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就吃你那根

    陈中刚的想象力还丰富,看着赵雅杰那一张一合的小嘴,那灵活甜美的玉舌,他竟把那根冰棍想象成了自己的那根。

    看着赵雅杰不断的用*头那根冰棒的顶端,他感觉他那龟一样的头也很舒服,好像真的被到了一样。看着,想着,陈中刚都有点发傻了,眼珠子一动不动的。

    赵雅杰看着他这么怪怪的看着自己,觉得有点别扭,就停下来问他。“这么看我干啥,没看过呀?”

    “看过,但没看过你吃这个呀,看你吃的真香啊,要是能吃我这根就好了。”陈中刚虽然是在逗赵雅杰,可却把自己弄的紧张,小心脏跳的“咣咣”的。

    赵雅杰没听出来是什么意思,很随意的就说:“一会就吃你那根,你不说两根都给我吃吗?”

    陈中刚一听乐坏了,即想笑又很激动。“只要你喜欢吃,三根都给你也行啊!”

    “三根?还有一根吗?我怎么没看见,在哪呢?”赵雅杰一听说三根便晕了,可哪找那根在哪。

    陈中刚却显得很神秘,说什么也不肯说。“有些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说了就没意思了,再说你该打我了。”

    赵雅杰也不傻呀,一听陈中刚这么说,他一下反应过来了,差点没拿冰棍砸他。“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我跟你说,昨天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要不是看你受伤了,我才不稀得吃你这破玩意呢,你那根就留着自己吃吧!哼!”

    说完,赵雅杰一甩纪子走了,虽然她有点生气了,可一想起陈中刚说的那根,脸上还是泛起了红晕,只是她转转的快,陈中刚没有看到。

    陈中刚傻傻的站在那,又有点后悔了,他觉得玩笑有点开大了,本来是来哄人家的,没想到又把人家给惹生气了。

    赵雅杰走的很急,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陈中刚,她倒不是有多生气,只是这事也不需要解释什么,越解释只能带来更多的尴尬,她觉得一个大姑娘家家的不太适合谈论这个话题,所以只能避开了。

    陈中刚一看赵雅杰连个影子都没了,就只好知趣的离开了。不过这会他可没心回家写作业,

    手里拿着剩下的那根冰棍,漫无目的的嗦嘞起来,这会完全没有了儿时的甜蜜,光是使劲的嗦嘞,也不知道是甜是苦。

    头顶着烦躁的骄阳,嘴里含着冰凉的棍子,陈中刚突然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这种感觉也特别符合他现在的心,一边是刚在赵雅杰那受完挫,心里像空落落的冰窖一般,一边又是受到刺激的*弟弟火辣辣还没得到安抚。

    他急需一种方式来发泄一下,这时他想到了去洗澡,那种与大自然肌肤相亲的感觉很好,能彻底的让他放松下来,正好上也有点脏了,想到这,陈中刚加快了脚步,径直奔河边走去。

    走着走着,陈中刚忽然放慢了脚步。原来他看见一帮老娘们正在前面的树荫下闲扯蛋呢!那帮老娘们没事聚在一起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唠,那些话都是在平时的唠嗑中听不到的。

    陈中刚特别喜欢听那些段子,就跟听相声一样有瘾,他轻飘飘的走着,想着能尽量的接近她们,好能多听一些精彩的。

    可那帮老娘们也很小心,一说那些磕碜话的时候就左顾右盼的,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这不,有一个老娘们就发现陈中刚走过来了,她赶紧提醒其他的人说:“小点声吧,有人来了。”

    另一个岁数大点的老娘们看了陈中刚一眼说:“一个小孩牙子怕啥的,毛还没长全呢,能懂个啥呀!”

    这时,又有一个年轻的一点小娘们的插话了,她叫小媚,应该是他们当中最年轻,最妩媚的一个了。“你可小点声吧,别让他听见了,人家现在可不是小孩了,你看呢,那喉结都突出多老高了,还有那眼睛多深邃呀!一看就知道熟的差不多了。”

    “看你那甜嘴吧舌的样,哈喇子都快淌出来了吧!你干脆叫过来把他吃了得了。”刚才的那个岁数大的老娘们不管不顾的大声说道。

    陈中刚显然是听到了,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再往前走了,脸也像猴腚一样“唰”的红了。

    小媚这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她不再敢说话了,因为陈中刚已经很近了,再说什么都一清二楚了。

    可有不怕事的,闹玩嘛,越脸红就越有意思,这个老娘们看陈中刚和小媚都有点脸红了,就更来劲了。“这大天的干啥去呀,小帅哥,来坐会凉快凉快呀!”

    陈中刚哪敢和这帮老娘们正面交锋啊!这帮老娘们都是结过婚的那人,那家伙老猛了,去了还不得给他吃了呀!别说去了,就是想一下陈中刚心里都打怵。

重要声明:小说《啃青草:借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