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世界在令人晕眩的旋转中不停前行,奔跑出麻瓜界的哈利波特跟随着本能,朝着心底不停向自己求救声音的方向幻影移形过去。

    英国伦敦某个街道里一间老式红砖‘清浸百货公司’的商店,麻瓜眼中只能看到大门悬挂‘停业装修’无法进入的----圣芒戈入口。

    幻影移形而来的哈利波特站在玻璃窗前对里面的玩偶说话,只见它微微点一下头,挥舞连在一起的手指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与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要穿越的墙一样,进入圣芒戈就是要穿过眼前那扇破旧的玻璃窗。

    没有任何迟疑走上前穿过了玻璃窗的黑发男人,凭空消失闹的麻瓜街道。只喜欢看得见‘自己’的麻瓜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刚才老旧红砖的百货商店前有一个传说中巫师的存在。

    时常穿梭在人群里穿长袍的古怪家伙,也不能引起麻瓜们特别的注意。偶尔有人看到这些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奇怪的人,也只当做一时眼花拒绝承认潜意识里的超自然现象。

    千年来两个世界已经熟悉保持距离,互不干涉的平静生活。所以,当救了整个世界的黑发巫师消失在玻璃窗后也无人在意。

    来到魔法界的哈利波特追随着心底不断呼唤自己的声音,进入眼前的圣芒戈伤病魔法医院。

    此时一层候诊接待区里,没有往各种得了千奇百怪魔法伤病的病人,还有各种资讯病房号和楼层的探病者闹的景象。

    空的接待区里只有不停在传送魔法阵中,转移剩余不多的伤病员的穿墨绿袍子,疲惫却精神紧张的年轻实习医师们。

    偶尔还有从别层转移来各种原因的重伤病人,在医师们的再三保证会上门检查病让病人放心。众多不明真相的巫师妥协听从了,突然要暂时关闭圣芒戈医院的通知。

    也远离了他们所不知道,会发生可怕事的中心。

    哈利看着一个一个有序离开这里,打着绷带或中了魔咒的巫师们不明所以。没有上前询问发生什么事,只是凭着本能往圣芒戈五层走过去。

    那里有人在呼唤他。

    太过专注倾听心底不断召唤自己的声音,让坐透明升降梯直五层的哈利波特没有注意,电梯外一至四层里已经没有任何病人或医师快速闪过的景象。

    除了他即将到达的五层魔咒伤害科。

    电梯停下走出来哈利看到属于金妮.韦斯莱病房门前,挤满了在墙上、地面上不停画各种魔咒魔法阵的医师们。

    里面还有几个之前在马尔福庄园见过,神秘事务司的老巫师们也都挥着魔杖;嘴里不停咏吟出低沉古老的咒语,压制他们无法进入房间里即将被打开的通道。

    不属于巫师世界的硫磺恶臭源源不断从里面病房弥漫出来,站在最前面神秘事务司老巫师褐色的袍子与手中的魔杖尖,被那股硫磺恶臭气味沾到开始不断被腐蚀损坏。

    看到穿透魔法屏障的气味竟然可以腐蚀,跟了自己一辈子的魔杖震惊的老巫师被旁人换下,继续维持覆盖这间病房的魔法屏障。

    短短的五分钟里,就已经有十几个高阶巫师被连续换下。而从魔法部里调出赶来支援的傲罗们,也在各个楼层至医院外面布置空间隔离的魔法阵。

    这里每个人都明白如果异世界的魔鬼进入他们的世界,结局比风行千年麻瓜界‘狩猎女巫’的下场还要悲惨可怕。

    人类不管是麻瓜还是巫师,魔法界已是人类从上古时期,不被神魔侵袭保持本我最后的心灵净土。

    如果这片最后的净土被充满硫磺恶臭的魔鬼侵入的话,他们宁可把位于圣芒戈的这个空间转移到,宇宙边际更黑暗更寒冷无法到达的地方。

    医院里面的所有人也已经准备好随时被牺牲掉的准备,所以这时看到年轻的魔法部长来到圣芒戈五层。也没让在场人感到太过惊讶,只当他是被魔法部紧急调派过来支援的。

    毕竟,能打败黑魔王的救世主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强大。

    甚至有人再次寄希望于前任救世主,让被异世界魔鬼侵入的魔法界再次得到拯救。就算人们知道面对的东西根本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可仍习惯希望他们的救世主能帮助他们,拯救他们。

    “哈利?嘿,兄弟你怎么来了?!”罗恩.韦斯莱与之前被马尔福家的小精灵送到这里,还穿着病号服没有离开的傲罗们站在一起对着魔法阵释放魔力。

    当他看到好友走过来呆呆的站在自己妹妹病房前,没有做任何防护咒保护的模样几乎要惊讶得大叫出来。

    这里每一个巫师周的防护魔咒都密集附着在上,可也只能抵挡住一阵硫磺恶臭对他们的腐蚀。而他老婆赫敏埋在历史悠久家族各种白魔法黑魔法的书堆中,为所有人寻找可以使用的魔咒忙得焦头烂额,更年期更提前了。

    哪像哈利现在竟然不用任何防护咒,直接面对房间里弥漫出可以腐蚀任何事物的恐怖东西?!而且貌似他真的没有被腐蚀到。

    穿着浅蓝色病号服的罗恩.韦斯莱张大嘴巴,看着前两天婚礼上甩掉自己亲妹妹的好友。没有任何迟疑走进现在最危险的病房中,门口经验丰富专心的老巫师们也都没怎么回神。

    刚才有人进去了?进到随时像活火山爆发一样的房间中?!

    “罗恩?罗恩!”目瞪口呆的红发傲罗拿在手中的双面镜里,传出妻子的声音让他最先回过神来。

    “。。。敏恩,我在。”

    “刚才怎么了?我叫你好几声怎么没人答话?哦,这不是重点!告诉你个不错的消息,我找到了一种黑魔法。。。。。。”双面镜里赫敏不停翻着厚重,布满灰尘古老的书页不停的对他说。

    “哈利。”镜子外红发傲罗说。

    “哈利?他不是现在和马尔福在法国吗?难道他在医院?!梅林,他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亲的,你让他赶紧离开那!”

    “。。。他,他刚才进去了。”

    “谁?!”双面镜里一时间声音被噎到的女人,冲着另一个双面镜歇斯底里地吼道:“德拉科.马尔福现在给我离开你小人的股!马上滚回英国把哈利带回去,否则明天咱们报纸头条见!!”

    “格兰杰,脾气暴躁会长皱纹的,你家的鼬鼠会吃不消啊。。。。。。”镜子里传出金发男人感懒洋洋的声音,让魔法部长秘书赫敏.格兰杰额角一抽一抽的暴起。

    她当时怎么就头脑发昏同意,这个骨子里就卑鄙狡猾的家伙和哈利在一起的?貌似自己是最支持的一个,就因为他是唯一能让哈利有点人气的家伙。

    不顾罗恩的强烈反对也支持他们在一起,当年那英俊的金发小伙子表现的多痴专一啊。无论周围人怎么讽刺他癞蛤蟆想吃天鹅(格来芬多语),他都不在意眼中只有哈利,一心一意陪着失去人伴侣崩溃的哈利。

    当年感动多少人,几乎是震撼魔法界敌对阵营的恋

    这里面也包括喜欢莎翁式被感动的自己,虽然马尔福被某些人称作‘金发尤物’而著称的美貌。但在自己眼中远不如,曾经有幸远远看到哈利真正伴侣侧颜的万分之一。

    无奈只可惜那位先生太早过世,才让卑鄙狡猾的铂金孔雀有了可乘之机。如果自己能早些留心他们贵族间,恶心肮脏的小把戏的话绝对不会同意哈利和他在一起的!

    不是我方太无能,而是敌人太狡猾。

    谁能想到到处与哈利以恩幸福示人的马尔福小少爷背后,有不少秘密人呢?如果不是怕哈利再一次受到伤害,她早就揭开这个男人恶心的嘴脸了。

    只因为卑鄙无耻的德拉科.马尔福每个环节都计算好般,在他和哈利的孩子相继出生后才被自己察觉。有了孩子的牵绊哈利更是不会轻易离婚的,这让想告诉哈利真相的赫敏第一次如此的无助。

    每次看到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好友,她都不忍心再一次打碎他的生活,不敢告诉他真相。而自己独自与马尔福谈判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能让哈利察觉到他们婚姻的真相。

    否则,哈利因为他受到伤害的话,她,赫敏.格兰杰绝对有能力把他打回食死徒原型。并且让他在阿兹卡班与以前的同伴们待上一辈子的威胁,才让这个露出马脚的家伙勉强同意自己的条件。

    在外面永远是好丈夫嘴脸的马尔福深深继承了,他父亲虚伪狡猾的血统。对待婚姻的态度也像极了他的父亲,为麻瓜界长大的自己无法理解两百年前,属于贵族们另类的婚姻观现在还能保存下来?为自己的出轨找借口。

    “马尔福不管你谁的上,现在、马上,过来把你丈夫带回去。”赫敏狠狠压制下想要马上去巴黎,给这个私生活糜烂的家伙几个黑魔法的**。

    更为好友悲剧的婚姻自责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当时鼓励哈利让他与德拉科.马尔福相处。也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出人意料的境地,一切都是她的无知造成的。

    “呵呵,没问题。一个小时半后见,格兰杰。”来不及抗议阻止,镜子里轻佻的声音已经单方面切断联系。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