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探花郎秘任巡视官 云霄给小友送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为首的是牛家五少爷,其余的除去昨个下午玩球的小童,还有四个没见过的小童。

    每个小童都有随的小厮,二十几人将别院马路两边站满了。

    众小童等着李云霄一下马车,就不约而同的叫道:“李云霄,今个下午你爽约。”

    众目睽睽之下,李云霄羞的脸通红,从未这般丢脸过。

    “我二哥今个有说要跟你们玩球来着,只是不好拂了长辈的意,就跟着我们全家外出。”李晶晶上前握着李云霄的小手,走到众小童跟前,道:“他刚到这里,连书院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更不说挨个找到你们的家去打个招呼。”

    李云霄连连点头,面带愧意道:“我走时给守门的叔叔说了一声。”

    众小童都笑了,将两人围着说话。

    贺氏让车夫将马车赶回国公府,邀请众小童进别院里说话。

    牛家五少爷变戏法似的从后拿出红皮球,在李云霄面前一晃,笑道:“我们去后山玩吧。”

    李云霄咯咯笑着点头,立刻跑去跟贺氏打了声招呼。

    众小童的邀请李晶晶一起去后山。

    李云霄返回看到急了,叫道:“她是我的妹妹。”

    众小童笑道:“我们知道啊。”

    李晶晶嘱咐道:“二哥,刚才瞧看天空,说是燕子低飞要下雨。你早点回来,莫被雨淋着。”

    李云霄点头。

    李晶晶在李云霄耳边低声道:“你若不听话,明个我让娘不带你去湘江寺。”

    “你好啰嗦。”李云霄被牛家五少爷拉着手,跟众小童嬉笑着跑去后山平地。

    刚加入的四个小童轮流跟李云霄比试学问,虽是都输了,叫他“哥哥”,却输的心服口服。

    十三个小童分成两组开始抢球,叫喊声传得很远。

    从竹林那边走来两个穿着长衫的学生,等着众小童一局结束,问他们可否见过一个提着小篮子挖药草非常漂亮的小女童。

    李云霄想到早上李晶晶说的要玩捉迷藏,高声叫道:“没有。”

    书院漂亮的小女童好几个,都是众小童的姐妹,不过没一个提着小篮子挖药草。

    众小童都摇摇头。

    两个学生失望的走开。

    众小童正玩得高兴,天空开始掉下毛毛细雨。

    李云霄伸手抹抹掉在脸上极小的雨珠,道:“我要回去了。明个再跟你们玩。”

    众小童取笑李云霄怕妹妹。

    李云霄觉得很没面子,留下来又跟众小童玩了两局,就不肯再玩。

    中年奴婢直接背着李云霄,跑回国公府别院。

    说来也巧,两人刚进大厅,毛毛细雨就变成中雨,而后电闪雷鸣,狂风骤起,天空泄下倾盆大雨。

    天黑的像要塌下来,奴婢将门窗都关得严实,大厅里灯火通明。

    李家人除去李去病在书房里埋头写策论,其余的坐着吃水果聊天,待风停雨小了,回卧室沐浴歇息。

    次早上仍是飘着毛毛细雨,李晶晶便没有去后山挖药草、蘑菇。

    李去病将写好的策论交给秦敏业。

    “小叔叔,今个是名士讲课的第一天,你随我一起去。”秦敏业主动邀请。

    李去病激动点头。两人用过早饭便去听了一个时辰的大课。

    李去病获益匪浅,决定在别院的子将名士的课都听了,就去跟贺氏说了。

    贺氏赞同的点头。

    曲氏知道了,不由得想到昨游江时贺氏说的话。

    李去病已经十一岁了,后年便要参加科考,在曲家村的学堂跟秀才哪有在潭州书院跟着博士名师读书把握大,且能住在国公府别院,衣食住行都比在家里强,又有秦敏业这样的好读伴,贺慧淑这般上心的监护人。

    曲氏内心不由得将心思放宽,若是李去病主动提出要在书院读书,就不再把他拘在家里,顺了他的意。

    巳时初,雨停天晴,国公府的两辆马车来到别院门外。

    李家人、秦敏业坐了马车,从潭州书院行了三十里路,来到与清云观齐名的湘江寺。

    佛教自北方传入南方。

    定朝之前的七个朝代都是奉佛教为国教,北方几乎每座城府都有一座千年古寺,南方几乎每座城府都有三百年以上的古寺。

    拥有几百年历史的湘江寺原本是依江而建,后来连着九年汛期都被湘江发洪水淹没,便遗址到现在的沿江山脚下。

    如今道教大兴,道观香火鼎胜,抢了寺庙不少香客。

    湘江寺名声在外,湖南道来这里烧香许愿的香客还是不少。

    曲氏娘家祖上男子都是刽子手,都不信鬼神,到了她这里,是因为李炳长年在外,担心他安危,这才去观里、寺里烧香给他祈福。

    因此李家说是来湘江寺,实则是游玩沿江山。只在湘江寺转了两刻钟,就去爬沿江山。

    下山时湘江寺寺门前竟是摆了十一具男女尸体,围了许多百姓瞧看。

    李晶晶在李老实肩膀上坐着,看到所有尸体都沾满了淤泥,很是奇怪,听到老百姓的议论才知道,原来昨个山里半夜泥石流,将两户佃农家淹了,里面的十一口人都死了。

    今早寺里几个僧人发现佃农的茅草屋没了,竟被泥石流冲到十几丈之外,吓得赶紧禀报主持。

    主持命僧人把尸体刨出来,摆放在寺门前,报了官府,等着仵作验过尸体,做一场法事就全部火化。

    李晶晶前世时,南方山里一落大雨,也会发生泥石流。

    有一回她去山区村里拜访一个当地闻名老中医药师,在途中就听说整个村子十二户人家的房子被泥石流冲走,一个营的军队奉命前去挖活着的人跟尸体。

    她拿着军官证跟营长沟通,希望能放行,让她去老中医药师的房子寻找记录制药的手记,却是被严厉拒绝。

    后来她等了七天,营长的解救工作全部结束之后,亲自陪着她去房子找到了老中医药师的遗物—两小箱被奇臭无比的淤泥覆盖的制药手记及古药书。

    人群中传来一个少年激动的声音,“李药师!”

    李晶晶顺音望去,竟是昨天那个怀疑过她最终认可向她道歉的俊美少年,他旁边的四人也都是昨天在溪边见过面的。

    俊美少年这一喊,四人也发现了李晶晶,都高声叫道:“李药师!”

    五人快步走到李家人边。

    俊美少年星目闪亮,笑容灿烂,道:“李药师,可算找到你。这几位都是你的亲人?”

    李晶晶道:“对啊。”

    秦敏业上前鞠躬行礼,恭敬的道:“学生秦敏业见过博士、师长。”

    俊美少年自是认得秦敏业,老成的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敏业,你是李药师的?”

    “学生是她嫡亲的表哥。”秦敏业将李家人一一介绍。

    五人都十分感激李晶晶救了洪博士的命,先后自我介绍。

    原来俊美少年名叫狄玉杰,年仅十五岁,出自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蜀地名门狄家,于去年长安试被皇帝李冬亲点为第三名探花,现在潭州书院当师长。

    其余四人都是外地来潭州书院讲课的名士,只在书院呆半个月就走了。

    狄玉杰奉牛院长之令,陪同四位名士浏览潭州府名景。

    今个大课结束后,狄玉杰听闻湘江寺十几个佃农死于泥石流,临时改变游玩路线,带着四位名士来到这里,却是见到了李晶晶一家人。

    李去病见五人当中的灰衫中年男子正是今早讲课才学渊博的郑博士,激动的行礼,却因不是书院的学生,不知道怎么自称合适,有些怯懦的站在秦敏业后。

    五人的目光都落在李晶晶上,根本没注意到李去病。

    “你们是要上山吧,我们已下山了哦。”李晶晶眨眨眼睛,道:“我肚子好饿要回去了。”

    五人只有目送李家人离开。

    郑博士笑道:“昨个李药师也是借着饭遁走掉。”

    另一位博士道:“我们已知李药师是秦国公府二夫人贺氏的外甥女,回去就告之洪博士。”

    “听闻这位二夫人贺氏是前朝大名士清官贺栋之的遗女,李药师的生母小贺氏跟她是姐妹,那便也是贺大名士的女儿。”

    “我未曾见过二夫人贺氏。今个初见小贺氏,觉得她大气端庄,不愧是贺大名士的女儿,李药师的生母。”

    狄玉杰在长安时听说过在开朝号称文曲星下凡贺栋之惨死之事,当时心很是沉重,对入仕为官产生怀疑,甚至不想参加会试。

    后来他被家人劝慰,又得知贺栋之的女儿活着,老天为贺家留下一丝血脉,这才去参加会试。

    他在试时又是想到此事,回答皇帝李冬提的问题,故意言语激烈,锋芒太露,以为不会排在前三名,未想到李冬是明君,心开阔点了他做探花。

    两个月后,李冬对他委以重任,秘密册封他为湖南道巡视使,派他到潭州书院当师长,实则调查湖南都督、潭州长史及十几位权贵。

    他指着通向山顶青石路,道:“潭州府山清水秀,地洁人灵。我们登高望远俯瞰潭州府全景,也不枉今一行。”

    李家人在贺慧淑提前安排好的一家酒楼用过午饭,而后返回国公府别院午休。

    李云霄只睡了一会儿就爬起来穿好衣服,跟贺氏打了招呼,就带着中年奴婢出了门。

    众小童先后带着奴仆来了,跟李云霄有说有笑,又来了两个陌生的小童,跟他比试过学问,仍然输给他,把他美得咯咯直乐。

    董家七少爷四处张望,疑惑道:“牛哥哥平时这时早出来了,今个怎么还来?”

    “我们都去找他吧。”众小童一齐去了书院牛院长府,由董家七少爷叫开府门,守门的奴仆认得他们,把他们请到了大厅。

    李云霄见大厅富丽辉煌不亚于国公府别院,比自家堂屋面积大了十倍,摆设华贵百倍,倒是没有心生自卑,只当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众位小童不是第一次来牛府,没有觉得拘束,都站着小声说话耐心等待。

    一会儿,牛家五少爷容貌绝色的生母白氏穿着素雅的淡青色长裙,后跟着两个秀美的奴婢,不急不慢走进来。

    众小童纷纷鞠躬行礼,道:“见过夫人。”

    白氏秀眉微蹙,像是描述一件极平常的事,缓缓道:“昨个浩星做错事,被他爷爷用家法打了十藤鞭,足三个月不能出府。”

    众小童面面相觑,没有开口再问。

    只有李云霄走上前,仰起小脑袋问道:“婶婶,牛弟弟犯了什么错,牛爷爷打他十藤鞭啊?”

    他没有亲眼见过藤鞭打人,可是听曲快手说过,藤鞭打人特别痛,最厉害的几十下就能把好生生的活人打残甚至打死了。

    白氏一听这个虎头虎脑陌生面孔的小孩子叫她婶婶,答道:“昨个傍晚浩星贪玩,落雨仍不归家,雨下大了,他才急匆匆跑回府,途中一辆马车迎面奔过,他的随从为保护他,被马车撞成重伤,现在还未醒来。”

    众小童昨晚都是晚归被雨淋着,想到疾奔而至的马车,均是后怕得小脸苍白。

    李云霄急急问道:“牛弟弟呢,他被藤鞭打了会很痛,他还好吗?”

    白氏眼睛突然隐现水光,赶紧望向别处,再望李云霄时又恢复原样,道:“浩星现在正守着他的随从。”

    众小童向白氏行礼之后,拉着还有好多话想问的李云霄出了牛府。

    董家七少爷问道:“我们还玩球吗?”

    众小童答道:“玩啊。”

    “我不去玩球,我有事要做。你们去玩吧。”李云霄说完,就跑回国公府别院。

    曲氏刚打开门,李云霄从她胳膊下钻了进去,忙道:“霄伢子,你妹妹在睡觉,莫吵她。”

    李晶晶睁开眼就瞧到李云霄一张胖呼呼被放大的脸,他圆溜溜葡萄一样大眼睛里竟是含着泪水,关切的问道:“霄伢子,你怎么了?”

    李云霄道:“妹妹,我的好朋友挨了十藤鞭,他肯定流血了很痛。你给我药,我去给他涂上他就不痛了。”

    李晶晶坐起来,问了事经过,就让李云霄去厨房拿个小碗。

    她下从屏蒙着布的小篮子里取了一罐止血粉,用勺子盛了半碗给李云霄,又嘱咐几句。

    李云霄认真的记下了。

    曲氏后怕道:“霄伢子,昨个亏得你回来的早。以后你可不能落雨天还在外头玩。”

    李云霄应了一声,双手捧着药碗跑去牛府。

    白氏见李云霄去而复返,还带来了用碗盛的药粉,便对他有了好感,问道:“我瞧着你面生,你是哪府的公子,你爹爹是哪位?”

    书院的博士、先生都是朝廷的文散官,特派到此教书,最低的也是七品。

    李云霄道:“我是李家的二儿子,我爹叫李长生。”

    后的中年奴婢不卑不亢道:“夫人,我家云霄少爷姓李,是国公府贺二夫人嫡亲的外甥。”

    白氏一听,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就是学问考倒浩星的李家二少爷。”

    李云霄点头脸微红。

    白氏后的奴婢在白氏耳边低语几句。

    白氏突然间泪盈眶,道:“浩星昨晚挨了十藤鞭,疼得晕过去,半夜痛醒来得知他的随从重伤昏厥不醒,就非要去守着,他随从不醒来,他就不吃饭,到现在他还没吃上一口。”

    李云霄小嘴微张,急道:“婶婶,你快带我去瞧瞧牛弟弟。我劝他吃饭。”

    白氏用帕子抹泪,让奴婢带着李云霄去了后面奴仆居住的房间。

    飘漫血腥味的屋子,光线暗,三张单木并排挨着墙壁,最里面的木上躺着一个脸上毫无血色的男子。

    富贵人家的奴仆死了也就死了,若是重伤成了瘫子就当白养了个人。

    牛浩星趴在中间的木上,正在默默的哭泣。另有两个奴仆都是一幅哭丧脸,在一旁默默坐着。

    不远的桌子上摆放着刚端上的飘着香的饭菜、水果及茶水。那是白氏第六次派奴婢给白浩星端过来的吃食。

    白氏的奴婢柔声唤道:“五少爷,李家二少爷来瞧看你。”

    牛浩星抬起头,露出哭得红肿似桃子的眼睛,小脸苍白,额头上全是密汗,十藤鞭造成的皮疼痛令他咬紧牙关,话都说不出来。

    “牛弟弟。”李云霄把药碗交给了中年奴婢,上前抱着牛浩星的小肩膀,道:“你别下地,我带来了止痛止血的药,你一涂上就立刻不痛了。”

    白氏的奴婢面色微变,道:“李家二少爷,我家五少爷已涂过止血药粉。”

    中年奴婢道:“此药是拥有白云观药师文书的女药师制的,药效极好。”

    两个男奴仆上前给牛浩星脱光上衣,露出触目惊心、纵横交错血迹斑斑的后背。

    中年奴婢瞧到心一怵,忍不住盯着白氏的奴婢问道:“竟是真下手打?”

    牛府况复杂,导致牛浩星受罚挨罚鞭鞭打实了。白氏的奴婢不好道出其中隐,只能长叹一声。

    李云霄难过的呜呜哭着,急着让两个奴仆去弄些开水、一点盐、干净的布。

    他将李晶晶所说一字不差的讲了一遍,白氏的奴婢依言,用些许开水把布泡了,把盐倒进剩下的开水,用布蘸了盐开水将牛浩星的伤口都清洗一遍。

    牛浩星痛得小手紧握砸,吡牙咧嘴差点晕过去,等到白氏的奴婢把止药粉涂抹在伤口上,立刻感觉被涂过的地方阵阵清凉,竟是一点也不痛了,叫道:“快给我都涂上了。”

    白氏奴婢恨不得生了十只手立刻给牛浩星的伤口全部涂好止血粉。

    牛浩星背后清凉,疼痛消失,便从上爬起来下了地,哪知饿的眼晕,差点昏倒。

    白氏的奴婢落泪扶着牛浩星。

    李云霄见单被浸出一大片汗渍,为牛浩星所承受的痛苦感到难过。

    中年奴婢道:“牛家五少爷,我们二少爷希望你能惜自个子,把饭菜吃了。”

    李云霄这才想起刚才向白氏承诺要劝牛浩星吃饭的事,道:“牛弟弟,你不吃饭,子会变坏,你亲人也会心疼为你哭。”

    “霄哥哥,谢谢你来看我,给我带来好药。”牛浩星左手胡乱抹着眼泪,右手指着后的昏迷的奴仆,道:“我的随从为了救我受重伤,还没醒过来,我吃不下饭。”

    李云霄蹙眉道:“你不吃饭,他也醒不过来啊。你不如把吃饭,等他醒来看到你子健康的。”

    牛浩星倔强的摇摇头。

    中年奴婢忍不住问道:“可曾找了书院的大医师给他瞧看?”

    白氏的奴婢答道:“昨个夜里下暴雨,府里不敢请年迈的大医师过来,就去请了王医师来,给他看过了,说是脑袋有淤血,只有等他醒来问过了才能知道骨头有没有粉碎。”

    外头传来男女的说话声,白氏哽咽的哭道:“大医师,劳烦您给我儿子瞧瞧。”

    一个苍老急躁的老头声音道:“胜郡王说他的马车撞了你家奴仆,请老夫来给你家奴仆瞧病。你让我给你儿子瞧病,到底老夫要给谁瞧病?”

    中年奴婢面色微变,难怪白氏始终不提是谁家马车撞的,原来昨夜差点撞了牛浩星的马车是从长安城特意赶到潭州书院听名士讲课的何敬胜郡王的。

    郡王是从一品,何敬胜是立王爷嫡亲的二儿子、皇帝何冬嫡亲的侄子。牛院长的官级是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

    郡王可不是从三品大夫能够招惹起的。

    何敬胜别说马车撞伤牛府的一名奴仆,就是把牛浩星撞了,也没什么事。

    因是此事牵扯到了皇室的人,中年奴婢一脸肃容,立刻向李云霄做了个息声的手势,让他等会不要开口说话。

    “您顺便瞧瞧我儿子背上的鞭伤。他今年才五岁,昨晚结实的挨了十下藤鞭,疼痛难忍。他又担忧随从的伤,到现在都没吃一口饭。”白氏让着大医师老头先进屋子。

    ------题外话------

    周一愉快!

    亲们,按照现在的月票数,上月票榜前十是没戏了,上前十二是可能的。亲们票票都投给本文哈。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