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半月形的水晶眼镜躺在书脊上,未喝完的蜜糖红茶和小甜饼也像往常,放在主人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旁还有几封未来得及送往国外的信件,接骨木老魔杖就随意放在魔法教科书上。

    墙上坐在靠背椅中熟睡打着轻鼾长胡子老校长画像,在那只烟雾般无形的银色牝鹿守护神从窗口闯进来同时醒来。

    “哦,西弗勒斯。。。。。。”画像中的邓布利多一向精明湛蓝色的眼睛,难以言喻内疚地注视着画像外,计划失败西弗勒斯死亡才会出现十几年未曾改变的守护神兽。

    与他对视的银色牝鹿像是完成任务般,支撑到最后一丝魔力烟雾一样银色形,渐渐在清晨透过橱窗的阳光中慢慢消散。

    就像那个为了赎罪活着的男人希望的那样,不会再有人记得对于权利力量的**害死一生挚,曾经年轻愚蠢再也无法得到救赎的自己--

    双面间谍西弗勒斯.斯内普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

    一星期后。

    笼罩在阳光下漂亮英俊的金发少年居高临下望着窗外庭院,驻满肮脏的狼人和各种奇形怪状黑暗生物,成为黑魔王俱乐部食死徒大本营的马尔福庄园。

    德拉科眉间蹙出与莫名被杀死的教父相似深深纹路,彻夜不安的等待使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年,做出某种决定破釜沉舟般,死死握住手中的山楂木魔杖。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父亲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不知父亲生死的恐惧焦急漫长等待,几乎压垮了另一房间苍白同样彻夜未眠的母亲。昨天噩梦般发生的一切也让下一代马尔福家主继承人,从以前满口‘我爸爸’骄狂幼稚的贵族少爷迅速成长起来。

    他自己也从来没有如此清晰意识到,他的家人是在跟随这样恐怖的怪物!跟随黑魔王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一个拥有恐怖力量却精神不稳定的疯子,企图用残暴手段统治世界只能给追随他的人和他们的世界带来毁天灭地的失败。

    分析所有曾经被黑魔王强大实力所迷惑忽视的细节后,德拉科几乎在一瞬间看到在黑魔王失势后,他们这些纯血统理论忠实的追随者,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所谓胜利者清算的结局。

    只要一想到他要在战败后可能要对,混血种甚至混有泥巴种的凤凰社魔法部卑躬屈膝,以此求得一丝马尔福家族生存喘息的空间。骄傲的纯血少爷就感觉像二年级,解剖食人魔内脏做魔药一样恶心不堪!

    那个蛇脸疯子将会毁了所有的斯莱特林,他们纯血统巫师也将会被斯莱特林最后传人的失败全部毁掉,纯血斯莱特林千年辉也煌终将不复存在。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信仰被破坏更可怕。

    逆光中的金发少年眼中一时惊疑不定波涛汹涌的绪慢慢沉淀下来,想到父亲同他曾经隐晦的探讨过:‘一个马尔福从来不在一个天秤上加砝码’的小游戏。

    想到这一点,早晨清冷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映得,站在华丽卧室内高挑英俊的少年灰蓝色眼睛瞬间亮的惊人。

    这时“啪!”地一声,家养小精灵幻影移形的声音在隔壁父母的房间响起。

    不等出现在自己边通报的家养小精灵波比说话,刚才还站在窗前的瘦削形,已经冲出了房间跑向隔壁声音来源。

    “父亲!”

    德拉科不顾礼仪冲进父母房间在真的看到,被家养小精灵带回来虚弱意识不清的父亲时顿时红了眼眶,放慢脚步不敢有意思惊动他们,轻轻走到被母亲守候着的父亲边,跪坐在白色地毯靠在边紧紧看着比昨晚还要虚弱的父亲,刚才发誓再也不会软弱的泪水又从眼睛中涌了出来。

    很快被德拉科用穿了一夜未换的衬衫袖子擦掉眼泪。

    虽然他不知道昨晚黑魔王对父亲做了什么,中了那条巨蛇的毒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谁都知道死在那毒牙下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但是只要父亲还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很多可能还有希望。

    被战战兢兢的家养小精灵带回到卧室,极力支撑头脑清醒的卢修斯.马尔福尽全力给了守候自己,极少绪失控的妻子一个微笑,安抚着他惊恐不定的家人。

    可是残存的毒液让他很快再也支撑不住清醒的头脑,还是在家人面前突然昏厥了过去。

    “哦。不,父亲?父亲!”

    坐在边一直双手握着卢修斯温手掌的纳西莎深吸一口气,擦干眼泪对濒临崩溃哭喊的儿子说道:“德拉科,你父亲没事。他现在需要休息不要打扰他。”

    “母亲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就在刚才教父莫名其妙的被杀。就在刚才我以为永远见不到父亲了,可是下一次死的也许就会是父亲!然后就会是我们!那个蛇脸疯子已经疯了!他不是正常人!再强大也不可否认他随时可以残忍的杀死我们!母亲我们真的要追随这样一个滥杀无辜的疯子吗!?”

    年轻的马尔福少主痛苦的抓着自己一丝不乱的头发,脑中无法控制一遍遍回放大厅里教父被杀死的惨状,以及被毒蛇咬伤几乎奄奄一息就快死掉的父亲!

    德拉科几乎被这些东西折磨的要发疯了,他们所有的人都在走一条不归路----为黑魔王左膀右臂的马尔福只会是被牺牲的弃子!不论是魔法部凤凰社还是食死徒内部,永远是那些贪婪的垃圾最好辨识最后清算的活靶子!

    感觉到母亲把他的双手从头顶拿下来,他目光涣散的抬起头看向母亲,只听她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

    “小龙,你想做什么就做吧。”德拉科哽咽着看着自己坚强疲惫已经老去的母亲。

    是的,母亲从来都是他和父亲的主心骨。母亲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软弱的贵族小姐,从来都知道他心中那个决定也一直为自己在父亲面前巧妙地掩饰着。

    而且母亲她也是‘疯狂的布莱克’的一员,骨子里有着不输贝拉姨妈的‘疯狂’。

    铂金少年绽放出开心真实的笑容,终于不再让贵族的礼仪压抑自己的内心激动。站起紧紧的拥抱了一下永远支持自己的母亲,在她略有担忧的目光中幻影移形离开马尔福庄园。

    清晨还没有多少行人的格里莫广场空气中发出一道爆炸声,一个着单薄白色衬衫的浅金发色少年凭空出现在12号的大门前。

    躺在广场长椅上熟睡的流浪汉杰克被这突如其来声响惊醒,起迷茫地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发出任何奇怪声音的东西,翻个挠挠后脊梁枕着报纸继续打鼾睡觉,根本没看到眼前公寓突然出现的少年。

    “克利切!”德拉科在街区隐蔽的拐角紧张的看着,眼前在墙壁间挤出来的布莱克老宅,没有冒然消除幻咒决定先召唤布莱克家的家养小精灵。

    空气中‘噗’地一声,年老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拐角,激动对德拉科隐所在的位置说:“马尔福少爷您来看克利切了?!茜茜小姐贝拉小姐还好吗?克利切好想她们呜呜。。。。。。”

    “行了别哭了!告诉我,波特他们在里面吗?”隐中的德拉科不耐烦的打断马上站在自己面前,布莱克老宅家养小精灵絮叨的哭诉问道。

    “嗝,没有,肮脏的纯血背叛者们很久没来过布莱克老宅,克利切有好好守护布莱克家不让他们进来。可是房子被那些肮脏的家伙改变了防御,新主人不让克利切攻击他们呜呜。。。。。。

    克利切好伤心,克利切对不起女主人呜呜。。。。。。”满脸褶子的家养小精灵看到拥有布莱克血统的马尔福小少爷召唤自己,激动地豆大的眼泪不停掉下来哭到伤心处,拿起脚边的板砖

    用力砸自己的脑袋,惩罚自己未尽职保护布莱克家老宅,透明黏长的鼻涕顺着长而扁的鼻子流下蹭到看不出颜色脏枕上,也不能阻住老克利切辜负主人嘱托悲痛的自残。

    “不在?!他们去哪了?”德拉科看到不远处布莱克老宅前徘徊的食死徒,心脏猛地一下就提了起来!不再听它的废话直接问主题。

    “克利切听到他们说会在星期六,把哈利波特从他的麻瓜姨妈家把他接走,克利切很小心,没人发觉克利切知道哈利波特在哪里。”

    “星期六,是今天!”德拉科之前全部的精力都在担心父亲上,今天自己差一点忘记黑魔王的袭击期,“克利切你做得很好。现在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做的好的话你可以来马尔福庄园。”

    得到来自布莱克血脉夸奖还可以继续服侍纯血,激动地声音都走音了就像年轻了二十岁一样的克利切,脏枕下小小的膛激动地上下起伏着,“好的,马尔福小少爷!克利切太高兴了!克利切会服侍好马尔福主人一家的!”恭敬的对隐咒下的马尔福少爷,贴地鞠躬幻影移形离开前往目的地。

    正在监视凤凰社总部的食死徒发现这里有魔法波动冲过来时,已经没有任何可疑的目标,面具后食死徒们互相对看一眼,马上幻影移形分头追踪。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