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晶晶救姨父命 秦跃初提儿女亲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晶晶双手抱着贺慧淑,柔声道:“姨,你千万别急,我们陪你再等半个时辰。 ”

    贺慧淑岂能不急,哭道:“你姨父半个时辰后会怎样,能活过来吗?”

    秦敏业问道:“我爹能保住命吗?”

    李晶晶道:“姨父两天前受了重伤,吃了半粒保命丸护住心脉,一直坚持到现在,刚又吃了两粒,他的块头那么大,药效在体内发作比常人要慢些。”

    去年她给被疯牛撞成重伤的怀孕母牛吃了两粒保命丸,半个时辰母牛好转,两后才能站起来吃食。

    秦跃体重倒是比母牛轻,估计醒过来需要三刻钟。

    可惜王大医师走了,不然以他精湛的银针术,现在给秦跃扎几针就能醒来说话。

    “姐姐,你莫跪着了,快坐着等姐夫醒来。”贺氏将哭得只剩下半条命的贺慧淑扶起来,又见秦敏业与李晶晶紧挨着并排跪在秦跃前,想到贺慧淑前些天的玩笑话,不由得蔑视自己,这个人命关天的紧要时刻想这些干什么。

    众人在闷汗臭冲天的船舱里呆着度如年。

    李云霄踩着板凳,趴在窗户边瞧看江景,数着外面共有多少艘客船,无意中回头余光瞟见秦跃右脚脚趾头动了一下,连忙跑下地站在秦跃边,盯着他的右脚,见到又动了一下,叫道:“姨父脚动了,他醒了。”

    众人上前将秦跃围了起来。

    李晶晶再次给秦跃把脉,伸手翻看他的眼底,道:“姨父心跳比刚才有力,已保住命渡过危险期。”

    贺慧淑喜出望外,问道:“我的晶娘,你姨父真的活下来了?”

    李晶晶慎重的点头,道:“姨,你要是着急想跟姨父说话,就叫那个胡军医用银针扎姨父道。”

    贺慧淑摇头道:“不用。我听说银针刺。我要等你姨父自已醒过来。”

    贺氏道:“姐姐,晶娘的话从未有假。你安心就是。”

    李老实父子三人都跟着向贺慧淑保证李晶晶所说是真。

    贺慧淑紧紧攥着贺氏的手,哭道:“多亏你生下了晶娘。”

    秦敏业抱着李晶晶,感激道:“妹妹,多谢你救了我爹的命。”

    李晶晶拿着小帕子给秦敏业擦眼泪,柔声道:“你爹是我姨父,我救他是应该的。”

    在场的国公府奴婢均是目光感激向李晶晶道谢。

    贺氏将贺慧淑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姐姐,一会儿姨夫醒来,你是将他送到国公府,还是府里的别院?”

    贺慧淑用极低的声音道:“我原本以为你姐夫活不过今晚,准备把他抬回国公府,让老老夫人见他最后一面。”

    李晶晶坚起耳朵听到此话,心道:姨夫是国公府的嫡二公子,生命弥留之际,嫡亲的必须要见他一面。姨若若不把姨夫送到国公府,老老夫人肯定会生气,还会落下口实。

    贺氏知道贺慧淑当家非常不容易,道:“姐姐,莫说这些丧气话。姐夫已保住命了。”

    贺慧淑面色复杂,缓缓道:“如今你姐夫命保住了,可三节脊骨粉碎瘫了。我想让他先去别院,我给长安写信禀了业郎爷爷。”

    贺氏点头道:“姐夫办的是公差,出了这么大的事,湖南道都督肯定要给国公爷写信赔罪。长安国公府那边你立刻禀报就对了。”

    贺慧淑道:“等你姐夫能说话子好些了,我这边跟老老夫人透些口风,让老老夫人有个心理准备,知道她的二孙子再不也站不起来,我再把你姐夫抬回府。”

    贺氏道:“潭州国公府这边,老老夫人边的人都听你的话,只要不让老老夫人接触外人,能瞒些子。”

    贺慧淑长叹一声,抹泪愁道:“你姐夫瘫了,我不知道如何给业郎爷爷下笔写信说这件事。”

    贺氏伸手叫过李晶晶,用前所未有过的严肃语气,道:“你姨父会变成瘫子吗?”

    李晶晶摇头,道:“我一直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啊。”

    贺慧淑一愣,细细回想,近两个时辰里李晶晶确实未说过这样的话。

    秦敏业走过来,哭着问道:“妹妹,你能治好我爹的脊骨,让他站起来走路?”

    李晶晶一本正经道:“要是姨父能忍住痛,粉碎的脊骨就得再生,接下来姨父要是能听话坚持做康复运动,就能站起来走路。”

    贺慧淑母子不约而同急道:“此话当真?”

    李晶晶点头道:“比珍珠还真啊。”

    “姐姐,上次你在我家时,我给你说过,去年村里的一个七岁的小郎被疯牛顶了,脊骨、骨粉碎,晶娘用药将他治好了,如今他活蹦乱跳,上山砍架都没问题。”贺氏若是没有把握刚才不会问李晶晶。

    “我想起来了。你说过的。”贺慧淑喜极而泣。

    秦敏业激动无比道:“那太好了。我爹最不怕痛,也最听我娘的话。我娘让他做康复运动,他肯定不敢不做。如此他子能完全康复,不会瘫了。”

    贺慧淑嗔怪道:“你这孩子,你爹是最有主意的,他岂会听得我的话。这回为了他不瘫了,我只有搬出你爷爷来压他。”

    这时秦跃嗓子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众人吓了一跳。

    李晶晶俯到秦跃喉咙前细听,道:“姨父嗓子干说不出话,把他下巴合上,给他喂点温盐水解渴。”

    李老实赶紧将秦跃的下巴恢复原样。

    秦敏业问道:“为何要喝要在水里放盐?”

    “姨父流了好多汗,体缺盐,要吃点盐补充。”李晶晶摇头晃脑道:“人的汗水、眼泪都是咸的,不信你尝尝你自己的啊。”

    李云霄仰头道:“业哥哥,你尝尝姨父的汗是不是咸的。”

    “二夫人,船上简陋,只能用碗喝了。”站在外头的张义赶紧端进来一碗放了少许盐的温水。

    李老实抬起秦跃的大脑袋,贺慧淑连忙跪下亲自端着碗给秦跃喂水。

    秦跃喝了一碗水,声音粗哑,道:“痛,胳膊好痛。”

    贺慧淑惊道:“你不是脊骨粉碎吗,怎地胳膊也痛?”

    李云霄好心的提醒道:“姨,刚才你拧了姨父胳膊好多下哦。”

    贺慧淑喃喃道:“我以前一直这样拧他,他也没叫过痛。”

    李晶晶憋着差点笑出声来,就在这时秦跃缓缓睁开大而圆的眼睛,惊诧道:“我这是死了,魂回国公府?”

    贺慧淑哭道:“你想死阎王不收。我的晶娘把你的命救了。”

    秦跃牛眼圆睁,不错眼珠的盯着贺慧淑,难以置信的问道:“慧淑,你哭得这般伤心,是为我吗?”

    贺慧淑没好气道:“不为你还为谁?你莽撞的去屠虎,受重伤奄奄一息,明明别人命无忧,你还将唯一的保命丸分给别人一半,你是要叫业郎与我当孤儿寡母?”

    秦跃伸手给贺慧淑抹泪,柔声道:“慧淑,这次是我大意轻敌,也是我考虑不周,害你与儿子担忧。你一哭我心里像针扎一样。你快莫哭了。”

    贺慧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道:“这是潭州码头的客船,我、业郎与妹妹一家人都来接你。”

    秦跃这才将目光移向别处,瞧到了儿子跟一家子陌生人,站在妻子后年轻美貌的少妇正打量着自己,这个少妇个子比妻子高,容貌跟妻子有三分相似,气质端庄大气比起几百年世家的主母也不差,试探的问道:“妹妹?”

    贺氏点头应了一声。

    秦跃面露尴尬之色。

    他本想带兵除了恶虎,让贺氏看看她姐姐嫁的人虽粗蛮却是个有本事的英雄。谁知差点被养虎的野人杀死,浑臭不可闻以这么个方式跟贺氏见了第一面。

    李老实道:“姐夫。我是你妹夫李长生。”

    秦跃打量李老实,向贺慧淑的招手,让她俯到耳边,轻声道:“妹夫比我英俊,可是妹妹也比你好看。”

    贺慧淑嗔怪道:“命都差点没了,还说浑话?”

    李家三个孩子先后跟秦跃行礼叫了“姨父。”

    秦跃见李云青生得皮肤不黑不白,容貌清秀,眼睛精亮有神,体魄强健,李云霄皮肤白里透红,浓眉大眼,虎头虎脑非常可,又招手跟贺慧淑嘀咕道:“敏业没有妹夫跟妹妹的儿子英俊,不过敏业可是考中了秀才。”

    “这会子你还有心思比这些。”贺慧淑真想再狠狠的拧秦跃胳膊一把。

    秦跃目光落在李晶晶上,温声道:“你长大了就跟着敏业一起叫我爹爹。”

    李晶晶仗着年龄小,装着听不懂。

    秦敏业脸黑,又低着头,瞧不出是害羞还是不满意。

    贺慧淑抹泪缓缓道:“你总算说了句正经话。”

    李老实、李云青面色微变。国公府哪里是他们小门小户的李家能高攀起的。

    张义一听秦跃竟是思维清晰说了这么多话,喜得跑到外头跟一脸衰色的胡明说了。

    哪知胡明却误以为秦跃回光返照,哭着跑进来给秦跃把脉竟是差点摔了一跤。

    贺慧淑站立不动宛如玉兰,恢复了贵妇人的高雅,道:“我要带着你们将军回国公府别院,你们替将军向都督如实禀报军。”

    秦跃嘱咐道:“我病着,所有事都由二夫人做主。”

    张义抱拳称是,极为恭敬的道:“请将军与二夫人放心,余下的事都交给下官。将军在府里安心养伤,军中有什么要事,下官会去别院向将军禀报。”

    贺慧淑下令将秦跃抬到马车上去,国公府的四个奴仆进来等着胡明一脸震惊的把完脉,就把舱门卸了,而后与两个将士将体重二百多斤重的秦跃抬下了船舱放入马车。

    “妹妹要跟我们坐一起。”秦敏业从望莲手里接过李晶晶上了秦跃、贺慧淑的马车。

    贺氏不方便再与贺慧淑同乘一辆马车,便与李老实带着李云青兄弟、望月、望莲坐了第二辆马车。其余人都挤在第三辆马车。

    马车渐渐远离喧哗的码头,第一辆马车里面贺慧淑拿着扇子给汗流浃背的秦跃扇着风。

    原本薰着香的马车沾了秦跃的汗臭,气味难闻极了,便是他自己都嫌弃自己,话都不想说了。贺慧淑最是洁净之人,却没有埋怨一句。

    李晶晶从小荷包里面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往手掌里倒出一点淡绿色的药汁,抹到鼻前、太阳,问道:“姨,精凉香,我给你抹点吧。”

    贺慧淑点头。李晶晶小手给她涂了之后,见秦敏业伸长脖子探过来,也给他涂了,最后给秦跃抹了。

    秦跃道:“这味道没有花香甜腻,闻了脑子里清凉,神明清醒,真是好。”

    李晶晶点头,微笑道:“嗯,姨父说对了,精凉香是用薄荷制成的,专门用来治乘船坐车头晕。”

    精凉香是前世精凉油的提升版,又是在回药府里制成,效果极好,也不油腻。

    贺慧淑问道:“我的晶娘,我瞧着你姨父瘦了好多,他现在能吃东西吗?”

    李晶晶心说:姨父肥壮得跟熊一样,没看出来瘦啊。回答道:“当然可以啊。”

    贺慧淑接着问道:“有没有什么忌食的?”

    李晶晶摇头道:“没有。姨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哦。”

    贺慧淑立刻道:“业郎,快把柜子里的点心、果子拿来给你爹吃。”

    李晶晶扭头见秦敏业将车厢深处角落里的柜子拿了过来。

    贺慧淑把扇子交给秦敏业,让他给秦跃扇着凉风。

    她打开柜子,将里面的点心果子一样样拿出来的问秦跃,不喜欢的就放回去,喜欢的就喂到他嘴里。

    秦跃本不吃甜味的点心,可是饿了三天,肚子早就空了,每样点心都吃了,口渴了又吃了一个梨子。

    贺慧淑柔声道:“夫君,久饥不能暴食,等回到别院沐浴之后,你再用些饭菜。”

    李晶晶瞧着姨父幸福的朝着姨笑露出上下两排整齐雪白牙齿,若是给他股上按个毛茸茸的尾巴,简直跟哈巴狗一样了。

    秦敏业听爹叫娘“慧淑”,娘叫爹“夫君”,心里暗喜。

    傍晚时分,众人回到国公府别院,已焦急担忧等候多时的曲氏与李去病终于见到了秦跃,得知他吃了李晶晶的保命丸已保住命,放下心来。

    秦敏业带着六个奴仆侍候秦跃沐浴。

    贺慧淑简单的沐浴,换衣服与李家人简单用了晚饭,就去陪着秦跃,叫秦敏业去用饭。

    李晶晶提着小篮子进来时,秦跃正趴着躺在上,张大嘴巴享受着大美人贺慧淑亲自喂饭。

    贺慧淑目光宠溺,柔声道:“我的晶娘来了,快过来坐在我边。”

    李晶晶坐下道:“姨父脊骨三节粉碎,周边七块骨头骨裂,等姨父用过饭,我让业哥哥给他后背都涂上我制的药膏。”

    秦跃眼巴巴瞅着贺慧淑。

    “你业哥哥在用饭,还是我来吧。”贺慧淑跟李晶晶道:“你之前说涂了药膏会很痛,是吗?”

    “嗯。特别的痛。”李晶晶俯跟秦跃四目相视,问道:“姨父,姨亲自给你涂药膏,你要是痛就想想姨,为了姨也要忍住不能动哦。”

    秦跃信誓旦旦道:“我少年时,被人拿刀割,也能忍住不吭一声。不信你问你姨。”

    贺慧淑嗔怪道:“你又说浑话。”

    哪知李晶晶接着道:“真是有刀割那么痛,而且连着一个月,每天至少痛一个时辰。姨父,你一定要忍住不动,不然就脊骨就会变形成了驼子。”

    秦跃听得牛眼圆瞪,见贺慧淑的眼泪落进碗里,急道:“慧淑,你莫哭了。我能忍住痛,不会变成驼子。”

    李晶晶将装有蚁虎再生骨膏的罐子拿出来放在桌上。

    贺慧淑给秦跃的后背涂满了黑呼呼散发着淡淡药香的药膏,手上沾了药香,怕被明氏闻出来多想,净了手后,道:“在府里等着,我得回去。”

    秦跃抓着贺慧淑的手不放。

    李晶晶识趣的提着小篮子带着奴婢们离开将门关好,里面竟是传来贺慧淑羞的惊呼,愣是装作没听见。

    秦敏业沐浴换衣用完饭要去瞧看秦跃,被李晶晶拦住,一本正经的道:“业哥哥,姨父正跟姨说悄悄话呢。”

    秦敏业问道:“妹妹,我娘可曾给我爹涂了药膏?”

    李晶晶道:“涂了啊。”朝秦敏业摆摆手,“我衣服好臭,去沐浴了。”

    好一会儿,贺慧淑才红着脸从卧室里出来,月色下瞧见秦敏业坐在不远处桂树旁边的石凳,正好有话要跟他嘱咐,便坐在他的对面。

    ------题外话------

    还是老话。票票票。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