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院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三十五章院长?

    敖溪的语气显得很无力,就好像人即将逝去的那种无力一般。低哑的哭泣声从那房门处传来,深深刺痛着敖修的心。

    “小溪,不,我已经有失去了一个大哥了,不能再失去小溪了!”敖修双眼死灰,呢喃无力地声音就像是在梦呓一般。

    敖修拾起来,一摇一晃的走到了门口。双手缓缓打开门,径直便看到了正蹲在地上哭泣的敖溪。

    蹲下子直接抱紧了敖溪,敖修的泪水再次无声的涌出:“小溪!”

    “秦莱大哥,他好傻。就算是累赘,那也是我啊。我什么都不会,还老是给大哥添麻烦,最应该走的人是我啊!”似乎是因为哭的太难过导致的缺氧,敖溪此时的脸被涨得通红。说话的声音都磕磕绊绊,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语气之中也明显是那般的自责。

    “不,你们谁都不是累赘。你们是我敖修最重要的人。若是没有你们,敖修不可能活到今天的。”敖修的双臂又向里收缩了几分,似乎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一般的抱着敖溪,使劲的摇着头。

    “大哥。”得到又失去亲人的痛苦,就连敖修的心中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敖溪这么个弱女子。

    此刻的楼道之内已经围满了熙熙攘攘的人。那一道道目光都紧紧地盯着敖修于敖溪。而口中,还在私下悄悄议论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就在众人如蚊子一般嗡声议论之时,一道充满了不满气息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打断了那议论声。

    “咦?”那人似乎有些好奇,赶忙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正是白枫。

    而此刻,白枫瞧得敖修与敖溪的样子,脸色不由得黑了起来,冷冷的声音也瞬间传开:“这是怎么回事?”

    被白枫的话一惊,众人的目光也纷纷落在了白枫上。而后,那一个个的脸色突然都变了。好像是畏惧,也好像是尊敬。总之,似乎都是被白枫所穿的衣服给吓住了。议论嘈杂之声,戛然停止。

    “您,您,您是擎涯学院的导师?”一名男子缩在人群之中,声音有些胆战的向着白枫问道。

    “这衣服,你不认识吗?”瞥了那人一眼,白枫冷声道。

    白枫乃是阳师,虽说其精神之力肯定不如结界师那般强悍,但用来在边搜索个人还是很容易做到的,因此白枫一眼就瞥中了。

    被白枫这么一瞥,那人顿时感到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赶忙闭上了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白枫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的小命给结束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以至于差一点都没忍住而那啥在裤裆上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枫冷冷的又看向了那人,那人也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白风继续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人,小人真的不知道啊!小人只是听见了外边有动静,出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小人也不知道啊!”那人赶忙跪在了地上,慌慌张张道。

    就在白枫准备进一步问时,一股腥臊味突然传来。虽说离得有点远,可阳师,自己本的感官已经很敏感了,因此这其实就和在自己的鼻子前没什么两样。

    很快锁定了那味的源头。白枫定睛一看,赫然便还是那人。那人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某某部位已经被遮住,但地上的一滩黄黄的水渍一般的东西却出卖了他!

    被臊味熏了一下,众人也都赶忙偷偷伸手捏住了鼻子。因为怕白枫生气,所以想笑又不敢笑,那表也变得极为怪异了起来。

    “走吧,我行信你了!”白枫也捏住了鼻子,眉头微微一皱,赶忙打发道。

    那人也很识相,唯唯诺诺的向着白枫道谢,那样子,就像是白枫对他有什么救命大恩一般,整个一个感激涕零。然后也赶忙走了。

    “有谁知道?”目光冷冷的向众人扫视了一周,众人的表也都一凝,纷纷摇起了头。

    “白枫大哥,不用问了,和他们都没关系。”敖修的声音打断了白枫的扫视。

    白枫也不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把目光投向了敖修,不疑惑道:“小修,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莱大哥,走了!”四个字如千斤重担一般从敖修口中吐出,却如炸雷一般在白枫的耳中响起。

    “什,什,什么?”白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动了,满眼尽是不可思议:“什,什么?秦莱死了?”

    白枫的双眼变得血红,双拳紧握砸在了门上,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是谁干的?”

    “额。”被这说得一怔,敖修也不由感到有些哭笑不得。旋即用手拍了拍脑门,解释道:“白枫大哥,真的是走了,不是死了!”

    “额。好吧,嘿嘿,只要没死,那我就放心了!”被敖修这么一解释,白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敖修无语。这货还真是完全不着调啊!

    先说刚来还没搞清楚况就把人家一人给吓尿了。现在又把人家客栈的门拆了。最后知道了秦莱是“走了”,不是“走了”。又喷了一句“只要没死,那我就放心了。”

    这得有多么二货的人才说得出来,做得出来啊!

    “噗——”被这么一搞,就连敖溪也不笑了出来。从而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现象,一边流着眼泪,却还一边笑着。

    “白枫大哥,你……”敖修一脸黑线,可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白枫的话给打断了。

    白枫就好像已经知道了敖修想要说什么一般,笑着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这不是其他人可以左右的。走自己的路,才是王道。就和修炼一样。虽说我们都是按着这个等级模式在一步步往前走,可是我们的修炼、战斗风格等等却都不一样!这,就是自己的路。”

    “让秦莱自己也去走一下自己选择的路吧!我们也没有必要要左右他的选择。每个人,都应该走自己的路!”

    虽说这货有点二,可是很多时候所说出的话,却都是真理,包含着人生的哲理与感悟。这一点,就连敖修也敬佩不已。

    这也应该就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吧!

    “恩。是啊!真的是我太狭隘了吧!”敖修也点了点头,心中也释然。而旋即,敖修也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向白枫问道:“哦对了,白枫大哥,结果怎么样?”

    “嘿嘿,你猜呀!”白枫向敖修卖了一个关子,但旋即注意到了,周围还有这么多的人还没走,旋即挥挥手,对着众人道:“好了,都散了吧!”

    闻言,众人也皆松了一口气,纷纷离去。但每一个人的心中却也都不对敖修羡慕嫉妒恨。有这么强的后盾,那这小子在这擎涯城混还不如鱼得水?!

    敖修和敖溪也站起了子,悄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整理了一下衣服,道:“白枫大哥,先进屋里再说吧!”

    刚说着,这才注意到了,此时自己房间的门已经没有了。很明显,是被白枫刚刚的那一拳给直接轰飞了。

    敖修顿时语结。

    “额,呵呵。没事,没事,咱们换间房间吧!”白枫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旋即手一招,对着小二道:“马上换一间房间。”

    说完,右手向着那小二直接一甩,三块白晶直接飞向小二。

    那小二赶忙接住了三块白晶,旋即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对着白枫三人道:“三位大人虽小的来。”

    “恩。”敖修三人点头,也跟了上去。

    很快,敖修三人便再次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那小二也沏好了茶,走了出去。临走前,也很聪明的帮敖修三人带上了门。

    “白枫大哥,你还是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敖修苦笑,向着白枫说道。

    “真不经逗!”白枫不满的抱怨了一句,然后喝了一口茶,对着敖修道:“我出马,当然马到成功了!”

    其实以敖修的实力,不论是谁出马那都必定成功。说出这句话,白枫那纯粹是在充面子!

    “是吗?太好了。”闻言,敖修也不仅握紧右拳在自己的右腿上狠狠地砸了一下,这才被疼痛提醒了,自己的手上还有伤。

    “大哥,你没事吧?!”看到敖修露出了痛苦的表,敖溪关心道。

    “没事,没事。”摆了摆手,敖修有些急切的向白枫道:“白枫大哥,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呢?”

    “小修,你先别急。其实嘛……”白枫的脸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沉吟着。

    “怎么了?”发现了不对,敖修也赶忙问道。

    “其实是院长想见你。毕竟一名结界师太过稀少了,还是让人有些不敢相信!”白枫也不再隐瞒什么,一口气说道。

    “哦?院长?”从白枫的话中,敖修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看来自己结界师的份还真是好用啊!

    本来还想着要费些心思才能把敖溪也给带进去,可现在看来,似乎这个机会已经自己飞过来了,就等着自己的那句话呢!

    “没错,就是擎涯学院的外院院长。她想见你。时间定在了今天下午。”白枫点了点头,说道。

    其实敖修心里也明白,这院长的见面其实就是为了亲自查探,看自己到底是不是结界师。不得不说,还真的老土的。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