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文献中活着的记录者都是体穿越时空,可他的**在原来世界已经消失,达不到体穿越条件,为什么他的灵魂直接跨越了时间与空间--来到另一个看起来相同又不同的魔法世界?

    为什么?

    而且他的灵魂在这个世界醒来之初,就隐隐感觉到这古怪世界中另一个‘自己’已经死去,就像两个同时存在相同时空里的人,能够感觉到‘彼此’神奇微妙的第六感。

    所以镜像时空死去的‘黑魔王’无法为穿越而来的灵魂,提供百分百完美与之契合体的理论也说得通,可是为什么他非得附在韦斯莱小丫头上?难道她的体与自己的灵魂契合?

    太多超出现有知识理解范畴的离奇状况,反而激起当年差点分进拉文克劳的黑魔王狂的求知。暂时仁慈的不甚在意目前所在的新体,有了体才能继续研究时空文献里没接触过,比黑魔法还要吸引人的知识。

    伏地魔心大好之时,脑子里过了滤几个其他假设但全部都被再次推翻,蹙起眉一直固定在报纸照片上的视线有些迷惑,这里似乎是不合常理的世界,他任何一个正常推理都无法运用到这个世界中。

    不再和自己的脑子过不去的黑魔王,从各种纷乱的分析理论中抽出来,才发现太过沉浸在思维中,目前叫做陋居的家中过于安静。

    抬眼看向四周原来已经有很多人离开,除了大嗓门韦斯莱不停的道歉声外,引起他注意的只有一副受打击模样,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波特。

    啊,波特不是在看他,他是在看这具女韦斯莱的体。

    伏地魔觉得这样的波特很有意思勾起嘴角,发亮的棕色眼睛邪恶的看着眼前已经成年的黑发男人,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如果得知他曾经杀死的死敌,就附在他的新婚妻子上。。。会有怎样的绝望呢?

    呵呵,他不关心这小兔崽子在看谁,他也不可能知道这具体里究竟是谁。这家伙的眼神倒是再一次勾起自己失败的耻辱回忆,他是哪个世界的哈利波特不重要,毕竟他是无数次毁掉自己魂片的罪魁祸首!

    所以去死吧,哈利波特!

    “钻心剜骨!”闪着红色光芒突如其来的黑魔法,来自刚才还平静异常理之中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金妮.韦斯莱之手。

    众人只见红发女郎不经意似抬起手中的柳木魔杖,朝前任救世主的方向出一道耀眼的红光!被吓到的众人傻傻看着‘她’击倒新婚丈夫,释完黑魔法优雅如夜之女王般起,将手中兄长的柳木魔杖尖对准‘丈夫’边的人德拉科.马尔福,更在他上甩过几道凶狠异常的恶咒!

    在‘敌’声嘶力竭的惨叫中,红发女郎慢悠悠的走到被恶咒折磨也不肯倒下,忍着钻心剜骨呆怔望着‘她’的丈夫,哈利波特面前。

    黑魔王芯子的金妮.韦斯莱歪头对这个世界前任救世主,露出来到这世界里第一个甜美至极无害的笑容。

    黑发男人被这具美艳的体蛊惑失神瞬间,红发女郎动作轻盈抬起脚上精致的金色高跟鞋,脚下却力道十足没留一分余力,狠狠踹向死敌坚实拥有八块腹肌的腹部!

    声音很大“嘭”地一下,刚才半趴在地上的男人被彻底踹倒在地,亲自动手的伏地魔有些无聊的想,不用死咒果然还是不习惯。

    平时一道绿光就可以解决的碍眼家伙,如今为了还无法与他的灵魂完整契合的体,只能暂时忍耐在他找到契合的体前,止大幅度使用魔力非常必要。

    就在刚才使用魔力的时候他发现,用不契合**使用魔法只会疯狂消耗灵魂中为数不多的魔力,在找到完整契合的体前,他只能忍耐最低底线不用死咒来折磨他的死敌。

    稀薄的魂片已经承受不住,使用死咒的再一次分裂。

    伏地魔垂下眼帘看着躺在地板上中了恶咒,一声不吭咬牙颤抖忍耐的救世主不是很能理解,这个古怪世界古怪的救世主的古怪行为。

    明明被他们光明一方最厌恶的黑魔法攻击到,还能强忍着不反抗攻击的哈利波特,这家伙是真的很喜这具体的原主人。

    以前他似乎听到一些救世主和韦斯莱家的小女孩是一对恋人的传言,可惜当时他正和老东西脑力角逐斗得你死我活没搭理这茬。

    现在想想的确,少了一个可以让邓布利多头疼与让救世主更加痛苦的机会。可惜了。

    原来哈利波特喜欢‘她’到被黑魔法攻击都不会反抗的地步,如果当时用这女孩威胁正直善良的救世主去死,真的是最好不过的筹码。

    可,他十九年后为什么却和马尔福家的小孔雀私奔?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

    看着地板上死死咬住唇强忍不发出痛苦哀嚎男人,终于无法忍受钻心剜骨的折磨颤抖着,蜷缩在他脚边发出崩溃痛苦的抽泣声。

    伏地魔轻笑着被前任救世主的反应所取悦到,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柳木魔杖,一边用深邃的棕色眼睛刀子一样的目光,审视倒在地板上全发抖的成年救世主。

    是什么让他一直觉得这个家伙奇怪。

    十九年后的救世主与杀了自己的少年,有着同样鸟窝样蓬乱的黑发,同样棱角分明的容貌,也有着同样让他讨厌明亮过分的绿眼睛。

    与他有着同样悲惨世的哈利波特,怎么被邓布利多谋杀般利用长大,还能笑着忠诚那个狡猾总想至于自己死地的老家伙?每次想到那个与自己完全不同,有着温暖笑容的黑发绿眼少年时他就觉得分外碍眼。

    伏地魔在往的思绪中咬牙切齿没多久,意外发现让他发觉这个救世主有些奇怪的地方--是他金丝眼镜后面那双绿眼睛。

    从自己在报纸上抬起头注视周围开始,那双眼睛就一直黏在自己上,让他无法不注意到那抹绿色里面,有太多他无法理解说不清道不明厌烦黏腻(?)的东西。

    他原来世界的哈利波特,根本不可能有脚边男人眼中那奇怪恶心的东西,除了黏腻以外里面还有着惊慌胆怯,以及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执着。

    似乎被什么不确定的疑惑困扰到,这家伙一脸失魂落魄的望着他,非常奇怪。呵,就算哈利波特再疑惑也绝对猜不到,他曾经杀死的敌人就站在他眼前。

    只不过让伏地魔感觉更奇怪的,在他接触波特的眼睛时灵魂深处的某些部分竟然躁动起来。伏地魔不否认分分钟都想弄死哈利波特,但也接受不了这些纷乱的绪中,竟然夹杂一丝对这小兔崽子细微几乎不可察觉的犹豫愤怒。

    愤怒很好理解他每时每刻都对猪一样愚蠢的手下,和时时走狗屎运的死敌愤怒不已,‘犹豫’是哪来的?

    ‘红发女郎’缓缓地眨了眨眼睛,看躺在地上与自己对视颤抖的黑发男人,歪头想了一会儿。

    然后,再次抬起紧香槟色礼服下脚踝处穿着的金色高跟鞋,伸出长腿龙皮鞋底踩在地板上她‘丈夫’英俊的半边脸,用力死死碾压着。

    没有回头挥动手中的魔杖,给趴在另一端地板上痛苦尖叫,还想反抗的小马尔福施上几道,让他印象深刻的恶咒。

    黑魔王高高在上俯视着脚下之人,现在确定他对这男人一点犹豫的感都不可能没有。

    对哈利波特犹豫?怎么可能。

    认为只是一时受到这具体波动影响的黑魔王,将反常的绪扔到脑后继续开心地狠狠折磨着他的死敌!

    陋居里被迫围观受惊的亲朋好友们,傻傻看着所有动作演练过千百遍般流畅一气呵成,收拾‘夫’异常凶狠的金妮芙拉.韦斯莱时,纷纷惊掉落下巴。

    反应慢一拍的,直到地上那两个‘夫’开始痛得满地打滚时,才跟被雷劈似地回过神来。

    “。。。天呐!她刚才用的是黑魔法?!”

    “呼吸!纳威!你要晕过去了宝贝儿!!”

    “哦买噶,金妮你会被送到阿兹卡班的。”

    “酷,金妮不愧是我妹妹!哦耶,再来一个!!”

    周围亲朋好友的大呼小叫根本没有一句传进众人眼中,已经当之无愧的红发女王耳中。因为‘她’目前的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自己鞋底下面喘不上气来的同恋救世主上。

    而且,踩着死敌脸的感觉很不错。

    ‘金妮’嘴角含笑碾压着脚下,颤抖不会反抗的救世主。尤其那人明明痛苦的要死,任由自己随便践踏不反抗的模样,让‘她’刚才一直压抑暴躁的心渐渐恢复过来,就是那双看着他恼人的绿眼睛一点改变都没有。

    被钻心咒折磨的半死仍然硬撑着,死盯着他看奇怪的执着。

    黑魔王芯子的‘金妮’低头看着,只剩半边脸露出的哈利波特。有些恶趣味的想他究竟在执着的看谁?

    是不是只要把救世主的绿眼睛挖出来,他残破的灵魂就不会再这样焦躁不安了?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