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蛤蜊,放大鹅

    马二气坏了,他不服气的又潜下去两次,可还是将将到水底就漂了上来,根本无法在水底停留,更别谈什么摸到蛤蜊了。

    最终,马二认输了,他只能默默地游回浅水区,捞小一点的蛤蜊了。

    陈中刚为自己挣回了面子,他很高兴,只是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赵雅杰没在跟前,要是她能看见就好了。

    烤蛤蜊的时候,大家的气氛还是很和谐的,陈中刚没在往前赶,他也想了,毕竟人家马二那天救了赵雅杰,就算是为了赵雅杰,他也应该感谢人家才对。

    这帮孩子可会吃了,从一开始就分工明确。有负责捞蛤蜊的,有专门负责捡柴火的,还有负责收拾蛤蜊的。

    他们把蛤蜊里不能吃的部分都扔掉了,然后用一些空的蛤蜊瓢来当烤盘,放在火堆上烤。

    不一会的功夫,香味就开始往外飘了,只听蛤蜊瓢里被烤的“啪啪”乱响。一些心急的男孩子有点忍不住了,就说蛤蜊已经熟了,可以吃了。

    可陈中刚知道还没有熟透,再说还是烤的干巴一些比较好吃,就劝他们先别吃。

    为了分散大家的注意力,陈中刚想了;一个办法。“这么地吧,我给大伙出个谜语,要是谁猜中了,就让他先吃头一口,好不好?”

    大伙一听说猜谜语都来劲了,都说好。

    “那我说了啊!听好了。老太太上炕,油灯点上,蛤蜊瓢的掰开,棍子插上。”

    大伙一听都傻眼了,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有的还以为没说完谜面呢,就问:“还有吗,那是打一个啥东西呀?”

    “就这些,打一个动作。”陈中刚就是想拖延点时间,好让蛤蜊能熟透一些,他也没想让大伙猜到,所以也没给他们什么提示。

    马二也在那傻乎乎的跟着大伙一起猜,他使劲的想,可怎么也没猜出来到底是个什么动作。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陈中刚突然话题一转,“蛤蜊熟了,不猜了,吃蛤蜊吧!”

    “哇,好香啊!”一个男孩大惊小怪的说着,可能刚才太投入于谜语了,以至于都忘了闻蛤蜊的香味了。

    一说开吃,大伙可就不客气了。女孩子们可能还有点样,那帮小蛋子可不管那事,端起一个蛤蜊瓢就上手抓了。那家伙吃的才香呢,小嘴吃的油脂麻花的,有的还把灰都吃到脸上去了,造的跟花脸猫似的。

    吃完了,互相一看,还你笑话我,我笑话你的,场面一度混乱。

    再看看他们刚霍霍完的地上更是没法看了,简直是一片狼藉。到处是空的蛤蜊瓢子,要么就是还没有吃完的,卫生纸也是遥哪都是,整的老埋汰了。

    可在野外玩就是有一点好处,吃完了不用收拾,大自然自会处理的,一阵风,一场雨过后,那里又焕然一新了。

    小伙伴们吃也吃够了,玩也玩够了,一看时间也不早了,就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暑假就到了。这对农村的小孩来说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生活,在农村绝对没有补课这一说,更没有什么家教了,有的也就是家家养的一群大白鹅。

    一到暑假,他们就把自家的大鹅都赶到草甸子上去放。大鹅往那一扔,基本上就不用管了,他们该写作业的写作业,该打扑克的打扑克,更有淘气的还去偷土豆拿回来烧着吃。

    赵雅杰和陈中刚他们也不例外,每天也跟上班似的去放鹅。

    马二看不惯赵雅杰跟陈中刚老眉来眼去的,就没和他们在一伙。

    草甸子很大,人也很多,大家被分成了好几伙。赵雅杰自然和陈中刚一伙了,他们这伙所占的位子比较好,不但紧挨着河,而且旁边还有一个被遗弃的小房儿。

    一天,他们像往常一样,在屋里有说有笑的打着扑克,地上的火堆里还烧着未熟的土豆。

    可就在这时,一声惊雷震耳聋,不但屋里的人慌了,就连草甸子上的大鹅都被吓到了,一个个的抬着小脖四处张望,也不知道是在寻找自己的主人,还是在观察着天气的变化。

    夏天打雷是很正常的,但这么响的累还是很少见的。大伙一时间都有点被吓到了,扔下手中的扑克,就上门口去查看天气况。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云彩开始上来的,反正来势汹汹,乌云滚滚的。

    都说这风在雨前头,在屎前头。这话说的真是不假,陈中刚刚一到门口就感觉得到了阵阵的凉意。

    大伙等了一小会,一看那种响雷不再打了,就纷纷的出了屋。

    这时,草甸子上可乱了了,近处的,远处的,都在圈自己家的鹅,都想抢在雨来之前往家跑。

    陈中刚这伙也马上行动起来,迎着远处轰隆隆的雷声,他们慌忙在寻找自己家的大鹅,有的鹅已经掺群了,还得现往出分,在这一刻可真看出时间的珍贵了,真可谓是争分夺秒啊!

重要声明:小说《啃青草:借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