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临近女贞路1英里小汉格顿镇山坡上。里德尔老宅三层走廊尽头走里面的房间中,这间房屋的拥有者靠在座椅里已经放松重新得到的人类体,恢复猩红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对面房间里用魔法燃烧起来老旧的暖气炉。

    同时,伏地魔醒来一直在思考生前莫名其妙失败地方。以及终于有僻静的环境让他思考,目前这个有些看不懂的世界。

    伏地魔没在意之前瞬间像经过几十年时间,重新长出来黑色丝绸般长长的发丝垂落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他把头脑中隐隐还记得未混乱的记忆细节,全部梳理一遍,确认让他生前惦记后半生,预言中的救世主男孩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

    这个假设在这个世界中同样适用。

    尤其,他逐个毁了自己魂器的运气好的不可思议。仔细想想,每次被到绝望的角落时,波特突然有如神助的好运气后面;都有阿布思.邓布利多的影。

    想到这里,伏地魔巅峰时期俊美的脸庞上,扯出一丝邪恶而又危险的笑容。那个躲在波特背后和自己斗了一辈子管闲事老不死的,才是波特战胜自己的关键!

    此时,把自己折腾进熟悉又似是而非世界里的伏地魔,非常后悔他生前怎么没早一点杀死那个碍事的老东西?因为只要没有了他,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阿布思.邓布利多。除此之外,魔法界年轻的救世主之类反抗蝼蚁般残喘的巫师,恢复八分之三理智的黑魔王根本没放在眼里过。

    生前魂片分裂过多不稳定的经历,已经让他逐渐认识到灵魂是无法经过分割,同时这种方法也无法达到永生的目的。分析多少次得出的结论,永远都是他十五岁自己脑残的决定,注定了最终失败的结局。

    而且,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作的......

    回忆逆推到五年级狂分裂灵魂的自己,伏地魔表有些不自然的抽搐----人到老了,总会为自己年轻时愚蠢的选择付出代价。

    伏地魔想到这里,浑几乎具象化的戾气也沉下去一大半,因为都是他自找的......虽然,极度不喜欢这个有父系麻瓜血统的人类体。但是,为了拼合破碎完整的灵魂只有暂时忍耐。

    毕竟,他也没想到之前拼合斯莱特林吊坠盒,跟赫奇帕奇金杯魂器的过程会不可思议的成功了。让本来做好一半几率以上,可能形俱灭复杂的心理准备一点儿没用上。

    恢复青年时期的伏地魔庆幸自己没再死一回的同时,也察觉似乎成功的有些不可思议。没来得及再仔细往下想成功太快的源头,思绪就自动拐个弯到他忠诚的助手双重间谍----西弗勒斯.斯内普。

    如果没有邓布利多和叛徒斯内普,这两个家伙在自己背后搞小动作。杀掉背负魔法界所有希望未成年救世主,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而且现在他不明白在生前有着相似份,非常信任的部下西弗勒斯.斯内普为什么背叛自己?

    还是因为十几年前那个红头发女巫?伏地魔为曾经脸色蜡黄的部下,相当罗曼蒂克的怀嗤笑了一下;当初他可是跪在地上恳求,发誓永远效忠自己放过那个红头发女巫,而从没为任何部下仁慈过(还用的着他)的自己,难得那一次破例同意了。

    而得到的结果却是彻底失去体,只剩下主魂在阿尔巴尼亚森林,躲躲藏藏不能回魔法界十二年。而当时魔药大师他是最寄以厚望寻找自己的部下,可他却在自己失踪的时候,马上转就投向邓布利多一方兢兢业业当起了双面间谍。

    窗外月光淡淡拂过正在回想过往非人时期,伏地魔猩红色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冰冷的锋芒。因为他咬牙切齿的想起在霍格沃兹决战的塔楼上,波特发疯拽着自己跳楼的时候,他曾经说过斯内普一直着他的母亲(那个红头发女巫),而且是自愿当双面间谍协助救世主杀死他,并赎罪的。

    呵,他的魔药大师还的。分分钟给他的前主人顺手插刀掀老底,麻瓜坊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真是插得一手好刀!’

    重生的黑魔王内心已经给同样是,混血的斯莱特林判了死刑。只等体机能全面恢复正常,就会回去清算背叛他的仆人。而且这个人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不会把一颗不安份的棋子放边太久。不过,观察段时间倒也是可以再揪出几个,存有疑心他的同伙就更有意思了。

    反正他在另一个时空,已经被自己提前杀死过。这次,再提前杀死他一次会发生什么呢?

    想到有可能会再揪出一串贪生怕死的人。死了一次好不容易重新恢复人类形的伏地魔,为打乱既定结局的历史愉快的笑了。

    而且只要想到生前被那两个险的家伙暗算无数次,更借救世主的手杀了自己八次(毁灭魂片)!倚靠在沙发笑得邪魅狂狷的同时,口气得不停剧烈起伏,浑血压不停往脑门上涌。

    这一次,他倒要看看邓布利多和斯内普,那个背后随时插他一刀的叛徒。现在怎么利用救世主再杀了自己哼!

    小汉格顿里德尔府窗外月光下,隐藏在影中笑得绝对一脸反派boss的黑魔王。成了远在千里之外霍格沃兹塔楼里,此时正在睡梦中疲惫的年轻救世主长久的‘噩梦’。

    第二天,是福吉派乌姆里奇到霍格沃茨任检察官的第一个星期。

    在这位喜欢穿嫩粉色小装的黑魔法防御教授,兼霍格沃兹检察官拿着业绩表格定制了一切,近乎苛刻强制的学生守则通告。接连扰了执教时间相当长的魔药教授、占星学教授、魔咒课等等教授后。

    哈利从阿尔巴尼亚森林废了半夜回来的这天早上,大家也都明白她流窜各个课堂之前在做什么了。刚上完一节课,得到消息四个学院的学生从四面八方,赶到学校中庭,此时已经有很多人站在走廊看着出乎意料的事件。

    这里也包括从另一个走廊刚来,恰好碰到从十字走廊出来,没看到自己脚步不停秋张的哈利波特。年轻的救世主在看到有些面露焦急,漂亮的黑发东方女孩(他女神)时,眼睛一亮上前紧走了几步问道:

    “秋,发生了什么事?”

    “是特里劳妮教授。”秋看到边并排走着的自己也有好感的黑发男孩,原本焦急的心缓解了一些对他说。随后,不明真相的哈利和秋跟着大多数人流走向学校中庭。

    哈利他们走到前面中庭时正好看到,校工费尔奇提着一个半旧不新的行李箱,重重放在一副难得整洁外出打扮模样的特里劳妮教授脚边。

    带着蛤蟆眼镜一样夸张镜片的特里劳妮教授,受到惊吓般跌坐在后更大的行李箱上,口中发出找不到方向似得草食动物无意识的呢喃。怔怔地看着前面学院大门里面走出来,把自己辞退的粉红影。

    站在一起不分学院的学生们听到后大门的响声,自动分开出一条通道。看见门里走出穿着粉红斗篷,这学期新来的的黑魔法防御新教授,趾高气昂的走向中庭----被她辞退的特里劳妮教授面前。

    特里劳妮教授慌张的站起来差点被脚边的箱子绊倒,还是坚持走到魔法部检察官面前,比粉红怪还高半个头的体佝偻着,卑微的乞求着最后的转机:

    “我在这里教了十六年,霍格沃兹是我的家......你不能这么做......”说到她最后只剩哽咽的哭声。

    “事实上,我可以。”

    貌似同对方的乌姆里奇拿起手中的解聘书,微笑看着哭出声的前占星学教授。匆匆赶来的麦格教授保护的抱住已经泣不成声的同事。只不过,乌姆里奇非常讨厌这样打扰自己‘工作’的人。尤其不久之前,为不听话学生的处罚有过一段争执的米勒娃.麦格。邓布利多的接班人:

    “你有话想说吗?”压抑着快要扭曲的笑容,她问道。

    “哦,有些事我要说。有些......”麦格教授一边安慰被赶出‘家’的特里劳妮,一边绪激动的谴责乌姆里奇滥用职权的不近人。可是,因为她有魔法部授权开除教师的权利,一时间找不到让她撤回解聘书的理由自责不已。

    这时,乌姆里奇刚才打开的大门发出更大的响声,从里面打开所有人看到走出来的是邓布利多校长。终于看到这学期异常忙碌的校长,不止学生们安心了不少,就连教授们也看到转机似得悬着的心踏实下来。

    穿着暗灰色袍子的白胡子体还很硬朗老人走到中庭,站在魔法部检察官面前对她后的两个绪失控的教授说道:“麦格教授,能请你将特里劳妮教授护送进去吗?”

    “亲的西比尔,这边走。”麦格教授愉快的揽着哭得有些虚脱的同事向城堡走去。

    “谢谢!谢谢!”又可以回家的特里劳妮教授,感激的对校长说了好几个谢谢才离开。三人谁也没搭理

    早已气氛不已的乌姆里奇是什么表

    “邓布利多,我想提醒你。按照魔法部长执行的教育法令第二十三条......”

    “你有权利开除我的教师,”邓布利多面部表的接下她的话语,说:“但,你无权驱逐他们。这个权利是属于校长的。”

    “目前为止。”

    表开始由气氛到胜券在握的乌姆里奇,用两个人都听得懂的语言说着。随后,满意的看到邓布利多‘垂头丧气’转离开学院中庭。还赶跑了围观的学生们。

    永远站在人生巅峰的乌姆里奇,得意的笑了。霍格沃兹早晚会全面掌控在魔法部的监视之下,谁也无法破坏魔法界的和平!

    “教授!”

    “教授?”

    “邓布利多教授,教授!邓布利多教授!”

    好不容易见到老校长的哈利,追在后面叫了好几声都没能赶过去。好像刚才自己喊他的时候,老校长脚步走得更快了似得,最终消失在人群中不见踪影。

    哈利有着莫名被抛弃似得不真实感,但又想不到自己干了什么让老校长不待见自己?而且,他还没告诉老校长昨晚自己看到,恢复人类形的伏地魔呢。怎么办?

    年轻的救世主孤零零的站在十字走廊中间,脑中想着昨晚国外森林湖岸边浑湿透--还未醒来‘恐怖’的黑魔王。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