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黑发小男孩因为难得爸爸今天陪在自己边,再也忍不住对自己另一位父亲的思念。带着哭腔难受的埋在爸爸的口,双手紧紧抓着爹地衣服压抑的哽咽声音。后背的节拍有一瞬间窒息般的停顿,而后又恢复如常。

    已为人父的哈利波特,将温暖的手掌轻拍在他们孩子的上,目光柔和对趴在自己口的儿子,第一次坦诚对他逝去的父亲的思念:

    “我也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他,从没忘记。”

    “真的?”

    面对儿子对自己奇怪的质疑,哈利好笑的揉揉他总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小脑袋:

    “当然是真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的父亲。他是我唯一的人,也是给了我最重要孩子生命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他?小傻瓜。”

    “那,就算你以后和马尔福叔叔在一起或者其他别的什么人在一起。。。你最的人还是父亲吗?!”汤尼不安的向难得谈起父亲的爹地求证,刚才哭泣湿润的眼睛也不安的,看着在自己眼前高大的爸爸,更唯恐爸爸说出与报纸上一样的猜测。就像今天预言家报特约报道娱乐版上写的:

    ‘魔法界和平的象征前任救世主,高居魔法部长职位的哈利波特先生,近年来带给大家精彩非凡丰富的感生活。据知内者分析哈利波特先生很可能早已走出,早年间失去为其留有一子的神秘伴侣留下的伤痛。出乎意料在众多优秀的追求者中接受,与曾经在校期间敌对学院德拉科.马尔福先生的求婚!

    更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斯莱特林学生特别提供,哈利波特真正的人其实一直是就学期间他的‘死对头’,也就是纯血贵族德拉科.马尔福先生!’

    ‘我六年级亲眼看到他们在学校前一秒,扯着对方领子想杀了对方!下一秒他们就亲在一起的恐怖画面!我亲眼看到的,我以我父亲的名义发誓!!’

    ‘好的,非常您感谢高尔先生。’

    当事人之一拿着手中今天出版的预言家报,配图中那一头华丽金色大卷发有着松弛大下巴老年的丽塔.斯基特,面对口沫横飞脸上打马赛克激动的蛇院知人士,挖人**不减当年的劲头兴奋的挥动粗肥的手指,指挥颜色鲜艳速记羽毛笔快速记录着她的胡言乱语。

    报纸外一直被这老女人各种窥探**扰,二十多年的当事人三十六岁的哈利波特面无表地把手中的预言家报揉成一团。

    丢进房间中燃烧着的壁炉里,火堆中照片中的老女人与所谓的知人士,像被他四年级三强争霸赛烧掉的那份报纸尖叫变成灰烬。

    哈利转头看到旁与自己八分像的儿子,睁大与那个人一样的黑亮眼睛。紧张期待又忐忑看着自己的小模样忍不住露出笑容,捏了捏儿子白嫩的小脸对他认真说道:

    “记住孩子,我最的永远是你父亲。。。”看到儿子惊讶好像不相信他的话似得瞪大眼睛,哈利虽然对此疑惑但继续说道:

    “再说,你爹地我当年风里来雨里去,成天提心吊胆破除千难万险才好容易追到你父亲。我怎么可能会因为他去世而不他?而且他曾冒着生命危险给了我这么优秀宝贵的儿子,我最的人当然只有你父亲!你怎么会认为我忘了你父亲?!”

    汤尼小朋友见爸爸毫不犹豫表达对自己父亲的思念慕,本来悬泪滴的小脸也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以前藏在心底久久的不安也像晨雾般全部驱散掉了,其实他根本不在乎爸爸今后和谁在一起。今后自己还会有多少弟弟妹妹,只要爸爸从没有忘记父亲心中还有父亲的位置就好,也不会忘记他们一家人曾经在一起的回忆就好。

    哈利看着儿子对自己破涕而笑的模样,内心更加愧疚自责了:“汤尼,对不起,这段时间爸爸忙晕头,没来看你抱歉儿子,爸爸真是太差劲了。”

    “唔嗯,没关系爹地,有克利切陪着我很安全。”小男孩马上安慰爸爸表示在医院自己一切都很好,不想让眼前面色疲惫的爸爸为自己再担心。

    “我和你父亲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就是时刻紧张你的安全也不为过,这多时间实在是爸爸太过放松警惕。对不起,对不起。”哈利低头愧疚的对瘦弱的儿子不停道歉。

    突然他想到什么似得抬起头勾起嘴角,把疑惑的儿子塞回盖上被子眨眨眼对他解释:“如果你父亲知道我把你自己放在圣芒戈半个月,绝对会大发雷霆的。”

    汤尼躺在上正准备睡觉,冷不丁听到爹地提起自己父亲的坏脾气,先是睁大遗传自父亲一样狭长黑亮的眼睛,然后反应过来一点也不同地笑了起来。

    “没错,哈哈父亲一定会让你跪魔杖,而且不跪坏掉不许起来哈哈哈。。。。。。”

    “啊啊,他一定会的。。。”哈利波特目光涣散的几乎临其境,想到自己被罚的惨状流冷汗表示赞同。以至于精神上,竟感到膝盖也有些莫名的酸痛。

    魔法部长从自己悲惨的幻想中出来,揉揉笑话自己不停清咳儿子的头说道:“好了,快睡觉,今天体刚好点不能熬夜快睡吧。”

    “那爹地你今天会留下来吗?”汤尼看到爸爸没有往常一样离开的举动,而是像自己小时候一样耐心的哄自己睡觉。开心的黑眼睛像幼鹿一样闪亮闪亮的,一眨不眨躺在上仰头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爸爸。

    “当然,爸爸可不想被你父亲在梦里被罚跪魔杖~”哈利故意大声叹息夸张的样子,惹得儿子又是一阵连咳带喘欢笑声。

    只一会儿,汤尼笑着笑着笑容就有些淡了下了。

    他不解仰头看着坐在自己边最喜欢父亲的哈利爹地,为什么在刚才醒来那个不美好的梦境里,爹地怎么会和父亲是那样的关系?

    小男孩还有些稚嫩是声音因刚才咳嗽有些沙哑,但为俩人血脉汤尼还是问出心中一直困扰的疑惑:

    “。。。爹地,你曾经想过。。。要。。。。。。杀死父亲吗?”

    正和衣揽着儿子拍背哄睡弥补父子亲的好爸爸哈利波特,听到儿子突如其来的一问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为什么你会问这个问题?”

    汤尼看见爹地一脸诧异看着自己,每一个表都没有任何不自然掩饰的迹象才垂下眼,露在外面的小手抓着被子嘟嘴不高兴说道:

    “我刚才梦到的爹地你很年轻的时候总是想尽方法杀死父亲,”小男孩扭过头非常不高兴的瞪着一脸不自在的爹地,被梦境影响他就像爹地年轻时,真的把父亲杀死一样气愤。

    “那只是一个梦对吗?!爹地,你从来都没想杀死父亲对吗?”汤尼望着表有些古怪的爹地好奇的问道。

    “当,当然了呵呵呵。。。。。。”儿子清澈晶亮满是信任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哈利心虚不已干笑着恢复手中的节拍继续哄儿子睡觉,不忘了解更多从没告诉过儿子过往,却精准的巫师梦境。

    “乖,告诉爸爸你还梦见什么了?”

    “嗯,就是梦见年轻很多的爹地,你在霍格沃兹废墟杀了父亲。还有,”汤尼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揉揉困倦的眼睛,躺在爸爸宽阔的怀中半合上眼眸喃喃道:

    “在梦里,爹地你每次都会杀了父亲。还有好多好多人,都想趁机杀死父亲。可只有被爹地杀死时父亲会特别特别生气,爹地你和父亲也好奇怪。”

    “哪里奇怪?”

    “梦里的爹地和父亲只是敌人,你们都想杀死对方。最后你杀了父亲。。。最后梦里的爹地和金妮阿姨结婚了。。。。。。”怀中的孩子呼吸绵延平缓已是安然入睡。

    但是哈利听完孩子的梦境,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世界巫师的梦境就像自与生俱来的魔力一样总是有很多含义,他不能理解刚才儿子梦境所代表的含义。

    尤其这孩子为什么会梦到他还没出生的战前时期?!

    哈利惊奇于儿子奇特的梦境,但也让他更加惶恐不安。梦境的前半段和现实世界战争时期一模一样,但是后半段开始已经完全偏离了他的世界,曾经最惨烈几乎一触即发的战争在儿子的梦中已经爆发。

    按照零碎的梦境描述已经爆发战争的魔法世界,几乎每个人都被波及到。那么巫师人口很可能也会受到重创,期间消失几个古老血统家庭也不是不可能。

    尤其是在小巫师魔力逐渐薄弱的现代,战后霍格沃茨随便消失一个分院尤其是斯莱特林,他几乎是可以预见千年以来不可避免的分裂前景。

    作为目前魔法界最高领导人条件反习惯分析所有问题完后,哈利内心十分庆幸这只是一个孩童的噩梦而不是他们的真实世界。

    幸好这只是一个梦。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