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元洪子无意窥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广明子给曲义喂完了药粉水,等过了一刻钟,李晶晶又给曲义喂了压惊膏,而后叫来石通再给他把脉。

    石通连续把了三次脉,这才抬起头满脸震惊的道:“师伯、师叔,真是奇了。这个孩子心跳突然间稳定有力,鼻腔气息也正常,竟是渡过了危险期,命保住了!”

    三个妇人听得懂最后一句话,鱼贯而入进了卧室,哭哭啼啼跪下向三位道人磕头谢恩。

    广明子站到一旁,瞟着元洪子高声道:“你们谢错人了。李药师才是你们家的大恩人。大师兄,我说的对不对?”

    元洪子点头道:“对。你们该谢的人是李晶晶。”

    广明子挑眉低声道:“大师兄,李药师制的药粉效果如何,你亲眼看到了。怎么你叫她一声药师就那么难?”

    田氏、李氏、曲雨是绝对不会怀疑两位德高望重的道长所说的话,何况刚才亲眼看见李晶晶从小篮子里取出止血粉,这就又朝她跪下。

    “你们别磕头了,我年龄小受不起。”李晶晶将三位时常见面的长辈都扶起来,一本正经的道:“义哥哥现在受了伤,又惊又怕,需要亲人的关怀与疼,不是亲人的眼泪。你们快别哭了。”

    田氏与曲雨收了泪水。石通请两人出屋嘱咐曲义的吃食忌讳什么。

    李氏仍是泣不成声。李晶晶望着李氏无奈的摇摇头。

    夜色下垂,曲家村家家户户炊烟袅袅,疯牛事件让整个村子的人心有余悸,便是胃口再好的,晚饭也少吃了些。

    李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饭,曲氏将酒坛从桌上拿了下来,曲快手又给放了回去,“七位道长武功高强,今个我要与他们一醉方休,沐浴之后夜里睡个踏实觉。”

    他当刽子手时养成了习惯,晚上必喝酒、沐浴,壮胆洗去血气,安神入睡,次精神抖擞。

    望风从太清观背回来了医药箱,听到曲义已渡过危险期,将医药箱放在堂屋,走到广明子跟前道:“师叔,观里的兽医这两天家里有喜事,回县城了。”

    广明子道:“算了。瞧母牛那模样,兽医来了也救不了。你坐下歇歇用饭。”

    众人吃酒用过饭,坐在院子里盛凉。

    曲快手绘声绘色的道:“公牛好端端的在山里吃草,牛蹄踩到了一窝毒蛇,毒蛇咬了公牛,那公牛的主人竟然不知,仍是赶着公牛回村。公牛一走动,蛇毒在血液里循环发作,刚了三里路便毒发疯了。”

    曲氏摇头道:“曲冬这个傻的,村里那么多草,怎么就让公牛上山去吃草?”

    曲快手接着道:“疯公牛到处顶人,别人都躲开了,王哑巴又聋又哑那么大动静听不到,就被疯给顶死了。这就是他的命。”

    贺氏叹道:“王哑巴那么善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于非命。”

    邓氏怕小邓氏听多了晚上做恶梦,带着她回家了。

    曲快手跟几个武道人有说有笑,从前朝聊到今朝,已将村里死人的事抛到脑后。

    皎洁月光下,李云青提着蓝色的灯笼,后面跟着李晶晶,悄然来到后院的药兽圈。

    小羊羔蜷缩在母羊的怀里,听到有人靠近,机敏的站起来随着母羊一起往后退。

    “小羊崽,我不是来看你的。”李晶晶走了羊圈,来到了牛圈。

    兄妹俩打开圈门走进去。

    母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旁边的干草也没有吃,听到有脚步声,微微睁开眼睛,眼角滚落眼泪。

    “它知道要死,哭了。”李云青蹲下来摸摸母牛的背,小时候曾跟李去病一起骑过它在田边玩耍,拿起干草放在母牛嘴边,见它不吃,轻叹一声。

    母牛上没有异味,牛毛有光泽,膘也很肥,主人生前将它照顾的很好,可惜天降横祸,主人死了,它跟未出世的小牛也要死了。

    李晶晶已经考虑过了,母牛在县城里备了户,如何收进回药府,肯定会给家人带来很大的麻烦,只能先保住母牛的命,等母牛生下小牛,把没有登记备户的小牛崽收进回药府。

    李晶晶左右张望,见水糟子离着有几丈远,便道:“哥哥,你去给母牛弄点水喝。”

    李云青怕李晶晶害怕,将灯笼放在地上,转去隔壁的羊圈取木盆盛水。

    李晶晶趁机将手里握着的四粒救命药丸放在母牛嘴边,见它不吃,急的小声道:“你吃了我的药丸可能会活下来,快吃。”

    救命药丸能救人命,能否救母牛的命就不得而知。

    她特意把药量加大,将最后的四粒药丸都给了母牛。

    李云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李晶晶要将手缩回来时,母牛张嘴伸出肥大湿润的舌头在她掌心里了一下,把药丸都卷回嘴里吃了。

    李云青惊讶的道:“晶妹子,母牛竟是吃你喂的草。”

    李晶晶正要说话,突然间看到地上竟有两个人影,回头一看,元洪子如鬼如魅般站在李云青后,正用探究的目光望着她,吓得啊了一声。

    李云青猛地回头,见元洪子面带微笑站在后,心说你把我妹妹吓着了。问道:“您来看母牛?”

    元洪子很自然的道:“我四处走走,无意间走到这里。”

    刚才广明子把他拉到山边,说他给李晶晶出考题太难。两人多年未见,今刚见面就为了李晶晶的事闹得有些不愉快。

    广明子拂袖而去。

    他从山边回来,远远瞧到药兽圈有光亮,以为有人要害药兽,就施展轻功悄无声息走至,看到李晶晶支开李云青,偷偷给母牛喂药。

    “真是的,站在人背后不吭声。”李晶晶低头嘀咕拍拍手,假装淡定站起来,瞪圆眼睛朝元洪子做个鬼脸,而后悠闲的走出了牛圈。

    李云青赶紧提着灯笼追了上来。

    元洪子没有跟过来,又去察看曲义的况。他已是百岁老人,可是也不能落人口实,让田氏将门都敞开,光明正大。

    曲义的体温、心跳、气息都正常。

    元洪子回想李晶晶黄昏离开曲义家时的淡定从容,这个机灵聪慧的小女孩,他活了百岁都看不透她。

    这样无师自通几百年难得一见的药术天才,是该由师父药神亲自教导,还是让她在家人的边成长?

    元洪子与李晶晶认识刚一天,为了她的前途发展,竟是一夜未眠。对于心肠硬的他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次清晨,碧空无云,夏风徐徐,曲家村的村头来了四个骑着马的陌生男子。

    月底了,亲们有潇湘系统赠的评价票的,投给本文,一定打5分,别的分数就不要了。

    感谢亲们各种方式的支持!

    写网文是件枯燥累心的事,有了亲们的鼓励支持,我才能在潇湘坚持这么多年。抱抱!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