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只剩八分之一魂片的伏地魔醒过来的时候,发觉周围是一片寂静的迷雾。时间仿佛静止,哪怕在这寂静中他想听见一些声音,但这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

    他躺在这个空间上面的地板似乎一片空白,只是一个简单的能承载东西的平面,他还有触觉,躺在上面的那个东西也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那双刚醒过来红色的眼睛,看着头顶上方透过雾霾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玻璃半球形屋顶。他却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过了很久伏地魔也没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坐了起来,看到上穿的还是临死时那件黑色的袍子。柔软,干净。他站起,看着隐藏在雾霾之中若隐若显的白色建筑,也许是一座宫或是其他建筑。一切都是寂静的。

    黑色的袍脚在浓稠的雾气中划过,形瘦削,最后一片魂片的伏地魔寻找能离开这里的出口。沿途雾中纯白的景象时光倒退般回到某个宽敞的空间,明亮而干净,比学校的礼堂还大的大厅,以及一个闪亮的半球形天花板和一个凳子下面--

    逐渐显出一个**的婴儿。蜷缩在地板上,皮肤很粗糙,好像被剥了皮,躺在凳子下面好像被憋住了一般,痛苦喘着气浑是血的可怕丑陋形。他曾经分裂灵魂愚蠢的代价。

    伏地魔站在不远处并没有靠近,面无表看着椅子下属于过去的魂片。本该时刻充满戾气猩红色的眼睛却没有任何反应,看着迷雾中魂片另一边逐渐显现出一老一小的影。

    看着属于‘过去’其中一个片段--哈利波特跟大战前早已死去的邓布利多。

    看着之前出现围着椅子下痛苦的魂片转来转去,想靠近帮忙的哈利波特。被他后出现穿着一件破旧的深蓝色长袍的白胡子老头阻止,吃惊的救世主令所当然抛下他之前本能恐惧,却还是靠近想要救助的‘人’。

    看着他们背对着自己坐在前方另外两把椅子上,谈论着关于死亡、魂器、血缘魔法等等,他从未放在心上认真研究的东西。

    “伏地魔他用了你的血去重获他的,你的血成了他体的组成部分,哈利,莉莉的保护魔咒在你们俩的上同时起作用。导致了只要他活着,你就会活着!”邓布利多对眼前视为接班人的少年赞赏的说。

    ‘当然,在他死的那一刻就怀疑有什么力量是在保护着哈利波特的灵魂。’八分之一伏地魔面无表淡淡的想。

    意外的躲藏在椅子下面浑是血,没有皮婴儿一样痛苦的魂器。仿佛接触到他的思想般,抬起干枯血模糊的手臂朝他的方向不停痛苦呜咽着。

    “他活着。。。。。。我就活着?但是我还以为。。。。。。我有着完全相反的想法!我以为我们会同归于尽,那这是一回事吗?”

    他被他们后的那个生物痛苦的呜咽声搅得心烦意乱,不断地回头去看。

    “你确定我们真的不能为它做点什么吗”

    哈利波特看到后椅子下朝空无一人的地方,伸手仿佛在跟什么人求救哀嚎的魂器更加心烦意乱。这个纯白的空间只有他、邓布利多还有不停颤抖和抽筋的生物。

    这周围根本没有另一个人,它在对谁‘求救’?!

    “哈利,不可能有办法帮它。”

    “那么。。。。。。就请再接着解释。”年轻的救世主说。

    就站在几码外的伏地魔忽略掉朝自己哀嚎的魂片,看见不再关注椅子下生物的哈利波特。邓布利多欣慰的微笑着。

    “你是第七个魂器,哈利,一个伏地魔他从来没想过要制作的魂器,他使他的灵魂变得极度不稳定,以至于当他做出杀死你的父母,还企图要杀死小孩子的邪恶行为时,灵魂就自动分裂了出来。但是从那间屋子里逃出来时,他绝对不知道他留下的不只是他的体,他还使他的一部分灵魂和你——谋杀的幸存者——锁在了一起。

    “但是他知道的东西一直都少得可怜,哈利,这是伏地魔最没用的地方,他从来不费神去理解去领会,关于家养小精灵与孩子们的故事,关于,关于忠诚和清白,伏地魔不理解也不知道这些,什么也不知道。而这些东西所拥有的力量是远远超过他的,是任何魔法都无法匹敌的,这是一个他永远也理解不了的事实。

    “他以为他用了你的血就可以使他强大起来,他把你母亲的一小部分魔法也带进了他的体内。她的也留存在了他的体内,所以你是伏地魔最后的寄托。”

    邓布利多微笑着看着哈利,而哈利波特则盯着他。而他们所看不见的另一个伏地魔平静无波的红眼睛,也起了一丝波澜。他从没有想过那些乏善可陈无聊的东西,竟是救世主最终战胜自己的秘诀。被满口宣扬伪善的老蜜蜂说出来,真是讽刺。

    一老一小在伏地魔的注视下,他们似乎静静地坐了好久,直到他们后的那个生物继续向空无一人的方向呜咽和颤抖。

    “还有,”哈利困惑的说,“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的魔杖毁坏了他借来的魔杖”

    “哈利你要知道,伏地魔恢复时无意间使你们两人之间的联系加强了,他的一部分灵魂仍然依赖于你,而为了使自己更强大,他吸收了一部分你母亲的。如果他知道这种的无比强大的可怕力量的话,我想他是不敢去碰你的血的。。。。。。不过,如果他早就知道的话,那他就不会做伏地魔了,更不会杀死那么多人了。”邓布利多看向远方带着某种遗憾说。

    八分之一的伏地魔继续面无表听着老人独到的见解。

    “。。。。。。我认为那天晚上你的魔杖从他的魔杖中吸收了一部分魔法,甚至包含一部分伏地魔自己的力量。所以在他追击你的时候你的魔杖认出了他,认出了这个既是兄弟又是死敌的人,于是你的魔杖反涌出了一些伏地魔自己的力量来攻击他,卢修斯的魔杖从来没承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现在你的魔杖包含着你的巨大的勇气和伏地魔致命的力量。卢修斯的破魔杖怎么可能得住呢”

    “那既然我的魔杖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为什么赫敏还能把它弄坏呢”哈利问。

    “我亲的孩子,它的不寻常的力量只是针对伏地魔的,伏地魔他对魔法的规则是如此地无知,只有对他,魔杖才显示出不寻常的力量,换句话说,这时你的魔杖几乎就和拥有极其强大力量的魔杖一样了,我确信。”邓布利多温和地结束了这番话。

    哈利波特坐在那久久沉默不语,几码外不属于这时间伏地魔脸黑碳如锅底。

    “我必须回去是吗?”哈利抬头问老教授。

    “这由你做主。”

    “我可以做主?”

    “是的。”邓布利多笑着说,“你说我们在国王十字车站,如果我想你迫切想回去的话,应该会出现一列火车。”

    “它会把我带到哪呢?”

    “前方。”邓布利多简单的说。

    然后站起,慢慢向远处他来时的光明走去。

    “伏地魔已经得到了长老魔杖。”

    “不错。”

    “那条蛇还活着。”

    “是的。”

    “可我没有任何武器杀死它,”哈利波特看着渐行渐远的老教授,有些绝望的说道。

    “在霍格沃兹,”邓布利多停下脚步,转过说:“那些值得帮助的人总会得到帮助,哈利。不要怜悯死者,怜悯活着的人。尤其是那些活着的人。”

    “教授,请告诉我最后一件事,”哈利说,“这是真实的吗?或者这只是我的头脑中的臆想?”

    “当然是你脑中的臆想了,哈利,”邓布利多看向他,他的声音在哈利的耳朵里显得如此明朗有力,尽管明亮的雾再次暗了下来,模糊了他的影。“但那为什么不能是真实的呢?”

    “教授,我该怎么做?”

    “教授?”

    白色的国王十字车站里,回想着霍格沃兹决战时期救世主困惑的声音。然后,过去的影像在伏地魔眼中飞逝而过,重新变成什么都没有的雾霾空间。

    而就在仅剩八分之一魂片的黑魔王思索着,死去的老蜜蜂关于他和哈利波特的一些神奇联系时,他感觉到来自另外一道从开始就跟着自己的视线。现在就在他后。

    白色空间中的伏地魔缓慢的转过,黑色的长发下猩红色的眼睛,看向一直躲在他后的那个人--

    十四五岁。还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少年哈利波特。

    红色眼睛与绿色眼睛对视上的那一刻,一九九六年今年五年级的哈利波特在惊恐的梦中醒过来。手掌颤抖着握着枕头下面完好的冬青木魔杖,指着虚空中的一角梦中那人所在的位置。

    哈利混乱的看着黑暗中的格兰芬多寝室,看见他的朋友们仍在睡梦中和平常一样的模样。即将崩溃的脑袋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这里是他的现实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