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藏在女贞路四号花台下,全躺在被阳光晒得滚烫的,坚硬土地上,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孩子闭着眼睛回想,自己刚才睡着时幸福又有些悲伤的梦模糊的细节。

    顺便听客厅里传出窗外新闻播报的声音,这里没人会觉得他刺眼,也省得姨夫姨妈磨着牙齿的声音,或问他一些卑劣的问题。这些事总会发生在他和他的姨夫姨妈一起看电视时总会发生。

    哈利睁开圆眼镜后面的绿眼睛,侧头看向院子前的围栏篱笆处,隐隐记得梦中有一个人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把自己从并不欢迎他的家庭带走。

    那个人给了自己一个家,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给了自己最幸福的童年,那种幸福让从小没有感受过现实中的救世主十分羡慕梦中幼年的自己。更加渴望想看清梦中宠自己的人是谁,可是梦中那人的形样貌总是看起来异常模糊,像隔着毛玻璃看他一样。朦朦胧胧。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梦境渐渐记不太清了,那个人的样子他就再也想不起来。才十四五岁的少年想通后就算有些遗憾也不再纠结了,毕竟那只是一个不真实甜美的梦而已。这里才是现实。

    三强争霸赛伏地魔借助自己的血复活,目睹了塞德里克被杀,而他自己作为唯一能杀死黑魔王的对手不得不回到麻瓜界,暂时被血缘魔法保护起来。哈利克制的听从小天狼星的建议,尽力压制把他的行李绑在扫帚上,然后出发去陋居的**。

    赫敏和罗恩给他少得可怜的信件中,告诉自己他们很忙,也没有提及更多关于伏地魔复活的动向。生卡中也只是说见面再告诉他,但是他们什么时候才见他?没有一个人告诉确切的期。哈利在生卡上很模糊的猜到,罗恩和赫敏在同一个地方,他被困在这里而他的朋友们却在陋居开心的玩。

    事实上,他气得把他们送给自己两大盒蜂蜜公爵巧克力开都没开扔进垃圾桶了。不过,幸好他没有扔到自己房间外面的垃圾桶,因为那天晚上佩妮姨妈做的三分熟牛排实在难以下咽。一口咬下就会喷出血来生块,也就只有德思礼一家吃得津津有味满嘴流油。

    让他们的侄子胃部不适又省了一顿饭,吃了餐桌上几口干涩的沙拉就回房找他的巧克力去了。

    尽管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有着一头黑发戴眼镜的男孩在过去也长高了许多。他的牛仔裤被磨损了而且很脏,他的t恤很皱也褪了色,他的一只看不出颜色的旅游鞋上面开了口。哈利的外表并不受这里喜欢把他归为不良少年邻居的喜欢,这里没有梦中只属于他和那个人家中,自己从小渴求的幸福。

    因为这里是现实。

    哈利眯着眼睛看着枝叶间透出星星点点的阳光黯然的想,不再去想那个太过虚无缥缈的梦,他坐起轻轻拍拍上沾染的灰尘,利用膝盖和手肘从窗台下爬过去。就在他马上要爬过去的时候,突然空气中一个炮击一样的声音打破了惠金小区的宁静。

    对面费格太太家一只在街道出来闲逛的猫,被这声音惊吓从一辆车下跑过又不见了。周围好奇的邻居伸出头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窗户里弗农姨夫打碎花瓶大声诅咒的吼叫声音。哈利从原地跳了起来,从牛仔裤腰带里拔出魔杖打算去声音来源处查看。

    还没得他迈开脚已经爬过德思礼家的窗户突然打开,哈利十分庆幸刚才自己走得够快,不然被这打开窗户的力道撞上一下,够他眼冒金星好一会儿的。

    “把它扔掉!”

    窗户里几乎钻出弗农姨夫大半个肥胖的子,他香肠一样酱紫的手指在空中张牙舞爪,想抓住早闪到一旁拿着小木棍的侄子,被激怒般压低声音吼道:“别让人看见!”

    “你刚才躲在我们窗户下想干嘛?!”好吧,现在他受得像鱼干一样的姨妈,也在她丈夫占满整个窗户的庞大躯旁质问他。

    “对,对,佩妮问得好,你刚才在我们窗户下做什么?”

    “听新闻。”哈利把冬青木魔杖放回牛仔裤后腰里,以免他的弗农姨夫失去理智真从窗户里跳出来掐死他。

    “什么?听新闻?你再说一遍?”弗农姨夫和佩妮姨妈交换了一个愤怒的眼神,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你知道,新闻每天都不一样。我在听新闻。”哈利说。

    “别把我当白痴!小子!我要知道你想干什么?被告诉我你听新闻什么的谎话,你和你们那群人都是邪恶--”

    “弗农小心,窗户还开着呢。”佩妮姨妈小声地说,弗农姨夫看到对面几家邻居伸出头来看的样子,笑容僵硬的对最好奇住在七号的夫人说:“真是个可的夜晚哈!刚才的声音让我和佩妮吓了一跳呢哈哈。。。。。。”直到所有好奇的邻居从他们的窗口消失,他脸上的笑容扭曲成极度的愤怒。

    “你们这些人根本不听我们的新闻!”佩妮姨妈脸色难看声音几乎听不到,哈利从口型上认出一些话,“你的猫头鹰在做什么,为什么没给你带新闻?”

    “听到了吧小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那只鸟那里得到消息的事。”弗农姨夫得意洋洋的赞许着自己妻子找到这小子话语漏洞的聪明才智说。

    哈利犹豫了一会儿必须承认,这事实让他很沮丧沉闷的说,“猫头鹰--没给我送消息。”

    “我不相信!”

    “我也不信!”挤在窗口的姨夫姨妈无法克制的喊道,尤其弗农姨夫的声音更是激动刺耳。“小子!我们不蠢!我知道你在计划一些古怪的事,”

    “对我来说那可是新闻。”面对姨夫姨妈的胡搅蛮缠,哈利的脾气也上来了,在德思礼喊他回来前,跑掉了。穿过草坪,跨过低矮的围栏篱笆,走上了梦中那个人带自己离开的街道。

    [汤姆,刚才你在看什么?]

    火车厢内一条四英尺九寸墨绿色的花斑蟒蛇,长长的子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快速驶过的风景,对坐在另一边正在专心看书只有十四五岁穿斯莱特林校服的黑发男孩说。

    [只是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罢了。]少年汤姆.里德尔跟自己的宠物蛇同样用只有他们才懂的语言,漫不经心的说。

    看到手中从图书馆借出来的《黑魔法大全》里面,介绍‘魂器’的篇章。一直在注视着的黑色眼睛没有任何狂喜的波澜。书页边白皙修长的手指风轻云淡将书页翻到下一个篇章,整个人在秋清爽的阳光中退去平时,独来独往的孤傲感显得像猫一样懒洋洋的,眯起黑眸阅读手中的书。

    就连纳吉尼也被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感觉舒服极了,趴在开往霍格沃茨的火车桌子上打盹。一人一蛇,在这间没有外人进来的车厢里,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惬意时光。

    也有人想进这间空位还有很多的车厢,一些男孩女孩们盘算着想结交全校最聪明的学生,可看到人家边有那么长的一条宠物蟒蛇也基本都不敢进来了。就算蟒蛇没毒,可四英尺九的长也让一部分人止步。另一部分表示自己不怕蛇的人,也在隔壁斯莱特林铂金学长和布莱克学弟,或笑意盈盈或冰冷的视线下自动滚回自己的车厢。

    而车厢内的里德尔对外面这一切毫不知,又有谁知道来自未来沉睡的魂片在他十一岁时,真正渐渐醒来。只是脑海内漫长的记忆,破魂不堪,只有零星闪现的记忆片段让他知晓未来。

    比如,刚才书里描述能让人永生的‘魂器’,就是会在未来彻底毁了自己的东西。所以,永生的方法还是再找其他的吧。

    车厢外年轻的售货员推着装满零食的小车叫卖的声音,在车厢走廊里低年级学生跑动笑闹的声音,还有从前面几个车厢传来,格来芬多不知在做什么游戏闹的欢笑声。

    窗外经过连绵可见的山和一大片森林之后,火车也慢慢开始减速鸣笛。每个车厢里都有一个声音回

    “我们五分钟后即可抵达霍格沃兹。各位请将行李、宠物留在车厢内,会有专人将各位的行李、宠物分批送往学校。”

    早已经换好校服的汤姆.里德尔合上书本,拿出之前准备好装宠物蛇的箱子,将趴在桌子上熟睡的纳吉尼放到铺上自己旧衣服的木箱里面。对熟睡的小姑娘轻声叮嘱着什么,得到回应似得哼哼声,盘紧墨绿色的子睡得更熟了。

    此时,看着车窗外远处高耸巍峨山上伫立千年宏伟的霍格沃兹城堡。不像其他学生兴奋紧张或怀念的激动绪。

    只有不知在想些什么,霍格沃兹车厢内面无表的里德尔眼底一片冰冷。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