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断破碎泛黄的记忆里的他解除幻咒,成功看到鸟窝样头发的小男孩,被自己恶作剧般凭空出现的影惊吓到的模样。

    但是,脑海中的画面像被水流滑过一般朦胧。让他看不清站在麻瓜庭院里,只有一丁点大黑发孩子模糊的脸庞。

    只记得站在半人高的篱笆花丛里面,那个孩子瘦的可怜,宽大到膝盖不合的衣服也遮不住的瘦弱。还有那双大得出奇漂亮的绿眼睛,好奇又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己。很奇怪自己看不清他的脸庞,却很清楚知道那朦胧背后男孩的眼睛是绿色的,很漂亮。

    他蹲下与躲在围栏里面,瘦弱只有眼睛大的出奇的孩子平视,似乎说了什么。

    那孩子听到自己的话语不敢置信似得睁大眼睛,一瞬间泪水红了眼眶扔下园艺剪,冲出保护咒围栏的边界,扑进了他的怀中。

    小小的,不健康瘦弱的手臂,紧紧的怕再被抛弃般抱着他的脖颈。整个人埋在自己穿着黑色斗篷怀里,大声哭着,宣泄着太多太多的委屈。

    他任由怀中瘦弱的男孩没有止境似得哭泣,手轻轻地在旧衣服下小小的后背轻拍安抚着。这有些笨拙哄孩子亲昵的动作,却让这个绿眼睛的小男孩哭得更凶了。

    就在记忆中的他不知所措时,四号别墅门里传出野猪觅食被打扰一样,大喊大叫愤怒地咆哮。让他怀中的男孩仅仅颤抖了一下之后,滚烫的小脸埋在自己脖颈里更加死死抱着不放手。

    长期做家务布满细微伤痕的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黑色斗篷,怀抱中小小的人浑散发着绝望,害怕,无助的气息,像是抓到最后浮木的幼崽一样抓着自己不放手。

    泛黄记忆中的自己感觉到他皮肤不正常的度,起抱起信任依赖着自己瘦弱生病的男孩,将他裹在自己黑色清凉的斗篷里。

    赶在那个白胡子巫师察觉时记忆中的他,已经带着斗篷里可的小东西幻影移形离开了麻瓜界。躲在房子里避暑的麻瓜们没有人发现,女贞路四号门前发生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

    夏天烈下空的麻瓜街道,依然是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之处的普通景象。

    就像现在自己抱着的这个孩子一样,感觉那么自然,就像他们是世上最亲密的。。。。。。最亲密的什么。。。。。。?

    脑海里画面破碎的记忆对自己的疑问,渐渐拼出一个人模糊的轮廓时,现实中在‘她’怀中哭泣的小男孩的声音,让红发女人从不停闪现的记忆中回过神来。

    低头看之前趴在‘她’前委屈大哭黑发黑瞳的小男孩,已经渐渐停止哭泣坐起,红肿着眼睛不好意思对自己的说:

    “对不起,金妮阿姨把你的衣服弄脏了。刚才你给我擦眼泪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父亲才。。。。。。嘿嘿。”

    神迷茫的红发女人看着与救世主哈利波特,有八分像的小男孩对自己羞涩微笑的模样。一度断掉的记忆画面又在眼前闪过。

    记忆中那个同样在自己怀中哭完抬起头,用漂亮大大的绿眼睛看着自己,露出最幸福微笑瘦弱的小男孩与他约定:

    “汤姆,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不是询问,是非常非常肯定依赖的语句。

    红发女人想到这里突然‘她’的脑袋,像被人用重物劈开般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脑子里面好像有什么是‘她’想记起来的,可又有一些是‘她’拒绝永远不愿意记起来的。两份不同的记忆不停的盘旋在脑海中,都迫不及待的争夺想要最先冲出‘她’的大脑。

    “金妮阿姨,你怎么了?!”眼睛哭得红肿的汤尼看到,突然抱着脑袋倒在病上痛的说不出话的金妮阿姨。

    顾不上刚才因为她像父亲一样给自己擦眼泪的莫名熟悉感,连忙按下头的紧急按铃召唤圣芒戈的医师们。

    “怎么了汤尼?我听到紧急按铃的声音?!”守在病房外的茉莉.韦斯莱听到房间里响起刺耳的声音,慌忙打开门进来就看到自己最小的女儿,倒在病上抱着脑袋浑痛苦的抽搐着。

    “哦,梅林!”胖胖的茉莉婆婆赶紧走到边,想抱住自己的女儿却被她上的魔压排斥拒绝自己靠近。

    除了只有趴在女儿上焦急无措的小汤尼没有被波及,房间里的花瓶、墙壁上的装饰画和其他房间里的物品,都在女儿突然失控暴走的魔压下破碎殆尽。

    “韦斯莱夫人,请先到外面等一下。”

    这时,几个穿墨绿袍子的医师跑进病房。其中一个医师把惊呆了的茉莉.韦斯莱请出病房,剩下的全部想靠近魔力暴走的病人时,也都被她上突然爆发出霸道的魔压拒绝靠近,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想把重点病号小汤尼接过来甚至都无法靠近,因为病上金妮.韦斯莱几乎具象化的魔压像失去控制的蔓藤一样,在房间里肆意蔓延拒绝一切想靠近她的人。

    本来手背上已经没有痕迹的恶魔标记,此时也在暴走魔力下发出诡异的光芒。

    医师们察觉到标记又在吸取灵魂全都束手无策,现在他们没有办法接近病人进行治疗。魔杖尖发出的咒语都被像‘壳’一样,包裹着两人的魔压全部反弹回来无计可施。

    有几个医师甚至被自己反弹的咒语击中,不得不被人抬着离开圣芒戈五层高级病房。

    从没有遇到如此复杂况的医师们束手无策间,用了各种咒语也无法打开金妮.韦斯莱上混乱的魔压堡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妮.韦斯莱’自己,与吸食灵魂的邪恶标记争夺体的控制权。

    他们这些专门与各种恶咒打交道的医师,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自己与恶咒抗争,简直是侮辱了他们治病救人引以为傲的职业。

    最后,这不同寻常的魔力暴动惊动了正在别处开会的院长。等老院长赶过来也无法撼动这超乎所有人意料强大的魔压堡垒时,众人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束手无措。

    焦急赶来的韦斯莱一家被挡在外面,现在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

    因为,金妮.韦斯莱手背上邪恶的标记,随时都有可能变成连通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如果她无法在医师们的帮助下断开‘通道’链接,整个魔法界都会陷入非常可怕的境地。

    世界外面的‘恶魔’就会来到他们被梅林保护,已经打开缺口毫无防备的世界中。到时,每个巫师都会被‘恶魔’吸食掉灵魂永不复生。

    那才是地狱般的场景。

    就在所有明白那个倒五芒星标记含义的医师们,祈祷金妮.韦斯莱能成功退那个想打开‘通道’的邪恶标记时,被她保护在‘壳’里的小汤尼突然被猛地推了出来。

    离得最近的医师赶忙接住重点看护的小病人后,看见之前躺在病上抱着头痛苦的红发女人像被一根无形的线,玩偶般被提了起来半跪在病上。双臂无力的垂在侧,手背上的标记比之前闪烁的光芒还要明显。

    红色的头颅高高的抬起不知看向何处,迷茫已无意识的棕色眼睛瞳孔慢慢放大至全黑色--

    这是‘恶魔’附?!

    两万公里外远在法国巴黎时尚中心大厦高层办公室里,整夜未睡憔悴的黑发男人仿佛有感应般抬起头,看向透明落地窗外有感应的方向。

    挣脱开边金发男人的怀抱,走到落地窗前失神怔怔的看着那个方向。

    “哈利?你怎么了?”德拉科.马尔福看着突然离开自己的哈利,莫名有些不安也走到落地窗前小心的询问他。

    却听到边眼睛直勾勾盯着窗外陷入自己世界中的哈利,声音小的不能再小几乎听不到喃喃自语道:

    “。。。。。。他在召唤我。”

    然后,哈利再也看不到任何人一样跑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来不及到巫师壁炉离开麻瓜界,直接在走廊里幻影移形离开了。

    留下来不及阻止的德拉科.马尔福,和他门外被吓到的麻瓜女秘书。看来,他美艳的女秘书又要多一次被遗忘皆空的经历了。

    他不明白有什么事让哈利脸色大变,就算是食死徒反扑攻击魔法部时期,也没有刚才惊恐不安的绪剧变。

    除非是黑魔王复活,哈哈。。。。。。德拉科在精神上干笑两声,真是不好笑的笑话。

    黑魔王早就被他的人灭的灰烬都不剩了,折磨人的魂器更是全部销毁殆尽。那个死透了的蛇脸疯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再复活?

    德拉科.马尔福为自己突然间的异想天开感到好笑,不过,想象一下----如果那个蛇脸疯子真的复活,那第一个不被放过的肯定是他们马尔福一家。

    他们一家除了父亲都或多或少有背叛他们蛇脸主人的行为,家族利益至上的马尔福从来不是主人喜欢信赖的对象。他们家也不像拿地狱三头犬当家徽的布莱克们,对黑魔王毕恭毕敬的忠诚。

    而当年忠心追随黑魔王家族的下场,基本全部灭种灭族。

    除去嫁给麻瓜活下来的安多米达姨母外,布莱克家骄傲的纯血统已经灭绝。所以,为了魔法界的安全,‘黑魔王’还是不要再给众人惊喜复活了。

    站在阳光照耀的落地窗前,用水晶杯喝醇正伏特加的中年铂金贵族享受着全新开始的一天。清冷的阳光在水晶杯一而过,犹如存在世间最后一抹璀璨的痕迹消失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