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晶晶幸结忘年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李老实见广明子竟然跟李晶晶聊得很投机,便请了望风、望阳到一旁喝茶吃炒货果子。

    望风低声向李家人解释道:“师叔采药时常跟山里人家聊天,向他们询问哪里有药草、药兽。”

    李老实敬佩道:“药道人大师制的药救了好多人的命。我表嫂前些天吐血快要断气了,吃了他制的药丸,三天恢复如初。”

    贺氏去了厨房帮曲氏弄午饭。

    曲氏原本今个中午简单吃些,现在儿子、长孙回家,又来了太清观的贵客,便大展厨艺做了十几个菜。

    曲快手闻讯而来,向广明子鞠躬致谢。

    广明子正在跟李晶晶绘声绘色说着自己多年制药膏的心得,坐在小板凳上,股都没抬起来,挥袖让曲快手一边去。

    曲快手上次在太清观药局见识过广明子骂人,知道他的脾气古怪,便陪着李老实跟两位武道人说话。

    望风惊讶道:“原来你就是县里闻名的曲快手!”

    曲快手点头道:“正是。”

    望阳面带敬意道:“我们师兄弟早就听说你的名号。”

    望风摇头道:“可惜你早已不行刑,不然我要跟你比比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

    曲快手当刽子手一直被世人瞧不起,今竟被两个武道人夸赞,心里异常喜悦,一激动便道:“咱们到外面比划砍树枝?”

    望风、望阳更是爽快,抬脚就出堂屋。

    曲快手大声道:“我去取刀!”

    望风笑道:“我们师兄弟的剑随带着,就在这里等你。”

    李老实与李云青打开堂屋门,坐在门内,即能守着李晶晶,又能看到三人比刀剑。

    曲快手兴冲冲提着包裹着红布的大刀进了李家,后跟着李去病、李云霄以及五个曲族的细伢子。

    曲快手取了红布,露出一柄泛着白光刀刃锋利的大刀,高声道:“我这刀乃是祖传,钢七孔,刀刃十年不用磨。”

    望风朝望阳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从道袍的肥大的袖口里取出一把黑皮鞘短剑。

    曲快手满脸自信道:“去病,给舅舅搬捆柴来。”

    李云霄激动的抢在李去病前面跑去杂房双手抱来一小捧柴丢在地上。

    曲快手从小捆些里挑出一根拇指粗一尺长的树棍向望风、望阳比划几下,道:“我给这根棍做个记号。”

    李去病双手提了一捆柴放在两名武道人前,被曲快手叫去将小捧柴抱起来。

    曲快手道:“去病,我数三下,你将手里柴都抛到空中。”

    李去病依言行事。曲快手双手挥刀,白光一闪,便将混在十几根柴里只将做了记号的树棍切成两截。

    众小瞪着眼珠子,聚精会神的瞅着,啪啪啪烈鼓掌叫好。

    李老实小时候看过几次曲快手练刀,知道他的实力不止于止,好戏还在后面。

    望风扬眉道:“该我们兄弟了。”

    “吵死人,都滚到外面去!”广明子粗哑生气的声音从堂屋里传出来。

    曲快手面色十分尴尬,望风、望阳早就习惯了广明子的坏脾气。

    望风熟络的搂着曲快手的肩膀,道:“走,我们到远处比划去。”

    一群人去了村尾空旷无人的野草地,三个大人大喝挥刀剑切树棍,细伢子蹦跳鼓掌大声叫好,动静大的全村人都能听到。一会儿功夫,引来近百名村人围观。

    刚才在村口等人的两个妇人中的一个问道:“去病,你家的青伢子呢?”

    李去病见是曲家四表哥的堂客,答道:“四表嫂,我大侄儿在家里陪着太清观的贵客。”

    四表嫂指着望风道人,疑惑道:“我瞧着青伢子被这个道长背着进村。”

    李去病解释道:“药道人大师嫌青伢子走的慢,让望风道长背着他。”

    “青伢子没事就好。”四表嫂点头,自动想象了节,恍然大悟道:“原来太清观道人是来找你舅舅比刀剑。”

    李去病目光被三人的刀剑吸引,没再跟四表嫂说话。

    到得中午,李云青来唤他们去吃饭,三人仰天哈哈大笑并肩走回李家。

    曲快手许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特意高兴,见邓氏也来了,正帮着取碗筷,指着她朝望风、望阳道:“她是我堂客。当年县里无人敢嫁我,我就到村里把她给娶了。”

    望风赞道:“嫂子体康健,看着能活九十九!”

    邓氏老脸微红。

    堂屋里摆了两个八仙桌,两桌菜一样,曲氏做了四道凉菜、八个菜,将桌子摆了满。

    凉菜有酱猪蹄、炒花生米、卤猪耳、炸豆腐丸子,最适合下酒。

    菜有辣椒炒仔鸡、姜爆猪肚丝、炖红鲤鱼、蘑茹炒片、木耳炒蛋、红烧炸丸、炝炒小油菜、清炖全鸭汤,色香味俱全,勾人肚里馋虫。

    广明子制药废寝但从不忘食,并且每餐食量很大,一人抵三人的食量。

    李晶晶让广明子去坐男子那桌,他便过去坐下,招手叫李云青坐在旁边。

    李老实取出两坛米酒,望风、望阳让他收回一坛。

    曲氏的手艺没得说,广明子早饭就没吃,像饿死鬼投胎一般,喝了三大碗米酒,吃了七大碗米饭,将汤里整只清炖鸭吃了,还吃了许多的菜,这才放下筷子。

    李晶晶要午休,广明子就坐在堂屋角落里替她守着药罐,浑然不知里面咕嘟的药汁已被回药府的药汁替代。

    下午李晶晶起来,广明子已经把药罐放在地上凉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药罐里的药汁凝结成淡黄色的药膏。

    李晶晶蹲下看了几眼药膏,去斑膏的颜色形状跟预期效果的一样。

    她去找贺氏梳了头发,喝了些温水,原自坐在广明子边,笑问:“第一罐去斑膏送给你,你敢不敢用?”

    广明子二话不说拿起勺子将里面的药膏盛了满满一勺,往长有褐色斑点手背涂沫。

    李晶晶问道:“你一直是以试药?”

    广明子反问道:“新药不以试过,如何知道药的效果?”

    他常以试新药,体内积着微量毒素,所以格暴躁,容易发脾气。

    李晶晶目光肃然起敬。

    前世古代名医药师李时珍以试药写下了《本草纲目》。这样的人只是传说。

    今生遇到的第一个大药师就是以试药医德高尚的人,她真是幸运。

    姐妹们,节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