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兽骨酒治老翁风湿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青年男子满脸焦急的跟在中年妇人后面,从下等舱一直问到坐满人的中等舱。

    中年妇人长叹一声,问道:“客人里面没有郎中、医师。这可如何是好?”

    青年男子伸手抹泪,正要返回上等舱时,李老实过来请他到外面问原因。

    青年男子哽咽道:“我儿子突发重病,船离最近的陆家镇码头十几里,码头到镇上还有五里。”

    李老实目光同,往船舱里望了一眼,见贺氏与李晶晶都点头,这才低声道:“实不相瞒,我女儿是有道教与朝廷联合颁发文书的药师,略通医术。她就在船上。”

    青年男子立刻深深鞠躬,恳求道:“劳烦您女儿给我儿子瞧瞧病。”

    李老实伸手比划了李晶晶的个子高度,轻声道:“我女儿,你刚才见过的,就是那个细妹子。”

    青年男子只是迟疑了几秒,就坚定的道:“您女儿小小年纪能取得药师文书,药术必是精湛,想必医术也不会差了。我求您这就让她去我儿子瞧病。”

    望月、望莲一前一后护着李晶晶,随同青年男子、李老实来到上等舱。

    贺氏、李云青不放心就跟了过来。曲氏与李去病在舱里坐着,拘着李云霄,绝对不让他到船头去玩。

    上等舱里坐着新娘子一家人及刚才下河救小家伙的几个男子。

    新娘子正抱着人事不知的小家伙哭,脸上的妆早就花了,两只眼睛肿得像桃子,没有半点喜气。

    小家伙的大伯、伯娘坐在旁边沉着脸低声骂着新郎家事多。

    原来他们家要走陆路去新郎家送亲,可是新郎家提出新娘子八字缺水,非要他们家走水路。

    这下子可好,小家伙落河,如今病重的只剩下出气,快要没命了。

    青年男子跟中年男子急急的道:“大哥,舱船里没有郎中,我只好请来这位小药师。”

    李晶晶望着小家伙,心里一紧,他的病非常严重紧急耽误不得,耳边却响起中年男子的不满声,“弟弟,你是病急乱投医,怎么找了一个细妹子来,她懂什么?”

    青年男子急道:“她是有文书的药师,略通医术。我想让她给山伢子瞧瞧。”

    中年男子站起来板着脸道:“我让你去找船家靠岸,船怎么到现在还没靠岸。”

    青年男子拉着中年男子到一旁低声解释。

    望莲与望月正要开口为李晶晶证名,贺氏朝她俩摇头,她俩望向李晶晶,见也是摇头,只能郁闷的紧闭嘴巴,心里骂中年男子识人不准。

    坐在火炉旁边的老婆子突然间走过来,朝李晶晶鞠躬,恳求道:“小药师,我夫君从河里上来后,双脚一直抽筋疼痛,涂了酒发都不行,你能给他瞧瞧吗?”

    李晶晶见青年男子与中年男子竟为让不让她给小家伙看病争执起来,便跟着老婆子走到老头子前。

    老头子向李晶晶点头表示感谢,信任的伸出右手由她把脉。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晶晶,见她把脉的姿势非常标准,动作跟郎中一样,都起了好奇心。

    李晶晶看过老头子的眼底、舌苔、双脚,心里确诊之后,方道:“你年青时用腿超过普通人,年岁大了,腿骨老化的厉害,平时是不是总感觉腿没有地方放,但是又不痛?”

    老头子点头道:“是。我年青时当过挑夫,每天要走五六十里路,非常辛苦。现在我无论吃多少汤药,腿老觉得没处放,不痛可是说不出的难受。”

    望莲立刻道:“李药师的药术极好,医术也不差。”

    李晶晶道:“你体原本有风湿,今个又下了冰一样冷的河水,把风湿病引起来,光用普通的酒搓不行,得用兽骨药酒搓才行。”

    老头子轻叹一声道:“小药师,我在家里买过兽骨酒搓过,不怎么管用。”

    望月道:“那是你没用过我们李药师制的兽骨酒。”

    “我去给你取点兽骨酒,你搓搓试试药效。”李晶晶转出舱,到门口还朝紧跟上来的两个武道姑吐吐舌头。

    她假装说小解,从船上临时的茅坑出来时,手里已多了一个装两斤酒量的小酒坛。

    望月、望莲呆愣的跟上李晶晶,根本不问她从哪里取来的酒坛。

    老婆子接过酒坛,打开坛盖,浓郁的药酒香立刻飘漫百平米的上等舱,人人都闻到了,纷纷称奇。

    有人高声道:“药香这般浓郁的药酒便是潭州老字号的药铺也没有,只是不知道药效如何。老伯快搓搓告诉我们答案。”

    老婆子心疼老头子,都顾不上说感激的话,赶紧用手掌沾着药酒给他的双脚、脚腕、小腿用力的搓,问道:“你觉得可好些?”

    老头子低头瞅着精心侍候他的老婆子,突然间大声道:“与以往的药酒不同,这个药酒清凉不,凉意湛到骨头里,我的腿竟是不痛了。”

    老婆子大喜,手又去沾坛里的药酒。

    老头子急得拉住老婆子的手,叫道:“你别给我抹了。”

    老婆子纳闷道:“不是好吗,怎么不抹了?”

    “留着回头给你腿疼用。”老头子小声嘀咕,将裤子放下,穿好鞋子,将坛子盖好,用油纸封上,绳子紧紧系了坛盖,当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众人原想着试试药酒,见状都不好意思开口,望向李晶晶的目光添了几分尊敬。

    老婆子出去一趟快快的回来,手里拿着一个装着三两碎银子的小荷包及两吊铜钱,塞在李晶晶怀里,非常感激道:“小药师,这些银钱远远不够买药酒,你的恩我们夫妻会一直记得。”

    李晶晶摇头不肯收银钱。

    老婆子非常认真的道:“小药师不收银钱,那就受老婆子一拜。”

    “你年龄大,我年龄这么小,你快别拜我了啊!你把这个小荷包给我就行了。”李晶晶指着老婆子手里八成新银线粉色小荷包。

    贺氏过来道:“我女儿敬佩您夫君舍已救人,是以相赠药酒。”

    老头子笑道:“我救人竟是救了自己的腿,得了一坛顶好的药酒。”

    老婆子向李老实打听了家址,心里有了感恩的主意。

    那边小家伙病更重一分,新娘子见大哥二哥仍在争执不休,又气又急道:“船离镇子还远着,镇子里的郎中还不知今个在不在。与其这么耗着,不如先让小药师瞧看。”

    小家伙的大伯娘跟着道:“小药师的药酒药效这么好,定是懂医术的,就请小药师为山伢子瞧病。”

    新娘子抱着小家伙过来求李晶晶。小家伙的大伯娘与青年男子跟着过来,把中年男子甩在一旁。

    放假第二天。继续保持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