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云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宗派之地的诸多宗派,与无双城四大侯府及城卫军共同捍卫着无双城,这些宗派都是入世之宗派,其中虽然也有高手,但比起那藏匿在大陆纵深处的仙山及无尽海的仙岛上的不世出的宗派,则没有任何可比,甚至这宗派之地的一些宗派都是那等仙灵宗派的分支分脉,可见功法传承及宗派实力,就算不是天壤之别,但也十分悬殊。

    此刻背负着紫衣侯的嘱托,任天星已然到了万里之外一座不知名的仙山山脚下,开始琢磨着如何将仙山上的这一宗派的门主引至无双城,让其将晨锦儿劫走,收起为徒。

    只是这座仙山在那等不世出的仙门中算不得什么擎天巨派,但在俗世宗派中却享有盛名,因为其宗主昔独闯无双城,留下了不灭的凶名。

    这位宗主法号灭绝,便是这座小小山头一座神庵中的宗主,庵中虽是寥寥几人,但随便出来一个尼姑或者师太,都可以打得任天星满地找牙,由不得这位宗派之地的高手不万分谨慎。

    山头万万千,能被称为仙山的必然是这一座山头四周灵气充裕,天地元气平缓不躁动,四周生机勃勃,呼入的是灵气,吐出来的是生气,此刻任天星便感觉仿佛到了一洞天福地之中,全的窍都舒展开来,吞吐不定,元气纳入体内,缓缓流淌,如潺潺小溪,一时间任天星都忘了此行的目的,竟然也不知不觉的开始闭目修行,浑然忘我。

    呼吸吐纳之间,任天星感觉整个人仿佛悬在空中,在云中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轻灵感觉弥漫在间,内心一片祥和宁静。

    耳畔突然响起一声呢喃之音,暖洋洋的,体很是受用,但不知为何,内心深处一凛,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威胁正在靠近,不由得突然睁开眼,抬头一看,只见山峰之巅有一只大手从天而降,以雷霆万钧之势拍将下来,若被拍实只怕是全都会化为浆,与大地泥土混为一体,凄惨立毙。

    而这一雷霆杀掌如同传说中的如来神掌,声势应该无比浩大,但却来得无声无息,灭杀修士于弹指间,灭杀修士于吐纳修炼中,直接碾压成渣滓,无耻又可怖。

    只是任天星乃是宗派之地中的幻灵宗的护宗人,道行修为已然到了七重天,纵然不算什么绝顶高手,但也是宗派之地有数的高手了,尤其是幻灵宗主修心灵之力,以心沟通天地元气,所以才能飞速的入定,随时随地进入冥想修炼状态,由此带来的对天地气机变化是无比的敏感,这便是福至心灵的那等护佑,所以让任天星有所觉察,可能逃过一劫。

    面对如此可怖的雷霆一掌,几乎将山头上空的天地元气都抽空,威力大至不可思议,便是以任天星的自负也不愿意硬接这一掌,形瞬间化作一道淡淡的光影,飘然而去,消失不见,电光火石间便到了百米开外,静静的看着这雷霆一掌拍在先前自己站立之地。

    一个巨大的手掌印,足有十余米深,但却没有发出那等轰然巨响,无声无息的留下了这道掌印,仿佛是按在豆腐上一般,任何地下的岩石都不堪一击,直接化为粉末。

    任天星面色微微一变,这等柔到了极致的掌力实在有些可怖,化骨成粉,沾着即上,拍中即亡,看似如沐浴在风中,其实霸道无比,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眼前一黑,化为粉末渣滓,和光同尘。

    任天星虽然有些恼火,自己若是修为低了一点,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但又不敢发作,不说这是在人家仙山宗派的地盘上,就是不用这仙山上的神庵宗主出手,随便出来几个弟子,只怕自己都不一定占得到什么便宜,这神庵虽在真正的仙门中也不算什么厉害角色,但对付一般的宗派那又易如反掌,凶横跋扈到了极点。

    “幻灵宗长老任天星,求见灭绝神尼!”任天星一声低沉的呐喊,将法力蕴含其中,虽然不宏大,但却清越缭绕。

    “幻灵宗?没听过啊,莫非你来自俗世的宗派之地?”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彻天空。

    “这位道友,我幻灵宗的确来自俗世的宗派之地,来拜访神尼乃是有一上好的苗子可以推荐给神尼前辈,若能入神尼法眼,也许可以传其衣钵,光大神庵。”任天星正色答道。

    “哦,帮我师傅找徒弟,帮我云烟找个师妹?你还真是心的家伙啊,无事不登三宝,我们两宗派可谓风马牛不相及,你这番来意,莫非包藏着什么祸心?”那个银铃声音充满了迷惑,还带着一丝敌意,显然没将任天星的话当回事。

    “云烟师太,我哪里会包藏祸心,只是当年灭绝神尼在我无双城惊鸿一现,震撼天地,我依稀记得她留下了一番话,要找先天拥有道法神通的弟子,所以才冒昧前来,寻到仙山神庵,恳求与神尼一见。”任天星一脸诚挚之意,对着高空微微作揖。

    只见一道七色彩虹从山头落下,化作了一道绚丽的虹桥,一位着霓裳羽衣的女子滑桥而来,立于任天星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任天星几眼,似乎感觉到了任天星法力浑厚,境界高深,也不有些诧异,本来有些眼高于顶的神态也收敛了不少。

    怎么说任天星也是幻灵宗的护宗人,也是长老级的高手,加上闭关十年,道行法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距离八重天也不过咫尺之遥,一旦突破,便称得上绝顶高手了。

    “哦,任长老,你给我师尊推荐的徒儿是什么先天神通?”云烟师太微微抖了抖手中的拂尘,言语中带着一种不容违抗之意,似乎有越俎代庖的意思。

    任天星没有直接回答这云烟师太的问题,因为他知道任何一宗派,哪怕是人丁寥落的神庵,也有门下弟子相互倾轧的可能,这云烟面色冷淡如水,看不出丝毫心思,若直接坦诚相告,也许没了面见神尼的机会,被其直接拒绝,那可是得不偿失。

    “师太,这少女的先天神通具体是何等神通我也不懂,但可以肯定是资质不俗,加上拥有先天上古巨兽之血脉,后必然是一道法玄功双修的人物,所以麻烦通传一声,让老朽见神尼一面,让神尼定夺,是否有收徒之意。”任天星不亢不卑的道。

    面对着这位云烟师太,任天星自信有把握一战,应该修为在伯仲之间,而这神庵中的道法绝学杀力只怕十分可怖,自己只怕没有多少胜算,仅能自保。

    “任长老,你可知你若能送来一位让师尊满意的弟子,你可得到我神庵中的一件天材地宝为酬谢,甚至可能得到我师尊的一次出手相助的承诺,你是否为此而来?”云烟眉清目秀,但面上却不带丝毫人间烟火的气息,冰冷麻木,偏偏声音又犹如银铃一般悦耳动听。

    任天星哪里知道这等秘闻,为神尼带来一个徒,便有可能得到一份天材地宝及神尼的一个承诺,天材地宝还算了,那份承诺可是了不得的臂助,危机时刻可以救命,给予敌人重创。

    “略有耳闻,期望师太能够通报一声。”任天星再度微微作揖。

    虽然这面前的云烟师太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的一位丽人,轻尘脱俗,但任天星知道这云烟师太也许年纪比自己还长,毕竟这等仙门神庵中的功法非同小可,驻颜有术是必然的,何况在这等灵气充裕之地,甚至任天星怀疑这位云烟师太超过了百岁高龄。

    “通报一声?我师尊正在闭关,估计三之内会出关,这样吧,你先随我上山,这么多年来,我神庵中几乎没有什么访客,既然你是来结善缘的,我云烟不会拒之门外,另外先前你一掌乃是护山灵兽的一击,并非我施展出的道法,不过还是向任长老表示歉意。”云烟对着任天星微微颔首,语气柔和不少。

    任天星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突然之间这位云烟师太就变得如此善解人意,一扫先前的冷漠孤傲,当下自然也赔笑道:“能够进入神庵中一览仙家气派,实在是我任天星的福分。”

    随后,任天星也御气而上,尾随着这位云烟师太在彩虹桥上漫步,朝山巅走去。

    让任天星无比诧异的是这做仙山山头远远看去并不是很高,而通过虹桥攀山而去,却感觉路途遥远,走了近一个时辰都没有到山巅,不经意低头一看,脚下虹桥下方赫然是白云朵朵,似乎已在云之巅,山之巅却仍旧遥不可及。

    任天星终于明白,这座看似普通的小山头竟然整座山都被施展了某种道法,甚至可以说是某种仙法,乍一看平淡无奇,其实险峻高耸,直插云霄深处。

    “仙门气象万千,果然名不虚传,云雾缭绕中,可见仙鹤成群,环山而舞,山巅更隐约有道道金光散,如万道金蛇在空中狂舞,那绝壁之上,更是可见一道道七彩光华流转,倾泻入深渊,似七彩瀑布,惊艳绝伦。”狂风突起,将云气驱散,任天星终于看到种种异相,美不胜收,瑰丽壮观,忍不住由衷的赞道。

    云烟师太犹有深意的看了任天星一眼,没想到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竟然出口成章,将自己的师门这般夸了一番,顿时心生好感。

    “任长老过奖了,想我们神庵不入世,自然仙气浓郁,气象万千,加之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多少代,源远流长,山头不说加持了这等瑰丽仙法,还有一些威力极大的法,若贸然乱闯,那可是会很麻烦的,加上那些护山灵兽,等闲角色甚至都没有靠近神庵,惊扰我们的机会。”云烟师太神采飞扬的说着,似乎有些自鸣得意。

    任天星知道大凡不世出的仙门,都个个眼高于顶,加上宗主必然有着惊天动地的神通,对武朝的玄士及宗派之地的修士都有些看不起,这般说起来这云烟师太对自己还算和蔼了。

    “那是自然,神庵这等仙门是让我这等小小的宗派长老仰望的,若能瞻仰一番,游历一番,我这老头也可以沾染一点仙灵之气,不说修为大增,但必然可强健体,延年益寿。”任天星恭维了一番。

    听了任天星这番有些谄媚的话,云烟师太面上的冰雪仿佛已然融化了,露出了少见的笑容,对着任天星道:“放心,任长老,无论你给师尊推荐弟子的结果如何,我一定会帮你争取赠与你一件天材地宝,不会让你空手而归。”

    “那就多谢师太了!”任天星再度抱拳,微微作揖笑道。

    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这点,任天星是心知肚明。

    又在虹桥上走了近半个时辰,穿过一片迷雾,任天星终于见到了半山腰处的那一座神庵,巍峨拔,沐浴在一片佛光之中,将整个天空都渲染得金碧辉煌,蔚为壮观。

    想起了自己此来的目的,任天星简直有些有苦说不出,就是为了将那神庵宗主灭绝神尼到无双城紫衣侯府大打出手,当着陈闲的面将晨锦儿抢走,心中就忍不住一片悲凉,哪里有心欣赏这等瑰丽恢弘的神迹般的庵堂。

    只是还没进入神庵之中,任天星却被门口那两座青铜狮子给吓了一条,因为这两头青铜狮子散发出让人心悸的气息,眼珠子甚至还在转,上下打量着自己,若不是云烟师太就在一旁护佑着,只怕这两头灵兽会瞬间活化,一个虎扑将自己按到,直接咬在咽喉要害,将自己的体撕裂,大餐一顿。

    “没事,这两头小狗不过是看门的,吓唬一些野兽罢了,真正的护山灵兽盘踞在山巅,隐没在云雾中,掌控这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神通已然可以与我并肩,甚至犹有过之了,因为它们毕竟是兽,强悍。”见任天星似乎被这两头青铜狮子给吓了一跳,云烟师太便解释安慰了一番。

    任天星有些尴尬,然后说道:“让师太见笑了,没见过这等异物,可化成青铜,活生生的怪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行千里路,踏遍名山大川,也是一种修行,至少比入世好。”云烟师太似乎想起了什么,深深的叹了口气。

    任天星有些不解,因为世俗的宗派之地也有入世修行,在红尘之中淬炼道心,反而是仙家宗派却直接跳过了这一红尘道心的历练,依旧在仙灵之中继续修行,不经历任何七的俗世磨难,似乎也有一些道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对红尘劫难的人心淬炼敬而远之,起码不会在有生之年被污染,被改变,走上那条和光同尘的湮灭之路。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