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讨厌姨妈家的哈利终于在后半夜骑着飞行扫帚,带着一凉意,穿过大片大片的森林回到霍格沃兹城堡。根本没敢从学校正门进去,骑着扫帚绕了一圈飞向格兰芬多塔楼,才偷溜回寝室。

    火红和明黄装饰的寝室里,早已提前燃烧壁炉不大不小的火苗发出劈啪声,旁边放下帏的四个是里面人熟睡的呼吸声。当哈利把火弩箭放到墙角,隐衣轻轻塞回行李箱时,紧邻自己旁位置的罗恩还是被他吵醒了。帏里传出他半梦半醒的声音:

    “。。。伙计,我给你留了三明治放在头。。。大家还一直问我你去哪了,明天你自己跟她们说吧呼。。。。。。”

    一晚上没睡踏实终于完成任务的罗恩翻个,继续美美的进入梦乡陷入沉睡,完全不在意好哥们失踪大半夜的举动。毕竟,他们都五年级是个成熟的小伙子了,有时候约个会什么的很正常。

    而且哈利不是一直很喜欢秋的嘛。今天她也没去大厅吃饭,所以两人肯定是约会去了。(默默躺枪的拉文克劳美女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

    “谢啦伙计。”

    哈利看到放在头上施保温咒的晚餐,这一定是整天喜欢为他心的赫敏让罗恩给自己拿上来的。想到两个像家人一样的朋友,他开心的笑了。

    脱下上的校服扔在上,自有家养小精灵清洗干净第二天出现在衣橱。叼着好吃的火腿酪三明治,拿上换洗的睡衣。

    轻手轻脚的走进寝室的浴室隔间,脱下衬衫长裤所有衣服,在浴池里面好好泡了一个澡,洗去浑紧绷的疲乏。哈利在低着头洗头发的时候,感觉有些异物在头发里,随手用清水摸了一把脸上的泡沫。

    当他看清手里的东西时,蜜一样的皮肤突然通红了起来。躺在手掌中心的是一片毫不起眼的落叶,金黄色的。

    年轻的格兰芬多看到这片叶子像烫着一样,手忙脚乱的扔了出去。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不敢看被扔在水面上,打着旋慢慢飘远的叶子。

    之前自己极力忘记的画面,还是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浮现出来。湖边黑暗中的影,脸庞上湿冷的长发,滑向锁骨深处的水珠,还有异常好闻的感的气息----

    黑发绿眼的男孩猛地把自己扎进水里,企图摆脱回想起那人自己体里奇怪的反应。不断给自己催眠,他不可能对那个邪恶残忍的人有任何幻想!

    在快要把自己憋死的时候,才哗啦一声从水里钻出来。看到那片越飘越远快要沉入水底的落叶,还是忍不住伸出手将它拿到自己眼前。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看着透明的水珠,在树叶的纹理上滑落,就像恢复人类面貌浑湿透的那人一样,让他觉得有一种不可抗拒的j□j。。。。。。

    还属于少年稚嫩的脸庞想到什么似得,再一次红透个彻底。少年内心惊恐窘迫又羞涩的草草洗干净体,穿上睡衣,将脚下的脏衣服扔进洗衣篮里。抓起放在浴池边的魔杖,别扭的拿着应该马上扔掉的叶子,熄灭灯光走出浴室。

    吃饱饭,洗完澡的哈利躺在上,用魔杖尖闪烁的光亮研究着手中的叶子,拿到鼻子下闻了闻似乎还有那人淡淡的气味。窘迫又别扭不知道自己怎么发什么疯的男孩,将那片叶子藏在枕头底下,克制自己不要再乱想。

    内心不停默念‘他们是敌人,他们是敌人,他们是敌人。。。。。。’,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后渐渐睡着了。也许是自我催眠的效果管用,也许是枕头下那片叶子散发淡淡的气味,让近期噩梦连连的哈利难得一夜好眠无梦到天亮。

    远在阿尔巴尼亚森林腹地,倒在湖岸边不知生死的黑魔王,在此时猛地睁开了眼睛。

    同一时间这个世界遥远的近未来 二零一七年

    等了一天一夜还不见上人醒来,三十六岁的傲罗哈利波特终于坐不住了。将他上漂亮的少年抱在怀中,在耳边不停呼唤着他:“汤姆,汤姆,醒醒,亲的醒醒。求你,醒醒。。。。。。”

    可是不论哈利怎么求他醒过来,怀中的人仿佛根本没有意识般,听不到他的声音继续毫无知觉的沉睡着。仿佛他怀中抱着的只是一具没有意识的空壳似得。

    没有意识。。。?

    成年的哈利波特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难道是他昨晚的昏迷咒咒语出现变异,让怀中的人醒不过来?!一时间想不到其他昏迷的可能,这让哈利完全失去了往的镇定慌乱不堪。他不想好不容易躺在自己怀抱中的人,因为他成为一具没有意识的‘尸体’。

    “亲的,求你醒过来,求你。你知道我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你,就这样如行尸走的活下去直到死亡。。。。。。

    可是,在我后悔了十九年之后。你来了,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让我从失去你生不如死的世界中又活过来。亲的,你知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有多开心,多幸福吗?求你别再离开我,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求你。”

    哈利抱着失而复得出现在他世界的少年汤姆.里德尔,不停轻轻的说着这世界上最甜蜜的话和祈求,仍然像之前每一次一样,无法让他怀中的‘睡美人’睁开眼睛,看着现在已经长大成年的他。

    “别这样惩罚我,求你。。。。。。”

    就在哈利抱着少年里德尔的体,哭得泣不成声的时候,窗外猫头鹰扑棱翅膀的声音让他抬起头,混乱的脑子里面渐渐清明了一些。现在必须送他去圣芒戈!这么一直昏睡下去绝对不正常!

    哈利理清事主次之后理科振作起来,把里德尔上打眼的斯莱特林校服脱下来,换上自己还未穿过的的衬衫和长裤。悲伤中克制自己的眼睛不要太黏在,对方白皙人的少年体上,不要在对方昏迷没有意识的况下,做出没有被许的触碰。

    几乎是很快的,哈利帮他心的人换完衣服后。看着被自己有些大的衣服包裹着沉睡中的人,眼神更加柔和,俯轻轻在那人脸颊上留下一个吻。成年的哈利波特才恋恋不舍得移开眼睛,用魔杖挥开窗户,将在外边等了很长时间的猫头鹰放进来。

    猫头鹰进来的那一刻,腿上绑着的信件自己就挣脱束缚,蹦了下来飞到哈利面前,那上面传出魔法事物司知名律师赫敏.格兰杰小姐明显有些担心的声音:

    “哈利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罗恩在魔法部找了你半天都没见到你,而且你家的壁炉怎么切断链接了?发生了什么事吗?哈利,接到信息后请马上回复我们。好吗?你的赫敏。”

    好友的话音落下,飘在空中的信件自动变回普通信件。飘送到坐在上不舍得离开一步怀抱心之人,准备去圣芒戈魔法医院的傲罗手中。哈利看着手中的信混乱的脑子终于想起,他还有研究魔咒方面很厉害的朋友赫敏能帮助自己!

    哈利几乎是立刻的在头书柜拿出笔和纸条,在上面写着让好友单独在壁炉前等自己一分钟,有重要的事需要她帮忙。把纸条给异常乖巧等在一旁看着自己的灰|j□j头鹰,看它从窗口飞走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幸好自己恢复理智没有直接把,少年里德尔就这样送到圣芒戈。战争结束已经十几年虽然已经很少有人记得,黑魔王学生时期他真正的名字。但如果有人记得汤姆.里德尔真实的份,绝对会在魔法界掀起新一轮恐慌。

    在逃的或投降的食死徒们也就更加难以控制,幸好赫敏的信件来的及时。没让他失去理智犯下这么低级愚蠢的错误。

    哈利看向怀中的‘睡美人’脸颊贴着对方不舍的磨蹭着,跟沉睡中的人呢喃着,自己只离开一会儿马上就会回来等等,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腻死人甜蜜的话。然后,又腻味了会儿,前任救世主才恋恋不舍的安放好怀中的少年。

    起走到客厅里的壁炉前从新打开链接,看到他最忠诚的朋友早已等在那里:“嘿,赫敏。”哈利试图用欢快的声音和好友打招呼,但很快就被对方识穿。

    “嘿个梅林的袜子。说吧,这两天你怎么突然翘班了?还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生病了吗?!”赫敏在自家的壁炉火焰里看到,黑眼圈浓重脸色极差的哈利不再调侃他,非常担心的问道。

    “敏恩,我没事我很好。只是现在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而且这是暂时只有你我知道,不能让第三个人甚至罗恩知道的秘密。你能遵守这个承诺吗?”

    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的赫敏,看到好友紧张严肃的表也正经起来,对他说:“当然,哈利。你需要我时我永远在你边,我们不仅是最好的朋友。还是最和的战友。所以,‘我对我所有钟的书本起誓,绝对不会泄露有关哈利波特的任何秘密’,虽然他的秘密我都知道。”

    赫敏夸张的翻了个白眼,冲淡了这里好久没有的严肃气氛。壁炉内外的两个好朋友也终于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哈利站起打开封闭了两天一夜的壁炉通道,等待另一头的好友来到他深藏的秘密中心。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