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刀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陈闲几乎可以肯定,这血灵珠中的九大金光符箓便是血河**的功法口诀,如今已然记在脑海中,可以慢慢参悟修炼,也不急于一时一刻,而且这血灵珠似乎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具体如何使用还尚未可知,也许那黑水河的船夫知道一些端倪。

    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将血灵珠纳入了须弥戒中,陈闲心大好,然后将目光投向那瓶邪灵血,一咬牙,准备将邪灵血纳入了须弥戒中,便走到神龛前,伸出了手。

    手指一触碰到这装着邪灵血的瓷瓶,陈闲的手一阵微颤,似乎触摸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存在的体,那瓷瓶中传出了滚滚的力和让人躁狂的呐喊声,似乎是一个声音在咆哮:“我要重生,我要自由,我要杀戮,我要毁灭,我要终结整个世界!”

    陈闲不明白这血河门膜拜的圣灵是什么可怖家伙,但这邪灵留下的血只怕真的可以让这恐怖的存在重生,而那股淡淡的力更是让陈闲体内的血脉之力一阵沸腾,似乎对这邪灵血有着很浓厚的觊觎之心,想吞噬它,只是真正饮下这邪灵血,就不知道谁吞噬谁了。

    凝视着手中的瓷瓶,陈闲这才意识到这个青色的瓷瓶也是难得的法宝,否则如何能镇压封印如此可怖的邪灵血,于是一阵仔细端详,发现瓶底有两个篆文小字:青叱。

    “青叱瓶,这一法宝只怕威力不俗,若是后有机会将这邪灵血清空,也会成为手中的一**宝利器,将敌人镇压封印!”陈闲心中不无得意的道。

    将血灵珠与邪灵血这两大宝贝纳入须弥戒后,陈闲开始搜刮那些长老们尸骸旁的一些法器兵器,虽然谈不上什么神兵法宝,但也算是高手们的护克敌的宝贝,不是普通的凡铁法器可以比拟的。

    发完死人财之后,陈闲看了看那一屋子金银财宝,感觉自己的须弥戒空间小了点,这些俗世的宝贝,只能等下次来分批搬走,反正破空之刃已然标记了这个小千世界的节点坐标,以后可以来去自如。

    离开宝库后,陈闲再度回到了那遍地是尸骸的血河门腹地,开始琢磨那位天下第一散修雷霆刀客如果死在这洞窟中,尸骸会在哪里?举目望去,这一山腹之中,除了那下方深深的血池,再无其他地方可以藏匿什么秘密了。

    看着那散发出浓厚腥臭味的血池,陈闲微微皱眉,终于出手了,为了可能的散修手中的绝世宝刀,甚至还有他的传世功法。

    红彤彤的云霞在血池上方翻腾,随后化作了一道流火瀑布,朝血池倾泻而去,同时数十颗巨大的陨石呼啸而落,砸入血池中,瞬间让血池中的尸虫化作灰烬。

    陈闲此刻的血脉之力已然到了四重天,各种神通玄功的威力已然增强了不少,这流火在血池中一阵燃烧,滚滚浓烟升腾而上,犹有灵识般的顺着那洞窟的出口冒了出去,不一会工夫那深深的血池已然见底,尸虫化为灰烬,血水蒸干挥发,一块深藏在血池中的硕大石碑开始显露出来,让人心悸的是这石碑上竟然有数具尸骸被钉在其上,如同绞刑架上的死囚,悬挂示众。

    更让陈闲感觉到无比骇然的是这几具尸骸并不是被什么兵刃钉在石碑上,而是被一个个不同的闪烁着刀芒的字符印记给死死钉在石碑上,而因为有那几道刀芒的力量的抗拒,陈闲的烈焰玄功神通赫然无法将那几具尸骸化为灰烬,甚至都无法靠近石碑,流火便已然熄灭。

    陈闲赫然发现这石碑一周都是跳跃着闪烁着凛冽刀芒的字符,一共九个字,分别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九字刀诀?陈闲心中一凛,莫非这就是那第一散修的刀法秘籍的总纲口诀?

    仔细想一想也有可能,貌似最高深的法诀玄功道法什么的,都是九层,或者九重天,九九归一那可是恒定之理,这九字刀诀只怕还真是那位天下第一散修雷霆刀客的刀法传承,不过陈闲现在还不太明白这般凛冽的刀法怎么会是道法?怎么旁敲侧击,看那些惨死的血河门的弟子甚至长老都是被兵刃所伤,锐器分尸卸骨,立毙当场。

    陈闲飞而下,到了这石碑面前,本想好好观察这九字刀芒所化的口诀,但目光朝那刀芒印记字符一望,便感觉双眼一阵刺痛,仿佛被利刃狠狠的划了一记,顿时有些心慌,赶忙闭目,但双目依旧留下了两行带血的泪,已被这刀芒轻创。

    陈闲心中无比震惊,因为头顶着这天地玄黄琉璃塔,玄黄之气护体,自己双眼都被刀芒散发出的无形刀气所伤,这若没有玄黄琉璃塔的保护,只怕自己的双眼会瞎了去,甚至直接被刀光将眼珠给挖出来,成为可怜的瞎子,加入残疾玄士的行列,还是最悲催的残志坚的那种,一路修行修到黑。

    陈闲过了好半晌,才恢复如初,虽然双目依旧有些刺痛之感,被火灼伤过一般,但已然可以睁开双目视物,这才松了口气

    “这刀芒当威力只怕更大,过了几十年还能自发的伤人,这散修刀客的哪怕留下一道刀气,都有如此可怖的威力,血河门被灭,还真是理之中。”陈闲心中叹道。

    随后陈闲可不敢太过靠近那石碑,而是在不远处看着那几具尸骸,是何等模样,不敢将目光集中在那刀芒之上。

    石碑上的尸骸,不知为何,还保持着血之躯,没有被彻底腐化,其中缘由,只怕也与这刀芒有关,只是陈闲无法理解那位散修刀客为何要这般做,难道是因为刻骨铭心的仇恨?

    陈闲突然间似乎看到了那五具尸骸中的一具仿佛体微微抽搐了一记,以为是幻觉,再一看,又不动了,但觉得这石碑和五具尸骸透露这一些诡异之气和凛冽之气。

    “小子,看什么?找死吗?”一具尸骸突然张嘴,露出了大黄牙,吐出几条尸虫,然后说了一句。

    陈闲直接愣住了,这……这五具尸骸……是……是活人?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