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苦命曲正毁容眼“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老族长去看过曲正的伤势,就算保住命,眼睛也不瞎,可是脸是毁容了,好好的一个细伢子就这么毁了。

    他内心惋惜怜悯,先是安慰了曲正一家人,而后望了李家人八仙桌上刚动几筷子的菜,感激道:“正伢子急病,害得你们家年夜饭都没吃好。”

    老族长的潜台词是曲正家害李家年三十的沾上了晦气。

    曲氏不以为然道:“谁遇到这事都会帮忙。何况都是亲戚,正伢子又跟去病是同窗。”

    曲郎中跟曲正家是同族,李家却不是。李家没有义务帮曲正家。

    曲正的四位长辈目光望向李家每个人都带着深深的感激。

    这时曲正发生嗯嗯的声音,曲郎中赶紧给他把脉,发现况比刚才好转,惊叹道:“李药师制的药真乃神药,解了正伢子体内的火药毒,保住他的命!”

    曲正四位长辈闻言上前来唤着曲正名字,要把他叫醒。

    “正哥哥醒来了发现双目失明,肯定会痛哭,影响眼睛恢复。”李晶晶将他们制止,将消过毒的帕子折成一寸五宽的布条,给曲正蒙上了眼睛。

    曲正娘颤声问:“他会不会瞎了?”

    小桔村有个男瞎子,祖上留着二十几亩良田,今年四十几岁,先后娶了三个堂客,个个都卷了他的银钱跑了,一个孩子都没给他生。

    陈家村有个女瞎子,二十几岁了都说不到亲事,在家里养着,爹娘死后,哥嫂心黑把她卖给一个五十几岁有点银钱的老头。

    老头对女瞎子倒是蛮好,她也有了孕。可叹老天不开眼,让她煮饭不小心把房子点着,看不见一着急脑袋撞在门上倒地晕了,就这么着连着肚里的孩子一起活活被烧死。

    曲正脸破相了,若再成了瞎子,曲正家非常贫寒,他的命会比黄莲还苦。

    曲郎中长叹一声道:“正伢子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他的眼睛八成保不住。”

    李晶晶定定望着收了泪瞧上去格坚韧的曲正,嘱咐道:“不要让正哥哥解下布条用眼睛看物,不要在他屋里点灯,更不要说刺激他的话。”

    曲正聚精会神听着。

    李晶晶接着道:“每隔三个时辰用开水煮了帕子,给他蒙上眼睛。三天后我去瞧看,看他的恢复况才知道结果。”

    曲正将话复述一遍,又点名让曲正爹娘跟着复述,见曲正娘满脸是泪张着嘴说不出话,道:“你这个当娘对正伢子最为重要,你快别胡思乱想,把李药师的话都牢牢记在心里,回去就这么办。”

    老族长语重心长的道:“正伢子的眼睛有一点希望都不能放弃。你们把他抱回去好生照顾。”

    李晶晶又给了曲正长辈一瓶止烧药粉,道:“他若是发烧,是正常现象,冲了半瓶药粉给他吃下就能止烧。”

    曲正一家人走后,老族长再次道谢才离去。

    李晶晶点了一根太清观的檀香去除堂屋的血腥味,曲氏、贺氏将菜拿去回锅了一下又端上桌,李家人接着吃团圆饭,气氛自是没有刚才喜庆。

    半个时辰之后,村口响起了密集的锣声,李老实、李云青去了村口,老族长公布了曲正放土爆竹被炸伤的事,叮嘱各家将土爆竹都扔了,以后止族人购买。

    新旧年交换之际,曲家村家家户户的鞭炮声同时响起,大人们被曲正的事吓着了,拘着孩子不让独自放鞭炮。

    次清晨,按照潭州府的风俗,家家户户第一个起的人要放响鞭炮“闹”,李老实抢在曲氏之前醒来放了一挂鞭炮,李云霄被吵醒后先是一怔,而后兴奋的叫道:“我要穿新衣,我要讨压岁银钱!”

    新年初一人人要穿新衣,小孩子是要广收长辈的压岁银钱。

    李家人统统换了新衣。龙凤胎得到了、爹娘、大哥的压岁银钱。

    李云病在上学堂,没有挣银钱,就不用龙凤胎压岁钱。曲氏与贺氏还各给了他五分银钱。

    第一顿饭是要讲究兆头的,浏阳县一带的镇村百姓家里都吃放糖的醪糟,意为一年的生活“甜甜蜜蜜”。

    曲氏将醪糟煮开,打入鸡蛋,放进蔗糖。

    贺氏特意和面烙了一百多个放有糖、芝麻、干桂花、核桃仁的甜馅饼,每个饼只有李晶晶巴掌大,小巧精致。

    曲家村只有贺氏会做面食,村里人想吃只能去镇里买,过年买的都是点心,刚出锅呼呼香喷喷的甜馅饼李家独一份。

    李晶晶、李云霄端着两份甜馅饼率先给曲快手与老族长家拜年,得了压岁银钱喜滋滋,速去速回。李家人穿新衣吃早饭,气氛温馨喜庆。

    按照风俗初一当天不能倒垃圾,倒了意味着倒财,不能沐浴,沐浴就等于洗财。

    李家人年年的今都按着风俗过,今个也一样。垃圾堆在厨房门外的筐子,待明才能倒掉。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李家人锁了大门,全家去曲快手家拜年。

    年前曲长久、曲多一家三口都从县城书院回来了,有了小婴孩的啼哭声,曲家显得人气足,比往年闹。

    “多伢子,我要瞧看孙子!”林氏关在铁屋子里,年三十团圆饭都没能被放出来吃,这时听到李家人来拜年,拼命的尖喊尖叫,还把铁门砸得通通响。

    林氏这一声叫得像索命的厉鬼,曲家、李家的人脸色都不好看。

    曲快手在族里辈份高,等会曲族的小辈都会来家里拜年,林氏不

    达目的不罢休,听到谁来都会尖叫,不但是曲多,整个曲家都没脸。

    小邓氏抱紧了怀里的婴孩,想到前几天林氏站在门内看到婴孩时死人一样的脸两只深深凹陷的眼睛闪放诡异的光芒,狼一样扑上来要抢婴孩,把她吓得后退差点坐倒在地,亏得曲多上前拦住了林氏,这才没有让婴孩沾了林氏上的病气。

    小邓氏朝曲多直摇头。为母则强,她学会了拒绝婆婆。

    曲快手给邓氏使了眼色,邓氏取钥匙打开铁屋,两人一起进去。

    林氏最怵的就是曲快手,吓得也不敢放一个。

    曲快手手指着林氏后的墙壁,林氏扭头望过去,后脖颈挨了曲快手一下晕倒在地。

    邓氏依着曲快手所说,拿绳子将林氏绑了扔在上,嘴里堵了布,就算林氏醒了也叫不出声。

    李家人拜了近乎一个时辰的年,曲氏穿着绸缎新衣头戴金钗,被家族的嫂嫂好一通羡慕,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李家人回到家里,轮到别家来拜年。

    族里的人感激李家去年危急时候免费赠药,大部分人提着礼物来拜年,对曲氏、贺氏十分尊敬。

    李晶晶的小伙伴陆续来了,贺氏以长辈的名义给上了学堂的细伢子每人一文房四宝,给没上学堂的细伢子每人一个九连环、一个折叠风筝,给细妹子每人一个装有绢花的丝绸荷包。

    用过中饭,李晶晶站在门外瞧着晴空无风,在李老实耳边悄悄道:“你跟曲正哥哥的爹说,让他去山里挖蛇洞,捉几条冬眠的活蛇,我要制明目的药。”

    于是曲正爹叫了几个堂兄弟,换了粗布衣扛着锄头进了山。

    且说新朝国都长安,年前方圆几百里落了一场大雪,白雪茫茫,雪厚封山,官路处处结冰,阻了许多从各地返回长安过年的人。

    年初二辰时,长安城北门前官道来了一行三十几名戴着灰色皮帽、穿着藏青色冬绒军衣、蹬着兽皮靴骑马军人。

    ------题外话------

    本文将于后16号入v。

    明天再发一章公众,后天就发vip章节了。

    喜欢本文,还不是vip会员的亲们,记得去充值,后天开始订阅支持我哦。

    vip会员查看一下币,没有的记得去充值一下。

    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