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示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声再次响起,也就表示这上午的课已经完了。下午也只要再上一节课这一天的课程也就完成了,那到时就是自己儿的二人小世界了,嘿嘿,想想就觉得兴奋……

    认真与不认真的区别好像就在这里。你认真的做一件事,就会发现时间好像变得很短,似乎只是眨眼之间就已经悄然流逝了。而不认真,就会觉得度秒如年。

    此刻敖修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认真听了一节课,貌似也并非是那般无聊。相反,时间还觉得过得很快。就好像那上课的铃声才刚刚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紧接着,下课的铃声就已经响了。

    “唔,今天早上的课也算是完了吧!”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敖修的目光也无意之间看向了那麦。

    此时麦也正看着他,那目光之中似乎是在挑衅,而后也一笑,对着敖修做了个口型,然后便看向了另外的几个人,之后便结伴走了出去。

    “敖修哥哥,他刚刚在和你说什么呢?”儿也已经走到了敖修的边,顺着敖修的目光看向了麦,柳眉微微皱了皱,不悦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一群苍蝇而已,不必在意!”敖修倒不在意,直接一笔带过。而后其目光也扫向了儿的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摸着下巴,嘿嘿笑道:“咦?没看出来啊,这才多长时间没见,我家的小儿都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谁是你家的!”被敖修这样一说,儿羞臊的脸颊发烫,白了敖修一眼,嗔道。但似乎是怕敖修改变主意,所以声音很小,很小!

    “嘿嘿,当然是你了,我的小儿啊!”敖修一把将儿的躯揽入怀中,因为此时放学,人已经走光了,所以儿也没反抗,极为顺从地靠在了敖修的怀中。

    毕竟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见了,一时之间肯定也会出现如胶似漆一般舍不得分开的况。

    “说吧,什么时候嫁进敖家的门给我当老婆啊?!”双手揽着那弱无骨的躯,敖修在儿的耳边轻轻道。

    那气不断地传到了耳朵上,儿的全瞬间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再加上那羞之感,顿时把小脑袋埋在了敖修的怀中,银铃一般的害羞之音也传入了敖修的耳朵之中:“羞死了羞死了,敖修哥哥真不害臊!”

    “哼!害臊干什么?只要能把我家的小儿彻底变成我们家的人,这才是正事!”敖修故作道貌岸然,不屑道。

    “嗯,嗯,嗯,这才多长时间没见,敖修哥哥就真是坏死了,不和敖修哥哥说了!”就像一只飞舞的精灵一般,体轻灵的向后一跃,直接便跳出了敖修的怀中,向着教室外面跑去。

    “哈哈,别跑,要是让哥哥我抓到,一定要好好惩罚!到时候是要打小的噢,嘿嘿!”就像是一个猥琐大叔一般,敖修一笑,然后便向着儿追去。

    儿跑的并不快,但敖修也并没有真的就要追上儿的意思,只是一直保持着一个距离在后边与儿嬉笑,打闹。

    他很喜欢追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感觉。他不想让儿去追他,因为他想做那个保护儿的人,保护一生,就在她的前。

    (怕大家有些看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举个例子吧!其实就和等人和被人等是一样的。同样的时间,等人的人都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而被等的人却并没有什么感觉,就是这也意思,大家就结合这个理解吧!)

    不知不觉之间,敖修与儿便再次来到了那小湖边。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一天之中最为的一段时间。由于温度,这片湖也水雾缭绕,就仿佛是传奇的仙子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整个湖很大,但可能是由于这里离教学楼和宿舍都有点远,因此平时也很少有人来这里。当然,到了像敖修的这个年纪,也正是渐渐懵懂的时期,所以也还是有不少侣来这里幽会的!

    儿就如同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轻快的在这美丽的湖边跳跃,旋转。而敖修,就像是护花使者一般,在后面追着儿,也是那般的欢快。

    不论是敖修还是云儿,今天都应该算是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儿和敖修的心也都像是那久未放晴的天空,突然晴空万里一般。

    原本那因为敖修而变得闷闷不乐,甚至于连一句话都不肯多说出来的少女,此刻也因为敖修的到来,而显得如此开心。

    这就是满足,因为敖修的到来而得到的心灵慰藉所产生的满足。

    有些时候,快乐,满足,就是这么的简单!

    不知为何,儿本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不论敖修有什么样的烦恼,可只要一见到儿,就统统消失不见了,就只留下了快乐。

    而被那份仇恨压抑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的开心,敖修无疑是十分轻松。他也已经好久都没享受到这份安逸了,今天,就让自己真正放松一会吧!

    “咻”

    沉浸在幸福之中的人的警惕无疑是被降到最低,敖修此刻就是如此。就在敖修刚刚准备加速追赶上儿之时,一道人影兀然从小湖岸边的一棵大树后冲出,奔向敖修。

    “哼!”在此时刻被人偷袭,敖修的心无疑瞬间糟糕到了极点,刹住脚步,敖修也一拳砸出,与那道人影对碰了一拳。

    由于力的相互作用,敖修与那人影皆是向后退了几步,只不过相对而言敖修退的能少一点,而那道人影也很明智,看敖修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也赶忙退去。

    敖修本来是想追的,可奈何对方速度实在太快,就连自己也比之不上,因此这才放弃了。

    “敖修哥哥,怎么了?”回头发现敖修并没有跟上来,儿停下了脚步向敖修问道。

    “没什么,一只老鼠而已。”耸了耸肩,敖修风轻云淡的笑着,但无疑敖修此可已经重新警惕了起来。

    “哦?是吗?似乎还不止一只呢!”儿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目光瞥向了那几棵大树,双手环而抱,道。

    “哼!敖修,算你好运,但不知道下次你是不是还能躲在儿小姐后。一个只能躲在女人后的懦夫!”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一道声音也缓缓传来,最后便平静了下来。

    他们知道,如果自己这些人真的与敖修动手的话,那儿肯定会出手帮敖修的。而他们今天的行动本也就是因为儿,他们并不想引得儿对他们心生厌恶,因此很明智的退走了。

    “唉!”敖修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儿。自己这才来第一天,就有人向自己示威来了,还是因为儿,那自己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啊!

    接收到敖修的目光,儿则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无奈。

    “走吧,今天还是算了吧。”敖修也摆了摆手,经历了今天这种事,他此时一点玩耍的质都提不起来了。而其双眼突然一亮,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儿笑道:“不如,今天晚上去我的房间?嘿嘿。”

    听着敖修那心怀鬼胎的话语,儿立即说出了一个令敖修望而却步的条件,敖修立即就老实了。

    儿说的很简单,就这么一句话:“敖修哥哥,你这么长时间不在,儿可是把好吃的准备了不少呢,要不今天晚上吃个够?!”

    敖修苦笑。久以前的时候,自己对这“好吃的”都吃不消,而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儿的实力必定精进许多,那自己肯定更吃不消了。

    “好了,走吧,我们去吃饭吧!”走上前去,拉住了儿的玉手,敖修向着儿柔声问道。

    “恩。”感受着那由敖修手心处传来的温暖,就仿佛是连心都给温暖了一般,儿乖巧的点了点头。但眸子之中,似乎是多了一份愧疚。

    今天之事,可以说皆由她引起的。要不是自己,敖修哥哥也不可能被破坏这难得的好心了,都怪自己,自己真是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

    拉着儿的手,沿着这湖畔小道走去,很快,敖修与儿便来到了擎涯学院的食堂。

    只是一个食堂,这种装潢就非同一般,极为的豪华。整个大楼都是纯洁如雪的白色,显得干净利落。

    走进去,似乎这食堂不只是一层楼。但光是第一层,面积就已经很大了。桌子凳子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光看上去就让人很舒适。

    因为来得比较迟,所以此时这食堂之中的人并不多,只是三三两两的还有一些人正在用餐。

    而就在敖修与儿踏入这食堂之后,随即一位穿着白色制服的女子也迎了上来,微笑道:“请问二位要吃些什么?”

    “额,这不是学员的食堂吗?为什么会有服务员?”心中已经确认了这名女子的份,敖修也不小声地向儿问道。

    “三锦鲤鱼,飞花满天,清风松。”并未立刻回答敖修的问题,儿向着那名女子说完,这才向着敖修解释道:“敖修哥哥,擎涯学院并非是一般的学院,这座学院并非是交了学费就不花钱了。想要在学院了生活,还是需要钱的。”

    敖修点了点头,也顿时明白了过来。学费钱是学费钱,但不管住宿吃饭啊!所以这些其实还是需要钱的。

    而这样的模式其实也还是有利于让学员形成自立,早能适应这个时代的一种方法!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