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女韦斯莱你敢再碰哈利一下试试!我会让你付出今天伤害哈利的代价!你马上放开哈利,否则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向整个马尔福家族挑战!!”

    陋居地板上,好不容易从钻心咒中缓过劲的铂金贵族,不顾还在抽搐的体拼命向被折磨的人爬去。更对胆敢伤害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真心人的,红头发女疯子威胁着!

    只不过他话语尾音还回在房间未落下的时,头顶笼罩凶狠的红色光芒映红了他浅灰眼眸。前一刻,还在嚣张威胁对方的小马尔福先生,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企图蓄意谋杀的凶手--‘金妮芙拉.韦斯莱’,仿佛听见世界上最美好的弦乐般,仰头睁开棕色眼眸里面尽是鄙视不屑,看着比他老子还没用瘫在地上打滚哀嚎成年铂金小孔雀。

    ‘金妮’勾起恶意的嘴角,在对方触目可及的范围内,纤细的高跟鞋在脚下那人脸颊上,更加用力辗压蹂躏着,对‘自己’永远不会反抗异常听话黑发男人英俊的脸庞。

    只见红发女郎挑起眼尾邪恶又风万种,展现出本人从没有过美艳不可方物的魅力,极其嚣张的对趴地上,痛苦哀嚎的铂金贵族说:

    “我碰了。怎样?”

    语调轻松的就像调皮顽劣的小女孩,在碾压一只该死恶心的臭虫一般无比自然和谐。可惜正忙着忍耐打滚哀嚎汗流浃背的小马尔福先生,暂时无法回答她轻飘飘的疑问。

    沦为人背景围观的一干群众,看着‘女王’践踏魔法部有史以来最年轻魔法部长脸,收拾邪恶铂金前食死徒等过激行为。

    纷纷不由自主狂冒冷汗,外加倒吸一口冷气!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呵呵,想想也不敢啊,欺骗格来芬多母狮的下场是很可怕的。

    “。。。。。。金,金妮你冷静些,放开哈利好吗?有什么问题先坐下来解决可以吗?你看哈利都喘不上气了放开他好吗?不要激动,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的。”

    一头利落短发的赫敏走到已经发怒的新娘边,伸手轻触她的肩部唯恐再刺激她似地语调轻缓的说。

    没想到她刚说完就见一直被红色长发挡住脸庞,看不清表的金妮对自己的话有反应。只见她转过视线冷冷地盯着,自己碰触她肩膀的手指。

    本不抱希望见她有回应自己的良好开端,赫敏非常开心只要她还是愿意和自己交谈,一切都会可能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只要好好劝说她就会明白----

    “别碰我,泥巴种!”

    满心为好友着想的赫敏听到对方说出的话,一时间笑容凝固在脸上,手指也僵硬的收回来。。

    “金妮,你,你说什么?”

    “我说,别、碰、我、泥、巴、种!”红发下蛇一样冷的眼睛,盯着胆敢无礼触碰他的泥巴种女人!

    四周惊诧的议论声以及吸气声不加掩饰的在陋居各处响起,之前妹妹一连串异常凶狠利落干脆连续技镇住,没反应过来的大嗓门红发傲罗也失声叫了出来:

    “什。。。?金,金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叫你嫂子泥巴种?!你疯了吗?!我看真是爸妈把你宠得太过分了!不想被关进阿兹卡班的话,现在赶紧把我的魔杖还给我!马上放开哈利!现在!”

    听到妹妹竟然像个卑鄙的斯莱特林,骂自己老婆是泥巴种时也终于发怒了。老婆被人侮辱绝对不能忍,无理取闹的家人也不行!(好男人守则no.1)

    红发傲罗抬头看到周围只剩邓布利多军的好友们才放下心来,无比庆幸之前魔法部的同事们先一步离开。不然他刚新婚的妹妹,就能以‘蓄意谋杀魔法部长’的罪名被逮捕!不省心的丫头!

    “我今天看出来了,就你现在这脾气哈利也受不了,大家本来希望帮到你们可你这样也太过分。”罗恩搂过强撑苍白无措的老婆边安慰着,疑惑的看着今天有些奇怪的妹妹说:

    “就算你和哈利不能在一起,你也不至于下死手把他neng死吧?你当你的几个哥哥们都是摆设啊!?把他杀了你也要关进阿兹卡班的傻妹妹,唉,听话快放开哈利。”

    看着仍然一副死心眼的小妹,罗恩叹息的摇摇头努力劝解开导她,再怎样自己也不能让小妹真变成杀人犯。

    他说完看见在自己红头发的小妹,依然用毒蛇一样冷的视线盯着他,柔嫩的唇瓣轻启舌尖抬起发出一个的爆音:“滚!”

    话音落下刹那,金妮.韦斯莱上爆出强大凶悍的魔压,猛地向罗恩.韦斯莱袭去!人在壮年魁梧大块头的罗恩就这样如纸片一样震飞出去,被狂风刮过的陋居里,其他被魔压波及的家人亲朋好友再一次震惊傻眼了。

    他们家最强壮的男孩,被他们最‘弱’的小姑娘用魔压震飞出陋居!

    “嘿嘿!罗恩你还活着吗?!”

    “哇哦~兄弟去飞出的感觉怎么样?”

    高个独耳朵红头发和另一个长相一样的红头发,立刻和朋友们不怕闹兴高采烈的跑出陋居,去围观把窗户撞碎半截体倒挂在外面,呻|吟翻白眼的傲罗小队长。

    剩下房间里没动的其他人也不敢过去,有的甚至后退两步以避开无差别攻击狂化的格来分多母狮。在场众人几乎人人自危,唯恐她不分青红皂白攻击自己!

    但是其中有一位乱蓬蓬长发,带奇异眼镜的女士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走进几步不停调试脸上好几层的镜片按钮,调试了几次终于找到她要的镜片。

    月白色长发的女士看到,镜片里面反出的景象意料之中没有太多惊讶。这幅能看到人上灵光的水晶镜片,映出在场所有人上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光芒。

    只有在金妮体明亮的粉红色灵光里面,还有另一个若隐若现几乎看不出形体,暗淡的残破的灵魂附在她上,这是:

    “亡灵附体?”

    草药学教授纳威.隆巴顿刚好来到她边,听到她自言自语看过来,果然看到这个永远在状况外的好友,又在给众人分发放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比如给他的折叠黄底红字三角形纸片,就是从她装满各种诡异物品随的空间小包中拿出来的。并且不落下每个人一一分发,边用梦游没睡醒似的声音给大家解释着:

    “这是来自秋张家乡遥远东方国度的护符,可以保护我们体不被邪灵侵害。。。不过,时效只有二小时。”

    纳威听着耳边一如既往记忆中梦幻无害的声音,让怀有孕幸福的草药学教授怀念的扬起笑脸,无奈的败给刚从东方旅行归来自己青涩的少年时期最喜欢。

    也是无论过了多长时间,一如既往神秘可的好姐妹‘疯姑娘’。

    怀有孕的草药学教授在深注视自己前女友的同时,房间的另一边就算周围再嘈杂混乱也没被打扰到,踩着救世主脸的伏地魔与死敌间独有的‘二人世界’。

    伏地魔垂下视线看在自己脚下痛苦颤抖的死敌,轻笑着移开鞋底以便更好看到被持续不断钻心咒折磨的救世主。

    比起十九年前决战时还要狼狈不堪的救世主,竟然是个比肮脏的麻瓜还要恶心、低劣根本不配生存在这个世界的同异端者。

    伏地魔内心自嘲自己竟然被这种走了狗屎运的家伙打败,什么时候魔法世界开始容忍一个同异端者的统治。

    “ell,ell,看看我们的救世主十九年后竟然变成喜欢男人的同恋。”

    伏地魔嗤笑着的完全移开脚面,屈尊降贵的单手用魔力将地上,已经冷汗浸透的死敌悬空拎起来,可惜现在两人的高变化,这次换成他仰视救世主了。

    “波特告诉我,你与战争中全家参战功绩显赫的韦斯莱家小女儿结婚,是为了掩饰你同恋的份不被魔法世界排斥?还是可以更方便巩固你的权利?等时机到来你可以公开你那另一个恶心的份时,

    就可以很轻松踹开这个碍事的女人了,对吗?呵呵,不愧是邓布利多培养出来的救世主。”魅惑冰冷的语言,在哈利耳边犹如毒蛇甩动尾巴恶意嘶嘶作响。

    “不。。。不是的。。。。。。”说着残酷话语的伏地魔十分享受死敌眼中,透露被伤害的脆弱神,每说一句哈利波特脸上,就会多一分死人般的惨白。

    一瞬不瞬盯着他挣扎解释的绿眼睛,也不能让内心冷硬的黑魔王再起一丝波澜。想起上次这样面对面是在他刚用波特的血复活的时候,他的体融进了波特的血就再也不怕碰触他的体被血缘魔法攻击。

    坚硬的杖尖勾勒着救世主额头上,像黑标记一样褪色的闪电伤疤慢慢加重力道,见他被弄痛的模样,伏地魔裂开嘴角玩笑痴迷般呢喃:

    “波特,波特,波特。”

    预言中与自己只能活一个的死敌啊。

    “昏昏倒地!!”感到后有人攻击时,已经来不及带着这具笨重的体躲开。

    被后昏迷咒击中的金妮.韦斯莱,仿佛所有的力气突然一下被抽干,断线的玩偶般跌倒在地,跌倒在同样脱离魔力控制救世主宽厚温暖的膛上。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