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晶晶连救三童命 子阳因药喜得佳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二话不说,蹲下就给洪志远把脉、翻看眼底,伸手到他鼻前探过,心里已有了诊断,他是过敏型体质,中了重度蜂毒,血液循环不畅导致心脏停止跳动假死,再过几分钟就会真正死亡。<冰火#中文

    此时洪志远就算吃了保命丸也无用,必须先让他恢复心跳。

    她板着脸让洪博士把洪志远平放于地上,双手用力给他按压口做心肺复苏,同时叫洪博士给洪志远做人工呼吸。

    她只按了几下,感觉力气不够,立刻换上在一旁红着眼关注的秦敏业。

    秦敏业学着李晶晶的模样双手按下去,可是不敢用力。

    李晶晶盯着秦敏业的手,高声道:“你要用力。他的骨是按不断的。”

    洪博士抬起头,眼泪鼻涕都掉到了二儿子的嘴里,哭道:“敏业,你听李药师的话。”

    洪博士心里明白,二儿子已停止呼息,李晶晶要救活他必须要用非常手段。

    旁边的几人都睁大眼边哭边瞧着。狄玉杰跑过来时正好瞧到这一幕。

    洪博士给二儿子渡着气,脑海里浮现二儿子出生时全家人的喜悦,他与夫人李氏带二儿子时的点点滴滴。

    他与李氏同岁,三十六岁时得的二儿子,年龄差得太多,当成孙子一样的疼,他爹娘更是把二儿子看着眼珠子。

    如果二儿子死了,他就不用说了,李氏及他的爹娘必然也是伤心绝活不下去。

    时间对于他来说仿佛停止了,短短的几十秒如同渡过了十几年那么漫长。

    李晶晶非常镇定的伸手放于洪志远鼻前,感觉到有了微弱气息,再给他把脉,道:“洪博士,你儿子已有了心跳,保住命,下面我给他吃内用去毒丸,给他去体内蜂毒。”

    洪博士颤声问道:“我的远郎活了?”

    秦敏业紧张着急得出了一汗。

    狄玉杰蹲下伸手放在洪志远鼻前,点头道:“洪博士,你二儿子有气息,他活了。”

    洪博士竟是欢喜的一股坐倒在地,盯着给二儿子喂药的李晶晶发起呆来。

    李晶晶给洪志远喂的是保命丸与内用解毒丸,双药齐下,确保他命无忧,解去溶入血液里的大量蜂毒。

    望月涂了驱虫膏提着小篮子气喘吁吁跑至。

    李晶晶见小篮子上盖着蓝布,朝望月赞许的微点头。

    她为了不暴露回药府的秘密,特意给望月、望莲嘱咐过,为了防止灰尘脏了药草、药品,小篮子上面一定要盖着蓝布。

    如此紧急的况下,望月细心的记着这点,她自是要表扬。

    李晶晶揭开蓝布的一角,从里面拿出两个蓝色罐子,交给狄玉杰,道:“大的罐子里面装得是外用去毒粉,涂抹在肌肤红肿处。小的装得是内用去毒丸,吃下解体内蜂伤。你去拿给受伤的人用了。不够再来找我。”

    狄玉杰接过罐子像对待失传的古书一样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跟三位小童的亲人非常镇重的道:“这位就是一个月前解了五步蛇毒救下洪博士一命的李药师。”别的不多说了,让他们自己选择。

    李晶晶指着那个痛得呻吟的寒门少年道:“你先给这个大哥哥用药。”

    狄玉杰点头道:“我正有此意。”

    寒门少年感激的道:“李药师,我叫吴冬至,谢谢你。”

    李晶晶摇头道:“不用谢。你冒着生命危险把四个细伢子从群蜂堆里抢出来,真是英勇啊。”

    洪大博士连忙抱着洪志远要向吴冬至磕头道谢。

    “洪博士,我是您的学生,这可使不得。”吴冬至赶紧拦住了。

    其余三童的亲人感激的向吴冬至道谢。

    李晶晶又取出两个蓝色罐子交给秦敏业,重复了同样的话,最后眨眨眼睛,道:“业哥哥,望月来了,有她守着我。你快去救人吧。”

    她制的药已经白送了书院两罐,这两罐总得让秦敏业赚点人吧。

    秦敏业领会的点头。

    此时风向终于转了,将草坪的十几张桌椅燃起的大火形成浓烟往森林方向刮,把天空无数只大马蜂熏的撤退离开草坪。

    书院出了这么大的蜂祸,百人被蜇,医局医师医徒、药局药师药徒紧急倾巢出动。

    王大医师、四位医师、二十位医徒人人背着医箱,邓药师及两位药徒背着药箱全部赶到事发现场。

    牛院长老泪纵横请着王大医师、丁医师、邓药师及六位医药徒先去给被大马蜂蜇成重伤的四位小童。

    其余的医师医徒药徒去诊治被大马蜂蜇成中度受伤、轻度受伤的患者。

    王大医师等人跑到水潭附近的空地时,李晶晶已给被大马蜂重度蜇伤的两个小童诊治过了,并且洪志远已经清醒过来能够说话。

    牛院长惊呼道:“李药师!”

    王大医师盯着李晶晶,原来贺慧淑的外甥女就是他仰慕多的李大药师,此时顾不得震惊近乎,道:“李大药师,这里还有两个病童,你我一人诊治一个。”

    大药师对于药的了解远超于医师及药师。极大多数的大药师都会医术,具有医师的诊断水平。

    比如道教药神赤灵子,药术炉火纯青,医术也不比医师差,遇到医师给病人误诊,会立刻指出来。

    李晶晶听说王大医师对患者一视同仁,对他心存好感,现在救人要紧,也不谦让,点头道:“好啊。”

    众位医师医徒以往跟王大药师出诊,会不错眼珠从头到尾把他给病人诊断的整个过程看下来记于心里,今个实在是好奇李晶晶,目光都落在她的上。

    李晶晶不是头一次被人关注,这回不过换成医师医徒而已沉着冷静十分老道的给病童把脉,诊断的步骤不变。

    王大药师给丁博士府的五少爷诊断之后,说出病,见邓药师连忙从早已打开的药箱里取药,连忙摆手制止,道:“李大药师,我要用你的药。”

    李晶晶痛快的道:“好啊。”

    三个病童相继醒过来了,他们的亲人喜极而泣,均感恩的向李晶晶磕头。

    洪志远已经能够下地走路,只是有些摇晃,形象很是滑稽。洪博士赶紧把他抱在怀里。

    李晶晶扶起众人,道:“老爷爷,四个病童明个复诊的事都交给你了哦。”

    “好。走,我们去患者的集聚处。”王大医师忍不住赞叹道:“你的解毒药可真是霸道,五步蛇毒、马蜂毒都能解了。”

    李晶晶道:“你的银针术也很厉害。我听我二哥说你用银针术救了牛府牛浩星的随从一命。”

    王大医师回头瞟了一眼急怒攻心恨不得上吊的牛院长,心里埋怨他为何没有早说出李晶晶就是李药师的事。

    半个时辰后,被大马蜂蜇伤的人数已经统计出来,共计一百二十三人,重伤差点死亡者四人,脸部、脖颈、双手被蜇面积五成者三十四人,余下的人都是肌肤轻度被蜇。

    各府的小姐共有十五人中度被蜇昏迷。其中两位小姐胆子小,吓得溺尿,清醒过来后羞愧无比生了自尽的心思,当场撞树,被亲人救下抬回府去了。

    李晶晶的四罐药都用完了。书院就用起药局邓药师与药徒制得解毒药。

    别院的奴仆奉贺慧淑之令跑来四趟瞧看,将现场况报给她知晓。

    贺慧淑、秦跃、明氏得知李晶晶让秦敏业拿着药现场救了许多的学子、小姐,为国公府赢得极好的名声,极为高兴。

    夕阳西下,秦敏业、李去病、龙凤胎终于回到了别院。

    明氏、曲氏、贺氏、贺慧淑见四人疲惫不堪,似打了败仗,心疼的赶紧让他们喝了水去沐浴,而后用晚饭。

    一大家子人正吃得香时,守门的奴仆进来禀报,道:“二夫人,王大医师派了一名药徒带来一封信,说是他在给病人出诊,不能亲自上门,药局解蜂毒的药药效差,怕各府的小姐用了脸上落下疤痕,求咱们府里的李大药师再赠些解蜂毒的药。”

    明氏笑道:“王大医师倒是实在人,直接承认书院药局的药差。”

    贺慧淑接过了信看了之后,给了贺氏,道:“,他只有说得诚恳,又亲笔写封信,我的晶娘才会给他药。”

    明氏点头乐道:“那是。”

    李晶晶看过信,立刻去药室取了两罐子药,亲自交给站在大门焦急等待的药徒,嘱咐清楚,让他复述一遍这才回饭厅接着用饭。

    一大家子人用过饭后到了大厅,明氏之前听奴仆说过了现场景,觉得说得太粗,又让秦敏业细细的讲。

    偏偏秦敏业是个内向子,什么事都到了他嘴里都会讲得干干巴巴,让人只听了几句就没有再听下去的。

    曲氏好奇心不亚于明氏,道:“去病,你给娘从头到尾说一遍。”

    明氏激动道:“对。你就从你们四个进入香果会时说起。横竖今晚没事,我们刚才又都吃得多,听一个时辰,就当消食了。”

    李晶晶心里暗道:老老夫人今个估计没听我姨讲小故事,在这里等着我小叔叔讲哦。

    李去病便从四人到了香果会见到祁子阳开始说起。

    这几年每年年前祁子阳都会代表湖北道都督府给明氏拜早年。明氏因他每回送礼都是由秦敏业亲自领着来的,对他有印象。

    贺慧淑跟贺氏说了祁子阳的家里境况。贺氏听后轻叹一声。曲氏听了一耳朵,觉得高门的人际关系实是复杂。

    李去病讲到大马蜂时,用手指比划着大小。几位妇人均是惊呼,“竟有这么大的马蜂。”

    李晶晶瞧着无精打采闷闷不乐的李云霄,招手让他过来,道:“你想不想去瞧瞧你的好朋友伤势?”

    李云霄立刻眼睛一亮点头。

    李晶晶柔声道:“我有一些宁神粉、止烧药粉。你叫业哥哥带着你,给他们挨家送去,他们吃了今晚不会做恶梦,也不会发。”

    李云霄喜的双手抱住李晶晶猛亲,笑道:“妹妹,你真好。”

    贺慧淑笑问道:“霄郎为什么事欢喜呢?”

    李云霄便把事说了。

    贺慧淑连声夸赞李晶晶,吩咐四个奴仆去抬轿子送秦敏业与李云霄过去。

    半个时辰后,两人送完药回来,大厅里讲故事的人换成了李晶晶。原来后面李晶晶被秦敏业背着闯进水潭边救人,李去病没有跟去讲不了,就由她本人描述。

    次是七夕节的正子。

    往年这一天的晚上,书院外面不知名的小河会聚集许多未成亲定亲的男女放河灯许愿,那些在香果节展示才艺的学子、小姐会收到仰慕者送的河灯。

    今年香果节发生百人蜂蜇大案,书院的学子猜想各府的小姐惊魂未定,今晚肯定是不会去了。

    秦敏业与李去病下学回来,祁子阳跟着一起来了。

    “子阳见过两位婶婶。”祁子阳向贺慧淑与贺氏鞠躬行礼。

    贺慧淑瞧着祁子阳红光满面,让他坐下说话,微笑问道:“阳郎昨个救人大展手,今个瞧着气色不错,可是有什么喜事?”

    祁子阳朗声道:“今个一早,小侄就收了十几位博士、师长府里送来的礼物,感谢我昨个及时将被蜂子蜇昏倒下的人背到安全的地方。我饮水思源,想着驱虫膏是敏业弟所赠、李药师制的,特来道谢。”

    贺慧淑点头,柔声道:“你英勇果敢,在那样的凶险环境里,敢于救人,是个好小郎。”

    祁子阳谦虚的道:“多谢婶婶夸赞。敏业弟昨个背着李药师冲进了大马蜂群,又将府里的药及时发放给伤者。我比起他还是差一些。”

    “好了,这厅里没有外人,我们再莫互相夸赞吹捧了。你与我家业郎都是好的。”贺慧淑浅笑,道:“上次你看望你叔叔,来去匆匆,都没留你用饭。今晚你留下跟我们一起用个便饭。”

    祁子阳跟着秦家、李家人用过饭后,到了大厅,突然间脸色羞红,终于朝贺慧淑开口道:“婶婶,小侄有一事相求。”

    贺慧淑刚才已听秦敏业简单说了,心里有了底,道:“你与业郎是好友。有什么事直说就是,我能帮上的自是不会推辞。”

    祁子阳一听心里很高兴,便将事细细说了。

    原来今个他收到了各府的礼物,其中有三府各送了一盏图案喜庆喻意吉祥的河灯。

    三府都有未定亲成亲的小姐,还不止一位,昨个都参加了花果会,也都被祁子阳背过。

    祁子阳心里中意的是在花果会上展示过筝技的丁博士府里嫡出的四小姐。可是丁博士府里还有一位未定亲成亲的三小姐。

    他怕弄错人了,又不好去丁博士府里问,只有求到贺慧淑这里,让她帮着去问一下。

    贺慧淑早已细细想过了,问道:“如果丁府答复,三小姐未嫁,四小姐不好议亲事呢?”

    祁子阳道:“那我愿意等四小姐。”

    贺慧淑又问道:“如果丁府的意思是想让你将三小姐、四小姐都娶了呢?”

    听闻丁博士府的三小姐是庶出,生母是丁博士赏的姨娘,生产时血崩过世。三小姐从小就养在嫡母边。听闻她与嫡母亲生的四小姐关系很好。

    祁子阳摇头道:“我即是心怡四小姐,诚心求娶,便不会委屈她。我不会同意此事。我只娶四小姐。”

    贺慧淑赞赏的点头,道:“好。我知道你的心意了。这就派人给丁府送贴子去。”

    明氏、曲氏、贺氏听了祁子阳的回答,均又对他高看一眼。

    李晶晶朝秦敏业伸出大拇指,表示他这个朋友是个好的。

    很快奴仆就回来禀报,说是丁府主母丁博士的夫人随时等着贺慧淑过去叙话。

    贺慧淑笑道:“早就听说丁夫人是个极聪明的人,看来已知晓我去突然拜访的目的,盼着我早点过去。”

    明氏比谁都着急知道结果,催道:“你这就去吧。”

    “打铁需趁。我这去丁府问问。”贺慧淑便出了别院,带着祁子阳的托付去了丁府。

    半个时辰后,贺慧淑回来了,带来了好消息。

    原来丁博士与丁夫人昨晚商议过了,觉得那个危急时刻出头救人的寒门少年是个好的,又有秀才功名,打算把子弱的三小姐许配给他,这样三小姐以后嫁过去,不会被他欺负去了。

    四小姐是嫡出,是丁夫人的心头,容貌、才华、子都极好,又学会管家,本是准备要把她嫁到名门当嫡长子主母。

    可是昨个丁博士见到祁子阳救了那么多人没有受半点伤,有勇有谋有闯劲,认为他虽是嫡二子,以后肯定前途无量,改变主意要把四小姐许配给他。

    贺慧淑笑道:“我给丁夫人说了你中意的是四小姐。她说等着你府里来求亲。”

    祁子阳大喜,再三道谢,回了学舍立刻给祖母写信,派亲信连夜送去。

    ------题外话------

    天天追文订阅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