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不会的!我不会被分到斯莱特林!”

    第二个儿子阿布思又在他们爸爸后嚷嚷着,两兄弟仍然继续着早餐时开始的那个话题。

    “詹姆,行了!”他们的妈妈说。

    “我不过是说他有可能,”詹姆斯冲着他的弟弟笑了一下,“那也没啥不好的,他有可能进斯莱特林。”

    但詹姆斯一看到他妈妈的眼睛,就立刻闭嘴了。波特一家五个人走到栏杆旁,卷毛詹姆斯带着点骄傲看了看他的兄弟,从他妈妈的手中接过了手推车,跑起来冲向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片刻之后,他消失了。

    站在后面的阿布思看到哥哥消失在那片石砖墙里,有些紧张不确定的握紧手推车的把手。他笼子里的宠物白鼬却有些迫不及待的来回绕圈,仿佛希望它的小主人能快点行动起来。

    “一起走?”

    感觉到爸爸有力的手掌揽着自己的肩膀,阿布思朝爸爸鼓起勇气点点头。然后,他们并排推着手推车向前冲去,速度越来越快。当他们马上撞上那堵墙时,阿布思有点想退缩,但是一眨眼他什么都没撞到,相反的,魔法界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出现在他们一家人的面前。

    薄雾中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点模糊,而詹姆斯早就消失在其中。随后,妈妈和他的小妹妹莉莉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他们在哪?”阿布思焦虑的说,沿着月台摸索着路,凝视着那些模糊不清的人影。

    “我们会找到他们的。”金妮安慰道。

    哈利推着手推车陪着儿子沿路去找他的朋友们,途中似乎听到珀西不太自然大声说着什么,但是雾太大看不清别人的脸,这真是个不用停下来打招呼的好借口。

    但是在五十码开外的地方,雾气比刚才淡了一些,三个人影在里面显现。

    德拉科.马尔福站在妻子和儿子旁,黑色的外一直扣到咽喉。他金色的头发有点谢顶了,更显得下巴尖尖。那个拥抱妈妈的小男孩可真像德拉科.马尔福,就像阿布思像哈利一样。德拉科.马尔福看到哈利一家正看着他,稍稍点一下头,就转过了

    哈利看到这样的景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种违和感,为什么内心会莫名认为德拉科.马尔福应该远没有现在这样疲态。更困惑此时脑中闪现噩梦里的片段他应该是坐在,麻瓜最奢华办公楼里,仍然不减马尔福式傲慢的‘金发尤物’的念头。

    对梦境中魅力非凡‘金发尤物’的伴侣,哈利突然感觉不怎么好理智的索不再去想。还好之后,昨晚奇怪的噩梦片段也没再眼前闪现过。

    “他们来了。”罗恩看到四个人从薄雾中出现说。

    赫敏听到丈夫的话停下对大女儿露丝面面俱到的嘱咐,一同愉快的看向朝他们走来的老朋友和他们的孩子们。

    而慢慢走到爸爸妈妈后的阿布思却停下来,低头系完好的鞋带。这一切当然看在他的爸爸妈妈眼里,金妮体贴的对哈利传达一个了然的神,带着女儿先他们父子一步,跟自己的哥哥嫂子回合。哈利走到再一次系鞋带的小儿子前蹲下,帮他系鞋带。

    “爸爸,要是我被分到斯莱特林怎么办?”哈利知道只有在离别的瞬间,阿布思才真正把害怕表现出来。

    “阿布思,西弗勒斯。”他看着只有阿布思继承莉莉的绿眼睛,用除了他们父子俩别人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我们有了霍格沃兹的两任校长的名字给你起了名字,其中之一就是毕业于斯莱特林学院,他也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可是如果我--”

    “那么斯莱特林就会拥有一名优秀的小巫师,不是吗?但是,如果你真的很在意,你可以选择格来芬多。分院帽会考虑你的选择的。”

    “真的?”

    “真的。”

    哈利以前从未把这个告诉他的孩子们,当阿布思听到时,脸上充满开心的表。这时詹姆斯也回来了,他已经放下了他的皮箱、猫头鹰和手推车,看起来带来了什么爆炸新闻。

    “嘿,爸爸!刚才我认识一个很棒的朋友,和我一样大今年也去霍格沃兹,他说他叫汤尼!等放寒假的时候我可以邀请他来我们家做客吗?圣诞节我也想和他一起过!”詹姆斯兴奋气喘吁吁的说着,看来之前他是跑着过来的。

    “当然可以,”哈利带着阿布思一起站起来,也很好奇大儿子对刚认识的新朋友,“詹姆斯你的新朋友在哪?他的爸爸妈妈来了吗?”

    “不知道,我看到他时是自己一个人坐在站台看书。”

    “对了,刚才我去找泰迪看到他在和维多利亚在亲嘴!然后我就问泰迪在干什么,他却说是送送维多利亚让我闪开。可是他们在亲嘴呀!”詹姆斯仿佛担心自己说的不够清楚。

    就在手舞足蹈的卷毛被不远处听不下去的妈妈拽走后,正好十一点火车发车的鸣笛准点响起。猩红的火车就要关门了,家长们涌上前给孩子们最后一吻,同样做着最后的叮嘱。

    阿布思和詹姆斯跳上车箱,金妮把他们后的门关上了。学生们涌向最近的车箱,无数张脸,车里的车外的,看起来都转向了哈利。

    哈利看着孩子们期待快乐的小脸一张张在眼前闪过,摸了摸额头上的闪电伤疤,再没有疼过,一切都好。

    猩红的火车加速缓缓在眼前驶过,哈利与同样为人父母的朋友们带着有那么点伤感,看着自己的孩子在火车离开。

    某个瞬间眼前车厢像经过一个屏障似得,褪掉老旧的颜色变得鲜亮更加猩红起来,坐在里面只有一个穿着斯莱特林校服十四五岁的少年,感觉窗外有人在看自己将视线漫不经心的投过来。

    车里车外双目交汇时间静止的一瞬间,让外面还摸着额头的前救世主现傲罗司部长哈利波特,如遭雷击般失去理智无法动弹。

    黑玉般的头发,冬夜一样寒冷深邃的眼睛,秀的鼻子和嘴角自然微翘的唇瓣。

    太过精致漂亮的五官都跟黑魔王被毁坏的记本魂器里的少年一模一样--他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不待哈利立刻抽出口袋里的魔杖攻击时,眼前的车厢又如同穿越回屏障般,刚才还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车厢,现在又变回坐着许多向他们挥手告别孩子们的正常车厢。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最后一缕蒸汽的痕迹消失在秋天的空气中,火车转弯了,哈利的手仍然放在额头上的伤疤一动不动。没有反应。

    火车消失在视野的同时,夏里睡在姨妈家八仙花灌木花台后面。一个瘦小的,有着一头黑发带着眼镜,只有十四五岁的男孩也从很长很长的梦境中醒过来。

    夏季最子总算熬到头了,一种昏昏睡的宁静笼罩着女贞路大大的方形房子。满是灰尘的汽车停在曾经是翠绿现在是被烤得焦黄的草坪上,女贞路的居民们躲在他们凉的房子里,打开所有的窗户希望有一丝凉风经过。

    只有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留在了外面,他躺在女贞路四号的花台外面。翠绿色眼睛还有些刚睡醒的朦胧,脑袋里思考着刚才像是经过两辈子的奇怪梦境。

    那个太过漫长混乱的梦境里,他好像长大了还有许多的孩子们。罗恩和赫敏也有了两个孩子,哈利为梦中的好友终于在一起,为他们感到由衷的喜悦。毕竟,现实里这两个长长拌嘴的人进展实在是太慢了。

    还有其他许多长大的朋友们也都有了伴侣和孩子们,而哈利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另一半是谁?混乱的梦境让他分辨不出到底谁是与自己组成家庭,共同孕育孩子的人。

    这对从小就对家庭极度渴望的哈利挫败不已,无论他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梦里自己那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还有那个让梦中自己永远无法忘记最的人的样貌,他再怎么焦急用力想就是想不起来。

    被扔回麻瓜界的未成年救世主挫败地在花台后面滚了两圈,一泥土不愿起来。还在纠结梦里有一个最最自己却想不起来的人,就算是个梦哈利也不想放弃那美好的感觉。被人珍惜捧在心尖来的感觉,是他第一次在梦里感受到。

    哈利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如果在现实里也找到这个人,是不是他们会想梦中那样甜蜜的相呢?他们会不会也组成家庭,孕育他们的孩子看着他们从小婴儿一点一点长大?!

    被自己畅想未来美好家庭生活的哈利波特,兴奋的想马上找到那个人谈恋结婚生孩子!!组成他们自己幸福的家庭!!他就不用再回到讨厌巫师的姨妈家,也不用再时刻在意这里周围麻瓜们好奇的视线。

    因为,梦里那个人似乎也是很强的巫师。

    如果那人是巫师就好办多了,他们可以住在魔法界里或者巫师与麻瓜混住的村庄里幸福的生活。又一次被自己畅想美好未来美到的哈利波特在地上打滚时,想到一个刚才被自己一直忽略的问题--

    梦中他喜欢的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