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圣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族长的突然出现,顿时打乱了陈闲想一次搞定这位阿鲁巴鱼人成为自己麾下的战将,此刻若还威,显然不合适,当下陈闲也有些恼怒,对这位鱼人族族长迪加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很是恼火,于是冷声哼道:“等这么一下就不耐烦了,看来族长耐很是不好啊,耐不好,脾气也不会太好,恰巧我也是一个脾气不好的客人,若再遭遇族长这等不冷不的嘲讽,我怕我会一声龙吟,将整座圣塔给震得倒塌,然后拍拍股走人,让族长独自收拾残局。”

    “你这算什么,来自远方送来巨蜥的客人?算是对我迪加族长的**的威胁吗?我们伟大的鱼人族不受任何胁迫,布吉长老,你说是吗?”迪加族长说着说着,将目光投向布吉长老,期望这位长老与他统一战线,一起给这外来者以强硬的姿态,却突然发现布吉长老变了一个模样,乍一看似乎年轻了几十岁,无比的神奇。

    “你这是怎么呢?布吉长老,你怎么这副模样,返老还童一般,到底怎么回事?”感觉事有些不对劲,异况频发,迪加族长也不是傻子,赶忙追问了一句。

    “迪加,这位陈公子可是秉承了鱼人大帝的意识,所以才前来我们部落,为的就是拯救我们鱼人族濒危,否则如何会大发神威,斩杀了百头巨蜥,以陈公子龙之子的份,完全可以睥睨整个血河界大多数存在,族长不会不知道吧?”布吉长老已然完全站立到陈闲这一方,给陈闲冠以了秉承鱼人大帝意识的份,比龙之子还要让族长迪加震惊。

    “你胡说什么,布吉,这小子会秉承鱼人大帝的意识,他又不是鱼人,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你这么袒护他,莫非你这回复青,返老还童,与这个少年有关,所以你才为了自己的私利,出卖整个鱼人族的利益?”族长迪加义愤填膺,指着布吉长老的鼻子,恶狠狠的骂咧道。

    “鱼人族的利益?还是你的利益?族长,这些年来,你玩的那些把戏,我都看在眼里,只要我抖出来,保准你人头落地,将我们的鱼人同胞献祭给那些幽暗地下城的魔神,这等事你也做得出,我都羞于你为伍!”布吉长老显然豁出去了,彻底与这位族长撕破脸,当着陈闲的面,尤其是阿鲁巴与灵儿两位鱼人都在,说出了一些关于族长迪加的秘密,顿时让迪加族长暴跳如雷。

    “布吉长老,你……你胡说什么?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你死后的骸骨,不可能供奉在圣塔了,你想你的骸骨成为圣骸,永远不可能了。”迪加族长恶狠狠的诅咒道。

    “哦,没有帮你保守秘密,掩盖你的罪恶行径,我死后的骸骨就无法入主圣塔了,我知道,我懂的,谢谢族长的厚待,我这几十年暂时还不会死,而且就算死了,骸骨是否成为什么狗圣骸,我也不关心,别每天拿着鱼人大帝的骸骨装神弄鬼,吓唬谁呢?不就是会发光,有那么一些淡淡的法力波动吗?还能吓到我布吉?到是你,族长,可要注意体了,看你这气色,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病死老死,我这等青活力的体,你就慢慢的羡慕着吧。”布吉长老一脸嘲讽的笑容,完全当平巴结讨好的族长迪加如废物般的耻笑着,骂了个过瘾。

    “你看来是不知道圣骸的威力,布吉,早晚有一天,你会知晓你今天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得罪了我,迪加,鱼人族的族长。”迪加一脸戾笑,恻恻的哼道。

    布吉长老没有答话,一旁的鱼人战士阿鲁巴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三年前就是族长你将我骗到了那一处通往地下的幽暗洞,原来是让我阿鲁巴当你的祭品,献给那封印在地下的血河界的魔神们,但没想到魔神们似乎青睐于我,没有将我杀死,反而给我了护的图腾纹,你将自己的族人送给邪恶的魔神,让它们食我们的,喝我们的血,还有何资格成为我们鱼人族的族长,我阿鲁巴誓要在全族人面前揭露你的丑恶面目,让你被活活烧死!”

    “阿鲁巴,你当年大难不死已经是福泽深厚了,现在还敢与我做对,真是不想活了,我把族人献祭给魔神们,就是为了重铸我鱼人族的辉煌,让鱼人大帝那个时代再度降临,一统血河,而唯一能够抗衡上游源头的祖玛神庙中的便是深藏于地下的魔神们了,不找他们,找谁?难道我这个族长就眼看着部落渐渐衰落,灭亡?你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哪里能够懂得我的雄心壮志。”族长迪加一脸沉的道。

    “迪加,你现在跪下来求饶,还来得及,这位秉承了鱼人大帝的龙之子也许会宽恕你的罪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布吉长老冷声说着,将矛头引向了陈闲。

    陈闲本来是很有兴趣看着布吉长老与迪加族长相互辱骂,狗咬狗的,虽然其中一条狗已经臣服了自己,但毕竟只是一条狗,甚至还不如一只狗,毫无忠诚可言,此刻见布吉长老将那迪加族长的怒火引向自己,陈闲就几乎可以肯定,这迪加族长只怕不是那么好对付,否则布吉长老为何迟迟不动手,那么多废话。

    而那圣骸骨是否真的如这位族长所说的那般,有着法力,有着神通?那地下城中的魔神又是怎么回事?越来越多的谜团浮现出来,陈闲感觉此次鱼人部落一行,实在是值得,可以挖出一些深层次的血河界的秘密,那些藏匿在暗处地下的魔神,那在血河上游源头的祖玛神庙,都让人神往。

    “还等什么了,迪加族长,让我见识一下何谓圣骸,瞻仰一番鱼人大帝留下的尸骨,难道真是光芒四?”陈闲将杀机藏匿于心中,面上仍旧是笑吟吟的。

    迪加族长显然也没想过要在这圣塔中动手,当下一声冷哼,转朝塔顶走去,而陈闲等一行人自然紧跟其后,其中灵儿与阿鲁巴则一脸怒气的看着族长的背影,显然对这位以族人的生命去讨好那些地下魔神的家伙,很是鄙夷。

    圣塔七层,其余六层都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什么族长都是过眼云烟,无人记得,美其名曰的给自己搞了一个圣龛,此刻落入陈闲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柄。但就是这等死后的隆重待遇,依旧很多人趋之若鹜,比如这位布吉长老,便是如此,若不是陈闲能够让他回复青体再度充满了活力,只怕还在为了这么一个龛位而努力,巴结讨好着这位族长。

    到了塔顶,四面窗户大开,滚滚的雾气在塔外涌动,却始终无法进入这塔内,的确有些神异,而塔中央的一水晶神龛中,还真有一副骸骨,通体透亮晶莹,剔透如玉石玛瑙,便是陈闲这等神棍看了这骸骨之后也不啧啧称奇,因为这骸骨不但美轮美奂,而且还真散发着强烈的法力波动,似乎是一个法器,甚至是法宝,有着巨大的杀伤力,让人不敢太过靠近,只因这骸骨,只怕还有灵藏匿其中,只能远看,不可近摸。

    “伟大的大帝,为了鱼人帝国的再度崛起,我与魔神密议,以族人血为祭品,却被这些迂腐的家伙所质疑,若你意识还在骸骨之中,请显灵,让这群质疑者都受到你的惩罚吧!”让陈闲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迪加族长一到了圣塔顶楼,便直接乞求这圣骸骨自动施法,重创布吉长老、灵儿及阿鲁巴三位鱼人。

    水晶般的圣骸骨顿时仿佛活了过来,体内一道道光华倾泻而出,在右手指骨上形成了一个白光四的光球,喷吐着湛蓝色的水气,无比玄妙,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无人知晓,便是族长迪加也有些莫名其妙,感觉这圣骸骨今似乎不听他的呼唤了,无法与其中的灵识相沟通,顿时有些慌神了。

    “终于有人发现了血河中的奥秘了,我的魂魄也可以就此消散了,我这骸骨,可以凝结成神兵,留给你这位奇异的存在,有缘人,带着我的怨念,以我大帝之名,一统血河,魔神灭杀,神庙臣服,完成血河之界的千古大业!”一个恢弘的声音在空中回,大多数人都听得莫名其妙。

    只有陈闲明白了其中含义,知道这鱼人大帝为何有绝世神通,只怕就是体内也有了血河血脉,从而修炼出了不知道多少种神通,因为没有修炼到了绝顶,纵然有了血河车这等先天法宝的强力臂助,依旧被上游的祖玛神庙及地下的魔神联手诛杀,最后虽然留下了骸骨,还有一缕神识,但也于事无补,再无回天之力,只能将辛秘藏匿在这骸骨中,等待着下一个拥有血河血脉之力的生灵靠近。

    此刻的骷髅王小白,因为化成了巨人,以血遍布躯,隐藏了死灵气息,所以让这位鱼人大帝感觉到了血河血脉的存在,同时感觉到小白有些异常,不是普通的生灵,但似乎不愿意继续无休止的等待下去,还是决定将最后那一缕神识,化作一股强烈的怨念,渡入那小白脑海中,直到小白完成对血河的一统才可能会消散。

    但是这鱼人大帝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小白其实乃是一死灵,他这一怨念对于小白来说,不过是一剂补药,甚至是怨念自投罗网,直接被小白的死灵之气给吞噬了,根本无法靠着怨念来影响小白的思维和行径,彻底的失算了。

    小白一口便吞下了那飘散而来的一缕怨气,全幽芒四,同时手一伸,那鱼人大帝留下的圣骸骨直接在他手中化作了一柄晶莹剔透的碧绿色的鱼叉,仿佛轻轻一触碰,都会破碎,如琉璃一般,完全不像什么杀器。

    “求主人赐名!”小白半跪着,对着陈闲道。

    “还赐什么名,哈哈,这就是一柄鱼叉而已,虽然可能有神兵的品质,但终究是鱼人骸骨所化,所以就叫它鱼叉吧。”陈闲笑道。

    局势如此急转直下,让族长迪加无比茫然的同时,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慌慌张张的退到了角落里,不敢太过靠近陈闲这几人。

    但骷髅王小白已然扬起了手中的碧绿鱼叉,遥指着族长迪加,冷冷的道:“臣服于我主人,或者,死!”

    “你主人,是哪位?”感觉到了小白上散发出的凛冽杀气,迪加也不敢贸然拒绝,于是反问了一句,期望有所转机。

    陈闲笑而不语,然后对着小白说道:“这个家伙太蠢了,谁是首领都没看出来,这等废物招揽进来干嘛?不过也用不着你动手,布吉长老,现在是你显示你对我忠心的时候了,将这位族长杀了,你就可以取而代之了。”

    布吉长老咽了咽口水,喉结一阵悸动,没想到今天会双喜临门,不但回复青,返老还童,而且还能成为鱼人族的族长,抢过迪加的大位。

    心中乐得呵呵直笑,但布吉长老却依旧很谨慎,听了陈闲的命令,慢慢的近那已然穷途末路的族长迪加,一脸都是警惕之色,显然唯恐这迪加狗急跳墙,做那困兽之斗。

    “迪加,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不如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免得我们同室戈,伤了和气嘛。”布吉长老嘿嘿笑着说道。

    “布吉,你平和我称兄道弟,说是为了我赴汤蹈火,两肋插刀,你就这样对我的吗?危难之际,插兄弟两刀?”迪加冷声喝问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已经是年轻人了,怎么能陪着你这个老鬼一起去死,我还有大好前程,所以,你去死吧!”布吉说着说着突然翻脸,手中的拐杖直接化作了一道光箭,近距离贯穿了迪加的膛。

    迪加死前的一击,凛冽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慑的地步,这位老者竟然顺着拐杖逆袭,让拐杖继续穿着口滑过,欺到了布吉长老的面前,双臂犹如铁箍,将长老搂了个结实,一声闷响,血光冲天。

    血爆之后,两具尸骸直接从圣塔顶层坠落,摔了个血模糊,彻底的合二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陈闲笑了笑,这个结局,意料之中,接下来要做的事就简单了,让这位阿鲁巴成为鱼人族的新族长,让他臣服于自己,如果不臣服自己,那么这美丽的灵儿,就不会成为他的美丽新娘。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