一道不少,只是怕浪费了,份量都减半。

    这样就让明珠、银珠对李家人刮目相看。她们不是头回跟随何义芸外出用饭,就是在王府里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望月、望莲刚才就跟明珠、银珠说过话,得知她们原是白云观的女武道姑兼女医师。

    四女都出自道教,又都是孤儿,自幼习武,人生有几分相似,互生亲近心思。

    一顿饭吃下来,主桌、客桌的人关系都近了些。

    贺氏请着何义芸去客房午休。

    李家为了何义芸的安全,按照何敬焱嘱咐特意让明珠、银珠跟她一个房间。

    何义芸贵为公主,却是被慕容英教导的极好,心里觉得李家贫穷寒酸,却不在表面上流露出来。

    客房干净整洁温暖,墙角有两只铁盆烧着木炭,房中间置着两张大木都铺着崭新的绸缎被褥,桌上摆了四盘新鲜水果,竟还特意放着一个陶瓷花瓶插着几枝鲜艳散发清香的红梅。

    何义芸轻声道:“李家有心了。”

    明珠问道:“公主,您午休之后换衣服吗?”

    “不用换了。”何义芸摇摇头,反正是穿男装,又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天来回换衣实在不方便。

    不知过了多久,何义芸从睡梦里醒来,得知已是申时未,瞧着屋子光线昏暗,外头天已要黑了,赶紧起来穿好衣衫梳了发去堂屋。

    雪仍在下着,只是小了些,天地一片银白,空气十分新鲜,冷风里裹着湿气,不过几步路,就把何义芸小脸吹得通红。

    堂屋里坐着许多人,除了李炳子未好在卧室里躺着,众男与龙凤胎都在,还多了两个小少年。

    何敬焱特意走到了紫袍小少年边,拍拍他的肩膀,朝何义芸朗声道:“芸娘,这位便我师父的二儿子李去病。”

    何义芸见是个容貌出众一书卷味浓的俊美小少年,比李家的儿孙都生得好,就是放在长安也是拔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菀尔道:“去病哥哥,我是何义芸。”

    李去病已在半个时辰前得知自己被封了侯爷世子,心里异常高兴,看谁都觉得面善,只是对方高不可攀的公主,连忙收起笑容,鞠躬行礼,一本正经道:“去病见过公主。”

    “你我同辈,去病哥哥无需多礼。”何义芸心里崇拜李炳,不由得高看李去病。

    邓影高声道:“公主,去病的容貌有六成似先生。”

    何敬焱指着起站立的蓝袍黑脸五观精致的小少年,道:“这位是秦国公伯伯的嫡孙秦敏业。”

    不等何义芸开口,秦敏业上前三步,鞠躬行礼,十分恭敬的道:“小子敏业见过公主。”

    何义芸只是朝秦敏业微微点头,不愿再瞧他第二眼。

    李晶晶坐在角落里将何义芸表收在眼中,直觉何义芸不喜小黑熊表哥,心里奇怪两人头一次见面,小黑熊表哥哪里惹了她。

    秦敏业跟众位长辈打了招呼,就牵着龙凤胎去厨房门口找贺氏。

    邓氏、曲义的爹娘、曲正的爹娘正忙着做晚饭,贺氏在一旁摘菜。

    秦敏业刚才已来过一回,这是第二次进来,十分激动,高声道:“姨,我有事要跟您说。”

    贺氏穿过大小装着吃食的木盆走出来,笑问道:“说什么事?”

    秦敏业眼睛突然间精亮,忍不住笑道:“我娘给我怀了小弟弟小妹妹。”

    贺氏喜得都怔住了,龙凤胎的笑声在耳边响起,这才反应过来,激动的泪盈眶,笑道:“谢天谢地,姐姐终于又有孕了。”

    秦敏业喜道:“昨个晚上我娘说不舒服,吃了饭菜就吐了,府里的王医师给我娘诊断说她有了一个月的孕。”

    贺氏一听,心里算算子,一个月前李晶晶给贺慧淑说的可以怀孕,那时秦跃的体还没完全好。

    秦敏业道:“我与小叔叔今个一大早先去的府里瞧看我娘,而后从府里来曲家村,耽误了时辰,是以这么晚才到。”

    贺氏激动不已,道:“晶妹子,你快给你姨制点保胎药,一定要你姨安安稳稳的把你的小弟弟小妹妹生下来。”

    李晶晶点头,道:“好啊。我今个晚上就制药,明个就让业哥哥带回去给姨吃。”

    李云霄上前两步,摸摸贺氏瘪瘪的肚子,抬头问道:“娘,你怎么没怀上呢?”

    厨房里头传来几人的笑声,贺氏羞得抓住二儿子呼呼的小胖手,嗔怪道:“天这么冷,还站在雪里,都去屋里头呆着,莫着凉了。”

    秦敏业笑着领了龙凤胎又去跟曲氏报喜,刚才曲快手夫妻都在,他就未说此事。

    曲氏跟李炳夸道:“亲家姐姐是个有大福气的,她夫君屠虎九死一生愣是活下来子没事,她夫君的子那么差,几年来闹了几回重病都抗过来了。”

    秦敏业感激道:“我娘这回能怀了小弟弟小妹妹,都是晶妹妹的功劳。晶妹妹不但治了我娘的顽疾,还让她怀了孕。”

    李晶晶笑而不语。心说:黑熊姨父真厉害,这才多久就让我姨怀上了。照这个速度,再过几年,我姨家就成小黑熊园了。

    李炳刚才睡了一大觉,精神十足,又问起秦敏业学业,提了几个问题,见他毫不思索对答如流,道:“去病的学业没有你学的扎实。他在书院里多学几年才好考举人。”

    秦敏业疑惑道:“小叔叔已是世子,爷爷还要他参加科考?”

    李炳缓缓道:“这倒是要看他自己的意思。”这些天观察过了,儿孙都是好的,就是不知以后会怎样。

    离晚饭时间还有一会儿,李家到处都是人。

    秦敏业便牵着龙凤胎去了药室。

    李云霄又不喜欢的就是呆在药室里一坐半天,吵着要去外头玩雪。

    “等会去!”李晶晶指挥着李云霄把李去病请过来,双手叉腰问道:“小叔叔,你现在是世子了,还参加科考吗?”

    “我要参加科考。”李去病从未想过会成为侯爷世子,却也从未打消过参加科考的念头。

    “这还差不多。”李晶晶一本正经道:“小叔叔,爷爷是受了重伤才给咱们家带来了富贵。咱们家不能光指着爷爷一个人啊。”

    李去病脑海里闪出仲秋节李炳伤得跟鬼一样的画面,内心惶恐不安,连忙点头道:“你说的是。我不会因为成了世子,就放弃读书参加科考。”

    李云霄抱着李晶晶咯咯笑,大声道:“妹妹,我也不会放弃读书。你信我,我要让你当秀才、举人、进士妹妹。”

    李晶晶扯开人来疯的李云霄,道:“业哥哥,我的小叔叔可就交给你了。你把他盯紧了,他要是不好好读书,你就告诉我,我告诉我跟我娘去。”

    几个小家伙的话都钻到了外头的明珠、银珠耳里,更是对李家刮目相看。

    傍晚雪就停了。夜里御林军分了四批,每批五人站岗,守护李家。这一晚,李家人除了龙凤胎都喜悦激动得没有睡着。

    李炳跟曲氏说了一夜的话,便是非常简明扼要的说这些年为朝廷做了什么事,也无法说完。

    黎明前,曲氏困意上来,打着哈欠道:“我要是早知你做这样凶险的事,定拦着不让你出村。”

    李炳轻声道:“夫人,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有生命危险。”

    曲氏一听此话,瞪眼急道:“你这回差点没命了,把我吓得命也差点没了。你这还叫心里有数?”

    “我这回是有晶娘给的八粒保命丸。”李炳把曲氏放在放面的手塞进被子里,眼睛精亮,道:“你当我真的不要命?我还想着跟你白头偕老。”

    曲氏定睛瞧着容貌恢复些的李炳,道:“不许你再去北地。”

    李炳笑问道:“夫人,你瞧陛下对咱们家如此厚,个个都封了官,我好意思不去北地吗?”

    “不许你去。”曲氏翻背对着李炳,“我不当什么一品诰命夫人,只要你好好的。”

    李炳伸手轻拍曲氏的肩,柔声道:“如今青城已归了朝廷,城府里头一个匈奴军人都没有。我再去北地,不是当细作头子,而是当官,根本没有危险。”

    曲氏这才翻正面对着李炳,目光期盼,道:“我跟你一起去。”

    “那里天天都吃面,你吃米,去了吃不惯。你莫去了,在家里头享福守着咱们的儿孙。”李炳搂着曲氏的腰,瞧着她没怎么变老的容颜,心里赞叹李晶晶的药术高明。

    曲氏听李炳这么在意自己,柔声道:“你病都未好呢。不说去北地的事。”

    不远处的客房,何敬焱与何庆躺在上早都醒来了,九个多月未见,都有许多的话要说。

    “娘子还好?”何敬焱幼时长年不在家,并未因此与家人生疏,反而格外珍惜与家人相处的时光。

    何庆温声道:“好。你放心。你娘给你做了六双千层底的布鞋,四里衣、里裤,俺给你捎来了。”

    何敬焱心里暖暖的,道:“娘又给我做鞋跟衣裤了。你莫让她给我做了,太伤眼睛。”

    “冬天没的事可做,你娘就给你做了。”何庆微笑道:“你娘的手艺没有那些小姐的手艺好呢。”

    他的长子是将军郡王杀匈奴的大英雄,在长安是大名人。

    许多名门府里的小姐仰慕他的长子,做了鞋子送到王府,让他转交。

    “她们哪是亲手做的,都是找的奴婢做的。爹,你把那些玩艺都赏给下人。”何敬焱曾两次无意中听到那些小姐讥讽他的爹娘弟妹,就这些表里不一的女子还想嫁给他当郡王妃,门都没有。

    清早,秦敏业就拿了李晶晶制的安胎粉、保胎丸、保命丸、续命回气参丸回了潭州。

    到了中午,众人仍是分了三间房用饭。

    酒菜比不得皇宫、名门府里厨子做的精致,菜式也单调。

    不过李家人非常真诚,照顾客人的饮食习惯,特意多做了面条、包子、馒头,客人吃得舒坦。

    何庆有长子陪伴,李家又没有那么多规矩,没有人取笑他,都非常尊敬他,让他胃口大开,比在途中用饭多了一倍。

    众人正吃着高兴,突然听得院子外头传来老人妇人孩子凄惨的嚎哭声,“我儿子要死了,求求军官老爷让我们进去找李大药师。”

    “我的夫君,你死了,我跟大妹子、二妹子、三妹子、四伢子可怎么活?我的命比黄莲都苦,我的四个孩子要没爹了啊!”

    ------题外话------

    亲们,求票!月票榜就靠你们了!

    不希望本月仍是十名之后。

    喜欢本文的亲们请以各种方式支持。

    进入第二卷,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本周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