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这一次的历史中,提前一年来到密室,十四五岁的少年汤姆.里德尔走在潮湿的青石板上,打量来自他母亲血缘祖先的密室。高耸的石柱上缠绕着更多的石雕巨蟒,一直上升,消失在黑暗中的天花板。

    位于湖底的石室相当大,光线昏暗,通往石室末端的石板路两旁,分别伫立着七只狰狞露出毒牙黑色的蛇头石雕。而在吐出蛇信子的石雕尽头,是一座与石室等高的雕塑头像跳入他的视线。

    巨大的巫师头像雕塑已经相当古老,紧靠后墙耸立。

    石板上潮湿的水波映着墙上大男巫胡须与石室蔓延相连的倒影,霍格沃兹四位创始人之一。源自他母亲最后一系的血缘祖先----萨拉查.斯莱特林。

    里德尔走到巨大头像雕像的面前不远处停下,在石室中不紧不慢的脚步回声。他站在一处地面干燥的地方,抬头看着斯莱特林雕像闭合,还未因蛇语启动巨大的嘴部暗门。

    他知道那里面藏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宠物,巴斯克利斯。一种寿命非常长类蛇形的魔法生物。传说它来自七岁的公鸡在天狼星当空时产下的魔蛋,并由癞蛤蟆将其孵化。

    这种长牙毒异常浑绿的耀眼的大蛇,最危险的攻击方式是用它那黄色的大眼睛凝视被攻击的目标。任何人的目光只要和它的目光相触,都会顷刻毙命。

    唯一能逃过巴斯克利斯‘死亡视线’的人,只有血缘上精通蛇爬语的人类巫师。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看着祖先斯莱特林雕像的里德尔,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此时在密室里他感觉脑海中,有两份不同的记忆。

    一份是对这间密室成长在麻瓜界的自己毫不知正常的记忆,另一份却是早已知晓未来属于未来的‘自己’记忆。

    黑发少年转动还未分裂灵魂变的血红的黑色眼睛,想到什么似得看向旁不远处现在有一小滩积水的青石板地面。

    在那里。

    他好像觉得在未来某个时间中,会有一个戴眼镜头发乱蓬的男孩会跑到这里。毁了他的笔记本,只为解救一个矮小红头发的女孩。而他自己在那时表现的只是一个旁观者,对那个他已经想不起来面貌模糊的黑发少年来说,他一直都是一个旁观者。

    现在里德尔已经分不清哪个记忆,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或者它们都是真实的。只是现在共同存在这个属于‘过去’的体中。自从他十一岁接到霍格沃兹入学信那一刻起,残存在灵魂深处,属于一部分‘未来’的记忆也慢慢零零散散的一点一点苏醒过来。

    直到在孤儿院见到前来接自己入学年轻的邓布利多,大脑像是突然受刺激般,深藏在灵魂中那份支离破碎的记忆也终于想起来。

    知道了未来走向的自己拜这份记忆所赐,避开了自己注定失败可悲的结局。只是,这份属于未来破碎不堪的记忆碎片,却无法带给他更多改变未来的帮助。

    而且,里德尔觉得在那份记忆碎片里他好像忘了什么人,一个似乎永远被记忆抹去让他无法再记起的人。

    黑发少年低头想了一下,仍想不起时不时出现在他脑海,那个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中淡淡的影。当他不死心向里面探究那个若隐若现的影时,却再一次消散在迷雾之中,失去了关于‘未来’所有的线索。

    十四五岁的里德尔不满的眯了眯黑色的眼睛,无法掌控的感觉让他非常不喜欢。虽然奇怪潜意识里自己不反对那段记忆消失,但是,他还是很讨厌无法掌控的无力感。黑色的校袍在后划出一个好看而嚣张的弧度,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转离开密室。回到地面。

    出了管道后的水槽机关也再次移动旋转,慢慢合拢闭合,一切恢复如初。谁也无法发现这个水槽下面竟有一个通往湖底密室的通道,巡夜的教师也没有发现在他们眼皮底下,有一个学生通过不为人知的城堡密道夜游完回到自己的宿舍。

    城堡间无声移动的石砖墙为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开辟出一条专用的密道,魔杖尖冒出的魔法光源在走出黑暗的密道后熄灭。

    里德尔站在斯莱特林地窖宿舍交谊大厅,回看了一眼后一块一块再次合拢,直至完全平整看不出有移动痕迹的石砖墙缺口才回过

    这座曾经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城堡,对他同血缘的后代某些特权现在依然奏效。也让他时常顺利躲过邓布利多时常探究观察自己的眼神,令人烦躁多管闲事的老傻瓜。

    黑发少年懒得再去想自作聪明,总想找出自己露出马脚纰漏的老头子,经过地窖里常年燃烧的壁炉,里德尔回到属于自己的单人宿舍,一条长长的墨绿色幼年蟒蛇盘在他的上熟睡着。似乎是感觉到空气中有人出现似的醒过来,抬起头看向来人说:[ 汤姆,你去哪了?我好无聊。。。。。。]

    脱下上二手校袍的里德尔走到边,手掌轻抚纳吉尼直立起躯光滑的头顶,说:[ 睡吧。] 他安抚完被自己留在寝室的宠物蛇,将上残留管道中潮湿的味道,去与寝室相连的浴室中洗漱。

    洗完澡出来的里德尔熄灭了房间中的烛光,与睡在自己脚边熟睡的宠物蛇躺在上。只是不知为什么临睡前里德尔突然觉得自己下,躺着的这张大似乎太过宽大空旷了些。

    半梦半睡中那些未来破碎不堪的记忆片段,在眼前慢慢浮现。他似乎记得曾经有人也是在这样一张宽大的大上,在后紧紧抱着自己入睡。感觉很温暖,很舒服。这记忆真实就好像那人现在也在后紧紧的拥抱着他,让他在后熟悉的怀抱中安心陷入睡眠。

    陷入沉睡的黑发少年挣扎着残留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很想知道不停出现在他未来记忆中的人是谁?为什么现在自己不记得他了?汤姆.里德尔最后一丝意识沉睡之后,一夜无梦。

    “肃静,肃静,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一的纪律听证会现在开始。”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审判庭响起。

    还有十天就满十五岁的少年哈利波特,坐在审判庭中间的椅子上紧张的看着,在他前方环绕围坐审判席中间魔法大臣大约有五十个人的陪审团坐在那里,他们都穿着李子色的长袍,在长袍前左边的位置上绣着一个做工精美的银色“”的字样。

    所有人都从鼻子下方凝视着他,有些人脸上带着一丝不苟的表,而其他人看上去则十分的好奇。在前排正中间的位置上坐着康奈利.福吉,魔法大臣。福吉是一个体肥胖的人,经常戴着一顶灰绿色的魔法帽,不过今天脱掉了;他今天还脱掉了他平常和哈利说话的时候惯有的纵容的微笑。

    一个有着宽阔的,正方形下巴的女巫坐在福吉的左边,她戴着单片眼镜,表可怕。在福吉的右边是另外一个女巫,不过她坐在长椅的很后面,所以她的脸整个藏在影里。

    “犯罪方,哈利.詹姆斯.波特。家住萨里郡惠金镇女贞路四号,”穿审判长黑色长袍福吉冷漠的声音,再次在显得有些空旷的审判庭中响起。“质问者,康奈利.奥斯瓦尔德.福吉。魔法部。。。。。。”

    “辩护律师,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一个平静的声音在哈利的后响起,哈利迅速的转头看去,结果扭到了脖子。

    他看见邓不利多正安详的走过房间,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一脸极为平静的表。他的长长的银色须发在火炬的光线之下闪闪发光。邓不利多站到了哈利旁边通过眼镜片抬头看着福吉,他的半月形眼镜架在长长的鹰钩鼻子的中段。

    陪审团的成员们开始交头接耳。所有的眼睛现在都集中在邓不利多上。有些人面色苦恼,而其他人则

    微微的有些恐惧;而后排的两个年纪稍长的巫师则挥舞着双手表示欢迎。

    “啊,”福吉说道,他看起来完全惊慌失措。笑容僵硬的对台下让他有些惧怕的白巫师,说:“邓不利多。你收到到我们的通知,说审判时间改变时间地点了?”

    “我可能没留意到,但幸运的是,我不小心提前了三小时到达魔法部,”邓不利多站在听证会前,对表渐渐冷硬下来的魔法部长说道。“那么控诉是?”

    站在高高的审判席上的福吉,带上他的眼镜查阅着他的笔记再度说道:“被告将面临以下指控,他在清醒以及知道自己违法的前提下,使用了守护神魔咒。并且是在一位麻瓜面前。你否认曾使用此魔咒吗?”

    “不,但是----”哈利说道。

    “你是否了解十七岁以下的巫师在校园范围外,是止使用魔法的?”

    “是的,我知道,但是----”

    “威森加摩的众女巫巫师们----”得到救世主犯罪证据的福吉不再继续问下去,半转后的陪审团们,准备公布他的审判结果。

    “我施展魔法是为了驱逐摄魂怪!”哈利在任何人能够打断他之前大声说道。

    他原本希望出现更多的动,但是陪审团一片安静,好象比前一次还要浓厚。

    “摄魂怪?”陪审团中的一位女巫能以置信过了一下问道,她的浓密的眉毛抬了起来,直到她的单片眼镜几乎要掉下来。“在小惠金镇?”

    “很聪明。”福吉很不高兴的傻笑着看着周围窃窃私语的陪审团,“麻瓜是看不到摄魂怪的,对吗?孩子。真是便捷啊。”

    “我没有说谎,那天有两个,如果我----”

    “够了。”福吉神经质的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抱歉打断你的话,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故事。但既然你找不到证人。。。。。。”

    邓不利多清了清喉咙,陪审团再度安静下来。

    “对不起,部长。事实上,就如事发生了一样,我们有证人目击了摄魂怪在小巷出现,”他说道,“我的意思是除了达力达斯利以外的其他人。”

    坐在扶手上隐藏着镣铐的椅子中的哈利,不用仔细看就知道福吉此时的脸色有多难看。接下来的时间哈利看到一场邓布利多校长单方面压倒的辩论,把自己差点被关进阿兹卡班的荒唐审判中解救出来。

    之前福吉右边一个用颤音,故作少女状的女巫,在跟随魔法部长临走前将视线从邓布利多上移到哈利上,这个女巫做作甜蜜的一笑,这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跳下审判席的哈利想追上已经转离开的邓布利多教授,可是老校长他没有再看自己一眼就从地牢里消失了。整个审判的过程老校长都没有与自己有目光接触。

    邓不利多的突然离去让哈利十分的惊讶,他还想把最近做的奇怪的梦向校长询问其中的含义。可是校长根本没给他时间,就突然走了。

    哈利看到陪审团成员都离开自己的座位,他们相互交谈着,将他们的文件收进包里带走了。他试探的向门口走了几步,然后当确信没有人叫他回来时,他迅速的离开了。

    等回学校的时候,再找校长说说自己做得关于少年里德尔的梦吧。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