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巨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就带着阿鲁巴这位鱼人,陈闲和麾下的战将清晨时分便离开了鱼人寨,在鱼人们的目送下,直奔那数十里之外的一处烈炎峡谷。

    很显然,那地下城的入口就在这峡谷之中。

    两头巨兽狂奔这种,几乎一个时辰不到就已然进入了这烈炎峡谷,第一次坐在莽兽背上的阿鲁巴被颠了个头晕目眩,一脸苍白,眼神都有些呆滞了,不知道是被这风驰电掣的速度吓着了,还是被巨兽的狰狞给吓着了。

    “到了,入口应该就在峡谷中,大家步行吧,这烈炎峡谷感觉还是有些气息诡异,只怕也有巨兽蛰伏其中,主要是保护好我们这位鱼人族族长阿鲁巴。”陈闲对旁的战将们说道。

    阿鲁巴面色通红,还想争辩一句,但一旁的阳顶天则笑眯眯的拍了拍这位鱼人,然后说道:“小子,你这点修为,都不是我对手,就算是我,也要主人及巨兽他们的保护,何况是你?”

    阿鲁巴发现被这貌不惊人的老头一拍,整个体都无法动弹,甚至气血都凝结住了,无法流转,顿时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叫做阳顶天的老头也是如此厉害,自己似乎都不是他的对手,不有些灰心丧气。

    见阿鲁巴吃瘪,陈闲忍不住笑道:“好了,顶天,你可是前辈,昔血河门的门主,怎么能这般戏弄一个晚辈,而且这位晚辈还是鱼人族的族长。”

    “血河门?几十年前雄霸血河中游的血河门?你就门主啊?难怪这般厉害。”阿鲁巴此刻方才知道阳顶天的份,这才释然。

    这时,峡谷深处传来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女人在哭泣,又似乎是一头厉鬼在哀号,仔细一听又仿佛是一头饿狼在嚎叫,随着声音的高亢,更像一头怪兽在哀鸣。

    “这是什么怪兽,叫声如此恐怖?”阳顶天也不皱了皱眉头,他虽是血河门门主,但对血河界下游的一切都有些茫然不知,比其他人好不了多少。

    陈闲也听出了这叫声中的凄厉,然后说道:“这哀号声距离我们只怕有几十里之遥,听在耳中依旧让我们心神难以自制,气血澎湃,若是就在咫尺面前,那还得了,这怪兽只怕很难对付,不可小觑。”

    一旁的骷髅王小白则沉声道:“主人,我知道她是什么。”

    “哦,你知道,小白,那你说说,这家伙是什么怪兽,慢着,我都不知道,而你知道,显然那这不是怪兽,而是属于死灵中的一种,所以你知道他的来历。”陈闲一番判断,顿时明白了为何骷髅王小白知悉这怪兽并非真的是怪兽,所以才知道其份。

    小白点了点头,然后道:“主人,这种亡灵叫做女妖,她的神通便是这种似哭似泣的哀嚎之音,威慑力极大,而且穿透力极强,几乎可以瞬间让一个普通人变成白痴,甚至七窍流血而亡,即便是对亡灵,也有着莫大的杀伤力,可以洞穿低阶的死灵的体,让其重创,普通女妖我还可以应付,如果是女妖之王,那我也只怕不一定有把握能够胜过她,因为这女妖之外也是死灵君王,而且作为为数不多的女君王,还拥有几种匪夷所思的神通,比如残废,诅咒,迟缓。这几种神通可以极大的削弱我的战力,而女妖之王的近格斗也十分强悍,尤其她那鬼爪,可洞石穿金,无坚不摧,比我这骨刀,锋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见小白都是有些心悸这女妖之外,陈闲知道,只怕这女妖的确是死灵中一种很强大的存在,如果是君王更加拥有让人畏惧的神通,只是在这血河界中,竟然也有这等存在,还就在这烈炎峡谷之中,莫非和那藏匿在地下城中的魔神有关?

    “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小白,这女妖之王周是否还聚集着一群女妖?”陈闲眉头微皱,显然在进入地下之前,又打起了这女妖之外的主意。

    只要能将这女妖之王给围杀,而小白能以君王份再度掠夺这女妖之外上的种种神通,那对于麾下这第一战将骷髅王小白的战力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绝对不容有失,也不能放弃,这是陈闲心中已然笃定的想法。

    “主人,女妖之外周,少说也有数十头女妖,一起发动的女妖之嚎,可以直接让巨兽毙命,我们这般直接去讨伐,很容易被这数十道女妖之嚎给重创,她们的嚎叫威力可以相互叠加,最后形成一道无比宏大的声波,别说将生灵的耳膜震碎,便是直接碾压成一堆模糊的血,都很有可能。”小白此刻已然化成了巨人模样,面上也有了表,那是一脸的无奈。

    陈闲一想也是,声波峰值重叠,杀伤力倍增,如果增强个几十倍,那威力必然无法阻挡,简直就是可以碾压撕碎一切存在。难怪这一群女妖赫然敢盘踞在这地下城的入口,只怕要么也是觊觎那魔神,想要将其灭杀,要么就是盘踞在此,猎杀进入地下城的存在,甚至昔那迪加族长将诸多鱼人献祭给魔神,只怕大多数都是被女妖们给吞噬了,最后到了魔神嘴中的大餐成色已然削弱不少。

    看来魔神与这女妖们是一种共生合作的关系,要杀魔神,必然要先杀女妖之王和她麾下的那一群女妖。

    只是如何对付这女妖之嚎还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陈闲只能带领着麾下的战将缓缓继续前行,脑海中盘算着麾下的这等战力适合硬战,根本不适合和这等女妖作战,否则对方一叫,还没靠近就被重创,而按照小白的说法,女妖们的近格斗同样非常可怖,女妖利爪只怕也可以给巨兽带来相当的伤害,重创后的巨兽已然双耳失聪,而且心神受损,甚至筋骨被伤,只怕十之**不是那群女妖的对手,如果不奇兵制胜,此次烈炎峡谷之行,只怕根本见不到那地下的魔神,便铩羽而归,甚至埋骨于此。

    加上因为天蚕的记忆,陈闲对这种所谓的魔神也有相当的了解,魔神并非是神,而是一种强大的似人一般形体的巨兽,也可以称为真正巨人,如神话中的泰坦巨人,拥有各种可怖的魔法与神通,但归根究底

    这些魔神不过是巨兽化成人的一种存在,拥有的不是道法,也是天生血脉中的各种神通,纵然威力极大,但在这一小千世界中,怎么也不能和大千世界中的那等魔神存在相提并论,陈闲自忖自己的四重天的天蚕血脉神通与这魔神应该都有一战之力,而陈闲猎杀这一魔神的真正原因便是他的主血脉已然四重天了,支血脉已然有了三种,现在等于还可以淬取一种血脉为支血脉,陈闲便将这一血脉着落在这位未曾谋面的魔神上了。即便是小千世界中的魔神,也是相当强悍的存在,血脉中的神通,必然匪夷所思,让自己的实力再度膨胀。

    看了看红毛猩猩,陈闲感觉这头似人般的巨兽应该也是近格斗的好手,当下从须弥戒中拿出了数本武功秘籍,抛给了红毛,然后说道:“我们会缓慢行进,红毛,你把这些秘籍上的武功格斗之术给我学好了,也许过一阵与死灵女妖大战时用得着,你不能总是靠着简单的本能去格斗,应该有章法,否则每次近战都是那么简单的几招,一捶,一打,一撞,一踹,和小孩子打架一样,给一些高人看到了,那很丢人,明白吗?”

    红毛猩猩乐呵呵的接过了陈闲抛过来的几本武林秘籍,然后对着陈闲一阵挤眉弄眼,大手翻了翻这小小的武林秘籍,面色很是难看,最后说道:“主人,我……不是很认识字,这些有图谱的我还看得懂,但是那些小蚂蚁一样的字,实在很是晦涩难懂。”

    陈闲没想到红毛这等口吐人言的智慧巨兽竟然不认识字,于是对着阳顶天道:“顶天,那就麻烦你调教一下红毛了,教他认字,教他俗世的那些武功。”

    阳顶天本来就觉得很是无聊,此刻有这头大猩猩可以调教,顿时来了兴趣,一脸兴奋的应答应。

    红毛显然也对格斗之术很感兴趣,当下便将阳顶天一手抓来,放在自己肩上,开始了漫长而又苦难的武功生涯。

    陈闲没有后退,继续坚定而又缓慢的前行,但是速度实在慢如乌龟,两个时辰就前行了十里路,比闲庭信步还要悠闲,似乎前方不是可怖的女妖之王,而是一位久未谋面的人,即将见面,一诉衷肠。

    如何破解这女妖之嚎,陈闲绞尽脑汁,甚至想出了那等极端的方法,将耳膜刺破,可以让这女妖之嚎的杀力不会影响心智,但这可怖的声波依旧可以摧毁**,这等方法自残还没有任何效果,实在不可取。

    终于,陈闲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似乎隐约记得某部电影中有过那么一个桥段,大概说的是某位武功异人左右双手都是六指,弹得一手好琴,以琴功杀人于无形,当世无敌,结果最后决战之时,被对手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面巨大如山的鼓,金刚锤击鼓,以鼓声对抗琴声,结果两败俱伤,这才终结了这一不败的神话。

    “鼓,没错,可以自己打造一面巨鼓,以鼓声催动可以抗衡女妖之嚎的声波,便有了胜利的机会,加上敲击巨鼓人人都可以做到,只是花费一些气力罢了,而女妖之嚎显然是一种神通,消耗的只怕是死灵体内的亡灵之气,这等气力消耗之后,短时间是无法回复过来的,只要让女妖们疲惫不堪,这一战,便可大胜。”陈闲心中终于有了如何大战这女妖的想法,嘴角也忍不住浮现出了自信的笑意。

    “你们在这里休息,凝神戒备,尤其保护好这位阿鲁巴族长,还有顶天,我去去就来。”对着麾下的小白等战将一番吩咐,陈闲已然亮出了神兵破空之刃杀猪刀,弹指间便破空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个瞬间,陈闲便出现在了鱼人寨中,将灵儿唤到旁,对其说道:“灵儿,本来那巨蜥皮是要留给你们鱼人族战士做护甲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让你帮我用这数十头巨蜥的皮缝制成一面大鼓,现在就开始,事关接下来对魔神的一战,你召集所有的鱼人,一起完成,做成一面战鼓,越大越好,明白了吗?”

    灵儿虽然不知道要这么大一面鼓何用,而且用巨蜥皮这等上好的护甲去做,实在浪费,但陈闲的话就是命令,灵儿也十分乖巧,没有多问,立马开始召集人手,拉开了打造惊天战鼓的序幕。

    数百鱼人都被灵儿鼓动,加入了缝制这超级战鼓的队伍当中,陈闲则悠闲的在一旁当起了监工,还不时指点一番,充分享受着高高在上的那种乐趣。

    鱼人族对制造战鼓本就是内行,他们几乎每人都有一个小小的战鼓,不过是鱼皮缝制而成,但再大的战鼓,制作原理还是与小战鼓一般无二,不过是材料不同罢了。

    终于,陈闲也不知道无聊了多久,至少有几个时辰,一面小山大小的巨型超级战鼓终于完成,鱼人们都伫立在这面战鼓之下,为自己的杰作而得意,同时心中更加好奇,这等大的战鼓有何作用,如此笨重,难道还能带着战鼓四处征战?

    见鱼人们都无比迷惑,陈闲也懒得解释,总不能说这面战鼓是去对付一群死灵女妖,鱼人们只怕反而会有些恐慌,怪自己为鱼人族招来那么多强敌,最好的办法就是讳莫如深,继续玩高深莫测。

    “谢谢大家的鼎力相助,这一战,我们必胜魔神,为族人们报仇。”陈闲对着鱼人族的族人们挥了挥手,感觉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领袖风范了,然后借着神兵破空之刃的威力,将这面超级战鼓带离了鱼人寨,下一个瞬间便出现在了烈炎峡谷小白等休息的地方。

    一见这等大鼓,所有人都惊呆了,同时脑海中一番思忖,顿时明白这面巨型战鼓就是用来对付女妖之哀嚎的,而陈闲的心思与创意,而且是在这么短时间内相处了这么一个妙不可言的对策,还打造出了这面战鼓,真是玲珑八面,聪明绝顶。

    “主人,您真是天才,这都想的出。”小白一脸崇拜的看着陈闲,不明白主人脑子里怎么可以装那么多奇思妙想,这等以巨型战鼓的轰隆如雷的鼓声对抗凄厉的女妖之哀嚎,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让小白都有些血脉贲张,血沸腾。

    “红毛,这击打超级巨型战鼓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这体型,最适合敲打巨鼓。”陈闲笑吟吟的看着红毛猩猩。

    “主人,你大可放心,我敲鼓很有天份,平时我就经常捶打自己的膛,铿锵有声,一定不会让主人失望的,将这战鼓敲得梆梆响。”红毛一脸得意的答道。

    陈闲则道:“红毛,你先别急着吹嘘,你先敲一阵鼓,我看看效果如何,如果能让那群远方的女妖们感觉到是在挑衅,不停的发出女妖之哀嚎与你对抗,你就算成功了。如果只是让女妖们象征的嚎叫几声,你鼓声不断,她们却毫无反应,那就彻底处在下风,到时一战时必然败北,你是这一战的关键核心,不可有任何松懈大意。”

    红毛点了点头,一脸肃色的到了那巨鼓面前,双拳呈锤状,对着巨鼓一阵猛敲猛打。

    巨鼓一阵剧烈的晃动,鼓声震天动地,整个烈炎峡谷仿佛都因为这鼓声在颤抖,一声无比宏大的怒吼声从地下传出,显然是那头被封印的魔神的咆哮,不知道这鼓声是什么来路,也是某头巨兽的怒吼咆哮,所以这才发出呼啸,试图证明这一片土地都是他魔神的领域,外来者就是入侵者,都要面临与这位魔神一战的危机。

    魔神的怒吼咆哮声还在空中回,远方那群女妖之哀嚎也随之响起,洞彻天地,回峡谷,一时间顿时盖过了鼓声,穿透力显然不是鼓声可以比拟的,宏大的鼓声显得无比的空洞苍白,毫无内涵,也无让人血沸腾之战意,完全就是红毛在那恼羞成怒的胡乱击打着巨鼓,没有节奏,没有韵律,在女妖之哀嚎下已然是溃不成军,无力对抗。

    随后,魔神咆哮与女妖哀号同时消失不见,红毛猩猩的那张大脸都白了,很是恼怒的对着地面一拳,砸出了一个深坑,龇牙咧嘴,不知道在自言自语唠叨着什么。

    陈闲没有立马训斥红毛猩猩,知道即便是巨兽,即便是自己麾下的战将,也都有自尊心,训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关键还是要找到如何对抗这女妖哀嚎的方法。

    一番冥思苦想,陈闲脑海中泛起了一首将军令的旋律节奏,然后嘿嘿笑着,走到了红毛的面前,然后不断的拍打着红毛的肥肚皮,让这头巨兽记得这韵律和节奏,让其铭刻在心,不能有任何错漏及遗忘。

    红毛也知机的不断随着陈闲敲打他肚皮的节奏,他的拳头也在轻轻敲打地面,很快便将这一气势恢弘,振奋人心的将军令的节奏韵律琢磨了个透,又是一阵龇牙咧嘴,望向远方,似乎要再度与那群女妖一番大战。

    “别急,我们继续前行,太远了,只是挑衅,近距离的战鼓鼓声才能让她们这群女妖消耗战力。”陈闲已然成竹在,开始前行了。

    在陈闲的脑海中,已经决定在将军令鼓声响起的时候,自己也要辅助一把,吟诗作赋,以血脉之力呼喝龙煞释放而出,重创这群死灵女妖,峡谷一战,在此一举。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