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卢修斯看着激动地攥着小拳头年老的家养小精灵,陷入了沉思:“是谁,把来自另一个世界‘魔鬼’驱逐出我们的世界?!”

    听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魔鬼’的词语,让纯血统家族历史悠久的马尔福家主挑起一道眉,感到有些意外。

    因为他想起早在与大英帝国伊丽莎白一世时期麻瓜界,还有交集的马尔福家族族长。在过世前就曾提醒后代子孙,麻瓜崇尚的神魔和他们崇尚自然神的巫师不是一个空间体系。

    那里背叛光明被抛弃的‘魔鬼’们是最为邪恶的存在,对另一个空间的巫师们来说也是最恐怖的存在。就连众多最疯狂最邪恶的黑巫师们,也不会轻易和贪婪的‘魔鬼’做交易。

    因为人类无论交易是永生,金钱还是美貌,最终的代价只可能是自己的灵魂。人类的灵魂对‘魔鬼’来说是无上的美味佳肴,而巫师的灵魂对喜欢吸食人类灵魂的‘魔鬼’们来说,更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当时,也正因为直到伊丽莎白一世时期,残酷的猎巫行动仍然没有停歇。再加上巫师世界也逐渐扩大隔离驱逐麻瓜的血统论愈显愈烈;这时期马尔福家族也就此断绝与麻瓜界的来往,因祸得福回到被梅林保护‘魔鬼’无法进入的魔法界。

    而那些被‘魔鬼’惑标记的巫师们,却再也无法回到魔法界。

    遵循祖先遗训至今平安无事的马尔福庄园,怎么会今天这么巧合被存在麻瓜界的‘魔鬼’侵入?

    站在卢修斯.马尔福没有被波及到的软榻脚边;半人高,皱纹深深陷入皮肤里年老的家养小精灵,见主人陷入思索问自己问题,尊敬的对主人说:

    “不知道是谁,主人。刚才大厅里的波比说,金妮.韦斯莱小姐昏倒了。”听到‘金妮.韦斯莱’,诈狡猾的老马尔福内心里转了好几个弯。随后,明白这一切与那个再次复活的人有关。

    全瘫痪的老马尔福为自家前景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依那位大人的脾气对自家立场来回倒戈的背叛,绝对不会再因父辈的交轻易原谅。没想到才和平了十九年之后,魔法界似乎又要变天了。

    正当老马尔福考虑是否全家逃亡国外,还是继续冒险跟随强大的主人时,被破坏殆尽屋顶几乎被掀开的马尔福庄园客厅里,不请自来多位魔法部神秘事务司,被称为‘缄默人’的巫师们。

    这里发生的空间扭曲惊动了魔法部最底部第九层,常年不抛头露面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巫师们。通过被主人许进入血脉防护咒的马尔福大厅中心,抽出魔杖检查这处空间被扭曲撕裂的裂缝。

    因为空间扭曲的裂缝总会有一些不好的东西跟着挤进魔法界,所以在发觉空间扭曲的那一刻,他们马上幻影移形到此地。找出空间裂缝修尽快复好,保护他们世界的‘外壳’不被另一个世界邪恶的东西钻进来。

    不过,现在似乎是不需要了。

    原本大厅中心被撕裂的空间裂缝,似乎原因不明已经完全消失。这让神秘事务司的巫师们原本高度紧张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毕竟,谁也不知道从裂缝里钻进来会是什么可怕的东西。是否,是他们能够对抗的。

    提前进行空间修复过程的‘缄默人’们,在马尔福庄园分散开来加固这一区域守护魔法界的能量‘外壳’。几个走路都有些打晃的老巫师们慢慢来到他们,跪坐在地上紧抱着红发女郎的年轻魔法部长面前。

    隔空用魔杖执起红发女郎被‘魔鬼’标记的左手,超过一百多岁的老巫师惊讶于上面只留下,一个轻微烫伤般淡粉色倒置的五芒星标记。

    神秘事务司里的‘缄默人’们,对恶魔附的案例再熟悉不过。每年麻瓜界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恶魔附体,被引,被标记。直到这邪恶的标记变成能腐蚀体灵魂的黑色时,被附的人类也早已变成扰乱世间恶魔的空壳傀儡。

    而与他们相邻的巫师界时时刻刻警惕着,这些企图来到他们世界的‘魔鬼’。但是在严防死守的历史中,仍有不少巫师被自己与恶魔交易的贪婪所害。

    没有人能在那些充满硫磺臭味,从地底爬出来的‘魔鬼’手中全而退。就算侥幸逃脱,可那被标记的污賥印记却永远不能抹除。

    而不是像这个陷入昏迷安全无恙的红头发小姐,不但击溃外来的‘魔鬼’;被标记的印记还能短时间内消除,保护灵魂不被腐蚀。这,这简直比上古时期最纯净的光之魔法还要省事!

    围着金妮.韦斯莱逐渐看不到标记的手背,蹲成一圈的老巫师们纷纷渍渍称奇。殊不知,在他们眼里奇特的现象,其实根本就是邪恶势力之间相互厮杀的结果。

    就好比黑森林里喜欢争夺地盘凶恶的魔法生物,谁打赢了谁就是老大,谁就有这一片地域的所有权一样。邪恶的家伙们对自己的所有物,总是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占有

    既然大家都有意附体同一个人类,那就简单了--直接开打。谁赢了所属权就是谁的,被灭掉的一方自认倒霉。

    不论在哪儿,终究强大的力量决定一切。何况,两个不同邪恶势力间的疯狂争夺。

    被魔法部中最高机密组织的几个老巫师围观,使沉浸失而复得幸福中的哈利波特非常不安,唯恐他们发现‘金妮’的特殊之处。

    不给他们再进一步的检查时间,年轻的魔法部长镇定得横抱起被围观的女士借口说,必须去圣芒戈检查她的体是否留有后遗症。理由恰当充分弄得还像在神秘事务司,一心扑在研究上的老家伙们很不好意思。腿脚利索的让开一片区域。

    然后,不舍的看着哈利波特带着他们的研究体,幻影移形跑了。

    而马尔福庄园最深处的房间里,老马尔福卢修斯也彻底想通了全家还是一起逃亡吧。再跟随黑魔王颠覆现在的魔法界恢复血统论的极端统治,虽然很人也是他为纯血一直以来的夙愿。

    尤其混血巫师和非魔法家庭出的巫师几乎充斥着魔法界每一个角落的现状,让数量越来越少的纯血巫师感到事关生存利益的威胁。

    战后英国魔法界对纯血巫师的排斥虽不明显,但暗地里做些小动作却是胜利者们乐此不疲的行为。就他所知已经有许多战后,被波及的斯莱特林家庭已经离开英国久居国外。

    但是,再一次跟随回归的黑魔王不管成败,他们马尔福家族都不会有好结果。背叛主人的怒火不是他们能承受的住,如果再一次主人被救世主打败,他们也无力承受这个魔法界的怒火。

    所以,卢修斯还是决定封闭庄园离开英国。

    现在没有什么比他的家庭还要重要,十九年的和平来之不易。许多人用命换来的平静生活不能轻易被打破,他的主人也不再是自己少年时期懵懂恋着的人了。

    无法抬起的手掌被柔滑而温暖的手指坚定的握住,卢修斯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坐在旁不再年轻的妻子,眼中如年轻的时候仍是一片坚定柔和。心中最后的那点遗憾也烟消云散了,艰难的动了动指尖勾住一直陪在自己边妻子的手指,说:

    “茜茜,我们离开英国吧。”

    话音落下,马尔福家的女主人露出仿佛等了这句话很久的微笑。拭去蓝灰色的眼睛里快要流出的泪水,对今天丈夫的提议非常赞成。魔法界对纯血统的威胁越来越明显,这里已经不适合斯莱特林们了。

    送完傲罗们回来的家养小精灵们,在打起精神的女主人指挥下开始了漫长的搬家行程。把马尔福庄园所有东西打包整理那可是相当繁琐漫长,祖上传下来的的物品都够它们整理一星期封存在庄园金库中,剩下近几代的财富也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全部转移完。

    谁叫马尔福家是魔法界有名的财大气粗呢。

    “要不要告诉德拉科,我们搬家的事。卢修斯?”纳西莎把软榻变成可自动行驶的轮椅,推着椅背的扶手和自己的丈夫聊天说着。

    “。。。趁现在把他从圣芒戈转移到巴黎魔法医院,还有那四个孩子也都接过去和我们在一起。”

    “可是,哈利。。。波特会同意吗?”

    知道自己丈夫对哈利波特是百分百的膈应看不上,之前他解放了自家的家养小精灵这一忌更是仇恨上了。再后来儿子德拉科非要和哈利波特结婚,不要说卢修斯就是当时自己也差点晕倒。

    她优秀的儿子什么样漂亮优秀的姑娘找不到,非要找一个男人结婚?!这在马尔福与布莱克的家史上都从没发生过的事,在她儿子这里竟然爆发了。

    在魔法界里男巫师的婚姻成功几率微乎其微,孩子永远是维护家庭链接的重要纽带。在保守的魔法界更是如此,男适应男生子魔药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改变体的损伤是终的,能不能生孩子更是一种运气。

    毕竟,现在的生子魔药远没有魔药大师在世时的效果惊人。

    纳西莎想起西弗勒斯上学期间,改变生子魔药的配方大卖时的场景。对这位能用生命保护自己孩子沉默的朋友很是怀念,当时他的魔药可是千金难求呢。

    谁知道就是这位让她和卢修斯怀念的朋友,给德拉科留下众多魔药中的生子魔药。促成了他们夫妻俩无法再因为子嗣问题,来反对德拉科与哈利波特的结合。着实的让自己想把这位朋友的画像扔进麻瓜画像里,幸好最后她和卢修斯忍住了。

    西弗勒斯的毒舌嘴炮杀伤力太大,就算是只剩画像也能让他们夫妻羞愧的,愧对马尔福和布莱克的姓氏。不再插手德拉科的事,就像西弗勒斯所说----幼蛇总要自己面对来自天空的威胁,父母的保护只会让他更早一点被老鹰啄瞎眼睛。

    自己选择的苦果只有最后自己吃到,才会明白什么是正确的。

    “在想什么?”坐在轮椅中的老马尔福回头见,妻子一脸怀念的样子问。

    “刚刚想起我们的朋友西弗勒斯,走之前去再给他扫一次墓吧。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好,我也正想在走之前再看看这位老朋友。”想到相同的事马尔福夫妇,为他们几十年的默契相视一笑。

    仿佛现在就看到林里,那个不起眼黑色的英雄墓碑----西弗勒斯.斯内普生于—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