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

    黑小子鬼鬼祟祟的来到马二家的大门前,见四下无人便把栓着红布条的信纸扔到了猪圈门口。

    黑小子一看位置扔的还可以,就躲进了大门外的玉米地。

    一到喂猪的点赵雅杰果然如期而至,她右手拎着一桶泔水,左一下右一下的摇摆着,那高高挂起的两个大灯笼也在重力的作用下一颤一颤的,看的黑小子这个着急呀,他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赵雅杰刚走到猪圈门口就发现了那个小纸条,当她把纸条拿在手里的时候,黑小子的手都颤抖了,心也让猫挠了似的,乱七八糟的。

    看着带有红布条的纸条有点怪怪的,赵雅杰就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雅杰,知道我是谁吧,由于怕别人认出我的笔记来,我特意找了一个小孩写的。我有急事找你,你到东地的山丁子树那,我在那里等你,事关重要,务必来,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

    读完了信,赵雅杰觉得有点怪怪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呢?说是陈中刚吧,感觉说话的口气好像还有点不对,说不是他吧,她又想不出来第二个人来,想来想去她觉得还应该是陈中刚。“没准他又有点想了,故意整的这么神秘。”赵雅杰心里这样想。

    都说女人的第一次是最难搞的,有了第一次就不愁第二次了。看来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赵雅杰就是这样,虽然那次和陈中刚见面之后,说那是她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可她这次还是收拾收拾准备去了。

    黑小子这时候也不知道赵雅杰到底能不能上,他紧张的手心都冒汗了。看着赵雅杰不紧不慢的喂猪,他的心都要碎了。

    赵雅杰简单的喂完猪后就拎着干水桶回屋了,给黑小子急的都不行了,他望啊盼的,就等着赵雅杰能再次从屋里出来了,因为他知道,只要赵雅杰能再次从屋里出来,那就是有门。

    赵雅杰没让黑小子等的太久,她和马二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黑小子一见赵雅杰的影乐坏了,他迅速的撤出了阵地,他必须得悄无声息的赶在赵雅杰前面,先到达山丁子树那。

    赵雅杰毕竟是做亏心事去了,她多少感觉有点对不起马二,所以撒谎的时候还是不那么完美。马二这些子不像以前,自打家里发生了这么事后,他就变得敏感了,生怕赵雅杰会离开他,离开这个家。

    赵雅杰跟他说要回娘家妈家一趟,可马二有点半信半疑,因为昨天她刚回去一趟,老回去干啥呀,能有啥事呀,是不是在商量什么秘密的事呀!马二心里犯寻思了,再想想赵雅杰临走时那不自然的表,马二不淡定了,他穿上鞋就跟了出去。

    为了保险起见,马二距离赵雅杰很远,免得被她发现了。等过了娘家院的时候,马二心里更毛了,因为赵雅杰根本没回家,而是径直奔着东地去了。

    她上东地能干啥呢?马二心里一边画魂,一边小心的跟在后面。然而,赵雅杰也不傻,她去干啥自己心里很清楚,所以三步一回头两步一转的。

    等了要到山丁子树那的时候,她更是做出了一个让马二吃惊的举动。赵雅杰怕有人发现她的行踪,所以在要到地方的时候,提前转进了玉米地,她打算迂回着去,这样比较保险些。

    这招果然奏效,马二一下被甩开了,看着老婆消失在玉米地里,他真的有些恨自己,恨自己太笨,恨自己没能跟的再近些。

    面对着整片的玉米地,马二就如同大海里捞针一样,他成了无头的苍蝇,急的团团转。

    但他没有放弃,他也不能放弃,顺着老婆消失的方向,他急切的奔了过去,当他一头扎进玉米地的时候,他变成了瞎子、聋子,一人多高的玉米挡住了他的视线,周围的声音也一点没有,有的只是自己撞击玉米干发出的声响。

    在里面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老婆,马二慌了手脚,他真想大喊,喊老婆的名字,可强烈的好奇心使他不能那样做,他非要亲眼看看老婆再干什么不可。

    马二走出了玉米地,来到了田间的小道上,这里的空气比较新鲜,也比较凉爽,这让马二的头脑也清醒了一些。

    他顺着小路继续的前行着,他打算沿着路找,因为路上相对开阔一些,地里有什么风吹草动在道上多少都能听见一些,但他也时不时的钻进去看一看。

    赵雅杰在玉米里穿行了好一会,当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离目的地没几步了,她紧走了几步,来到了那棵树下。

    山丁树就在小路的路旁,它的旁边还有一口大机井,树下有两座坟,这也是山丁树之所以存活的原因,要不早就被人砍掉了。

    赵雅杰没敢太靠近那棵树,她四下看了一下没找到人。约好了的不见人影,赵雅杰心里有点毛骨悚然,脑海里不出现了鬼呀、神儿呀的,她不自觉的后腿了几步。

重要声明:小说《啃青草:借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