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天空中灰色的云层卷着冰冷海风压得低低的,唯一露出海面的高高的黑色岩石,被波涛汹涌的海浪不停翻滚淹没冲刷着。海面上零星还有一些过去某个时候,从悬崖的正面脱落下来几块很大的岩石。

    这里人迹罕至除了苍茫的大海和岩石,看不见一棵树,也没有草地和沙滩,一副满目荒凉的景象。在那块成尖锥状黑色岩石的正前方,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陡峭岩壁悬崖,直落而下犹如守护神一样,伫立在这片海域之上静静的守护着。

    悬崖正中央有一条裂缝,海水在里面打着旋儿。

    顺着海水的流向裂缝变成了一条漆黑的暗道。暗道前面本该是机关的洞壁,此时被从外部彻底破坏般露出一个门洞,里面似乎是无尽的黑暗----岩洞里有着一个黑色的大湖,湖面无比宽阔,一望无际。

    粗糙岩壁的另一边,黑暗中一只孤零零的小船停在岸边,证明不久前曾经有人来过这里。

    湖中央一座光滑的岩石小岛上,有一大块平坦的黑色石板,上面有着类似冥想盆的石盆,空的。原本满满一盆翠绿色,发出闪闪的磷光成为岩洞光源的液体里面,藏着的珍贵宝物也消失无踪。

    只剩小岛上一具白森森相貌隐约还看出样貌,被来人硬生生从镜面一样没有一丝波澜的湖中拽出来,四分五裂穿着霍格沃兹校袍的尸尸体。除了岩壁外不停拍打的海浪声,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寂静。

    他的同伴们依然躺在黑暗的湖底,睁着迷迷蒙蒙的眼睛,好像里面结着蛛网,头发和长袍像烟雾一样在体周围打着旋儿飘着。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因口渴触碰湖水而送命的‘伙伴’的到来。

    此时,马尔福庄园大厅熊熊燃烧温暖的壁炉,也不能驱散这里寒到极致的恐怖气氛。就像跪在主人脚边惊恐颤抖的兰斯特兰奇夫人一样,哭得像个小女孩似得抓着主人的袍脚不停抽噎的说:

    “主人,主人。。。不会的,这不是真的!我的小表弟,雷古勒斯他就像我一样忠诚的崇拜着您!他绝不会背叛您的!主人!主人!主人。。。。。。”

    贝拉.兰斯特兰奇看也没看大厅里,其他被刚回来主人可怕的怒火所惩罚的食死徒们,包括她躺在地上因钻心咒抽搐的丈夫。假冒的斯莱特林吊坠盒跟那张写着r.a.b署名的字条,重重的丢在她脚边。

    金属掉落在地上的声响惊得贝拉浑一颤,乱发下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看隐隐含怒的主人,她壮起胆子伸手捡起吊坠盒里的字条。

    当她看到上面再熟悉不过布莱克家的字迹,刚才还为早年逝去纯血统表弟辩护的女人,被颠覆信仰一样激动地对着字条疯狂谩骂起来。她不能相信那个和自己同样崇拜着主人,忠于主人纯血的布莱克家未来继承人,会像一条肮脏的臭虫一样背叛她支持纯血统伟大的主人!无耻!

    坐在首位盛怒之下的黑魔王克制了很长时间,才没有将死咒惩罚在唯一忠诚的部下上。他仍然记得在霍格沃兹大战,波特假死复活时,就连平时表现的最忠诚的马尔福,都敢明目张胆的背叛自己逃跑。只有他的小贝拉是没有主动离开自己,最后却落得没有全尸的下场。

    伏地魔从满地痛苦呻|吟的食死徒上,将冰冷的视线移到跪在他脚边仅剩唯一一个布莱克。抬手制止了她被纸条上的事实羞辱般,永无休止的谩骂。倾过,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

    “贝拉,把雷古勒斯藏起来真的斯莱特林吊坠盒找出来。。。还有,之前我交给你藏起来的赫奇帕奇金杯,也尽快交给我。。。。。。”

    “好的主人!贝拉一定会尽快帮您找回来的!”刚才还一副惧怕小狗模样的兰斯特兰奇夫人,仰头惊喜的发现多疑的主人这次没有迁怒她,竟然还相信自己是忠诚的。

    立刻开心的从地上跳起来语速又急又快的保证着,对主人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节后,转风风火火的离开马尔福庄园大厅。

    她知道雷古勒斯那个小叛徒生前和谁最亲密!

    远在布莱克老宅躲在厨房碗橱里的家养小精灵克利切,这时不由自主在自己的窝里大大的打了喷嚏,它吸吸鼻子不甚在意。然后,继续用干净柔软的丝绸,细细擦拭掉主人留给它的任务和遗物的----斯莱特林吊坠盒。上面的鼻涕粘液。

    虽然很害怕这个有着黑魔法的盒子,但是克利切还是会时常拿出来看看,怀念着唯一对自己好雷古勒斯主人,还活着时的音容笑貌。它的雷古勒斯主人死时才十八岁,老克利切还没有看到雷古勒斯主人结婚,生下小继承人他就走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在满脸皱纹流淌下来的克利切,不舍的将擦拭干净的吊坠盒藏在一个漂亮的木制小盒子里,扣上红色的魔法吊扣。将这个危险物品藏在它窝里,所有属于布莱克宝贝的最底层才安心。雷古勒斯主人说不能让人发现,要马上毁掉这个邪恶的东西。

    克利切一边回想着雷古勒斯主人的命令,一边蝙蝠一样下垂耷拉的耳朵一抽一抽的听到碗橱外。一群泥巴种,血统背叛者,渣滓们占据布莱克老宅发出的种种声音,在自己的小窝里嘟囔着诸如布莱克家的不孝子之类细碎话语。

    就在这时蜷缩在自己窝里的克利切,听到了许久未见的贝拉小姐的召唤!比起待在被一群泥巴种,血统背叛者,渣滓们占据的布莱克老宅。观念老旧的克利切更愿意去服侍听从,其他纯血布莱克家人的命令。

    所以,当精神焕发的克利切从碗橱里滚出来的时候,吓了正在做煎饼的韦斯莱夫人一大跳,就不足为奇了。装作没听见布莱克家不孝子的怒吼,克利切幻影移形到贝拉小姐所在马尔福庄园的地牢。切的看着长大成人很像女主人,有些憔悴但是很精神的贝拉小姐,等待着她给自己要执行的命令。

    “克利切!”

    “是的,贝拉小姐。克利切在这呢!”久违了的来自纯血布莱克的命令,让忠于布莱克家年老的家养小精灵脯,就像年轻了五十岁一样激动的浑发抖。

    贝拉特里克斯.兰斯特兰奇站在,被静音咒隔离的一间暗的石壁牢房里,俯视着向来与自家表弟亲近的家养小精灵问道:“克利切,雷古勒斯死前有没有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

    还在激动的家养小精灵没想到贝拉小姐的问话,一时间睁着黄澄澄的大眼睛愣住了,体也不哆嗦了,愣愣的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回答。雷古勒斯主人命令自己不能告诉别人的。

    “回答我!你敢违抗主人的命令?!克利切!”兰斯特兰奇夫人被奴隶怠慢愤怒的大声喊道。

    “呜。。。雷古勒斯主人”穿着肮脏枕的家养小精灵痛苦的,不停用脑袋撞墙在两个布莱克主人的命令中挣扎着,说:“雷古勒斯主人不让克利切告诉别人,不能告诉别人,不能告诉别人,不能告诉别人。。。这是雷古勒斯主人和克利切的秘密。。。。。。”

    听到‘秘密’两个字。

    贝拉.兰斯特兰奇夫人就知道主人要自己找的东西,真有可能就在这个肮脏的家养小精灵手中,难得没有声音尖锐的说:“克利切,我是雷古勒斯的姐姐你可以告诉我他。。。。。。”

    “雷古勒斯主人特别交代克利切,不能告诉贝拉小姐!”克利切脑袋肿着大包,泪流满面的说:

    “克利切真没用!不能告诉贝拉小姐,雷古勒斯主人交给自己的任务!也没完成雷古勒斯主人交给自己的任务!克利切真没用!克利切真没用!克利切真没用!”

    听清一边哭一边再次拿脑袋撞墙家养小精灵的话,影里高高在上的贝拉特里克斯深邃的五官愤怒有些扭曲!

    没想到她向来话不多的小表弟,竟然在死之前一直防着自己。这个竟敢背叛主人无耻的叛徒!活该他这么多年来死无全尸!

    贝拉特里克斯不再看家养小精灵自虐烂透了的戏码,魔杖顶端甩出一条红色的光芒击中小小的体,威胁它说:“我是你的主人!你这个肮脏的小东西快点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被咒语击中跌倒在地浑颤抖的克利切,痛苦的蜷缩起体不停的哭泣着,为不能同时执行两个布莱克家人的命令自责,不停抽噎着祈求贝拉小姐惩罚自己。

    贝拉厌恶的看着哭得眼泪鼻涕混合在一起的家养小精灵,她知道家养小精灵对于主人命令执行的绝对,暴力只会让它们更沉默。所以,她这回采取另一种方式与它沟通:

    “克利切,他有什么不能完成的任务你可以交给我,我可以帮你完成。这样你既没违反我们的命令,而且你不想你的雷古勒斯主人死不瞑目吧?毕竟,我们都是纯血布莱克家族的人!”

    年老的家养小精灵永远深信不疑布莱克家人的话,考虑了一些时间,在贝拉.兰斯特兰奇就快失去耐心的时候,听到它说:

    “您真的会帮克利切完成雷古勒斯主人的命令吗?贝拉小姐?”

    “。。。当然了,克利切,他是我的弟弟啊。”

    背对着监牢光源屈尊降贵哄着家养小精灵的贝拉.兰斯特兰奇,在影里终于露出得逞的可怕笑容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