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趁势突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赤舞曌 书名:暗阴阳
    第三十章趁势突破

    有些苍老的声音如同那滚滚雷声一般,炸响天边。声音之中的威严气势就仿佛能摧毁一切一般。伴随着那滚滚天雷,磅礴暴雨,简直有种魔神降临的感觉。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大门主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几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那其中的威压实在压得大门主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沉重的威压也令得大门主那紧紧掐住敖修脖子的手缓缓松开。一股恢宏了阳之力直接从其体内爆发出来,试图抵抗那无尽的威压。

    “哼,什么人,竟敢在本门主的面前装神弄鬼!快滚出来!”不知为何,大门主的心中已经摇动了起来,一丝恐惧感从心中油然而生。但还是抱有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和侥幸心理,大门主还是装着胆子说了出来!

    “老夫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那道声音冷哼一声,声音之中充满着傲气以及那对于这大门主的不屑。

    要知道,这大门主可是交泰界实力啊!可对这等强者都能如此不屑,恐怕此人的实力最少也要在这大门主之上,否则根本就不可能这般!

    暗暗猜想,敖修也不仅心中一震。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强者。而听那声音先前所言,明显是因为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就有这般魔力吗?尽然招来了这一个又一个强者,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变态的强者!

    心中这样想着,敖修也敢忙起跑到了秦莱于敖溪的边。甩来甩头,将那思想抛之脑外。

    只要自己此时得救了就好,至于后边的事,那也要先保住命在能说啊!因此敖修也不再多想什么,只是静静的观战。

    一个对战者,瞬间变成了一个观战者!

    “哼!”对于那道声音的轻蔑大门主明显很不满,其脸色一下子便沉了起来。但与之前戏耍敖修的生命不同的是,此刻的他,脸色已经多了些许警惕!

    他也应该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危险了吧!

    继续加大了对于阳之力的释放,那先前来自于那道声音所传来的威压也瞬间破碎,大门主冷笑了一声,对着那个方向挑衅道:“怎么了?不敢出来吗?真是缩头乌龟!”

    说着,大门主已经大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笑一般!

    “所说你的激将法用的很烂,可被人说成是缩头乌龟老夫这还是第一次。哈哈,你今天,死定了!”声音仿佛是修罗之音一般,一语就已经宣判了大门主的命运,就和大门主先前对敖修一样。

    伴随着又一道闪电的降临,一道人影也从那远方向着这边缓步走来。

    风雨之中,那人影的长发直接向后飘了起来,在那电光之中,似乎闪烁着点点金光,一长袍,也随着长发与狂风飘动。

    “大哥,这个人似乎很强啊!”双手扶着敖修的肩膀,敖溪看着那正缓步向此走来的人影,喃喃地对着敖修道。

    点了点头,敖修似乎也在沉思,沉吟了一会儿,对着敖溪与秦莱道:“不过只要此人没有恶意就行了,先保住命要紧!”

    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三人的目光也再度投向了那道人影。看似走得很慢,可仅仅数十息,那人便已经来到了客栈的门前。

    “闲老!”看见人影的真实面目,敖修与敖溪同时惊呼一声。没错,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闲空。

    怪不得之前看敖修被虐那般生气呢,原来是闲空,也就是自己的师伯!

    但同时,敖修的心中也一阵感动。锦上添花远远不如雪中送炭更容易让人记住与感激。无疑,此刻闲空就是如此!

    “你是何人?竟敢管我血月门的事?”大门主冷冷说道,显然已经极为愤怒。

    “血月门啊!”没有直接回答大门主的问题,闲空思量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看这大门主笑道:“没听说过!”

    “你!”被闲空的这句话直接气炸了肺,大门主双拳紧握,寒道:“那边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语落,大门主飞而起,直接便向着闲空冲去。那布满了阳之力的拳头,恶狠狠的砸向了闲空的脑袋。

    “不自量力!”看到大门主的行动,闲空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容依旧,手掌只轻微一挥,一股磅礴浩大的力量直接向着大门主涌去。

    “嘭——”

    裹覆着阳之力的重拳直接与那浩大的力量相撞,一股能量就像是涟漪一般,从那里直接漾而出,向四周扩散。

    “噗——”

    被那能量涟漪击中,敖修与秦莱直接向后退了一步,而后也蹲下了子吐出了一口鲜血。没想到这等强者之间的战斗竟然这般厉害,就连余波也不是向敖修这等实力的阳师能受得了的!

    “大哥,秦莱大哥,您们没事吧!”敖溪直接哭了起来,赶忙跑到二人的边,焦急地问道。

    因为就在刚刚那能量涟漪即将击中自己之时,本来可以避开的敖修直接把敖溪推到了一边,而自己,却被击中。

    “呵呵,没事!”勉强一笑,敖修伸手摸了摸敖溪的脑袋,说道。其实此刻敖修的伤势是很严重的。

    本他自的阳力与精神之力就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而后又经岳峰的消耗,在对战了大门主,可以说,此刻的敖修甚至比一个普通人还要虚弱。嘴上这么说,也完全是不想让敖溪担心。

    “真的没事,小溪,你就不要担心了。”秦莱也勉强一笑,安慰道。

    “哼!”看到敖修再次受伤,闲空的脸也瞬间冷了下来。

    虽说敖修不是自己的弟子,可是对于敖修他还是十分喜欢的,尤其是后者的那份重义,更是让得他钦佩。再说了,敖修还是自己的师侄。

    所以不论怎么说,看到敖修又受伤,他此刻已经十分生气了,这次也是真的生气了。

    耸了耸肩膀,闲空那冰冷的声音似乎要胜过外边的雷鸣一般,在客栈之内响起:“你,可以去死了!”

    冰冷的声音传出,还没待得大门主反应过来,闲空手掌再次一挥,一道巨大的天蓝色结界法阵从大门主的脚下徒然升起。

    紧接着,那“天蓝色的火焰”从结界法阵的底部瞬间升腾而起,灼烧着那大门主。

    还没反应过来,那大门主就只感觉到上一阵烧灼之感,就连自己自阳之力也在急速流失,自己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饶,饶命啊!”惨叫声响彻整个天空,大门主的体已经蜷成一团在地上翻滚,可是任他怎么做,那“天蓝色的火焰”似乎都未曾摇动。

    “哈哈。”大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闲空的面色突然一转,盯着大门主就仿佛已经在盯着一具尸体一般,似笑非笑道:“饶你?那你先前可曾想过放过敖修!哼,死有余辜!”

    似乎在和大门主多说一句话就是脏了自己的嘴一般,闲空还没等大门主再说什么,直接厌烦的挥了挥手,那“天蓝色的火焰”瞬间变大。

    最后,便只剩下了一团灰烬!衣袖一扇,那灰烬也顺着狂风飘散!

    看着此刻如魔神一般的闲空,敖修于敖溪心中也都多了一份奇怪的感觉。之前还与自己那般的闲空,没想到生气起来竟如此的可怕!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啊!

    “小修,小溪,都没事吧!”赶忙跑到了敖修三人的旁,闲空也蹲下了来,看着敖修问道。

    摇了摇头,敖修苦笑一声,向着闲空抱拳道:“多谢闲老及时相助了,不然今天我的小命就还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唉,没事没事,小事一桩而已!”挥了挥手,闲空也不在意得道。

    就在敖修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其体内却突然一阵涌动了起来,敖修丹田处的阳之气旋就像不受控制一般,竟自己疯狂旋转了起来。

    而后,那天地之力也迅速向敖修的体出汇聚过来,自动钻进了敖修体内,顺着敖修的“无名功法”运转了起来。

    “这是,竟然又要突破了。小子,快盘膝坐好,冲击瓶颈。”盯着那已经自动汇聚成了能量气旋的天地之力,闲空一惊,旋即赶忙向敖修道。

    “恩。”点了点头,敖修也赶忙盘膝坐好,直接便进入了修炼状态。一股股天地之力顺着经脉运作起来,最后灌入阳之气旋。

    “啧啧,这小子,这才多少天,竟然又突破了,真是好运!”看到敖修又逢突破,就连闲空都不咂了咂嘴,感叹敖修的好运。

    别人十几年都不一定可以遇见一次的突破,却让敖修仅隔几天就遇到了一次,这是如何令人羡慕的运气啊!

    “是啊!小修的天赋果然不愧是我们青云城中最好的!”秦莱也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赞同,表示赞同。

    而后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起向着闲空行礼道:“多谢闲老相救了!”

    从敖修与敖溪的称呼中,秦莱也得知了闲老的姓。

    “哎哎,不用那么麻烦了。”摆了摆手,表示随意,闲空也看向了敖修,不想着秦莱问道:“为什么说这小子是你们青云城天赋最好的!”

    敖修的天赋纵然很强,可闲空可以看出,如果是以敖修的天赋来说,从小要是修炼的话,那此刻的实力绝对是异常惊人的。

    但从敖修此刻的实力来看,显然以前是没有好好修炼的,因此才没有达到那般程度。但这天赋最强的说法又是从何处表现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暗阴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