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迟到一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三十一章迟到一天

    转头向敖溪看了看,看到敖溪点头,秦莱这才对着闲空说道:“闲老,其实我们不想和您说也是因为不想招来杀之祸,这种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其实在秦莱的心中也是有些惊讶的,敖修竟然可以结识到这般强者,挥手间就将一名交泰界的强者给抹除。

    但也有一点不明的是,尽然此人可以对敖修这么好,为何敖修没有将那件事告诉闲老呢?

    “恩?”闻言,闲空的眉头也微微紧蹙,从秦莱的表就可看出,此事并非小事,但还是忍耐不住好奇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莱走近到了闲空的旁,闲空那是老江湖,自然那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旋即用精神之力屏蔽了周围,向秦莱说道:“这里的空间我已经屏蔽了,说吧!”

    点了带头,秦莱这才小声地道:“其实是因为,小修拥有着千年难得一遇的特殊体质:阳轮回眼!”

    此言一出,便是如同炸雷一般在闲空的耳边响起,旋即伸手赶忙掏了掏耳朵,不可思议的向着秦莱说道:“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是真的,小修真的拥有阳轮回眼。”秦莱点了点头认真道。

    闲空瞬间傻眼。

    阳轮回眼?这可是整个阳界中都千年难得一遇的特殊体质啊!莫说是青云城的天才,就算是说是整个阳界的天才,那也毫不为过。

    自己真的遇见鬼了吗?

    怪异,超强的结界师天赋,再加上冠绝天下的阳师天赋及特殊体质,这特马想不成神都难啊!

    虽说这个世界里并没有神这么一说!……

    “闲老,此事事关重大,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啊!”对于闲空的反应,秦莱也不意外,目光凝视前方,慎重道。

    毕竟是如此天才体质,是个人都会这反映!

    “恩恩。”闲空此时脑中一片空白,点头几乎都是下意识的。闲空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这其中那潜藏的危险。而能将这件事告诉他,显然是因为对他极为的信任,否则根本不可能!

    可以说,如果敖修拥有阳轮回眼的消息传了出去的话,那必定会引起阳界的一阵动,而且也肯定很快就会有络绎不绝的超级势力来向敖修抛出橄榄枝。

    可同样,对于敖家的仇人来说,敖修的天赋越强,那对于他们的威胁也就越大,就像是一颗潜藏的定时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敖溪也走到了闲空的旁,向着闲空深深地鞠了一躬,十分感激得道:“真的多谢您了,闲老。要不是您的话,恐怕大哥和秦莱大哥还有我现在都已经死了!真的谢谢您!”

    “唉!”叹息一声,闲空伸手扶起了敖溪,意味深长得道:“唉!看来老夫真的是老了!放心,老夫还没有老年痴呆!”

    看似没头没脑的话,但却蕴含了无限的深意。第一,那就是闲空已经表明了,自己不会说出去的!第二,那就是闲空也同时认可了敖修的天赋。

    “闲老,那真的多谢您了!”敖溪心中也自然是明白闲空话中之意,对着其再次道谢。

    “唉!”又叹了一口气,闲空将目光投向了那正在盘膝冲击瓶颈的敖修,最后也终于点点头,呢喃道:“看来,他以后必定远超我与金老头啊!”

    一丝丝天地之力顺着经脉游走着,经过两周天的运转,那天地之力也终于被锤炼成了真正的阳力灌入阳之气旋。

    看着丹田内逐渐变大的阳之气旋,敖修再次凝聚一股精神之力,小心翼翼的监控着。这个时候,正处于一会儿对瓶颈的冲击的蓄力阶段,因此是十分重要的,不敢有丝毫马虎。

    就在敖修刚刚凝聚好了精神之力之时,一股狂躁的天地之力突然涌进了敖修的体内。紧接着,那之前进入到了敖修体内还未来得及锤炼的天地之力也躁动了起来,在敖修的经脉之中奔腾了起来!

    经脉被那狂躁的天地之力野蛮的碰撞着,那似乎经脉要破碎了一般的感觉也传入了敖修的脑海之中。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也被喷了出来。夹杂着丝丝天地之力的鲜血,也旋即想一个个精灵一般,在空中飞舞,向四周游去。

    “大哥!”惊呼一声,敖溪就上前,可却被闲空拦了下来。闲空仅仅一句话,便打消了敖溪想要上前的念头:“吐血属于正常现象,不想敖修因走火入魔而死就别打扰他!”

    紧接着,闲空手掌再次微微一挥,那精神之力凝成的结界似乎散发出了淡淡的白色光晕,紧接着,天地之力就像疯了一般想着那结界冲去,最后透过了姐姐,涌向了敖修的体。

    “喝!给我老实一点!”

    爆喝一声,一股精神之力直接涌进,在那经脉的表面了内部形成了两道薄薄的细膜,护住了静脉。而那天地之力似乎是不服气一般,也更加狂躁了起来,疯狂的向着敖修的经脉冲击而去。

    敖修心神一动,又一股精神之力涌进,而后便向着那天地之力压去。精神之力中所散发出来的无形威压使那天地之力感到不安,但抱着侥幸心理,那天地之力又试图挣扎着,向着敖修的经脉疯狂涌去。

    “哼!不见棺材不掉泪!”

    就好像看到了小丑一般,敖修不屑的唏嘘一声。精神之力直接向着那天地之力镇压而去。最后也是在那奋死挣扎之中,那天地之力溃败而逃。但精神之力仍是摧枯拉朽一般,向着天地之力继续进军。

    “嘭!”

    就在敖修的那股精神之力在追逐那天地之力之时,一道薄膜一般的透明的东西挡住了敖修的那股精神之力的去路。

    而就在敖修刚刚还在为之疑惑之时,闲空的声音徒然传入了敖修的脑海之中:“那就是壁障,只要冲破,就可以晋级。不过要记住,这是阳师的壁障,只能用阳之力来冲击!”

    敖修心领神会,旋即心念一沉,一股极为精纯的阳力直接被其从阳之气旋之中引出,然后向着那道壁障冲击而去。

    “给我破!”

    冲击几次无果,敖修也显得有些急躁了起来,旋即暴吼一声,那阳力便如一柄利剑一般,想着那壁障冲去。

    “啪——”

    不出所料,这一下的确冲击了过去。然后,敖修的经脉就好像是那已经被堵塞依旧却突然被打开的水管一般,那天地之力如同一条奔涌的大江,向前奔去。

    此刻敖修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已经比之前宽阔了许多。经脉也自动发出了淡黄色的光芒。而那阳之气旋更是足足大了好几圈,显得极为耀眼。

    “唔,终于……”就在敖修刚刚因为冲击完成而想要放松之时,那精神之力却又碰到一一个东西,似乎,那又是一个壁障。

    敖修无语,这东西,还一个接一个得来。但敖修之前的厚积薄发也明显有了效果了。

    之前敖修已经经历了两次生死对决了,按说要是以一般的理论来说,敖修在前两次也都应该突破,可是事实却并没有,这也让人有些疑惑。

    可是现在两个壁障却突然一同出现,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之前没有突破的原因吧!

    “那好,就一鼓作气,全部冲破吧!反正机会难得!”

    深呼吸了一口气,敖修在此调出一股磅礴的阳力,将其凝聚了起来,而后也想着那壁障冲去。

    “咦?看小修刚刚所散发出的气息明显是已经突破了啊!为什么还没有醒来?”看到双眸继续紧闭的敖修,秦莱皱了皱眉头,问道。

    沉吟了一下,闲空的目光似乎亮了几分,惊讶道:“难道他同时出现了两个壁障?”

    “啊?不会吧!一次突破的机缘都不好遇到,更何况是两次同时遇到,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秦莱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惊呼道。

    “呵呵。”苦笑一声,闲空也见怪不怪得道:“以这小子的天赋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

    “恩,也是。”良久后,秦莱这才沉吟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

    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此刻虽说已经立秋,可这温度却也还在夏天的范畴之内。炎炎的烈烘烤着大地,似乎要把这一切都给烤熟一般。

    此刻,就在那山巅之上,一名着粉红长裙的少女正眺望着远方,那眼眸之中似乎有些担忧。

    就在少女眺望之际,一旁的天地之力突然波动了一下,而后,一道人影也从那波动之中闪现在了少女的后。

    可以看清,那是一名中年男子。一黑衣袭,长的并不是特别的出众,但那脸上的沧桑之感却是给人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述的奇怪感觉。

    向少女行了一礼,那名黑衣中年人对着少女恭敬道:“小姐,那小子和他妹妹还有那个他家管家的儿子已经向着这边赶来了,看样子也就剩下了两三天的路程了。”

    “真的吗?轩叔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少女显得似乎有些惊喜,那平静的黑色眸子之中也泛起了一阵秋波,很明显,那人对于少女的意义是非同一般的!

    “恩恩,怎么?老夫还能骗小姐吗?”戏谑的笑了一声,那被少女称作轩叔叔的中年人也耸了耸肩道。

    “太好了!”几乎要高兴地跳了起来,可突然,少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旋即向着那中年人道:“咦?轩叔叔,要是这样算的话,那敖修哥哥要赶到这里岂不是就迟到了?”

    掐指算了算,而后,中年人也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

    “那你能不能去接他一下呢?”少女用那满怀希望的目光看着中年男子,似乎要是中年男子不照做的话,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行,家住交代过的,除小姐以外,老夫谁也不管!”摇了摇头,中年男子直接搬出了杀手锏,破碎了少女的“谋”!

    “哼!就会拿爹爹来压人!”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