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黄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超级肥鸭 书名:独步苍穹
    两头巨型沙兽被青衣成功的引来,到了黄龙盆地的边缘,略有犹豫之后,还是追杀出来,等待这两头沙兽的自然是陈闲等人的围杀。

    当然,陈闲主要是看闹的,扮猪如此成功,那可不能太出风头,否则前功尽弃事小,随后还会让他充当马前卒,这等当苦力的事可不干,何况陈闲还觉得有隐约莫名的威胁存在,冲在最前面的,只怕是死得最早的。

    老黑面与小白脸一声怒吼,便将一头巨型沙兽给拦住,这三个庞然大物战在一块,漫天都是黄沙,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只闻沙兽怒吼不断,便知道两大岩石傀儡只怕是联手占据了上风。

    另外一头巨型沙兽则被四大花魁与袭人团团围住,青衣与陈闲一样,在不远处观战,四大花魁与袭人眼中都露出了狂的战意,这等庞然大物若被自己击杀,想想都十分过瘾,人生修炼之途上又是一道难以磨灭的靓丽风景,值得回味。

    这巨型沙兽乃是巨型蜥蜴沙兽,面目狰狞,体粗壮,孔武有力,尤其那利齿十分锋利,闪烁着寒芒,偶尔吐出的嫣红长舌则是让人心惊胆寒,粗长的巨尾更是不时搅起冲天黄沙,几乎遮天蔽

    在朦胧的黄沙尘土中,蜥蜴沙兽已然发动了突围攻势,昂然扑向最前方的袭人,红色的长舌竟然化作了一支长鞭对着袭人劈头盖脸的抽打而去,没有腥风,却是一阵炽的强大气流,让人睁不开眼。

    “想干嘛,你这头小沙兽!”将扑来的蜥蜴沙兽当成了小沙兽,袭人一脸惬意,冷哼一声,右手倏的泛起了银白的光辉,仿佛这一刹那竟然变成了一把神兵利器,对着空中一划。

    手起刀落,蜥蜴沙兽那红红的长舌赫然被袭人这凌厉的一刀直接斩断,落在沙地上还在不停的翻滚着,抽搐着,似乎是一条没有彻底死去的红腹蟒蛇,十分可怖。

    蜥蜴沙兽一声哀号,整个体疾扑而来,却只见四大花魁同时出手,一道道缤纷的光气从她们掌心出,在袭人前形成了一道五光十色的防护罩,香雪儿更是一声呼喝,跃到了这防护罩之上,手一扬,漫天都是香花飘落,嵌入着防护罩中,却瞬间变成了锋利的带钩的荆棘,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五色荆棘罩!”青衣一看这一防护法术,也吃了一惊,这四大花魁联手只怕不是一两天,如此娴熟默契,这一混合了道法和玄功的绝招用来对付谁,已经是不言而喻,只是四大花魁已然见过了青衣单独击杀巨型沙兽后的实力,自知无望与青衣抗衡,这才索大方的施展而出,务求对这头蜥蜴沙兽,瞬间重创。

    沙兽毕竟是沙兽,虽然觉得前方这五彩缤纷的护罩有些诡异,但也没想太多,继续冲撞上去,想靠着自己的那如山般的体重直接将这玩意撞个稀巴烂。

    一声轰然巨响后,还夹杂着一声巨兽的哀号,狂暴的力量没有将这五色荆棘罩给冲破,反而让它的整个躯都挂在半空中,荆棘深深的扎入了沙兽的体内,奇异的白色沙粒从伤口涌出,半晌后护罩消失,蜥蜴沙兽重重的摔下,巨口一张,对着空中喷出一道长长的白沙,整个体倏的一瘫,也化成了漫天的白沙,融入黄沙中,消失不见。

    陈闲目睹这一幕,更加觉得这白沙有些诡异了,当下抓住了空中飘散着的一把白沙,仔细端倪了一番,感觉这手中的白沙仿佛一个个有生命的小精灵一般,不安分的在手中翻滚着,想要回归大地,回归本源。

    用天蚕血脉中的玄冰之法将掌心的白沙凝固住,形成一块冰晶,陈闲再将这块冰晶轻轻的放在黄沙上,然后静观其变。

    青衣等人见陈闲这番奇异的举动,也都有些诧异,也忍不住围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块包裹着白沙的玄冰。

    “这是什么功法?陈闲,你的玄功很奇妙嘛!”冷月牙一见这块玄冰,有些诧异的看着陈闲,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能够有这等修为。

    “陈闲,你把这冰晶放在黄沙上,想看到什么?莫非这冰晶中的白沙还能挣脱而出?”袭人也忍不住问道。

    “急什么,慢慢看,我想这白沙有那么一丝沙兽残留下来的灵,应该会有所发现。”陈闲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旁,轻声答道。

    青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陈闲,小声笑道:“陈公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你这血脉似乎很特殊,玄功之法也威力不俗,不知道是什么血脉?”

    “不告诉你。”对于青衣,这个在天道上有求于自己的高手,陈闲反而底气最足,敷衍都可以不必。

    “不说就不说。”青衣见陈闲这般拒绝自己,也只能轻咬着嘴唇,无可奈何。

    众人围观了这一冰晶半晌,不见任何动静,都有散去的心思了,却突然感觉地面微微一震,似乎一股力量正在袭来。

    紧接着一道黄光从地下冒而出,直接落在那冰晶之上,将玄冰融化,那白沙仿佛得到解救一般,瞬间钻入地底黄沙中,消失不见。

    目睹这神奇的一幕,别说是四大花魁与袭人吃了一惊,便是常在乾坤界内修炼的青衣也是有些愕然,终于意识到非比寻常,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秘。

    让青衣等诸女有些难以理解的是陈闲才到这乾坤界,初来乍到,竟然就能看出了这白沙的与众不同,是被乾坤界内冥冥中的一股力量给吞噬带走了,自己怎么就觉察推测不到,不由得又多看了陈闲几眼,这个少年简直有些深不可测。

    “陈闲,你莫非猜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幕?”袭人忍不住问道。

    “差不多,猜了个**不离十。不说普通沙兽,就说这巨型沙兽,如此庞大的躯只化成了一大蓬白沙,显然这一粒粒的白沙如蕴藏着奇异力量的细微晶体,必然被那股神秘的力量所觊觎,将其融入黄沙之中,不过也可以说是皈依本源,如同大千世界的生灵死后,尘归尘,土归土。”陈闲淡淡的答道。

    “刚才那可不是什么尘归尘,土归土的一幕,而是那股奇异的力量直接化成了一道黄光,出手抢夺这巨型沙兽死后所化的白沙,这其中还真有些蹊跷。”小草皱眉说道。

    “黄龙盆地这个名是如何来的?”陈闲将目光投向青衣。

    青衣正色答道:“这个名不是我取的,而是这乾坤界内本就流传下来的名字,我也是从游牧民口中得知的。”

    “看来这乾坤界的确是自成一界,循环不止,生生不息,青衣你不帮这群游牧民守护绿洲,他们应该也不会被灭绝,他们可以说是这个原本单一世界可能出现多元化的一种尝试。”陈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什么叫做原本单一世界可能出现多元化的一种尝试?没听懂。”袭人纳闷的问了一句,感觉陈闲说出的话实在是有些高深莫测了,完全无法理解,比天书还要晦涩难懂。

    “其实我的意思就是说,乾坤界本体有一个强大的意识,但刚才出手抢夺这巨型沙兽所化的白沙的那股力量,我不能肯定一定就是这个世界的本体意识,而多元化则必然是这个世界的本体意识所为,就是除了滚滚荒漠,无尽的大小沙兽之外,还需要一抹绿色,这绿色就是绿洲,但绿洲上的牧民及牛羊让整个世界的层次丰富了许多,再这之后才可能会有更多的衍化。”陈闲眼神中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神色凛然。

    “为什么这乾坤界的本体意识要让自己多元化,层次化?”青衣皱眉问道,因为她也感觉这也事关修道之奥秘。

    “这还不简单,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正如哪一个玄士,不想成为九重境界的绝顶高手,哪一个修士,不想修得长生不老的法术,人都想寿与天齐,何况是一个小千世界?按照我的想法,这小千世界的夙愿,只怕就是衍化成一个大千世界。”陈闲断然道。

    “陈公子,你这一席话,真是让青衣我茅塞顿开,希望以后能够侍奉在你边,哪怕是奴婢份,我也心甘愿,只要能时常聆听你的教诲。”青衣听了陈闲这番论断,也不再度动容,对陈闲的仰慕之心,更加笃定。

    “这个……以后再说吧。”陈闲看了青衣一眼,眼神中犹有深意。

    四大花魁与袭人也是有些愕然,没想到青衣痴迷修道修炼到了这等地步,只要能留在陈闲旁,为奴为婢都无所谓,那可真是为了进军天道,将一切都放下了。

    “这个……青衣,那你这次无双会莫非都不参加呢?”袭人忍不住问道。

    “一个虚名头衔而已,送你吧,每年若不是为了那几位侯爷提供的天材地宝,我才懒得消耗那时间精力在众目睽睽之下折腾个几天。现在有了陈公子指导我修行,必然可以事半功倍,甚至一千里,那些天材地宝毕竟是外力,与本体境界修为的提升,还是相形见绌。”青衣冷然道。

    “没想到,我这么重要啊?看来此次无双会的魁首之位,不是袭人,就是本公子了。”陈闲笑嘻嘻的道。

    “你稀罕,你拿去,没有青衣参战,胜了你这个家伙,实在是胜之不武。”袭人将头高高的昂起,对陈闲的这番话有些鄙夷。

    “是啊,胜了我还算了,万一不小心输给我了,那岂非颜面大扫?不过你不是说我是你男人吗?输给男人有什么,人家只会认为我们意深深,不会说三道四的,最多说些那等有些下流的闲话,比如在上不知道这对少男少女谁先败下阵来啊!”陈闲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无耻!”见陈闲又恢复了那等流氓地痞本色,袭人自然又骂咧了一句。

    “说说而已,何必认真呢?”陈闲显然已经习惯被袭人骂作无耻贼了,丝毫不介意。

    众人谈笑之际,另一边老黑面与小白脸这两大岩石傀儡也终于将另外一头巨型沙兽击毙,漫天飞扬的白沙眼见就要落地,而心思一动的青衣在长袖一卷,赫然将那漫天的白沙都囊入袖中,再吐出时已然变成了一颗硕大的白色球状晶体,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

    “这是什么道法,不会是叫做袖里乾坤吧?”陈闲见青衣长袖一卷,说不出的风流潇洒,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当下也不问了一句。

    “没错,这一记道法便是袖里乾坤,陈公子真是见多识广。”青衣又赞了一句。

    陈闲胡乱猜的也蒙了个正着,当下也自然是老脸一红,心中嘀咕道:“莫非自己在这个世界是活神仙,或者是陈半仙?不再是那个神棍了,从胡说八道、信口开河变成了未卜先知、生而知之?”

    “青衣,你将这白晶球再放在地上,我们看看会不会又有一道黄气从地下升腾而出,抢掠这一白晶球。”香雪儿插话建议道。

    “不可,这白沙所化的晶球只要一接触到黄沙,必然会消失,遁入地下,所以还是必须有东西将其隔离开,惑那神秘的力量出手。”陈闲摇头说道。

    “哦,那麻烦陈公子给这一白晶球加持一道屏障。”青衣莞尔一笑,直接将白晶球抛给了陈闲。

    陈闲微微一笑,天蚕血脉玄功之法烈焰从手中腾飞而出,将半空中白晶球环绕,刹那间火光与白光相互辉映,煞是好看。

    “冰火双重天,陈公子的功法只怕很是惊人,否则这等属相冲的玄功之法也能掌控自如,足见血脉之强大!”香雪儿见状,忍不住惊叹了一句。

    “哪里,哪里,不过是一普通小兽的血脉,不值一提。”陈闲随口敷衍了一番,他可不想将自己的血脉秘密公开,毕竟天蚕血脉极为罕见,能低调一时也不错。

    随后陈闲将白晶球平放在沙地上,熊熊烈焰围绕着白晶球,让其无法与黄沙有彻底的接触,但白晶球散发出的白光越来越盛,显然想挣脱而出,回归黄沙之中。

    那股地下隐藏的极深的力量沉默了半晌,终于再度爆发,直接化作一道黄色的沙尘,试图以沙扑火,将白晶球的束缚解除。

    此次陈闲等人自然不会让其这般顺利的将白晶球吞噬,四大花魁同时出手,青衣掠阵,袭人与陈闲则观战,弹指间那道黄色沙尘便被击溃,化作无形,消失不见。

    随后又是足足四五到黄色沙尘倏的从地下钻出,闪电般的袭来,只是四大花魁凝神戒备,再度击溃这道攻势,而白晶球则在烈焰中一阵颤抖,仿佛也在试图冲破这烈焰囚笼。

    一道又一道的沙尘直接化作了种种兵刃,已然不是朝那白晶球冲撞而去,而是直接朝众人杀去,铺天盖地,犹如一沙尘形成的兵刃风暴,滚滚而来。

    袭人与四大花魁联手,五彩光芒在空中乍现,兵刃沙尘风暴弹指间灰飞烟灭。

    一阵寂静之后,众人感觉脚下的大地一阵剧烈的震动,远方那一群巨型沙兽发出阵阵嘶鸣厉吼,似乎很是惊悸畏惧,纷纷朝黄龙盆地之外逃窜而去,一时间数十道冲天的黄色沙尘飞扬而上,蔚为壮观。

    而黄龙盆地中心区域则是发出了一阵阵爆响,汹涌的黄沙似乎喷出的泉水一般,不断涌出,正中央甚至出现了一个恐怖而巨大的黄沙漩涡,一个庞然大物从漩涡中缓缓升腾而出,头上有角,粗壮如巨蟒,体遍布黄色的鳞甲,下有六只爪,长尾似鳄,随着整个躯的全然露在空中,这一庞然大物对天发出了一声狂暴无匹的嘶吼咆哮声。

    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睥睨当世,如渊似狱。

    “天啊,真有黄龙这一巨兽!”陈闲也傻眼了,没想到自己的小把戏竟然激怒了藏匿在黄龙盆地的这一巨兽,让不知道蛰伏的多少年的这头恐怖巨兽破空而出,那无穷无尽的怨气只怕十之**是要宣泄在自己这一众人上了。

    四大花魁面如土色,袭人也是花容失色,便是青衣也无法保持先前那般镇定了,衣衫无风自动,全的护体玄功真气有若实质,已然进入了最高戒备状态。

    只是此时此刻,陈闲能够左右一切,是战是逃,系其一

重要声明:小说《独步苍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