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 李家入住别院 云霄结交众小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贺慧淑派何嫂带着两个马车夫,将李家人全部接了过来,安置在潭州书院国公府给秦敏业读书专门买的一座别院,而不是国公府。

    原来,明氏年龄大,精神头少,原就是个非常不讲究的,天气炎,在屋里恨不得只穿个里衣里裤,非常不喜见客人。

    潭州国公府住的正经亲戚没几个,贺慧淑不想这么早就让心思纯朴李家人接触国公府的人。

    贺慧淑只禀了明氏一声,说是来了个亲戚,没说贺氏是亲妹妹。

    明氏老糊涂了,哪里记得二孙媳妇这么年没有娘家亲戚,突然间蹦出一个亲戚,也没感到纳闷,不以为然的点头同意李家人住到离国公府二十里远的别院。

    别院面积一亩,两进的院子,两排房子坐北朝南,两头是通行的长廊,每排房子九间,房子后面是厨房、杂房、马厩,后院有两分地的池塘,塘里种着睡莲、荷花,塘边养着芙蓉花、垂柳。

    贺慧淑给秦敏业配了两个踏实稳重的书童,四个威武会武的奴仆,两个厨艺极好的婆子。

    李家人要来,贺慧淑暂时给别院增加两个婆子,四个中年奴婢。

    李家到的时候正是一天当中最的未时,贺慧淑正在国公府给明氏说着小故事,秦敏业还在书院读书,别院的奴仆就以何嫂为首,听她安排指挥,将李家人的行李从马车里卸下来安置在指定的客房。

    李家人在客房里洗了把脸,在院子里走走认了路,而后来到大厅。

    别院里一年四季都备有冰块,何嫂让厨房的婆子将冰碎了与切好的新鲜果子拌在一起端上来给李家人解渴。

    李晶晶从出生至今,头一回吃到果香扑鼻冰凉透顶又甜又沙的果冰,这一吃发现果子竟是潭州府市面上根本没有卖的荔枝、香蕉、菠萝、龙眼。

    “真好吃啊!”李云霄吃了两碗还要,贺氏怕他吃多了凉着胃,拦着不让奴婢给他盛。

    李云青收到李去病的眼神,道:“娘,我与小叔叔去书院里面瞧瞧。”

    “莫走远了。”贺氏刚才下马车时,已看到不远处在苍翠巍峨岳麓山里隐现白墙青瓦名声远扬的潭州书院,心生向往,只是她是一个女子,还是不要抛头露面。

    何嫂安排一个中年奴仆给李云青叔侄带路。

    曲氏、贺氏、李老实在大厅里说笑着,李晶晶嫌外头,不愿跟着李云霄去池塘边玩,就去了书房。

    贺慧淑之前特意吩咐过,李家人的孩子喜欢读书,可以到秦敏业的书房里看书。

    院子里的奴婢不敢拦着李晶晶,她大摇大晃进了书房,仰视四座高高堆满书的书架,又在书桌画案上翻看了秦敏烽写的杂文、画的画,暗自惊叹学霸表哥的强大。

    “望月,你给我取下书柜第二行从左边数起的第三、四、五本书。”李晶晶指着书架高处的三本游记。

    她对政治历史都不感兴趣,只知道新朝是定朝,皇帝皇后叫什么,其余的一律懒得记。

    她喜欢看的是轻松活泼的游记,通过作者的文字,想象秀丽山河,了解民风人文,让心舒畅,视野开阔,生活张弛有度便于钻研制药。

    李云霄正在池塘边捉蜻蜓玩,一个红色皮球自墙外飞入,扑通一声落到了他眼前的地上,滴溜溜朝池塘滚去,他瞧着皮球好玩,便跑上前追。

    “李家二少爷,可不能落水湿着。您可真是吓着奴婢了。”守着他的中年奴婢叫了一声,亏得会些功夫,眼急手快,一把抱起李云霄,又飞快一脚将将要滚进池塘的皮球踢到一边。

    李云霄下地跑过去抱红皮球跑起来,朝着皮球飞过来的方向好心的大声道:“这是谁的皮球,用不用我把皮球丢过去啊?”

    半晌不见有人应声。李云霄就把红皮球当成自己的玩具来踢,在后院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一会儿从前院走来一个奴婢,道:“李家二少爷,书院院长家的牛五少爷说是往咱们院里踢进一个红皮球,想把红皮球要回去。”

    李云霄已经将红皮球玩上瘾了,恋恋不舍的抱着红皮球去了前院大厅,见是一个五、六岁,穿着半臂蓝衫青裤,白唇红齿十分漂亮的小童,后还跟着两个十二、三岁的奴仆,怏怏道:“你的红皮球,还给你。”

    牛家五少爷没有去接皮球,嘴唇勾起笑容,着长安口音,道:“这位小郎瞧着是个好的,我有好几个朋友,你跟我们一起去外头玩皮球吧?”

    潭州书院博士、师长都说官方长安话。他们的子弟从小就学习长安话,口音很正。

    李云霄喜得咯咯笑,倒也不忘记跟贺氏打招呼。

    牛家五少爷走向前向贺氏鞠了一躬,道:“婶婶,您请放心,我们不会惹祸,也不会欺负你家的小郎。”

    贺氏心赞说不亏是几百年世家牛家培养出来的,小小年纪就这般片面俱到。笑道:“真是个聪慧的小郎。我家霄郎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他跟你出去玩,你多照顾些他。”

    牛家五少爷拉着李云霄的手出去了。仍是那个会武中年奴婢跟了去。

    别院外就是前往潭州书院的大道,道旁绿树成荫,七个年龄相仿的小童正站在树下盛凉等着呢,瞧到牛家五少爷不但从国公府别院要回了球,还带出一个生得虎头虎脑的小童来,都围上来说话。

    李云霄最不怯生,道:“我叫李云霄,今年五岁多,腊月生的,你们年龄比我小的,都得叫我哥哥!”

    用不着牛家五少爷开口,便有一个容貌清秀李姓小童慢条斯理道:“我们这里不按年龄排大小,是要按照学识排。”

    曲家村男孩子在一起玩,就是比爬树、小溪摸鱼、拣稻穗、采野果、拣柴。

    李家没有稻田,拣不了稻穗。曲氏把孩子看得重,不让李云霄爬树,不让去小溪摸鱼,山里更是不让去,采不了野果,拣不了柴。

    李云霄好奇问道:“怎么个按学识排啊?”

    李家小童道:“我们每人给你出一个学问题,你给我们每人出一个学问题,输给你的人,都叫你哥哥,你若输了,则叫对方哥哥。”

    胖呼呼的董家小童道:“你要是学问不好,没有关系,直接把我们大家都叫成哥哥就行。我们一样跟你玩的。”

    李云霄在家里比学问回回都输给李晶晶,想想方道:“我的学问是跟我娘学的,不知道好不好。今个就试试吧。”

    个子最小的顶多四岁的米衣小童头一个提问,道:“三字经倒数第十二句是什么?”

    李云霄两岁就将三字经倒背如流,轮到他来考米衣小童,同样出的是三字经,只是问的是里面两句话的意思。

    米衣小童只答出了一句,第二句不会,便痛快认输,叫道:“霄哥哥。”

    李云霄应了一声,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米衣小童笑道:“我上月刚过了三岁生。”

    李云霄心道:亏得我学问比他好啊。我五岁多,他才三岁,我要是叫他哥哥,太丢脸了。

    灰衣小童、蓝衫小童都输给了李云霄,轮到董家小童,道:“你听好了,《诗经》共有多少篇,有题目无内容的有多少篇,叫做什么诗?”

    李云霄张口答道:“《诗经》作品共有305篇,其中的6篇有题目无内容,叫做笙诗。”(摘自百度)

    董家小童伸出右手大拇指,道:“你答对了。你来考我吧。若是我也出来了,那就按年龄排大小。”

    他是刚学的《诗经》,以为能难住李云霄,没想到从国公府别院的小少爷这般厉害,不愧是书院奇才秦敏业的亲戚。

    李云霄让董家小童解答《诗经》两句诗的意思。

    董家小童脸红摇头,含糊不清的叫了声哥哥,道:“你的学问真好。我比你大两个月,不如你懂得多呢。”

    李云霄咯咯大笑,又赢了两人,最后只剩下牛家五少爷。

    牛家五少爷笑眯眯问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句话出自哪里,说的是什么道理?”

    李云霄想想摇头,却不气馁,道:“轮到我问你了。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牛家五少爷漂亮的小脸表尴尬,缓缓摇头。

    李云霄笑道:“快叫声霄哥哥!”

    牛家五少爷只比李云霄小三天,无可奈何的道:“霄哥哥。”

    七郎一见牛家五少爷回答不出李云霄的问题,对李云霄心生敬佩,叫他哥哥的声音都变大了。

    牛家五少爷道:“霄哥哥,这里是大道,马车来回行驶不安全,我们去后山寻个开阔的地方踢球吧。”

    “好啊。”李云霄与八个小童去了后山。

    九童分成两组抢皮球玩。

    两组小童相隔十五丈面对面而站,把皮球放在中间,由一名奴仆喊开始,两组小童跑去抢皮球,最终把皮球放在对方组的地盘就算赢了。

    李云霄与牛家五少爷各带一组。

    刚三岁的米衣小童分在李云霄率领的五人组,以前八个小童玩这个游戏,他总是拖后腿的,哪个组都不愿意要他。现在李云霄来了成了九个人,他成了香饽饽,只个组都愿意要他,多一个组员。

    “开始!”奴仆一声令下,九小童撒开小腿拼命的往前跑去抢球,以前总是牛家五少爷与董家小童跑得最快,今个都被最能跑的李云霄比了下去。

    李云霄跑得快手也快,抱起红皮球往前冲,牛家五少爷带着三个组员去抢。

    李云霄大叫道:“你们快往前跑,我把球扔给你们!”

    两组比了七回,每回都是李云霄这组胜利,牛家五少爷提议重新分组,李云霄觉得老赢也没意思就点头同意。

    董家小童归了牛家五少爷这组。

    将近申时未,书院散学了,先生学子陆续下山去学舍用饭,众童已玩了一个多时辰,肚子都饿瘪了,便约好明个下午再来玩。

    李云霄回到别院,远远的就听到大厅欢声笑语,兴奋的叫道:“姨!”

    他风似的跑进大厅,扑到迎上来蹲下抱他的贺慧淑怀里。

    贺慧淑香衣沾了李云霄的汗臭,不恼反而笑道:“我的霄郎,你这是去哪里玩了,一的泥土。”

    李云霄乐呵呵,道:“姨,我跟几个小孩子在后山玩球。”

    贺氏板着脸道:“你把你姨的衣裙弄的又脏又臭,快下来。”

    贺慧淑道:“不妨事。”

    李云霄惊讶道:“姨,你变年青了!”

    贺慧淑笑容更胜,自从涂了羊玉肤膏,肌肤一天一个变化,不到一个月已恢复到二十二、三岁时的状态。

    她这些天已听了许多的赞美,不过还是更相信孩子的话,问道:“那你看我跟你娘哪个年青?”

    李云霄道:“我娘啊。”

    “原来我没有你娘年青。我好难过。”贺慧淑故作伤心。

    李云霄不知如何哄她,急道:“姨,你莫难过,你会跟我娘一样年青的。”

    李晶晶坐在一旁吃着葡萄,道:“霄伢子可真笨。娘跟姨是同年同月同生的,一样的年青。”

    李云青带着李云霄去客房擦洗换干净衣裤。

    贺慧淑叫过中年奴婢,问道:“刚才跟霄郎玩球的都是哪府的少爷?”

    中年奴婢刚才跟众童的奴婢、奴仆站在一起互相问过,必恭必敬的答道:“回二夫人的话,牛院长府的五少爷、董副院长府的七少爷、李将军府的二少爷、丁博士府的五少爷、刘博士府的六少爷、洪博士府的二少爷、林博士府的三少爷、邓先生府的二少爷。”

    贺慧淑跟李家人道:“潭州书院共有一正、两副三位院长,二十二位博士,六十七位先生,学生有两千七百人,师生的家眷奴仆约有万余人。陛下特在书院设下两千名官兵当护军。”

    曲氏惊叹道:“书院竟有这么多人。”

    贺慧淑道:“长江以南各府的年青才子几乎都在潭州书院求学,是以人多了些。”

    中年奴婢将八童与李云霄互考的事禀报。

    曲氏满脸自豪,道:“霄伢子聪明的很,他娘每次讲一讲就懂了。”

    贺氏道:“别的小郎把他考住才好。不然他会骄傲。”

    贺慧淑笑道:“你且放心。霄郎今个赢了那些小郎,很快就会有别府的小郎来找他比学问。”

    李去病好奇的道:“姐姐,这里兴比学问?”

    贺慧淑点头,道:“潭州书院比的就是学问,从小到老,人人都学。几年前业郎刚住进别院,附近府里的小郎就结伴而来找他比学问。”

    李晶晶问道:“除了比学问,还比什么?”

    贺慧淑道:“再大些会比武功、箭术、骑术。”

    李晶晶疑惑道:“不比琴棋书画吗?”

    贺慧淑浅笑道:“书院只有名士与女子才比琴棋书画,少年郎比的是学问武功。”

    正说着一个少年奴仆快步走进来行礼之后道:“二夫人,少爷与几个学子被齐博士留下来,要晚点回来,派小的来带个口信。”

    “学生被博士留下来多半是解题,不是坏事是好事。”贺慧淑跟面露担忧之色的曲氏解释,心里更是觉得曲氏纯善。

    落西山,秦敏业终于回来了。

    他个子比李云青高半个高,体型粗壮,长着一张国字型脸,皮肤黝黑,五观精致随了贺慧淑,长发打着发髻,用根黑丝带缠绕固定,穿着宝蓝色绸缎短衫,腰间一根浅蓝色腰带,米色绸缎长裤。

    年仅十一岁的他却并非潭州书院年龄最小的秀才,学业繁多,学子之间竞争激烈,生母要求非常严格,使得面相年少老成,看上去十五、六岁。

    “敏业见过姨外婆、姨、姨父、小叔叔、哥哥、弟弟、妹妹。”秦敏业一进大厅便先给李家人鞠躬行礼,而后向贺慧淑叫了一声,“娘。”

    “晶晶见过业哥哥。”李晶晶心里惊了。心说:皮肤真心的黑。大姨要是在晚上生的他,没有蜡烛的话,接生婆还能找得他吗。

    秦敏业感激道:“妹妹,谢谢你的药治好我娘的病。”

    李晶晶笑道:“姨可是我的姨,我治好她,不用你谢哦。”

    贺氏一见秦敏业锅底似黑的皮肤,粗壮的材,便想象到了姐夫的模样,传言秦国公祖上是强盗,真是如此,柔声道:“业郎下学累了吧?快去卧房洗把脸喝点水,再到大厅来说话。”

    贺慧淑笑道:“你姨心疼你。你快去。”

    秦敏业很快便返回,这回李云青、李云霄在了,把李家人全部认下了。

    贺慧淑道:“你爹昨个刚领了差事,不知几才能回来。我这几天早晚都在府里,只有中午、下午在别院。你明个上学,后个起就停课了,除去早晚听名士讲课,平素就留在别院陪着你姨一家子。”

    秦敏业答道:“是,娘。”

    饭厅就设在大厅旁边,里面早已飘出浓郁的饭菜香味,贺慧淑请着李家人去用晚饭。

    随行的望莲、望月就按国公府的规矩,去了后院厨房跟奴婢一起用饭。

    今个晚上是李家人在别院用的第一顿饭,贺慧淑早就嘱咐厨房按照李家每个人的喜好做了菜肴。

    六道凉菜、十八菜、两道汤,酒四种,主食五种。

    凉菜鸡丝拌瓜丝、麻辣肚片、爽口麻油萝卜条、五香仔鸽、芝麻野水芹、金丝蜜枣。

    菜葱爆牛柳、蚝油仔鸡、鲜蘑菜心、爆炒田鸡、百花鸭舌、山珍蕨菜、盐煎、香烹狍脊、湖米茭白、什锦豆腐、红烧辣狗等。

    汤是蟹羹、三鲜木樨汤。酒有米酒、桂花酒、白酒、葡萄酒。主食有米粉、扬州炒饭、荷叶蒸饭、烩面、素三鲜蒸饺。

    曲氏瞧着这么多未吃过的吃食,心花怒放,道:“都喝点酒。”

    贺氏笑问:“娘,你喝什么酒?”

    曲氏直爽的道:“我没喝过桂花酒、葡萄酒,今个都尝尝。”

    小晴往曲氏跟前又摆了一个酒杯。曲氏跟前的两个酒杯,倒上了桂花、葡萄酒。

    李老实、李云青、李去病学着曲氏。贺氏幼年时喝过这两种酒,觉得不如桂花酒好喝,就要了桂花酒。

    秦敏业见连龙凤胎都被许喝米酒,便望向贺慧淑。

    贺氏直接给外甥做主了,道:“小饮怡,大饮伤。业郎想喝什么,给业郎杯里倒满。”

    “谢谢姨。”秦敏业露出笑容,牙齿雪白,衬得皮肤更加的黑。

    贺慧淑将李晶晶给的药吃了一个月,已可以喝少量的酒,今个着实高兴,跟贺氏喝了好几杯。

    贺氏秀美灵动,贺慧淑妩媚风流,姐妹俩坐在一起,仿若神仙妃子下凡。

    众人正吃着欢快,守门的奴仆走进来,行礼禀报道:“二夫人,本家来人求见。”

    贺慧淑问道:“来得是谁?”

    奴仆答道:“是本家的七叔公及他的长子,说是要您为他家做主。”

    贺慧淑一脸不耐,指着秦敏业道:“你去跟他们说,国公府一开始就未给他们做主让九姑娘嫁到长史府,如今自是不会做主去长史府将九姑娘要回来。”

    秦敏业拿着帕子擦了嘴起去了,一会儿板着脸回来,走到贺慧淑后,俯要跟在她耳边低语。

    贺慧淑目不斜视,道:“这里没有外人,你直说就是。”

    秦敏业站直了,缓缓道:“娘,七曾叔公说,不是为了九姑娘,这次是为了十姑娘的亲事,家里要将十姑娘给都督当贵妾,都督府那边的夫人递来话,只需您同意就去抬人。”

    贺慧淑凤眼一瞪,道:“好生生的女儿,非得送去给人做平妻做妾!你回了他们,我仍跟上回一样不同意。”

    秦敏业去了返回道:“娘,他们没说什么就走了。”

    贺慧淑挥手让秦敏业入座,跟贺氏道:“我在府里吩咐过,不见七叔公一家人。七叔公就寻到这里了。”

    贺氏提醒道:“你平素这个点已回了国公府,今个要不是我们来了,也不会在别院用晚饭。”

    贺慧淑不以为然,道:“我的车子有标志,潭州的人都认得。七叔公应是派人跟着我的车子。你放心,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害我。”

    众人用过晚饭,贺慧淑与贺氏说了会话,就回了国公府。

    李云青早就听贺慧淑说过秦敏业从五岁起开始习武,叫了他到后院池塘前比试。

    ------题外话------

    非常感谢亲们订阅、送钻、花、票、打赏、留言支持本文!本文刚入v几天就冲到月票榜第18名。现在离首页的第12名差近80票,这个位置的效果好,好想上那个位置。亲们帮帮我吧!

    周末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