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毒牛人尸案后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这四人是浏阳县的师爷、两名捕快和仵作。他们半夜被浏阳县令急派到曲家村查人、牛命案。

    仵作是个中年人,戴好白巾蒙着鼻嘴,先给王哑巴验尸,再给公牛验尸。

    师爷是个年青人,已从前来报案的曲东嘴里得知村里来了白云观的首席大药师元洪子。

    道教总部白云观的大药师个个都是随便出入豪贵之家的通天人物,何况是首席大药师。

    有这么大的人物在此,师爷哪敢在村民面前耍官威,等两个捕快挨家挨户问过况,让老族长及二十个村民在验尸文书上按了手印,就急匆匆离开。

    邻村的十几个人,其中有陈家村的人,怀着各种目的站在大槐树下围着公牛、王哑巴尸体瞧看。

    老族长叫曲东将王哑巴的尸体抬回家买寿衣棺材火速下葬,又叫村人取来柴木放在公牛毒尸上焚烧。

    浓浓焦臭的黑烟滚滚升起,大火燃了一个时辰,公牛尸终于化成了灰烬,邻村人也走了。

    村头停过死尸、焚过毒牛,十分晦气,从此无人敢在大槐树下乘凉。老族长派人将大槐树砍了,在斜对面种了几株梨、桃、桔树。这都是后话。

    死公牛的主人曲东从县里回来,先去老族长家禀报消案前后经过,接着由老族长带着去了曲义的家,看到曲义差点丢掉一条命,咬牙答应赔偿价值三十五两银钱的三亩好地。

    曲东的家人已布置好灵堂,买了棺材、孝衣,等着他回来,就将王哑巴简单安葬在村里后山的坟地。以后每年清明给长辈上坟,上不了在王哑巴的坟上烧一把纸钱。

    按照村里的规矩,红白事都要摆酒。王哑巴死于非命,曲东一家死了一头公牛还得赔偿曲义家三亩田,倒霉的不能再倒霉。老族长特意免了曲东家的白事酒宴。

    李晶晶通过了元洪子严格的制药考试,终于得到他承认药师份。

    黄昏,夕阳西下,太清观的两个药徒赶着一辆牛车给李晶晶送来一对成年梅花鹿。

    牛车缓慢的从村头行到村尾的李家,路过几十家,家家户户的人都跑过来瞧看,曲家村又闹起来。

    雄梅花鹿的角刚割完。雌梅花鹿去年刚下过两只小鹿,今年还没有怀上。

    它们被李晶晶安排跟山羊一家三口住在一起。

    李晶晶带着几个小伙伴轮流抚模梅花鹿,又去了曲义家,把这件有趣的事告诉脸上有了血色的曲义。

    “等你子好了,我们一起喂鹿。”

    “义伢子,学堂的先生今个还问起你来了。”

    “明个我下学给你讲讲学堂上的课。”

    曲义话比以前更少。众小陪着他哭了一场。

    曲义的爹从县城里赶回来了,憨朴的他没有银钱,不知怎么感谢李晶晶。

    傍晚他进山里砍了三捆柴,夜里往野塘、河里放了几个渔网罩,守了一夜,起了几次渔网罩,捕了六斤黄鳝、四斤泥鳅,次早晨送到李家。

    “义伢子病着,正需要吃大补的吃食。”曲氏知道曲义家境况很差,曲雨被休弃,曲义又是大病,曲义的爹在县里做小工也停了,子又苦又难。只收了一半,另一半坚持让曲义的爹拿回去。

    李晶晶听到动静,从上爬起来打开窗户,见是满脸苦相的曲义的爹。

    她穿好衣服跑到厨房,怕被曲氏发现,悄悄的只将几条筷子粗的小黄鳝、小泥鳅收进了回药府,而后去了药室,把门紧紧的插上。

    她的回药府早就制出长骨的药膏,前天只是拿出止血粉、去烧粉就引了元洪子的怀疑,便没有拿出长骨的药膏。

    今她必须先装成在药室里制出药,才能光明正大的给曲义使用。

    药室的窗户飘出一股古怪难闻的药味,跟厨房飘出的早饭香味混在一起。

    贺氏走到药室窗户下,高声道:“晶妹子,早饭不吃会饿得肚子疼。”

    李晶晶道:“娘,我得守着药罐不停的加水,一离开罐里的药就会糊。你们吃早饭,别等我了。”

    李老实面色自豪,跟几位道士笑道:“不晓得晶妹子在制什么新的药膏,都没跟青伢子去药兽圈喂母牛跟鹿。”

    家里来了白云观的三位贵客,观主石通道人特批他在家里陪客。他巴不得元洪子多住些天,他好跟家人多呆几

    元洪子从外面晨练回来,嗅到从未有过的奇怪药味,想到李晶晶曾夸口给曲义制生骨的药,用过早饭就坐在药室门口,只要李晶晶一开门,就去看她的药罐。

    他原先只在曲家村停留两天,等考完李晶晶就离开,现在改变主意,准备多呆些子。

    石通观主因马上要到端午节,观里事务太多,向元洪子辞别返回太清观。

    广明子昨晚回了一趟太清观,处理药室的紧急方子,制了几炉救命的药,今早来到曲家村,继续陪着元洪子。

    李家的生活昨天起就恢复正常。李去病背着书袋上学堂。李云青弄药田、药兽圈。李老实帮着曲氏收拾院子里的菜地。

    李云霄跟着贺氏学《论语》,中途歇息了三次,每次都非常殷勤的跑去把元洪子空茶杯拿到堂屋,让贺氏给添满水,而后送给元洪子,就那么站着非得看着元洪子喝几口才离开。

    元洪子早上吃的是汤多的米粉,上午喝了两杯茶水,肚子里都是水,守在药室前不到一个时辰,觉得尿急就去茅厕解手。

    谁知等他回来,药室门大开,里面空无一人,炉子的柴火烈的燃烧,紫砂药罐连个药渣也不剩。

    李晶晶提着小篮子与广明子在村里的大路上笑着小跑。

    “可算甩了你的大师兄。”

    “他是个老顽固,死板的不得了。他要在肯定阻止我们用新药膏。我若把自己骨头弄碎来试新药膏药效,等我骨头好了,曲义也错过最佳治疗期。”

    “唉,我以为你开窍了不会断骨试药。”

    “断骨试药算什么。我大师兄曾以试过毒粉,导致终不孕,一直独。”

    推荐我的1对1完结文《嫡女玲珑》《军医重生,贵女宝瞳》及NP完结文芳菲系列。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