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爹地你怎么来圣芒戈了?”

    病上揉揉眼睛渐渐精神的黑发小男孩,不明白爹地怎么这时候来圣芒戈,拿起爸爸手边的冬青木魔杖挥动一下,空气中浮现出现在是凌晨的时间。

    小男孩记得今天是爹地和金妮阿姨的婚礼,今天爹地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了?

    他虽然很开心爹地今天有来看自己,但是记得茉莉婆婆说新婚夫妻晚上都是在一起的。还让自己不要担心爸爸和新妈妈,在他们蜜月过后就会来接自己大家生活在一起。

    自己还很期待来的,没想到爹地现在就来接自己了吗?汤尼很开心,他很喜欢成为自己新妈妈的金妮阿姨。

    更喜欢今天非常厉害的金妮阿姨,因为今天的她很像。。。。。。对了。

    “爹地,金妮阿姨呢??”小男孩从病上坐起靠在爸爸边,眼睛四处看了一下没见到自己的新妈妈,抬头好奇的看着脸色发青的爸爸疑惑的问道。

    “那个,汤尼。”

    “什么爹地?”看着儿子询问新妈妈闪亮期待的大眼睛,魔法部长突然有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无力感。

    他知道儿子对金妮当他的新妈妈很有好感,可是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他不能让另外四个孩子没有父亲,却要委屈大儿子他是世上最差劲的父亲。

    汤尼小朋友很疑惑的看着他爸爸,磕磕绊绊的跟自己解释和金妮阿姨的婚礼已经取消。预料中越来越严重的不安在汤尼幼小的体里蔓延,尤其听到他们以后要和德拉科.马尔福叔叔一起生活时,不能置信似得睁大另一位生父遗传给自已,最不像哈利的黑眼睛。

    空气中沉默了一小会儿,汤尼明亮的黑眼睛转开不再看对自己面露愧疚的哈利爹地。

    “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爹地。我可以照顾自己的生活,今后你和马尔福叔叔在一起也没人会反对,而且我早就想去父亲留下的房子。。。。。。”

    “不行!”

    爹地毫不犹豫的反对让小男孩勉强强撑的笑脸暗淡下来,低着头让他的爸爸看不到自己现在的表。苍白的几乎透出青色血管小手紧紧攥着扭曲起皱的单,小小的肩膀紧绷的就像中了石化咒一样僵硬倔强不肯妥协。

    他儿子在这种地方简直和他另一位父亲一模一样。

    哈利无奈又欣慰最后对过于懂事儿子的愧疚占了上风,心疼地叹了口气更是对自己近来的疏忽自责不已。

    伸手抬起儿子埋在前倔强不妥协就是不看他的小脸,他知道这孩子在担心什么对把脸转向一边的儿子,慢慢解释他们不会住在马尔福庄园,而是与他的四个兄弟姐妹一起定居在伦敦。同时哈利保证不会让任何除德拉科.马尔福以外的马尔福接近他。

    就算德拉科再邀请他去马尔福家做客,没有自己的许也绝不会带他去。这是他当初与德拉科和好答应在一起的第一个条件。

    听到这里汤尼在听到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其实比起喜欢的金妮阿姨他不是很讨厌马尔福叔叔。相反还很喜欢这位会教自己很多魔药知识又英俊的叔叔,他总是有许多自己从书本上学不到丰富的知识。

    有时就连最聪明的赫敏阿姨也回答不上自己的问题,被马尔福叔叔三言两语简单解答后,一向自尊心很强的赫敏阿姨也不得不承认,马尔福叔叔并不是浪费粮食没用的贵族老爷。

    他后来听马尔福叔叔说这些知识,都是与他已故的教父学习到的。他的教父先生是近代魔法界一位伟大的魔药大师,可惜在马尔福叔叔七年级时去世了。

    听着马尔福叔叔一脸怀念的回忆自己斯莱特林院长的教父,作为听众的汤尼小朋友心中却认为最厉害的永远只有自己的父亲。

    父亲会给自己将好多好多异世界的魔法故事讲给自己听,会做好多好多有意思的魔法实验,会用好多好多的古老失传的魔法咒语,还会教自己和动物说话可以让体不好的自己也有朋友一起玩。

    所以这些种种特别加起来,就不可动摇父亲在小汤尼心中最厉害魔法师的位置。第二厉害的是总被叫做救世主的哈利爹地,听说爹地年轻过的时候打败了黑魔王。

    哈利爹地在得知自己排在第二名,看向父亲的模样就像他后来看着马尔福叔叔来探望生病的自己,在众多有趣的故事中讲到他曾经最敬重的院长以及教父----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的英雄事迹。

    当魔法光源照耀在马尔福叔叔英俊的脸庞上时,汤尼看到坐在另一边哈利爹地眼神柔和的静静地看着,给自己讲有趣故事的马尔福叔叔的模样一样。

    那本该是属于父亲的目光。

    汤尼沉浸在逝去的父亲回忆中低落的想,也许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哈利爹地不会再属于自己一个人。

    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很小时看着总是沉浸在回忆中颓废的哈利爹地让他很担心,就连照顾他们罗恩叔叔一家更是非常担心,有一次夜里醒来他不小心听到茉莉偷偷垂泪,与他们说担心爹地会有轻生的念头。

    当时小小的自己不太明白茉莉话的意思,但隐约明白爹地似乎也要像父亲一样丢下自己,再失去爸爸的恐惧然他大哭着跌跌撞撞跑到爹地和父亲的卧室,趴在躺在上瘦成一把骨头的爸爸边大声哭闹着。

    也许是自己声嘶力竭的哭闹让已经没有求生意志的爹地回了神,之后体也慢慢开始好转大家都激动的说是自己把爸爸救了回来。

    自从爸爸体慢慢恢复后,自己再也不敢因看不到父亲任哭闹,也不再爸爸面前提起想念父亲,他知道爸爸是因为还有自己才回神撑下来的。

    汤尼长大后听大人隐约说起当时况,明白那个晚上如果自己没有去哭闹,爹地也许早已经去找先一步逝去的父亲了,只是还有自己这个牵挂爹地才勉强有了求生的意志。

    不管怎样哈利爹地终于慢慢好起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赫敏阿姨甚至抱着他哭了好几次,也幸好有后来马尔福叔叔的追求,让爹地才真的慢慢好起来也有了笑容。

    对让爹地重新有了笑容的马尔福叔叔,自己也不是特别排斥他总出现在爸爸边。只是希望他抢走爹地的时间,能晚一点再晚一点。

    让爹地可以再多陪他一些时间。然后,自己就不会再抵触今后他代替父亲和爹地一起生活。

    只要爹地开心,他也开心。

    可是,只有一点汤尼非常不喜欢----马尔福叔叔的父亲,老马尔福先生。

    曾经受马尔福叔叔邀他和爹地去庄园做客,自己碰到在恢复以往繁茂的花园坐在榆树下,坐轮椅晒太阳的老马尔福先生。这个疲惫有着傲慢的灰色眼睛,战后态度收敛但骨子里依然傲慢的老人,审视他的目光就像狡猾的狼一样让人不适。

    几乎让汤尼觉得自己瞬间,里里外外都被剥开般不舒服。

    而且逝去的父亲在他很小时就教导,不要和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人太过接近。尤其是在爹地工作忙关注不到他时,企图主动接近自己一些眼神奇怪的男生物,就可以用钻心咒惩罚他们的无礼。

    可是这个不错提议,被当时傲罗司司长哈利爹地马上制止否决了。

    哈利爹地只许自己用合法有效的攻击咒语,比如痒痒咒之类没有杀伤力的恶作剧咒语。对此父亲嗤之以鼻,然后教给自己一升级版的‘痒痒咒’。

    还因为实在太过血腥,被脸色发青的爹地阻止了。

    最后的最后,爹地与父亲选了一个相对妥协折中的办法----让小精灵克利切成为自己的保镖。

    唯一的条件就是保证攻击魔力伤害级别较低,这样完全可以攻击抱有企图接近汤尼.波特的巫师。而且不分血统甚至包括麻瓜,又可以保证自安全。

    为此不再年轻满脸皱纹但精力十足的小精灵克利切,听到这样忠于本心的命令泪盈眶异常高兴了一整天。

    汤尼也很开心终于可以不用理那些人总看向自己讨厌的目光,父亲也很开心为胆敢靠近他儿子伸出爪子的男男女女笑得很血腥。

    大家都很开心。

    只有哈利爹地苦着脸趴在父亲的肩膀上磨蹭撒抱怨,用父亲的话形容就是‘一只笨拙地收起爪子和主人撒的蠢狮子。’

    父亲‘冷酷’的说着就被粘人的爹地亲上去,看到这一幕坐在地毯上小小的自己也不甘落后,迈着小短腿爬上沙发也去亲体虚弱但非常美丽的父亲大人,再然后就变成父亲和爹地争相亲自己脸颊的嬉闹。

    这是他的家人最幸福的时光,而现在那些幸福的时光也只存在模糊的记忆中。

    “爹地。”

    “嗯?”哈利靠在头抱着躺在口上的儿子,慢慢拍着他的后背像他还是小婴儿时,可以安稳入睡的节奏。“怎么了?”看着儿子言又止的模样问道。

    黑发小男孩抬头小心看向爹地慈鼓励自己的眼神,低喃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刚才,我梦见父亲了。”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