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九九五年,再一次诡异重生被睡梦中救世主窥视的黑魔王行踪五分钟前----神秘事务司预言大厅。

    今晚轮到例行隐秘检查预言球安全头有点秃,红色头发,经常穿长袍体有些微胖的凤凰社成员亚瑟.韦斯莱先生。

    而今天这个与往常无异寂静的夜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当亚瑟像往常一样从入口第一排水晶架巡视到,第三十四排水晶球架时;突然毫无预兆的听到另一排淡淡发出神秘流动光的水晶架间,传出一阵细碎的碎片落地的声响。

    教堂一样高,巨大冷冰冰,寂静无声的预言大厅。被这道来自黑暗中传来细碎的声音打破,细小的碎片散落在地面的声音在大厅中回着,在耳中格外清晰。

    “谁在哪!”

    充满戒备的声音在摆满水晶球架的房间响起,黑暗之中理所当然久久没有任何回音。亚瑟打起十二分精神谨慎地,脚步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巡视声音的来源处。

    第八十九,九十,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五。

    走到已经很靠近房间黑暗深处的亚瑟.韦斯莱,压低手腕顺着手中魔杖顶端明亮的光线,看向不远处第九十五排水晶架地面上,零星散落被人打碎的水晶球碎片。

    只见被打碎的水晶碎片之前包裹烟雾一样的预言,在地面上凭空升起预言大师西比尔.特里劳妮年轻时潦倒的影。

    白色烟雾形成的西比尔.特里劳妮面无表声音嘶哑,最后一次对处在黑暗最深处的某个人,预言他既定不可改变的命运:

    “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出生了……出现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出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其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

    黑暗中泛着珍珠白影二十岁左右的特里劳妮浮在空中,沙哑仿佛在牛皮纸上刮蹭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预言大厅里每个角落回响着。十四年前穷困潦倒的预言师第一个准确无误,影响后世战争格局的预言。

    烟雾一样虚幻的人影说完,本应消失在空中之前。却神奇的转向水晶架中最黑暗的地方,对那一片虚无继续预言到:“唯有找到......无尽的旅程才能终止。诅咒般的命运才能开启另一扇门......”这次人影说完,终于消失在空中。

    留下老亚瑟仰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半吊子预言大师消失在半空中久久不能回神......十五年前重要的预言球破碎后,预言还有下文?!邓布利多知道吗??!

    无意中见证已偏离既定历史的世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亚瑟.韦斯莱将视线再次投向地面。看向关于救世主与黑魔王预言水晶球碎片散落的方向,明显这是人为打破的痕迹。这里除了他,还有其他人。

    平时非常喜欢看麻瓜侦探小说《福尔摩斯》,工作家庭中相受益匪浅的亚瑟.韦斯莱,此时并没有遵循韦斯莱家族骨子里,旺盛有时甚至鲁莽的好奇心去那一探究竟。

    按照麻瓜每次发生凶杀案的前奏(《福尔摩斯》),最先发现事件诡异之处的人总是在开篇最先死去的那一个......

    老亚瑟明显以及感到眼前事件不同寻常之处,默默后退一步,不再向这排水晶架太过黑暗的地方继续巡视。

    能够悄无声息闯进魔法部战时设置各种高级魔咒关卡,进入神秘事务司预言厅的人是谁?老亚瑟疯狂的猜想似乎不言而喻昭示着最不可能出现在这,目前凤凰社高度戒备警惕的那个人就在这里!

    站在第九十五排水晶球架间,头发有些秃顶的老韦斯莱不动声色的,一点一点挪回因为高度紧张开始抽筋的腿脚;微胖的体一点一点谨慎向后退回去,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最好能一步退回到门口才好,他是这么想的。

    而且凤凰社很早就掌握预言的全部内容,自己更是当年极少数得知完整预言的核心成员。却自始至终从未听到过刚才破碎的水晶球里,西比尔预言最后一句让人晦涩难懂的新预言。

    诅咒般的命运?是指谁?哈利?还是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那个人?!

    这么想着。今天在神秘事务司值班的老亚瑟不再迟疑,挥动手腕一只机敏灵巧珍珠白色鼬鼠守护神,一下从他橡木魔杖尖跳了出来,姿矫健地围着它的巫师主人绕了一圈才停下来,听从传递消息命令:

    “去告诉邓布利多今晚等待已久的‘客人’,出现在神秘事务......”红发秃顶的巫师最后一个司字还卡在喉咙里。突然两眼直勾勾惊恐的看着前方,声音像是被人掐住喉咙般再也发不出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从第九十五排水晶架黑暗深处,走出全包裹在黑色斗篷中形消瘦高大的人!

    老亚瑟.韦斯莱犹如陷最恐怖的梦境般,看着如夜魔诡异恐怖的巫师从黑暗深处走过来。强大排斥他人的冷冽魔压瞬间扑面而来,整个空间几乎被压迫的扭曲变形。值班的老韦斯莱被那股霸道的魔压压迫,靠在已经扭曲呈弧形的水晶架上,跟后的水晶球们一起‘瑟瑟发抖’看着,那个自黑暗而来的影由远至近走向他们。

    那人包裹全黑色袍角在房间冷的魔压中翻飞,没搭理靠在水晶架上被魔压压的瑟瑟发抖的可怜虫。如今连邓布利多已不放在眼里的黑魔王,这一次他对随手就能捏死引救世主,自投落网的凤凰社成员没有了上次的耐心跟兴趣。直接化作一道鬼魅般的黑色烟雾离开魔法部预言大厅,他要的答案已经找到了。

    而突然出现又离开预言大厅的黑魔王后,紧紧跟随着十二道略小一些的黑色烟雾,紧紧追随着他们越发喜怒无常的主人。

    仿佛根本没注意到眼前的凤凰社成员,谁也没去理会这个直接被主人无视,杀都懒得杀的可怜人。只有特别备受主人宠,没戴食死徒面具的贝拉.兰斯特兰奇夫人,在离去前狠狠地嘲笑了一番这个纯血叛徒家族的大家长。疯狂大笑是贝拉.兰斯特兰奇夫人出狱后特有的标志。

    在不安常理出牌的黑魔王带着食死徒精英离开魔法部,过了很久之后,我们当夜值班的亚瑟.韦斯莱先生才从后恢复原样的水晶架把自己撕下来。

    再次挥动魔杖召唤出守护神,把之前这里发生不真实的一幕传回凤凰社。并特别交代将黑魔王出现在预言大厅,并且毁掉他与哈利预言球的举动尽快回复给邓布利多校长。

    果然,就算把灵魂分成好几片的黑魔王依然是那个,把魔法界毁于一旦不能说出名字的黑魔王。看来扰乱对方对预言重视的策略要改变了,毕竟只用不完全的灵魂,就把邓布利多苦心经营多年的策略毁于一旦。真不愧是就连校长也不得不称赞,霍格沃兹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学生吗?

    凤凰社内部讨论对敌方案每每谈到现任黑魔王,邓布利多除了对待敌人强烈敌视,更多是隐藏在敌视下淡淡的可惜。听麦格教授这位曾经黑魔王的学姐曾经提到,七十多年前的少年黑魔王的确是百年难得一遇惊艳才绝的人物。

    更是当时许多教授,魔法界官员寄以厚望的新生代引领英国魔法界的精英力量。当时谁能想到那个所有人看好能带领魔法界走向辉煌的青年,不到一年时间摇一变成为二代黑魔王。这样的转变着实让邓布利多失望许久,那个冷峻的青年还是走了一条不归路。

    这次没有受任何伤害的老韦斯莱望着,空中灵敏的守护神鼬鼠跳跃着离开预言大厅,朝着霍格沃兹的方向飞奔离去传递,今晚不怎么是黑魔王一贯‘到哪,哪死一片’风格的讯息。

    漫长的五分钟过后,远在霍格沃茨睡梦中,与黑魔王视线对视上的救世主男孩猛地睁开眼睛。

    哈利半夜醒过来坐起,浑像在水里捞出来一样,任由脸上的汗顺着脸颊滴落在下的鹅毛被上,眼睛慌乱没有焦点直勾勾的看着黑暗中的某一处。

    过了好一会儿,撕扯肺部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他紧绷快断掉的思绪才慢慢恢复原位。

    格兰芬多寝室里鸟窝样乱糟糟的黑发少年,无意识低头看到冬青木魔杖已经被他拿在手中,习惯呈备战状态。拜黑魔王回归的恐怖刺激,他现在的体反应永远比大脑快上许多。梦见黑魔王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每次梦见他都会有非常可怕的事发生,这几乎成为那人回归的标志。

    哈利觉得很奇怪这次梦见那个人,额头上的伤疤竟然仁慈的没有好像要裂开一样疼。太奇怪了,他才不会天真的一位这是黑魔王难得的仁慈。

    也许,可能,这只是个太过真的梦境而已吗?

    年少的救世主默默看着头顶帷幕的花纹,现实与梦境,哪个才是真实?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整顿的力度很强啊,亲密戏都不能有了。我这劳德都生孩子了啊啊啊啊~~~抓狂

    ...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