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碎石废墟中心两道绿色与红色的魔法光束蛇一样纠缠在一起,碰撞出灼眼的光芒照亮了霍格沃兹霾的上空。

    疯狂释放魔力的伏地魔惊愕地睁大血红色的眼睛,看到手中的魔杖冒出火星竟然一点一点迸裂,杖尖正在发的绿光渐渐被对面的红色光芒压制。

    当接骨木魔杖彻底裂开,红光与绿光最后撞在一起时,击中他的手腕老魔杖高高的飞起,在出的照映下,划过灰暗的天空,就这样千辛万苦得到的老魔杖,被三米外更加狼狈的救世主稳稳接住。眼睁睁看着传说中的死亡三圣器飞出自己的手心。

    他输了?

    曾经深信西弗勒斯不会背叛他的伏地魔,找不到任何其他可以解释魔杖失控的原因。原来刚才哈利波特激怒他的话都是真的,这根魔杖的主人根本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差阳错好几次老魔杖主人真的是那个波特小崽子,难怪到最后一刻都在反抗他的控制。

    能想出不计后果置他死地连环圈的人,除了死掉的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还会有谁?故意设计把已经变换主人的老魔杖当陪葬品,引他来抢夺那根魔杖,最终成为毁灭‘黑魔王’的利器。

    哈,老家伙真是用心布这么多局设计自己,为了杀他,不顾一切连老命都为救世主在最后的胜利毫不各色的搭进来。

    伏地魔现在才明白,他执着杀死的‘救世主’根本就是一个扰乱自己视线的幌子而已,更是一个随时可以放在案板上被老头子当成猪养大的祭品。

    呵呵,还真是处心积虑。他本可以不在乎预言发展自己的势力,可还是被狡猾的老东西混淆视线!

    只剩下主魂的他这次彻底失败了,败给老巨猾的邓布利多与狗屎运奇好无关紧要的波特,嘁,为什么他没早发现其中拙劣的破绽?

    切割太多灵魂让他连最基本的思考都丧失了,如果,他早一点能发现就不会--

    可是,这世界上很多事没有如果。伏地魔双臂张开,猩红的眼睛里瞳孔张开翻了起来,黑袍下高大瘦削的躯被抽光力气般瘫倒在地上。

    汤姆.里德尔死了,一切都结束了。被他自己反弹回去的咒语杀死了,哈利波特握着两根魔杖看着地上的敌人体粉碎飘散到空中化为灰烬。

    这几秒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沉静,然后霍克沃兹的废墟上发生动,扬起一片激动高昂的欢呼声周围的人群所有人学生、老师、傲罗、官员、失去亲人的,失去人,失去朋友的人们全部都又哭又笑激动的高声庆祝!每一个人都歇斯底里的冲过来想和哈利波特握手拥抱,触摸一下结束一切的‘大难不死的男孩。’

    曾经魔法界残忍无敌的黑魔王,终于再次被正义的救世主彻底打败杀死!魔法界的人民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

    欢笑着的人群没有人知道,他们尖叫声嘶力竭庆祝已经被杀死的黑魔王他临终看到的景象,竟然是浑脏兮兮一瞬不瞬直到最后盯着他消失,在人群的包围中露出笑容的哈利波特。

    体渐渐飘散的灰烬,轻盈如天鹅的黑羽毛慢慢在空气中燃烧,意识浑浊逐渐消失殆尽的黑魔王此时却出奇想到刚才那双明亮的绿眼睛。

    似乎在哪儿见过?

    只剩下一点点躯的黑魔王,扯动干裂粉碎的嘴角自嘲轻笑着,他当然见过这双眼睛,预言大师疯癫玄孙女预言里的敌人。他后半生都在愚蠢的和这眼睛的主人,浪费时间斗得你死我活。现在他怎么在这时候注意起,盼着自己死透了的小男孩的眼睛。。。。。。?

    最终伏地魔眼前一片黑暗,不能再思考失去最后的意识,灰白色钙化的体消失殆尽一切真的结束了。

    对角巷的雨天就像伦敦连绵不断的雨季,细密的雨滴落在没来得及撑伞行人的头上上。连绵的乌云压的很低,视野尽头蜿蜒曲折的街道一片灰蒙。

    睁开眼睛魂器全毁死透的二代黑魔王有些迷茫,看着此时眼前密雨中的对角巷。空气中清爽的雨气,也不能减少他的焦躁疑惑。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吗?

    疑惑的注视周围避雨的行人们急匆匆的从边经过,有的走的太快不小心撞到站在街道中央的他立刻惊恐的道歉离开,仿佛自己随时会在后给他一个恶咒似得抱头鼠窜,当然要是平常他绝对不介意给这个无理的家伙一个‘可’的小咒语。

    但是,今天此时此刻伏地魔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给这些家伙。

    闭上眼睛感受着雨滴落在体上的真实感,感受着空气中的阵阵青草香,感受着魔力在体上波动。

    片刻后,他张开眼睛勾起嘴角确定这里不是神秘的死后世界。

    因为,他似乎再一次重生了。

    再一次得到体的狂喜几乎淹没了他的心脏,但是,伏地魔理智的没让这份狂喜冲昏头脑。是什么原因让他重生?

    这次明显不在他计划之内。

    重生后外表‘淡定无比’思考着自己意外重生的原由,顺便对对角巷的街道上不动声色观察着。而且这里明显太过繁华的商铺,伏地魔甚至不太确定这里是不是他所熟识的时代,或者这里还是九十年代?

    街道上所有商铺都有一个特点----魔法与麻瓜科技不伦不类的结合产品。空气中也到处充斥着让人心烦意乱的电磁波。

    可是,比起这些让他烦躁的电子干扰波。

    更让伏地魔恼火的是,街道上稀稀两两出行的人们看到自己,都先是一副惊讶再到同怜悯的表,甚至里面有几个还露出幸灾乐祸的表

    当然,这些人都是相当小心控制自己的表,愚蠢的家伙们以为能骗过黑魔王的眼睛吗?!他不用摄魂取念就能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呵呵,时间才过了多久。

    这些曾经像老鼠一样颤抖活在他掌下的人们,竟然敢公开鄙视他世界最伟大的黑魔王!可惜,他的魔杖没在边。不然他现在就不会可惜,没办法用死咒试试魔杖的稳定而不满了。

    伏地魔扯动嘴角假笑着将直冲天灵盖的怒意压下去,他决定在找到新魔杖时会最先用这些卑的蝼蚁们试用一下阿瓦达!

    不知道他的紫杉木魔杖在大战里丢到哪里去了?虽然恼人的与波特是‘双生的魔杖’杀不死他,但还是自己的魔杖用着最称手。尤其用毁了那么多根魔杖以后。

    最强的魔杖依然是老魔杖?这种害死他的东西让他找到了的话,第一时间用阿瓦达成碎渣渣!

    但他已经决定在使用死咒不再失控分裂灵魂前暂时用其他黑魔法代替它,这个极端的永生方法弊端太多,每使用一次阿瓦达他的灵魂就会不受控制分裂出去,现在只有一小片魂片根本承受不住死咒的再次分裂。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复活,但是现在伏地魔对体里这片重生的灵魂格外珍惜。只要活着,就能有机会找到其他可以永生的方法。

    比如,最保险的方法冒险抢夺尼可勒梅的魔法石。所以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根可以使用的魔杖。

    黑魔王内心还为街上人太少太引人注目,无法下手抢而郁闷,根本懒得搭理各种窥视的眼神,径直走向他确定了要去的地方。

    而街道里面一直躲在商铺避雨偷看的人们侧目看着,之前站在街道中淋雨失神的人,终于迈开脚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所有人的视线也跟着过去,看到那人走去的方向是---

    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店。

    就在魔法界激动八卦的人们纷纷交头接耳小声交谈时,一道声音叫住了走向魔杖店的那人:

    “金妮?”

    雨中街道上被叫做金妮的红发女人,罔若未闻般继续向魔杖店走去。

    “金妮!”肩膀突然被人强制转过来的伏地魔异常愤怒,瞪着眼前健壮高大的红发男人!

    “你是谁!”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伏地魔愣住是因为他现在的声音是一个女人。

    红头发高个子男人愣住后,蔚蓝的眼睛中净是怜惜:“金妮我知道你现在很愤怒,不相信所有人。可是你还有我这个哥哥,不论你想怎样放心哥哥都坚决站在你这边!我绝不会让他们欺负你!”

    被雨淋得红发湿透的金妮也是黑魔王伏地魔,根本没在听高个子男人激动拍脯作保证说的话。只是呆呆的看向前方映出人倒影的商铺玻璃窗,里面倒映出自己的影像已经让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那个韦斯莱家女孩,他在她的体里?!他没重生?!而是附了?!为什么?

    “我们回去吧,金妮现在你绝对不能示弱也不能逃避!今天我会让哈利给你一个交代,也会让他给咱们韦斯莱家一个交代!你放心,哥哥绝对不会因为和他是朋友而包庇他。”

    波特?!

    不等外表是被雨淋湿的金妮,内里已经变成伏地魔的红发女人反应过来,高大的红发男人直接一把拉起妹妹的手臂,迅速幻影移形离开了对角巷。

    这让等着事件最新发展,还在对角巷激动围观的人们都很失望的该干嘛干嘛。毕竟,魔法界第一家庭的猛料可不是随时都能围观的。

    经过时间不算太长扭曲旋转,很不舒服的幻影移形停了下来。

    伏地魔发现他在一片荒野中伫立怪异的房子前面,在这弯弯曲曲怪异的房子旁边装饰着举行大型婚礼华丽的白色帐篷。

    隐约可见帐篷里相互碰撞会发出声音的贝壳珠帘,珍贵的人鱼鲛纱装饰着帐篷里众多的花束座椅,和大概之前喷撒满地的金砂。这里是举行婚礼的会场,但现在招待来宾上百张圆桌孤零零的呆在原地,没有任何人的婚礼会场华丽而凄凉。

重要声明:小说《[HP]黑魔王在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