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门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当被刺杀时的陈闲,玄功境界不过区区三重天,此刻与吴亦婵这杀手门的幻术师再度交手,血脉玄功境界已然是四重天,加之支血脉都已然到了三重天,且多了轩辕神龙这一王者血脉,实力膨胀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吴亦婵的幻术,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威胁了。

    “镜中花,水中月,一切皆幻化,牛头马面也不过是天地元气所化,说到底这幻术师就是掌控天地元气,化作一些幻象,可蒙人,可伤人,也是一种宗派道法罢了。”陈闲见那牛头马面不断近,却丝毫不惧,反而将心中感悟自言自语的说将出来,对破去这一幻术,显然信心十足。

    吴亦婵的形,早已经随着整条街道化作了黄泉路而同时消失了,但陈闲可以肯定,这位杀手门的才女肯定没有离去,否则幻术无法维持,天地元气也会消散,等于这道幻术不攻自破,如同昙花一现,毫无威胁,最多是用来逃遁,毫无杀力。

    陈闲自忖如今的血脉之力与这幻术中蕴藏的天地元气之力已然可以正面抗衡,什么牛头马面,都是渣,几乎想也不想,体内血脉之力涌动,周喷出滚滚烈焰,头顶上则是暴风雪来袭,将这黄泉路变成了冰火炼狱,以陈闲为中心,仿佛有一朵混合着烈焰与玄冰的妖异莲花在盛开,所过之处,黄泉鬼气纷纷消散,便是那看似凶猛无比狰狞的牛头马面也无法幸免,在冰火炼狱中哀号着死去。

    弹指间,黄泉路已然消失,这僻静的小巷则一片狼藉。

    冰火炼狱可不是幻术,对四周的一切都有实质的杀伤,而那吴亦婵的确没有走远,陈闲赫然发现这位才女就在自己咫尺之外,一脸淡漠,无惊无惧,而那冰火炼狱的杀力似乎也没有能威胁到她,似乎她有一层护体罡气,在体表流动,光华流转,隐约透露着继续淡淡的青色,如苍穹般深邃。

    陈闲微微皱眉,实在也不知道拿这吴亦婵怎么办,虽然曾经刺杀过自己,那显然不是她本意,自己也不是记仇的人,尤其是不记美女的仇,更不是辣手摧花的人,所以无计可施,面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走吧,送我回去。”吴亦婵见陈闲在苦笑,然后开心的笑了,轻咬着嘴唇,仿佛很是害羞,仿佛先前施展出那一幻术威胁陈闲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吃定了我。”陈闲叹道。

    “老师,最后应该还是你吃了我吧,我可是秀色可餐,不知道多少人想将我生吞活剥。”吴亦婵冷哼道。

    “这个,不知道可口不,有些人如僵尸一般,一动不动,毫无趣,吃起来味同嚼蜡。”陈闲嘿嘿笑道。

    “你陪我回去后,试一下不就知道呢?可惜,看你的样子,畏惧小郡主如虎,只怕是没有这个胆量吧。”吴亦婵挑衅的道。

    “这个,来方长嘛,送你到家我可要急着赶回去复命。”陈闲尴尬的假笑道。

    “恐怕不是来方长吧,而是怕和我亲之后,留下香气与痕迹,然后被小郡主痛骂暴打一顿吧。”吴亦婵继续调侃着陈闲,哪里有丝毫敌对的味道,似一对闹别扭的小侣。

    陈闲哈哈笑道:“亦婵,你错了,我急着回去是因为那张雪白的大上,有三个**的粉嫩的羔羊等着我,我最好奇的是她们选择了矫宁还是尘儿,无论是谁,都很是可口,至少比你这冷若冰霜的模样要可口,一个小可人,一个清丽动人,实在让我垂涎三尺啊。”

    “禽兽,衣冠禽兽,你怎么能占有你学生的清白之躯?”吴亦婵一脸羡慕嫉妒恨,双拳紧握,沉声说道。

    “少女,怀少女,你怎么能想着爬上老师的,让老师肆意轻薄呢?”陈闲大笑道。

    “无耻,我哪里有,就算有,也只是想一想,我还要矜持,还想明媒正娶,大红花轿的嫁人,哪里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把子给了某人。”吴亦婵咬牙切齿的道。

    “这可不是矜持,而是犹豫彷徨,错失良机,真为你感到惋惜,后红袖会聚会时,与我这位老师发生过亲密关系的才女只怕不是被唾弃鄙夷的对象,而是会惹来一阵惊呼羡慕,为何如此,你懂的。”陈闲嘿嘿笑道。

    “鬼才羡慕嫉妒,我是无所谓,走在前头的容易摔跤,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灿烂的。”吴亦婵恨恨的道。

    “看来亦婵还是不了解我,我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厚此薄彼,不过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所以时间序列很重要,如锦儿,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最看重,然后依次类推,一个接一个,只要她们同意,我无所谓,毕竟武朝也是一个妻妾成群的风气,我也不能幸免,虽然我很想实现那等大同梦想,一夫一妻,但很难很难,这袭来的胭脂红粉太多了,让我防不胜防,不知道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悲哀。”陈闲笑道。

    “看你笑得这么浪,当然是一种幸福,一边享受着,还一边自嘲着,你这不是故意气人家。”吴亦婵发现这个才子老师的脸皮实在有够厚,简直是油盐不进,如铜墙铁壁。

    这对奇异的师生并肩而行,时而挖苦,时而调侃,谈笑风生的漫步,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一栋小小的竹楼前。

    “亦婵,你住的地可真是清雅别致,这竹楼该不会是你自己建的吧,看上去美轮美奂,和你的人一样。”陈闲见这竹楼融入竹林之中,晶莹翠绿,仿佛与四周的天地元气融为一体,共同呼吸,似一个有生命的存在一般,很是惊奇。

    “甜言蜜语,油嘴滑舌。”吴亦婵冷哼道。

    “什么甜言蜜语,油嘴滑舌,我只是实话实说,今一见亦婵的居住,我陈闲又忍不住诗兴大发,要为你赋诗一首。”陈闲灵机一动,然后装出一副文采风流的模样,将那有些的眼神变成了空洞深远,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

    “为我赋诗,好,老师,你快说。”吴亦婵轻咬着嘴唇,面颊微红,然后说道。

    但陈闲没有马上作诗,而是施展出玄冰神通,让这方圆百米内普降大雪,将这片竹林笼罩,白茫茫的一片。

    见陈闲血脉之力所化的大雪没有杀力,吴亦婵也自然不会阻止,反而一脸迷惑,不知道陈闲这般做用意何在。

    雪中的竹林,与以往不同,白中含绿,晶莹剔透,犹如翡翠,那股异样的冰清玉洁之风,随着微风而颤,偶有雪花落下,美不胜收。

    “幽篁一夜雪,疏影失青绿,风平地起,玲珑碎空玉!”陈闲一阵摇头晃脑,吟出了一首意境高远的诗。

    吴亦婵一番沉默之后,才感叹道:“难怪老师要天地色变,降下大雪,原来白雪与碧竹这般映衬,才会有这等如诗如画的感觉,谢谢老师,这首诗我会谨记在心。”

    “好了,时候不早了,骤然想起送你这么远,锦绣园的几位滴滴的大美人只怕都等得心慌意乱了,我再不回去,可就要吃闭门羹了。”陈闲哈哈一笑,就准备转离去。

    “老师,真的这么急着走吗?都来了,不如进去坐坐,让亦婵给你泡壶好茶。”吴亦婵有些失落,忍不住出言挽留陈闲。

    “喝茶?老师可不是那般风雅之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款待,比如……”陈闲言又止,目光望向吴亦婵时则是带着几许**的**,毫不掩饰。

    “老师,你……你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个事,亦婵羞于启齿。”吴亦婵低声说道。

    “我可没有说什么啊,亦婵你别想太多,不过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尝试一番的,我不介意让锦儿她们久候。”陈闲继续调侃着,哈哈笑道。

    “我只能让你进去坐坐,别的可不敢也不愿。”吴亦婵目光坚定的凝视着陈闲,没有丝毫退让之意,但眼神中又有一丝恳求之意,不想陈闲就这般迅速离去。

    “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进去坐坐,看看你这竹楼的布置如何一个匠心独具。”陈闲有些无法面对吴亦婵的那如火如荼的眼神,最后只能低头,尾随着吴亦婵步入竹楼。

    进入竹楼中,到了正厅,陈闲与吴亦婵同时一愣,因为那竹椅上端坐着一位蒙面女子,眼神无比锐利,犹如苍鹰,在陈闲面颊上扫过时,感觉有些生痛,显然是一位高手。

    “师傅……你怎么突然来了!”吴亦婵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时候她的师傅竟然无声无息的入了竹楼,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怎么,我来了是否打扰你幽会郎?这等登徒子你也与其交往,快给我把他轰出去,我找你有要事商谈。”蒙面女子一声冷哼,威势极重。

    “好了,我走就是了,你何必为难亦婵,另外,千万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不要以为带着一个面纱,扮成了亦婵的是否,我就不知道你是杀手门的门主了。”丢下这句话,陈闲头一昂,形疾退到竹楼之外。

    蒙面女子不一愣,也犹豫着是否追击出去,将陈闲灭口,但凭着本能的感觉,这位杀手门门主内心深处对陈闲有一种说不出的忌惮,一番踌躇,终究还是端坐未动,美其名曰放了陈闲一马。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