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满月的夜晚。

    是一切不该出现人类世界的生物,绕开上帝的规则,在地狱之王路西法的庇护下现的时间。

    圣经旧约记载,由上帝制定规则--存在天堂与地狱夹缝之间的人类世界,天使与恶魔永远不得擅自进入干涉人间。

    被巫师们称做麻瓜界的城市中,一栋占地广阔有两百多个房间,银灰色的建筑中心上方标志着巨大十字架名为瑞文斯坎的精神病院内部。

    整个医院此时,却空异常寂静。

    这时在最高一层接近透明玻璃天台,白色走廊的地面上。突然凭空出现被古文字环绕,正五芒星的魔法阵光芒。

    瑞文斯坎精神病院顶楼地面上的耀眼光芒,像被人画上去的线一样逐渐完整拼合。显现出原貌。然后,在地面光线拼合完成的最后,一个穿带有银蛇盾徽黑色袍子的十四五岁的少年影,渐渐出现在魔法阵的光芒中心。

    成功穿越时间的黑发少年站在,明显是医院长长的白色走廊中间。

    漂亮的黑色眼睛疑惑的观察医院空无一人奇怪的景象,没有忙碌来回奔走各个病房的医生护士,没有需要照顾,治疗的病人。一切都显得太过诡异寂静。

    偶尔从医院底层传来不属于人类野兽般的叫喊回声,让站在走廊中的少年决定先离开穿越时空,时间未明他所在的地方。

    比落叶还要轻,还要谨慎,猫一样无声的脚步;在通往过顶楼病人活动游泳室的道路途中,黑发少年发现前面只要经过游泳室,就可以离开医院的必经之路上--一个半跪在地上的男人背对着自己。

    在拐弯处少年的视线里只能看到背对着的人,将双臂挽起袖子举在前似乎正在做某种举动的仪式。尤其看到背对着自己的人两只手臂每靠近一次,这里的空间就会被扭曲一次。同时半跪在地上的男人头顶上方因他召唤,空间不断扭曲现形的黑暗更加确定他之前的猜测。

    穿越时间来自巫师界的少年巫师,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这里是什么国家,甚至现在是哪年哪月都没弄明白。就看见背对自己莫名跪在地面上人,双臂在前聚拢再一次使空间扭曲强烈召唤--

    一只背后张着巨大灰色翅膀的天使,降临人间。

    瞬间完全处于隐状态不敢用魔法的里德尔,站在白色走廊隐蔽的位置,有些不能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在他的世界中决不可能发生的事。天主教会孤儿院长大的自己对圣经中描写,关于天使和魔鬼的知识都再熟悉不过。

    虽然年幼时期知道自己是巫师的特别世,很正常看不起关于麻瓜所有的一切事物。但是,童年时期每个人都要把圣经的每个章节背下来,直到十一岁接到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书,才摆脱令他厌烦的麻瓜圣经。

    对于从小被不停灌输关于上帝、天使、恶魔的圣经故事,现在仍然清晰记得里面的内容。毕竟,这是在孤儿院的孩子唯一能学到的知识。

    而在他的世界早在千年前开始,已经没有关于‘天使降临’的传说。这些年代久远古老的记录,早已成为神职人员口中感化新教徒的故事。所以当看到故事中的天使受召唤出现在眼前时,可想而知对隐藏起自己的黑发少年的世界观冲击有多么巨大。

    他看到降临人间金色卷发外表非男非女,手腕上佩戴好几个病人识别带的白色天使。张着巨大的灰色翅膀对跪在地上的男人说着什么,近乎低喃的声音除了他们之外没有第二个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然后世界观还在受冲击的里德尔看见,被召唤出的天使轻轻呼出一股绵长,拥有暴风一样能量的气。瞬间将召唤出她的人卷出了游泳室的大门。

    重重地摔在离自己观察他们不远处另一个房间的门上,玻璃撞碎一地,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金色卷发的中天使收起翅膀,回到刚才被打扰的游泳池房间。模糊的玻璃门也在后自动慢慢关闭。让外面的人不能清楚的看到她在里面,想干什么。

    这时,他也看到摔得爬不起来的人手臂上,召唤出天使的咒符标记是--‘完美的红国王’。

    这是由一个火焰三角和三支从中心出的箭组成,代表炼金术中所使用的硫磺,是一个强有力的雄元素标记。配合咒语“into the lightmand thee(吾令汝现光明)。”可以抽离周围的黑暗,使得隐匿于影里的幕后黑手无处隐藏。非常实用的召唤或者说是现形咒,属于巫师知识流落在麻瓜界的咒符之一。

    靠在墙壁旁的黑发少年见被扔出来的男人好不容易爬起来,做的第一件事,竟是莫名奇妙拿起地面上的碎玻璃开始割腕。

    不远处已经适应‘天使’存在的世界的斯莱特林,挑起一道好看英的眉,有些失望。他冒险穿越时间的第一站,竟然是看麻瓜自杀这种无聊的东西。简直浪费时间,还不如现在启动魔法阵离开这里,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中。

    而且年轻的斯莱特林对麻瓜崇拜的神明,没有一丝研究的**。只想现在马上回到霍格沃兹,也许还能赶上明早第一堂黑魔法防御课。

    只是当隐中的黑发少年转离开时,意外再一次发生--

    他后那个在医院被天使扔出来,双腕血流不止穿满是褶皱黑色西装的男人。他的鲜血不断从手腕涌出染红大理石地面的同时,这里的时间也一点一点停止了下来。医院里所有的钟表指针也在凌晨五点二十分,这一刻全部停止不动。

    之前楼层底层偶尔传来非人的叫喊声也在这一刻全部静止,处最高层游泳室手中拿着朗基努斯长枪,打算放出恶魔之子的白色天使,也在这一刻无意识停下刺穿,被恶魔附腹部的动作。静止不动。

    除了察觉出又有一个强大甚至是可怕的力量,正在入侵这个世界年轻的斯莱特林外,这里所有一切的一切,包括时间全部静止。

    仿佛受到地面上鲜血的召唤般,一个赤脚肮脏泥泞,却着从里到外天鹅羽毛似洁白西装的中年男人。在被撕裂的麻瓜空间里,逐渐显现形悬空落地。

    这个双脚仿佛长时间浸泡在最肮脏,恶心的沼泽里,浑散发硫磺恶臭的中年西装男人。跟刚才坐着地上自杀比他年轻一些的青年之间他们非常熟识似得,搬个座椅两人貌似开始悠闲的聊天。丝毫不管流血不止的手腕,半死不活的青年坐在地上继续抽烟。

    让不远处已经准备离开的巫师少年好奇的停下脚步,继续观察着另一个时间或时空不一样的世界。尤其他对那个中年光头男人周散发出的硫磺臭气,感到莫名的熟悉。破碎的记忆里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他曾经也闻到过这股刺鼻的气味。

    可是,记忆中的那个地方是在哪儿呢?

    “约翰,你是唯一一个。。。。。。我愿意亲自前来收取的灵魂。嗯哼。”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年轻的斯莱特林被脑海中闪现的记忆困扰时,坐在医院金属椅子中浑散发硫磺恶臭的中年男人开口说道。为自己正确的解说很满意点点头,滑稽的鼓掌。

    “我听说了,真是麻烦你了。”地上被叫做约翰有气无力的青年,重新在衣兜里掏出一盒香烟说。

    “哦,你尽管随意,我一点都不觉得麻烦。”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善解人意’的为他点上,人生中最后一根香烟。“怎么样?我在我那里建了一个主题乐园,那里洋溢着‘红色欢乐’。”

    “是吗?那你一定很受欢迎了。”青年吐出一口烟雾说。

    “我想你不会同样的错误犯两回吧。”中年男人居高临下打量着疑似自杀的青年,“你这次不是自杀的吧?我说的对吗?”

    不待青年回答浑散发硫磺恶臭中年男人,感应到什么似得转头看向通往医院走廊里的某一点,露出残忍的微笑说:

    “啊,约翰,我们有‘客人’。还是远道而来的客人。”

    青年抬头看向空无一人的走廊,毫不掩饰的嘲笑他面前的地狱之王:“路西法,你眼睛出问题了吗?那里什么都没有。”

    “宝贝,看不见力量比自强大的超能力者很正常。”曾经上帝旁的晨曦之星看着走廊中的某一处说道。“啊哈,有意思。他是成功把我的孩子们赶出另一个世界的人。约翰,来认识一下你的‘同行’。”路西法伸脚踢踢青年开心的说。

    隐咒被识破的黑发少年流着冷汗调动起体中所有的魔力,对抗前方地狱之王突然攻击他的可怕力量。就在他引以为傲的魔力屏障不堪一击,瞬间被打破的刹那,突然来自灵魂深处更强大温暖充满希望的力量涌出,将深渊地狱之王黑暗可怕的魔力竟然全部击溃。

    不但一脚踏进棺材的约翰.康斯坦丁愣住了,就连他永远要逃离的敌人路西法或者叫撒旦的恶魔也愣了一下。随即,他更加疯狂不可思议的笑起来。

    “原来是人类自终极魔法‘的力量’,你们的上帝无法赋予的自然力量哈哈哈!!”路西法发现上帝也无法伸手触及到的领域,开心得眼角都笑出了深深的皱纹。

    年轻的斯莱特林趁那两个不正常的人发呆或狂笑的空档,本能的幻影移形离开这个时间被停止的医院。在幻影移形离开时他似乎听到,撒旦说他上附着着浓烈的‘的力量’的魔法。让他从来冰冷孤寂的内心感到十分可笑,却因在心底泛起是一丝怀念觉得不可思议。

    真的会有人为他施展,他唯一不理解的魔法吗?

    同一世界位于洛杉矶繁华闹市区,一间地下隐蔽的只对杂种天使,杂种恶魔和超能力人士开放的‘午夜’夜总会。此时也在二十四小时正常营业。

    每一位来客都要经过入口,岩石一样壮硕凶悍的保安人员对其超能力的测试。通过纸牌测试的人才能进入拒绝普通人类进入,天堂与地狱互不干涉的灰色领域。

    而这间以其中立的立场和只追求利润的原则的酒吧,受到来自杂种天使和杂种恶魔的共同拥护。在世界保持平衡的前提下,不参与地狱与天堂的竞争。在人间世界受到魔鬼的威胁时,转为帮助人间执法者的态度,在杂种天使间也是相当尊重这间曾经是巫医的酒吧老板。

    红色昏暗的走廊灯光照映着通向酒吧大厅的狭窄通道,能让普通人陷入迷乱的音乐在这里却是非常正常的播放,同样装饰着红色灯笼的昏暗酒吧内部,并没有任何人被海妖一样魅惑的慢摇影响到。

    靠近酒吧大厅位置几个男女人类外表的杂种恶魔,不知在哪里掠夺来疯狂啃食什么,饥渴而专心投入。拐个弯再往内部走一些,就看到潜伏在这个城市的吸血鬼精英们,在分享今天狩猎得来的新鲜血液。再向里面走一段时间右转,就能看到杂种恶魔与杂种天使**的罕见场景。

    而在这满是杂种恶魔、杂种天使,超能力者拥挤昏暗的夜总会中,一个和红发友人坐在吧台戴着老式圆框眼镜,材高大健壮魔法界已经三十六岁至今未婚单的救世主。

    似乎在舞池灯光闪烁的一侧,看到了一个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那是只存在逝去的老校长记忆中,穿带有蛇形盾徽黑色长袍漂亮的黑发少年。

    在他的世界中早已死去,属于十四五岁的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