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晶晶巧言赠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忆冷香 书名:药女晶晶
    花花眼泪始终未停,点头道:“想。”

    李晶晶斟酌着语言,轻声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得了跟你一样的病,只有一粒药丸,你给你吃还是自己吃?”

    花花想想便道:“对我可好了。我把药给吃。”

    李晶晶往花花的手里放了两粒药丸,道:“我给你两粒糖,你悄悄的进堂屋把黄色的糖放在你的舌根下面,把黑色的糖让你咽下去。”

    花花嗅到淡淡的药香,摊开手掌看到掌心躺着两粒黄豆大的“糖”,疑惑道:“这是什么糖,我吃了能醒过来吗?”

    李晶晶把花花胖呼呼的手合上,一本正经道:“你别问了,重复我刚才说过的话。”

    花花一心想让醒过来,就认真的复述一遍。

    “舌根在这里。”李晶晶张开玫瑰红色的小嘴,粉色的小舌头舌尖顶着上鄂,手指着舌根给花花看。

    花花依葫芦画瓢张开嘴指着舌根,见李晶晶点头,这才闭上嘴巴。

    李晶晶嘱咐了几句,最后道:“你醒来后,你千万不能把糖的秘密告诉她,也不能告诉别人。你要是说了,她就会跟这次一样发病。”

    花花重重点头,就差发血誓。

    李晶晶瞧着花花小跑回堂屋,心跟着提起来,看到花花惦脚给曲喂了药,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的大哥李云青如今在太清观当俗家火工,每天负责给一亩药草圃浇水、除杂草,每个月包吃住,还有一百个铜钱。

    她通过李云青弄了几十种药草种子、苗子弄到了回药府,让药兔种植。

    黄色的“糖”是她在回药府让玉玉制的升级版速效救心丸,黑色的“糖”是玉玉制的升级版解血栓丸。

    她做这两种药是给喝酒吃上了年纪的舅爷爷预备的,谁想今天用来救曲的命。

    花花紧张的守在曲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不知过了多久,恍惚看到曲的嘴唇动了,大叫道:“!”

    曲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睁开眼睛,抬手拍拍哭得眼睛红肿成一条缝的小孙女,虚弱的道:“花妹子,我是怎么了?”

    花花说话时眼睛望着地,道:“,你吃多酒了栽倒在酒桌上,曲郎中说你中风,给你扎了好多针,你就醒了。”

    曲喃喃道:“原来是堂侄救了我的老命。”

    花花眼睛望向李晶晶,见她轻轻摇头,便遵守诺言紧紧的闭上嘴唇。

    堂屋里的两个妇人从梦中惊醒,跑过来看曲脸色没之前那么潮红,也能说话了,立刻朝院子外激动的嚷道:“曲醒来了。”

    院子里的几个男人腾的站起来,有人心里嘀咕是不是回光返照。

    老族长派儿子赶紧去请来曲郎中给曲诊脉。

    很快曲郎中下了诊断结果,曲的命保住了,只要吃半个月的汤药,静心调养就能好。

    “姑,你现在还不能回家,就在村子里住三天,等能走动了再回去。”

    “要的。”

    曲的两个儿子、四个孙子在浏阳县做工,家里只有两个儿媳妇,她们满头大汗急冲冲赶来,以为要给曲送终,把早就准备好的寿衣都带来了,结果曲活过来了。

    曲郎中心里有些疑惑,但是没有多想。

    他的医术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称赞。曲的大儿媳妇当场给了付了一两银子的诊费。

    曲暂时住在曲快手的家里,她的二儿媳留下陪

    曲郎中笑道:“姑,你的两个儿媳妇一个出银钱,一个出力,你命好。后你不能喝酒,也少吃,保养好子好多享福几年。”

    曲一个劲的点头,望着曲郎中感激的泪盈眶。

    老族长一家人跟送亲的人都吁了一口气,大吉大利,喜事总算没有出丧事,晦气一扫而空,拆了一半的戏台子又搭起来,鞭炮接着放,每个人脸上恢复了笑容。

    李老实带着李云霄、李晶晶回家把此事说了,贺氏震惊之余替曲一家人高兴。

    晚上喜宴结束,一轮明月升起来,老族长家院子外的戏台灯火通明,花了浓妆的戏子登台高唱,锣鼓齐响。

    本村、外村的人来了近千人,密密麻麻坐着把村路都挡住了。

    曲家村竟比早上还闹。

    李云霄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花鼓戏,可是听不懂大花脸的戏子唱得什么意思,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哭闹着要回家。

    李老实是曲家村少数不潭州花鼓戏的人之一,赶紧端起椅子抱着李云霄从人群里挤出来。

    贺氏是北方人,不看南方戏,何况极少出门,根本就没来看戏。

    李去病是来瞧闹。曲氏坐在李去病旁边听着十分入迷。

    李晶晶坐在怀里曲氏听了一会,竟是睡着了,突然间耳边传来说话声,抬头一看是花花。

    “晶妹子,我明早要跟我娘回去了。以后我会来找你玩。”

    李晶晶伸出右手的小拇指跟花花拉勾,笑道:“记得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们的秘密。”

    花花认真的点头,胖嘟嘟的脸露出纯真无邪的笑容,转体从人群里费力的挤出去。

    几天后到了一年一度的仲秋节,半夜开始就下起雨,秋风瑟瑟,细雨绵绵。

    每年太清观这一天的香火非常旺盛,次仅于大年初一,道观会做一些月饼赠给熟识的香客和信徒,伙房人人忙得脚不着地。

    李老实自是走不开,他替长子向观里的药道人请了两天假,早晨就让长子背着吃食回家。

    十岁的李云青已在太清观当了两年的俗家火工,点烛、抄经、摘菜、洗碗、扫、晒经书等杂工都干了一遍,最后因为聪明不怕累干活踏实被药道人点名要去协助药工种药草。

    他每天早上跟着道士练武,伙食好油水重,体发育的快,个子已有五尺,比同龄人高半个头,看上去宛如十二、三岁的少年。

    秋雨细如丝,连绵不断,李云青穿着蓑衣背着内有油纸包裹的包袱迈开大步在官路上行走。

    他到了太和镇进了几家商铺买了几样物品就接着急匆匆回家。

    雨落得大了,土路泥泞,带着冷意的水珠透过蓑衣打在他清秀的脸上,目光更加坚定,步伐放慢却更加的稳。

    我跟编辑沟通了,准备明天上首页强推,今天连更三章。

重要声明:小说《药女晶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