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黑暗中,格兰芬多寝室黑发男孩抓着手中的魔杖。绿眼睛茫然的盯着呈暗红色调安静的男生寝室,寝室里只有其他人的呼吸声,笼子里海德薇发出睡梦中低低的鸣叫。

    只有哈利被刚才的梦境刺激到,暂时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呆呆坐在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手中一直备战状态的魔杖放下,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形在不断在成长的少年,轻手轻脚爬下穿好外。顺便伸手抓起放在行李箱中,秘银色隐衣,开始五年级学期第一次夜游。

    本来这段没有黑魔王梦境扰的子,是十五岁的哈利波特难得睡眠最安稳的夜晚。可惜不失眠的子是奢侈的,今天突然梦到黑魔王一步一步,越发近魔法界核心的诡异难解的梦境。

    哈利觉得这次必须向邓布利多校长寻求帮助。行为越来越诡异的黑魔王,而且一个恢复理智的黑魔王有多可怕?大概只有面对过没有丧失理智的他的人最清楚吧。

    想到这里,哈利再也睡不着披着隐形衣离开格兰芬多寝室。脚步抑制不住的急躁奔走在走廊,凭借与生俱来找球手敏锐的天赋,让他平安躲过晚间值班的巡夜教授,难缠的费尔奇跟他的洛丽丝夫人。

    终于,哈利波特有惊无险站在进入校长办公室的雕像前。

    透过隐衣眼前守候校长办公室,是一只巨大的石兽,哈利每次看到它都觉得‘其丑无比’。石兽后是一道自动旋转楼梯,楼梯顶端便是办公室大门,一道闪闪发亮的栎木门,上面是一个狮鹰首形状的黄铜门环。

    所以,当还很年轻的救世主穿越半个校区,站在石兽面前时;才突然想起进入校长办公室,需要密码的重要事。可他自己并不知道喜欢不停变换口令,今晚校长办公室的口令密码。

    隐形衣下,哈利与眼前等大小丑陋的石兽,大眼看小眼看了半天,心底泪流满面。他怎么忘了邓布利多校长每晚花样不停,变换口令的嗜好了?现在回去找赫敏求救也不现实。

    以往都是邓布利多校长让猫头鹰传递口令密码,自己再记下口令直接去校长办公室,从没有像现在门外碰壁过。

    他竟然因为太过清晰有关黑魔王的梦境,自己惊慌失措竟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掉。好不容易提心吊胆的躲过斯内普巡夜必经的走廊,却被他没有提前跟邓布利多校长要到口令,而此时被挡在门外郁闷不已。

    只不过。这学期除了他在校外使用击退摄魂怪,莫名其妙被魔法部审判外,是邓布利多校长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次‘交谈’。并且全程基本无视他。

    他不明白邓布利多校长这个学期开始,对自己的态度为什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哈利站在石兽门口细想起来,的确是从这个学期开始,邓布利多校长与自己真的一句话都没有交谈过。甚至是有意在躲避自己,所有人关于黑魔王复活后的动向,连带凤凰社更是只字不提也不再透露他。

    赫敏跟罗恩有时也在这些问题上,直接避开自己。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隐形状态的救世主压得喘不过气来。这种不知什么时候死掉,被所有人隐瞒的子简直糟糕透了!

    尤其黑魔王复活后,在梦里见到他更是如此。

    某个瞬间,年轻的救世主脑中闪过在幻觉梦境般,那个暗夜密林深处湖边变成人类的黑魔王。如夜一样漆黑漂浮在水面的长发,合着的双眼,水珠划过精致的脸庞。还有那让人痴迷失去理智好闻的气味----

    此刻,哈利觉得仿佛又回到那个恐怖的仲夏夜之梦一样,又闻到那个迷人的气味失去意识时,走廊尽头传来教授巡夜的脚步声,让他如浇一盆冷水瞬间清醒过来。

    走廊尽头魔杖尖荧光闪烁的光芒由远至近,白色柔和如灯光的魔法光芒照亮来人的模样。原来是最近脸色更加憔悴蜡黄,头发更加油腻沉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迅速躲在银质盔甲骑士后,看到老蝙蝠一脸纵过度似得有气无力念出口令,‘薄荷柠檬糖’。走进石兽后面自动旋转楼梯消失不见。

    年轻的救世主深深觉得今晚带隐衣出来太正确了,被其他巡夜教授发现自己夜游,顶多扣学院宝石和课后劳动。如果倒霉碰到近期貌似荷尔蒙失调的斯内普发现自己,那惨烈的课后劳动,哈利想象一下都觉得浑酸痛。

    幸好他有外挂神器----隐衣,感谢波特家列祖列宗!

    哈利波特在盔甲骑士后面感慨完,斯内普已经走进校长办公室的旋转楼梯。他知道今天晚上找老校长谈心的机会又错过了。

    梦境里那么重要的讯息又不能当着斯内普全盘托出,毕竟这是私密的事除了邓布利多校长,他不想再告诉第二个人。更不想被老蝙蝠用看怪物不屑的眼神盯着他。

    权衡之下,哈利觉得还是给邓布利多校长写信,告诉他自己今晚奇怪的梦境。也许是更为现实能找到老校长的方法。

    想通之后,水银般的隐形衣在黑暗中划出一道裂缝,黑发少年独有坚定轻快的脚步声,快速消失在学校走廊尽头。

    与此同时,同一时间离开霍格沃兹的邓布利多校长,与凤凰社秘密传递消息的斯内普,还有大半夜跑去猫头鹰屋写信的哈利波特,以及巡夜完毕的校工费尔奇等等霍格沃兹醒着的人们。

    谁也没有发现这座千年耸立悬崖上,魔法学院林外一道如夜魔鬼魅,几乎弥漫覆盖半个夜空神秘黑色烟雾,在空中停留注视着悬崖上的城堡。

    铺天盖地的黑色烟雾里面隐隐有人影,静静看着地面上的城堡在这里短暂停留,随后收回蠢蠢动攻击极强的黑烟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去,没想到那鬼魅一样邪恶,几乎覆盖整个夜空的烟雾后,还吃力跟着十二道小上许多细长的烟雾。

    这些相较迷你型的黑烟,正在努力向前追赶他们越发强大,更是越来越捉摸不透的主人,飞速消失在夜空。

    狗腿们速度之快。

    让地面上三更半夜跑在走廊,召唤羊皮纸条,就着露天走廊月光写信的哈利波特;都没有发现刚才天空中出现,会令整个魔法界恐慌的异象。

    现在还很年轻的救世主拿着,从宿舍书包里召唤来的羊皮纸条,干脆把隐衣扯下放在脚边;坐在庭院喷泉水池旁用魔杖变成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下自己近来越发诡异的梦境大概过程。

    然后,他一口气跑到猫头鹰舍所在的城堡塔顶处,找猫头鹰信差给老校长传递消息。而海德薇离自己太远,使用学校的信差反而会更快一点。

    希望邓布利多校长明天能看到他写的内容。

    哈利站在城堡猫头鹰舍窗前,看着被他叫醒的猫头鹰信差腾空飞向城堡外,这才放下心走下顶塔。

    披隐衣,双手插在校服外袍的口袋中,隐形少年神轻松一步并两步,准备搭乘旋转楼梯回格兰芬多寝室睡觉。

    只是,哈利刚走几步觉得手边左口袋里,貌似有份纸质的东西在里面。

    把口袋里类似羊皮纸的东西拿出来看清楚时,脸颊瞬间通红起来,原来是之前一直匿名给他写信的那个人的信件。

    他什么时候把这封信拿出来放在校服外袍口袋里了?明明那个匿名者所有的信件跟那片金色叶子,一起夹在垫最下面,最隐蔽的地方藏好的。

    而且,这封信是那个匿名者一个月前寄来的。

    自从收到这封信以后,那个‘追求者’再也没写信给自己过。他至今都不知道这封信的匿名者是谁。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毫无踪影,神秘莫测让人好奇不已。

    当窦初开年轻的救世主,收起心中淡淡的失落,把手中的信件放回口袋时。这张羊皮纸暴露在月光下的字迹,竟一点一点发出灼眼的光芒!

    就在仿佛整张羊皮纸周围发出淡淡的蓝光,燃烧起来的刹那----这份有上个世纪复古风格字迹的信件,开始微微颤抖,瞬间卷着哈利整个人消失在塔楼不停变换的楼梯前。

    只留下门钥匙消失特有的声音,在楼梯间发出微弱的声响。

    而之前感应到来人不停变换的楼梯,也在人消失之后停下运转。

    恢复霍格沃兹塔楼夜晚,应有的寂静。

    哈利波特一路叫喊,拿着被某人制作成门钥匙的羊皮纸,把他从一个空间迅速转换到另一个空间。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门钥匙似乎有一个钩子在他肚脐后以无法抵挡的势头猛地向前一钩,然后双脚离地,飞起来。犹如一阵风似的向前疾飞,眼前什么也看不清。

    犹如在各种拥挤扭曲的管子中挤压穿梭。哈利狼狈不堪的摔在大理石地面上,那张羊皮纸门钥匙也在落地时,完成任务般自燃飘落到地面燃烧殆尽。

    一时间,被摔懵了的救世主伸手扶正歪倒脸颊的眼镜,缓缓站起,揉揉浑上下被摔痛的地方。

    不明所以,打量查看这处环境昏暗的房间。

    华贵的家具,大理石壁炉和镀金镜子。门厅宽大,石头地砖除了自己站的位置,几乎全部被华丽的波斯地毯覆盖等等。

    这装饰极其高调奢华的宅邸,哈利怎么看怎么有种非常熟悉讨厌的感觉。尤其在看到墙上挂着许多拿鼻子看人,分外眼熟铂金发色的肖像画时,心中的厌恶更是达到了顶点!

    哈利波特头皮发麻看着,与自己之前梦境中差别无二的奢华宅邸惊道:

    “我擦,这是马尔福他们家?!”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我回来了!咩哈哈哈哈哈!!!!!

    消失了三个月大家有没有想我?o(nvn)o哈哈哈哈~我滚回来了~~~

    我这三个月恰好经历了人生最低谷,现在也算是慢慢好转起来就马上来更文了嘿嘿嘿~说了一定会写完就绝对不会食言!!!

    希望大家能忍受我的蜗牛速度!!!

    再次感谢所有留下的亲们不离不弃谢谢!!!鞠躬!!!撒花!!!顶锅盖逃!!!!!!

    ...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